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六章 红绥的神秘身份(上)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38  |  更新时间:2020-08-27 23:53:04 全文阅读

沙安阳被他如此一说,不由得有些尴尬,挠了挠鼻子,支吾道:“我……我也没那么弱。”

阿飞鼻子轻轻哼笑了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魂魄离体所带来的反作用,令他感到十分虚弱乏累。

但沙安阳却是不打算让他好好休息,使劲推了他两把,询问起龙神冢里面发生的事情;阿飞身子乏累得很,翻了他一眼,想转身不搭理他,可身子却依然无法动弹。

沙安阳也发觉了阿飞不能动的情况,心中一个坏念头涌了上来,嘿嘿笑了两声,示意木瑶将阿飞扶坐起来。

木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过也依他言照做了。

阿飞感觉自己被扶了起来,睁开眼睛瞥了一眼,一见到沙安阳脸上的坏笑时,阿飞心里一个咯噔,眉毛立马立了起来,沉声道:“你小子想干嘛!”

沙安阳嘿嘿一笑,抬起巴掌重重拍在了阿飞的背上;“啪”的一声脆响传来,阿飞和木瑶两人都愣住了,嘴巴半张着看向了沙安阳。

沙安阳捏了捏被反震得发麻的右手,细细感受了一番,嘿笑道:“嘿!真他奶奶的爽嘿!怪不得飞哥老喜欢拍我!”说着,反手又是一巴掌拍了上去。

木瑶连忙把阿飞抱住,秀眉微蹙,瞪着沙安阳,不允许他继续“施暴”;阿飞被抱着,眼睛眯了眯,没有生气,反而哼哼笑了起来:“你小子啊。”

玩过闹过,阿飞扯开嗓子,将二飞叫到了身边:“二飞,你应该知道产龙海在哪里吧?”

二飞前爪在地上使劲踩了两下,道:“就在这里啊!这里原本是一片汪洋大海,南通千王海,北通神龙宫,所以这里被卯文叔叔定为了产龙海,为龙族出生之地;只不过卯文叔叔陨落后,这里就干涸了。”

听它这么说,阿飞扭头四周打量了一遍:“那龙骨在哪?”

二飞晃了晃脑袋:“这我就不知了,知道龙骨所在的,只有当年的座下十二兽中的饕餮、天吴以及家父;只不过饕餮去了陵光帝国之后再未回来,新的天吴暂未成形,而家父也早已仙逝了。”

众人闻言,纷纷对视起来;木瑶和沙安阳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兴奋之意。

“不用找了,就在你们的脚下。”

这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众人寻声看去,只见到不远处有一人,缓缓朝着他们走来;他的步履不紧,但不知是何缘故,他的速度却快得异常;没过多久,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人走到了众人面前,众人一看之下,登时就愣住了,异口同声道:“红绥!”

没错,此人正是红绥;木瑶皱了皱眉,不悦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红绥没有搭理她,身子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挤开沙安阳和毕方,走到了阿飞的面前,伸出双手,将五颗颜色不同的圆形珠子扔在了他的面前。

其中有一颗莹绿色的珠子,阿飞、木瑶和沙安阳皆是认识,正是那颗生水龙丹——龙心丹。

当见到龙心丹的时候,三人也立刻明白了,这五颗珠子,便是五龙丹了。

木瑶和沙安阳的面色同时变得难看起来,纷纷都有将地上的龙神丢入沙漠之中的冲动。

阿飞看了地上的五龙丹片刻,缓缓抬起头,问道:“龙骨呢?”

红绥没有说话,脚在地上使劲踢了几下,从地下露出了一截泛黄的巨型骨节:“这便是龙骨了。”

阿飞斜下眼睛,看向了那段骨节;从那段骨节之上,他很明显地感受到了来着龙神的神力,虽然不是特别的强烈,但也无法掩盖。

他盯着那段骨节看了半晌,又将目光落在了红绥的身上:“你怎么会知道在这里?”

