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冰舟记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钟军师爱钱助金主
作者:金火地  |  字数:3304  |  更新时间:2021-10-10 13:43:51 全文阅读

却说老陈撇下老钟,飘飘然与小荷云中漫步……

  这小荷确实让人过目难舍——开尽春花一荷立,含而未露已千姿。仪态端庄,姿容娉婷,清丽脱俗,堪称绝色。

  老陈与小荷并肩走在河边,杨柳依依,彩蝶纷纷……

  “小女子姓刘,名菡,字小荷。家父经商做茶叶买卖,本来家境尚可,也曾请乡中秀才教我读了几年书,略通文墨。谁料近些年家父经营不善,家道中落,欠债不少,虽然家姐嫁了苏州陈员外,却也难挽家中颓势,女大不中留,有媒婆带来一些绸缎钱物要把我说给邢家公子,父母也就同意了,谁知恶少潘学,昨日来讨债见了我一眼便说非收我做妾不可,故而有了今日之事……”小荷边走边低头叙说身世遭际……

  “原来如此,那潘学乘人之危,强抢民女,如果不是在小姐家里,我一定重重教训他一番!”老陈义愤填膺,眉宇间竟有几许豪侠之气。

  “他是本地一霸,想来不会就此罢休……”小荷说到这里,忧从中来,黯然泪下……

  “小荷不必过于忧虑!万事有我,绝不让他胡作非为!”老陈拍胸脯作保证。

  小荷略为宽慰,强作欢颜道:“不敢劳员外为我再犯难,想来他收了欠款,一时也还找不出别的借口……”

  老陈略略放心,看看小荷,又看看这十里长堤的如烟杨柳不禁叹道:“吹面不寒杨柳风,沾衣欲湿杏花雨。江南春色真是醉人哪……”

  小荷望着飘飞的柳絮出神:“这飞絮随风飘零,哪里才是她的归宿呢……”

  老陈有感而发,背起了颦儿的《唐多令》:“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对成球。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老陈转过脸来看小荷,发现小荷竟然惊得目瞪口呆,对老陈娓娓念出的这阙词无比惊艳,无比崇拜。这也难怪,虽然小荷也算饱读诗书,但哪里听过百年后的清朝名著《红楼梦》里这一词作。

  小荷声音竟有些颤抖:“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员外竟是不世出的大才子!”

  老陈也吓了一惊,但很快镇定下来,这情势,解释起来饶舌,干脆大胆冒充:“过奖!过奖!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罢了……”

  待嫁女子不便远送,两人依依惜别……

  小荷回家的一路上对这陈大才子无限遐想,差点走过家门忘了路。

  “一个是阆苑仙葩啊…啊…啊,一个是美玉无瑕啊…啊…啊……”老陈春风得意,一路哼着小曲,“惨了惨了,我唱歌怎么这么好听?哈哈哈哈……”旁边人哇的一声呕吐……

  “老钟?你怎么吐成这样?几个月了?”老陈没心没肺拿老钟开心。

  “寡酒喝多了……”老钟好不容易止住了吐,“只恨先前没有剁了你这个扑街下酒……”

  “别这样,我那不是怕林妹妹哦不刘妹妹害羞嘛?”老陈嬉皮笑脸道,“走走走!回去有要事商议!”

  “不行,我得先下馆子吃点东西压压酒……”老钟有点虚脱的样子。

  “回去吃!回去吃!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老陈一刻也等不了,连拖带拽硬把老钟拉回去。

  老陈心飞脚快,老钟一路踉跄,没多久就回到了客栈。看到谢柔迎面走出门。

  “有什么吃的吗?老钟饿成狗了。”老陈笑容可掬问道。

  “我刚做了蒸年糕……”谢柔嚼着嘴,像是刚吃饱。

  进屋看到阿沐正抡着半块砖头砸核桃吃,老钟抢了一点吃着又往厨房里赶……

  老陈已经掀开筛盖端起了年糕笑迎老钟,老钟抓起一块就啃,牙都快啃掉了……

  “谢柔你蒸的什么年糕这么硬?”老钟倒霉了一天,各种气。

  “你操作不对,我这才是正确吃法。”阿沐苦笑道。

  “哇咔!原来你拿的年糕砸核桃?!”老陈惊讶不已,“这样的厨艺怎么嫁人?你看看人家小荷……”

  “还有脸说我?你俩老痞子出去风流快活也不留下个铜板!”谢柔大骂,“我好说歹说才跟老板娘要了些免费的年糕,巧媳妇做成无米之炊,你俩还好意思废话?”

