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九十章:三柱清香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203  |  更新时间:2021-06-08 21:22:23 全文阅读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满地掉落的知了尸体,它们正密密麻麻地铺满在地面上,散发出一阵阵焦臭气息。

随着空气中弥漫的厚厚烟雾散去,我逐渐看清眼前站着的两个年轻人。

胡吉正笑嘻嘻地看着趴在床边瑟瑟发抖的我们,朝着我们挥了挥手。

他身边那个留着小胡子,带着大檐帽的年轻人,也咧开大嘴朝着我们嘿嘿笑着。

“卧槽,吓死我们了,阿吉,你怎么才回来阿?”

我走过去,一拳击打在胡吉的肩膀上,怒声道。

胡吉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道:“我这不是回来了么,而且,我把专业人士给你请来了。”

这时候我才仔仔细细地观察眼前这个奇怪的男人。

不过是秋天刚过,这人带着大檐帽的造型实在是有点不合时宜。

而且,这小胡子简直太让人出戏了,毛利小五郎吗?!

我冲着小胡子一抱拳:“嘿嘿,兄弟,大恩不言谢,未请教。”

这小胡子哈哈大笑,满嘴大碴子味,也是一抱拳,说道:“客气客气,俺姓马,和小吉一样,从东北那旮嗒来的。”

他一边说,一边从地上捡起来那块掉落的玉蝉,放在眼前认认真真端详了起来。

“嗯,果然是这样。”

还未等我询问,那胖子老钱不高兴了,走上前准备抢下那块玉蝉。

“喂,事情解决了,这玉蝉该还给我了吧?”

这蠢货,竟然到现在还有贪财之心,真是不怕死啊。

小胡子斜眼看了看他,也是十分大气,手一摊,露出那玉蝉,这时候我们才发现,玉蝉已经裂了开来,玉里的金线和血红色斑点已经消失不见。

老钱一看这人不跟他抢,伸出自己肥硕的手就准备去抓那玉佩。

“不过,俺可不敢保证那怪物真的消失了,要是拿回去还碰到啥脏东西,那可怨不得别人。”

小胡子一改自己爽朗、大大咧咧的形象,眼睛眯着,面容阴沉地盯着正伸出手的老钱,警告道。

老钱伸出的手突然就顿了下来,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老廖站在我身旁,啧啧感叹了几声:“看见没,人家东北阴行的新人,一个个那可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霸气十足,谁跟你一样,办事还求着客户,咱们这行当里的,哪一位不称爷?”

我被损的是面红耳赤,这话还真没办法反驳,我性格上的缺陷,其实自己心里最为清楚,这也是我最头疼的地方。

老钱虽然贪财,但明显也懂细水流长的道理,最终还是缩回了自己伸出的手。

“哎?我胳膊上奇怪的东西消失了!”

随着老钱的一声惊呼,我们这时候才发现老钱胳膊上生长出的甲状硬壳已经消失殆尽了。

我看着胡吉,点点头,带上老廖就往大门外走去。

“哎,各位能人,我这真的没事了?”

老钱似乎还对刚才发生的诡异事件感到耿耿于怀,心生畏惧。

小胡子走在最前面,头也不回,背着身子,从脑袋上方帅气地丢过来一卷符咒。

“把这玩意贴在火葬场围墙的四个角落,不出三天,此局必破。”

随后就带着我们几个人走出了火葬场,我回头看着那胖子老钱正看着自己手里的符咒纸张发呆,心里也彻底放下心来。

“我们这是去哪?”我坐在车里,问胡吉。

“那还用说,当然是去搓一顿啊,找个大排档,给你介绍介绍我这马家兄弟。”

胡吉明显对这马姓小胡子是赞赏有加,说的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没有没有,都是承蒙道上兄弟抬爱,有些名头。”

小胡子摆了摆手,谦虚地说道。

“那小李和虎子怎么办?还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恢复。”

我想起正在医院住院的两个无辜兄弟,心中还是有些担心。

“放心,事情一落听,我就喊了他们了,医院也排除了感染病的可能性,只不过医院还需要再进行三天的观察,这几天可能出不了院,但是偷偷出来搓一顿问题不大。”

阿吉办事,就是靠谱!

加上小李和虎子,我们六人正围绕着大排档里的矮脚大圆桌坐下来。

转眼间,上百串各种各样的烧烤一盘又一盘地送了上来。

小胡子倒也不客气,抓起几串羊肉串,也不顾那滚烫的荤油,一把撸下那些羊肉。

好家伙,恨不得把铁签撸出火星子!

另一边夸张的吃相就是虎子,两人卯上了劲一样,风卷残云般把桌子上的各种烧烤往自己嘴巴里塞。

我们其他人一看情况不对,也狼吞虎咽了起来。

转眼间,桌子上一片狼藉......

虎子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举起一瓶啤酒,对着我们说道:“当我突然发现自己手上的奇怪玩意消失了之后,就知道是承了各位的请,俺们这种大老粗不懂那些咬文嚼字,全在酒里!这顿我请,以后有什么用得上兄弟的地方,尽管吩咐!”

“爽快,我陪你!”小胡子也端起一瓶啤酒,和虎子撞了一下酒瓶,两人就“吨吨吨”地对瓶吹了起来,好不痛快。

酒足饭饱,大家的兴致也起来了,老廖就说:“兄弟可是赫赫有名的东北马家的人?”

小胡子微醺,脸色有些发红,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摆了摆手:“都是虚名,都是虚名,太客气了。”

我偏头问老廖:“东北马家,是什么?”

老廖嫌弃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东北马家,还有胡吉保家的胡家,都是东北著名的阴人群体,这起源于远古的萨满文化......”

老廖的解释十分详细,我略做总结,就是说,胡吉那种“胡黄白柳灰”等家族都是固定供奉保家仙的群体,那都是订立了契约的能力,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就是和某种精怪达成了协议,借用他们的力量。

而东北马家则不一样了,他们没有固定的保家,而是通过继承下来的阴术,完成“请神上身”或是“借力灭邪”的效果。这种阴术,江湖上流传的故事更加神秘,能力也更加强悍。

东北阴人虽然种类繁多,但好在他们这些家族制衡都较为平衡,生意方面也都安排的比较平均,渐渐形成了比较团体化的阴人势力,当然,这和东北人豪爽重义也有关系。

说到这时,小胡子从挎包里掏出了三根香,递给我们。

“这就是你刚才用的那些神奇的香?”

小胡子打了个饱嗝,骄傲地说:“东北马家,除魔驱邪,一顿饱饭,三柱清香。”

老廖随即竖起一个大拇指:“马家当真是好手段,好气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