红绥答道:“因为我曾经来过这里;也是我来过了这里,我才回到东大荒上,找到了青墨那个老古板,抓走了木族丫头逼你去的荒月城。”

说着,红绥缓缓蹲下了身子,用手在地上飞快的挖掘着,嘴里一边道:“如今五龙丹、龙魂、龙角、龙鳞,以及龙骨全部到齐了,数百年的奔波,数百年的计划,终于在今天,就要完成了!哈哈哈——”

红绥说着,便大笑了起来,手上挖掘的速度也变得更加快了起来;众人听闻了他的笑声,皆是感觉到了一阵毛骨悚然。

很快,巨大的龙骨被他挖掘出来了大半,他也停下了手上的挖掘工作,缓缓站起身,猛地一扭头,血红色的双目盯在了阿飞的身上,紧接着便朝阿飞冲了过来。

阿飞心头猛然一震,他从红绥的身上,分明地感受到了一股杀气,十分强烈的杀气;感受到杀气不只是阿飞,身为神鸟神兽的毕方和二飞也是同时感受到了这股杀气,几乎是同时欺身上前。

毕方拦在了阿飞和木瑶身前,二飞则飞扑起身,嘴中吼叫着,双掌伴随着雷电对着红绥拍了下去。

红绥却是不慌不忙,身形猛然一闪,从二飞的视线中消失了;二飞大惊,连忙收敛身形,向身后打量,就这这时,红绥又出现在了二飞的视线中,抬起一脚,踹在了二飞的肚子上,将它踹得倒飞出去数米。

毕方见二飞被打倒,连忙转身,扑向阿飞和木瑶,身上一道火焰冲天而起,化作了单足神鸟,将两人驮在了背上,盘旋在了半空之中。

红绥见状,轻哼了一声,向前小跑了两步,单腿一蹦,竟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奔跑起来,朝着毕方飞速而去。

毕方见状也是一愣,但只是片刻,便回转神来,转身振翅飞高;但她还未转身,红绥的身子猛然一闪,瞬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重重甩向了地面。

两人一鸟摔在地上,被摔得七荤八素,沙安阳这时候赶在了红绥落地之前,拦在了双方之间,手上摄魂手催动,横眉怒道:“老不死的!你想干什么!”

二飞此时也已缓过劲来,跑到沙安阳身边,身上毛发呲张开来,喉咙中发出了低沉的咕噜声;木科达左右看了看,最终还是走到了双方之间,看着红绥有些欲言又止。

红绥缓缓落地,嘴角弯起了一抹邪气的笑容,走到了沙安阳的面前,与他脸对脸站定:“我想做,沙满要做的事情。”

沙安阳初一听,十分疑惑,不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事情,但立马就想到了,沙满曾经说过的:要让他做龙神。

想到这里,沙安阳浑身一阵发凉,感觉出了一身冷汗;看着红绥的眼神也有些躲闪。

但他心中也不敢确定,红绥所说的是那件事情,还是说有其他他不知情的事情,便强压心中的不安,问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红绥盯着他躲闪的眼神片刻,嘴角微微一弯,缓缓走到了他的身边,右手在他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听闻他这样的话,沙安阳的冷汗彻底下来了,双唇也有些颤抖,摄魂手也开始不稳定起来。

众人见到沙安阳的脸上时而白,时而青,皆是疑惑不已;阿飞察觉到其中可能有什么令沙安阳十分恐惧的事情,便开口问道:“阿阳,到底是怎么回事?”

沙安阳听到阿飞的问话,脑子中“嗡”的一声炸响,十分费力地吞了吞口水,缓缓转身看向了阿飞。

“飞、飞哥,”沙安阳只感觉嗓子发干,嘴唇也不住地颤抖起来,再次用力地吞了吞口水,声音颤抖着说:“飞哥,这件事情本来我是准备一直瞒着你的;沙满爷爷回来的那天,突然把我叫了过去,和我说……说……”

说到这里,沙安阳再也没有勇气将其说完了,抿着嘴巴,眼神也不敢看阿飞了,内心中十分挣扎,眉毛也跳起舞来。

阿飞看着沙安阳不敢看自己的样子,就知道猜到事情可能并不简单;见他这副犹豫挣扎的模样,阿飞缓缓道:“如果不好说的话,就不要说了;你是我的兄弟,一起出生入死,我信任你。”

听闻阿飞的话,沙安阳心头一酸,抬起眼睛看向了阿飞,感动的眼泪滑落了下来;木瑶也对沙安阳露出了微笑,微微点了一下脑袋,以示鼓励。

红绥这个时候十分不合时宜地插嘴道:“煽情的话就留着去阴曹地府说吧!既然他不敢说,我替他说!他要利用你,成为龙神!”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是神情一震,纷纷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沙安阳;沙安阳会转过身,指着红绥的鼻子怒骂道:“老不死的你放屁!”