  “这TM是老板娘去年手术取出的硬块吧?”老钟一肚子火。

  “阿通呢?”老陈突然想起来,问道。

  “出去给武藏买金疮药了……哎哟……忘了让她买牙疼药了。”阿沐说着摸了摸腮帮子。

  “去去去,给你老钟叔去买些糕点回来。”老陈掏出一个银锭打发阿沐给跑跑腿,自己则拉着老钟进房间关门密议要事。

  “老钟啊!我半生遇过许多女子,今天才知要娶谁人!可……可她有婚约了怎么办?唉呀……”老陈来回踱步很为难的样子。

  “你哪回不说是认真的?你是出了名的一诺千金,随口许诺骗了多少千金小姐?有婚约怎么了?你还少给人戴绿帽吗?”老钟说着把头上的苏绣方巾摘了下来,慢条斯理把它弄平整。

  “这回我用人格保证!绝无虚言!若负小荷,我愿遭五雷轰顶!”老陈横眉竖目,指天发誓。

  老钟一惊,警惕地看了看上面,缩着脖子,像是怕雷劈下来误伤自己:“你们这些渣男,随口山盟海誓给雷公冠名费了吗?普通火葬都得几万,这帝王级奢豪天雷地火葬还有免费尊享的?”

  “哎呀!这时候你就别扯淡了,快给我出个主意,此生幸福就指望这回了……”老陈捶胸顿足恨不能肝胆相照。

  “多大点事?”老钟淡定道,“我等阿沐的点心都没你急……”

  下午,老钟在潘府守得那几个家奴出门,便用酒食钱物收买他们几个以潘学的名义威胁邢家,说潘少爷看上的刘小姐谁敢娶以后就别想有好日子。

  邢家虽然心有不甘,但慑于潘家的威势霸道,少不得忍气吞声另选人家,当日就到刘家请求解除婚约,要回聘礼。刘家两老知道是潘家从中作梗也无可奈何,只有长吁短叹。小荷倒是看得开,和颜悦色好言好语地宽慰父母。

  第二天一早老陈就迫不及待要去刘家提亲。

  “哪有你这么猴急的?人家前脚退了婚,我们后脚就提亲?”老钟嫌恶道,“那不等于告诉全世界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卑劣阴谋?”

  “争取真爱哪有什么卑劣不卑劣的?”老陈急不可耐,“再不去真被潘学那癞蛤蟆抢了先,可不要了我的命吗?”

  老钟拗不过他,只得请了媒婆带了丰厚聘礼去提亲。小荷正在第六次提笔书写那首《唐多令》,口中念着词句,有含英咀华之感。见有人来提亲,小荷不禁一惊,倚门偷听到是陈员外派人来提亲,自是又羞又喜。刘家两老见是恩公要娶小荷,也颇知女儿心意,略作商议,当下就同意了……

  老陈见老钟凯旋归来,心花怒放,却装得有些过意不去:“虽然两情相悦,但我们是不是做得有点下作?”

  “不是下作,”老钟脸色有点奇怪,“是大逆不道!天理难容!”

  老陈有点被吓到了,陪着笑道:“别别别,没你说的这么夸张吧?”

  老钟正色道:“回来的路上我回过味来了。你看啊,常州武进地界;邢家货郎;陈家姐夫;秦淮绝色;明朝末年……时间地点人物这一合计,我敢说那小荷姑娘九成九就是未来重要历史人物陈圆圆的生母啊!你这一截胡,改变历史,会遭天谴的!”

  老陈定了定神,拍了拍老钟肩膀说道:“确实,也只有这样的倾国倾城才能生出陈圆圆那样的国色天香,正好我本就姓陈,省得圆圆日后再随姨父改姓陈,不!我和小荷的女儿叫陈方方,你说行不行?”

  “陈方方?你俩的女儿长相随你?”老钟若有所思,“不,你别转移重点,重点是不能改变历史!”

  “哎呀!老钟,难道没有陈圆圆,吴三桂这多金猛男的身边就少得了美人?冲冠一发为红颜是历史必然,区别只是这压力锅代言人换成另一个美人罢了!”老陈很不以为然。

  “那……那你忍心对自己偶像陈圆圆说那句国骂?”老钟捂着脸直摇头?

  “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这辈子的偶像,这也挺合理……”老陈一笑置之。

  “你无耻的风采令在下自愧不如……”老钟翻了翻白眼。

  “哎呀!老钟,历史上陈圆圆生母生下圆圆不久就过世了,要么是货郎照顾不周,要么是当时医疗不济,不管怎样,你忍心让这样的佳人早早就香消玉殒吗?”不知是真是装,老陈竟有哽咽之声。

  “唉呀,好了好了,只要你以后好好对她,老天爷也会对你从宽处置的……”老钟是受不了他这样。

  “对嘛,老钟。老天对一段历史不满意时也想修改一下的,就算天衣无缝,他老人家有机会就不愿重做一件?现在就是机会,来,拿这些钱再去做一件上等衣裳,你这件直裰不够拉风……”老陈秒变笑脸,拿出几锭银子贿赂老钟……“历史改了就改了呗,你当年的历史卷子还能少几分?”

  用了阿通配制的金疮药,武藏的伤势恢复得很快,预计几天后就可以启程穿越下一站,所以时间紧迫,老陈决定三天后就娶小荷过门,当天就买下一个宅子,请人布置一新,婚服、被褥、礼器等等都很快准备停当……

  刘家为了防止潘学再想出什么鬼主意,夜长梦多,也就同意了,当然也得亏老钟占卜得出结果是:两人如凤与凰一般祥云双飞,鸣唱和谐,福荫六世九代云云。哄得刘家两老笑不拢嘴,打消一切顾虑。

  未知老陈究竟能否得偿所愿,请看下回分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