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九十一章:马三的青蚨诅咒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164  |  更新时间:2021-06-09 23:04:38 全文阅读

我们一群人一边撸串一边嘻嘻哈哈,气氛十分融洽。

虎子明显和马家的小胡子兴趣十分相投,两个人的面前摆了不少啤酒,堆满了桌子。

这两个看起来都有些凶猛的汉子不约而同地一只脚跨在凳子上,身体快扑到桌子上一般,开始划起拳来。

“五魁首啊!六六六啊!七个巧啊!”

两个大汉叫喊的声音、我们其他人在一边哈哈大笑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排档。

老板走了过来,手里拿了一大串肉串,笑嘻嘻地说:“各位玩的开心啊,这些是我们店赠送的,还要点啤酒不?”

“上酒!上酒!”

虎子明显喝多了,一个趔趄,站得不稳,扑倒在我身上。

我身形一蹲,忙赶紧扶住她,怀里揣着的木牌突然掉落在了地上,摔在了小胡子的脚边。

小胡子低下身子,拿起这块木牌,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渐渐地他的嘴唇开始微微颤抖,红润的面容逐渐明显地转变为苍白的颜色。

“这......这牌子......这牌子你是从哪来的?”

我突然被他的反应弄得有些莫名其妙:“这牌子,是火葬场的一个顾问张伯给我的。”

小胡子突然情绪激动地抓住我的衣领,大声喊着:“他在哪?快!快带我去!”

胡吉连忙把他拉了下来,安抚着他的情绪,只见这个大汉颓废地坐在桌子边,双手掩面,肩膀微微颤抖,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

一旁的虎子与小李已经喝多了,趴在桌子上说胡话,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

大排档老板好像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轻轻把啤酒放在桌子上,也没打开,就退了回去。

小胡子渐渐平复好了心情,从怀里掏出那块已经有了裂痕的玉蝉,放在桌子上:“各位,可知道这图案上是什么虫子?”

老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黑云烟,叼在嘴巴里,点燃了递给小胡子,又给自己点了一根,轻轻说道:“青蚨么?”

小胡子骤然抬起头,眼睛里露出流彩般的光芒:“没错,就是青蚨。”

我问道:“青蚨是什么?”

虎子此时突然爬了起来,嘴巴不怎么利索地说着:“青蚨,这古......古玩意,你们问我啊!”

虎子便从他土夫子的角度来解释了这一神奇的昆虫:原来这传说中的青蚨别称蚨蝉、蟱蜗、蒲虻,科学上来说原型可能是田鳖、桂花蝉。

传说青蚨生子,母与子分离后必会聚回一处。古人用青蚨母子血各涂在钱上,涂母血的钱或涂子血的钱用出后必会飞回,所以有“青蚨还钱”之说,“青蚨”也成了钱的代称。在古代墓葬中,青蚨入口也算是财富入口,墓主人“死死地”把财富含在自己舌下,以保自家财富不会死后流失。

小胡子打断了我们的科普:“廖师傅以前在北平呆过的吧?可曾听过闹得满城风雨的玉蝉血案?”

老廖猛地嗦了一口香烟,看了我一眼,回答道:“你是说,潘家园歪三儿那件事?”

小胡子疯狂点头,一手拿着张伯给我的木牌,另一只手拿着碎裂的玉蝉,对我们说:“根本没有所谓的张伯,张伯和歪三儿,其实是一个人,他是我的师傅!”

“你的意思是,当时的潘家园里的著名掌眼人,是东北马家的人?”

小胡子又点点头,讲述了一个彻底颠覆我们认知的诡异故事。

这潘家园当年著名的“宝儿相”、“掌眼”歪三儿,既不姓张,也不是土夫子,而是个真真正正的东北马家人,名字叫马三。只是他从来都不拿自己阴行地位说事,靠着自己对于古玩近乎偏执的热情,在潘家园闯出了一份名堂。

玉蝉还是青蚨已然不太重要了,这故事,还要从歪三儿从山里的老实人那里低价收了一块玉蝉说起。话说当时他从那村民手里收下了这块玉,便张罗自己的土夫子弟兄们进山,准备做些探宝的买卖。随后发生了除歪三以外所有人都被吸干鲜血死在山里的故事。

其实,这都是民间传说,这些土夫子真正的死因,是内斗。

要说在真正的利益面前,再亲的亲兄弟也会捅你一刀,众多土夫子兄弟中,有一个人,在出发前一天,偷偷把消息告诉了别人,这得知情报的人,便是歪三儿依靠的富二代金主。

金主偷偷告诉那个叛徒土夫子,里应外合,找到财宝之后,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其他人做掉。

这故事在外人流传的版本中,一直是歪三儿幸存下来后,坑了金主以求转祸的故事,实则不然。

实际上,是金主想要借刀杀人,独吞墓藏的局中局。

人心隔肚皮,一群土夫子各个都心怀鬼胎,那叛徒在进山途中也悄悄策反了几个兄弟,歪三儿身怀阴术,聪明至极,一群人在深山中互相残杀,最终只有他自己活了下来。

之后的故事则一目了然,歪三儿设下一个局,请金主来参加拍卖会,故意将玉蝉卖给了他,并通过自己东北马家独特的阴术,害死了那富二代一家亲友一十四口。

人人都说,歪三儿时碰到了邪门事,做了转嫁这种不上道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在歪三儿的阴术效果达成之后,也许是浓厚的血腥气,又或许是那山中带出来的奇异风水滋养,这玉蝉里,真的出现了“青蚨精怪”。

而马三最后隐于江湖也并不是逃避和厌倦,而是自“玉蝉之祸”之后,他自己真真确确地受到了“青蚨精怪的诅咒”。

自那以后,歪三儿几乎隔三岔五的深夜睡眠中,都会梦见一个巨大的古树,树上有着密密麻麻、吱吱喳喳的黑色、青色知了,每次走近这棵大树,他都会看见自己被吸干鲜血惨死在树下的惨状。

这件事让他深受困扰,夜不能寐,手臂生长出甲状蝉蜕硬壳,幸于自己身怀异术,这才数年来深受其扰而未受伤害。

“我师傅说,这种感觉生不如死。作为弟子的我,不能为他老人家分忧,是我不孝。”

小胡子揉着自己已经发红的双眼,语气沙哑。

“你是怎么知道你师傅的行踪的?”

听胡吉说小胡子是得到了师傅的线索,才找到粤南来的,我不禁感到好奇。

小胡子看着我的眼睛,眼神一片迷茫与无助:“我师傅说,青蚨诅咒,必须要经九阴聚首命格之人的手,方可破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