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八十九章:东北出马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2021-06-09 14:25:27 全文阅读

伴随着“沙沙”的风声,和“吱吱”的蝉鸣声响,窗外台灯倒映出的黑色影子,正贴着墙壁,缓慢地走到了窗台前。

这黑色影子一开始大概有一米四五左右的高度,随着那蝉鸣的声音越来越聒噪,那影子竟然随着这声音慢慢地变大变长,最后长成了两米多高,他的身形诡异,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一个人类的影子。

“嘻嘻嘻嘻!”一声尖锐的笑声划过夜空,隔着门窗,我们可以清楚地听见这一诡异的声响。

我强撑着胆子往窗台处靠了过去,拨开窗户上的窗帘,悄悄从一条细缝往外看去。

门外,竟然真的不是人!

准确的说,这门外,翘首伫立着一只两米多长的巨大虫子!

这是一个通体青色,背部发红的巨型虫子,整个身体似乎紧紧贴在大门上,足肢离地,就好像吸附在那铁门上一样,它的整个身体长得像蝉,背部展开这一对巨大的双翅,那双翼却像是蝙蝠翅膀一般,在翅膀上竟然有着点点符文一般的符号。

它的腹部十分巨大,简直有一个成年男子大小,正随着它奇怪的“嘻嘻”声不断收缩着,青色的腹部和背部一样,蔓延着许多红色的斑点,如果这里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恐怕要立马吓晕过去。

腹部短小肥胖似蛾,双翅宽大折叠似蝠,头部长有复眼似蝶,背部长壳叫声似蝉。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怪物?

但是无论是什么昆虫,都绝不可能生长到两米多长的夸张程度。

老廖见到我目瞪口呆,正在发愣的样子,不停地在我身后呼喊。

“喂,怎么回事,外面是什么玩意?”

“额......是个蝉?不对,是蝴蝶?也不对,反正是个昆虫。”

“你逗我呢,虫子能长这么大?基因变异了?”

我就知道这么描述没人会相信,便走回他身边,捅了捅他,说:“确实是个大虫子,不信你自己凑过去看。”

老廖的好奇心也被激了起来,也学着我之前的样子,匍匐在地上缓缓向着窗台靠近,拨开窗帘往外看去。

“你觉不觉得,这玩意和玉蝉的形象有点相似?”

老廖观察了一会,缓缓开口,随后又看了一会,以一种不可思议地语气说道:“不对,这玩意,好像是‘青蚨 ’?”

不知是老廖说话的声音大了起来,还是拨动窗帘的声响太大,竟然惊动了那只正依附在铁门上休息的大虫子,这虫子呼扇着自己的巨大翅膀,往我们这的窗台飞了过来。

“卧槽!”老廖惊呼一声,又回到了我俩的身边。

那虫子似乎是彻底受到了惊吓,一直不知疲倦、不知痛苦地用自己的身体不停地撞击着窗户的玻璃。

“砰!砰!砰!”窗户正承受着这庞然大物一下又一下的声响。

不知为何,“飞蛾扑火”这一词在我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了出来。

随着一次又一次地不断撞击,玻璃终究是老式装修的低质量产品,最终也发出了出现裂缝的破碎之声,如果再这么撞下去,不超过十次,恐怕这窗户的玻璃就要支离破碎。

“要是被这畜生闯了进来,恐怕我们都会变成那种被吸干鲜血的空壳......”我的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恐怖的想法。

三个人都被吓破了胆,只得拼了命地往床底下钻。

我在老钱脖子上扯着他的玉蝉配件,他这不怕死的竟然大喊大叫地说我们抢钱。

“想钱想疯了?你看看外面这个怪物,就是你这玉蝉引来的,你心里还不清楚?找死别拖上我俩垫背!”老廖一看老钱的举动,连忙把他往窗户外面推去,这一推,老钱就彻底暴露在了那虫子的视野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老钱看到门外这一诡异的场景,忙把脖子上的玉蝉想要脱下来。

不知道是脖子太胖,还是自己此时此刻太过于紧张,那玉蝉竟然彻底箍在了他的额头上,怎么都取不下来。

“刺啦”一声,玻璃已经彻底碎裂,阵阵阴风从窗户外涌进房间,那外面的虫子眼神紧紧盯着老钱,随后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里面的无数碎牙口器,正准备扑上来,发了疯似的往屋子里挤。

老钱不停地向上抬着自己的玉蝉,勒得脖子后面都出了血,幸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取了下来,随后随意往窗外一丢,叮咚一声脆响,那玉蝉落在了窗外的地上。

那窗外的虫子愣了一下,看了看地上的玉蝉,用自己的口器舔了几口,一张嘴,把那地上的玉蝉连带着几块石头一口气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就在我们长舒一口气的时候,那诡异的触角又摸索着爬进了窗子,老钱吓得又大声尖叫了起来,再次往床底跑来,挤在我们的身旁。

完了,我不会要和老廖丧命于此吧......

我们盯着那费尽力气要从窗户上挤进来的巨大虫子,不禁绝望起来。

“宝驹生翅九重天,八宝云光铁刹山!”突然我听见门外有人大喝一声,随即闻见一阵阵清香扑鼻。

那虫子突然身子一震,停滞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了。

这时候从虫子身体旁伸出两颗头,一个是胡吉,另一个是一个陌生男人。

那陌生男人留着小胡子,带着东北大檐帽,浓眉大眼,看起来倒是有点傻傻的感觉。

“东北马家镇三关,师傅出马铁煞山。通天教主来相助,五路仙家来救人!”那大汉嘴巴里念出这几句话,随后捻动着手里拿着的物件,竖起食指和中指放在嘴边,嘴巴里默然念着咒语。

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手里拿着的是不粗不细三柱香。

这人快速把三柱燃烧着的香捻成了粉末,也不顾手上的高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往那手指上一划,那张暗黄色的符纸顿时燃烧了起来,他冷喝一声,把符纸重重拍在那虫子的脑门上。

“砰”的一声,眼前巨大无比的虫子突然应声炸开,从体内飞出无数个黑色、青色的蝉来,一个个地撞进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香灰里。

这香灰好似变成了一堵墙一般,那些飞蝉撞在漂浮的灰尘上后都应声而落,掉在地上,翻身仰着,爪足四处乱伸,不一会都一命呜呼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