一遍骂着,手上的摄魂手猛然加剧,朝着红绥的面门直抓而去;红绥向后一侧身,躲开了他的攻击,同时哼哼哈哈大笑起来:“被我戳穿了,恼羞成怒了吧!哈哈哈——”

沙安阳原本就怒火中烧,此刻又被他的言语一激,心中怒火更甚,大吼了一声,浑身灰光骤起,将他的身子包围其中;片刻之后,沙安阳身处于一只半透明的炽刀螂之中,双镰刀之上,赤火熊熊。

沙安阳怒骂着,挥起双镰朝着红绥横劈纵砍;他的身法速度极快,火焰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火线;但却被红绥一一躲避。

众人看着沙安阳,心中纷纷对他有了隔阂,冷眼看着他与红绥缠斗,皆是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阿飞这时候怒骂道:“荒石他姥姥的!你们几个烂沙虫的脑袋还不去帮忙!”

两人以及二飞听到他的怒骂声,皆是有些犹豫,看着他支吾半天,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毕方却是动作要起身去帮沙安阳,但被二飞用爪子按住了。

阿飞看着一阵着恼,脑袋扭动着,想从地上起身;但是身子却依然不听使唤,半分都动弹不得。

木瑶连忙扶着他的身子;阿飞横过眼睛怒瞪了她一眼;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眼神去看木瑶,将木瑶看得心中一沉,连忙出言安慰。

“沙虫脑子猪猡胆!红绥那个老不死的是什么人你们几个猪不知道吗!阿阳和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他的为人你们不清楚吗!猪!”阿飞气得脸涨的通红,声音吼得都嘶哑了起来。

木瑶被他这么一吼,幡然醒悟过来:是了,沙安阳对阿飞,可以说是能够舍命的;为了解救阿飞,诡峒族的时候沙安阳差点死在哪里;为了阻止阿飞复活龙神,沙安阳敢和他一直忌惮的红绥脸对脸开骂;如此的沙安阳,怎么也不可能会利用阿飞成为龙神。

木科达也相信沙安阳的为人,为了自己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他都会不留余力的帮助,更何况是与他关系情同手足的阿飞。

二飞则依然犹豫不决,爪子压着蠢蠢欲动的毕方,冷眼看着沙安阳和红绥的方向。

阿飞看着,几乎肺都要气炸了,可无奈身子不能动弹,不然决计要好好教育二飞一顿;阿飞扭过头,努力地向二飞的身边靠去,嘴巴动着,使劲对着他喷出了几口痰:“死畜生!飞爷的话你都不听了!呵——呸——沙虫脑袋!”

看着阿飞的举动,众人苦笑不得。

木瑶将阿飞缓缓放躺在了地上,抬头对二飞道:“我知道你不信任安阳,但是他决计不会害阿飞的;我也不要求你帮他,你看着阿飞,我们去帮忙。”

说着,木瑶对木科达重重点了点头,两人催动着魔法,朝红绥冲了过去。

木瑶经过了那段时间的学习修炼,如今魔法已经不同往日了;只见她手中荧光闪动,红绥身边便生出了几棵粗细不匀的藤蔓,如同长鞭一般,对着红绥抽击而去。

木科达单手一挥,数团赤红色的火焰飘落在木瑶的藤蔓上,将藤蔓完完全全包裹起来;只是他被复活之后,新研究出来的魔法。

与其说是他的魔法,倒不如说,这是他意外获得的好东西:自从他复活之后,就很明显的感受到,身上的力量与昔日有所不同。

以前的他,虽然能木族的时节,但也只是因为木逢春的关系;他的魔法十分羸弱,除了光属性的魔法,其他的魔法一概无法使用,并且也只能使用最低级的魔法,光爆弹。

如今,他的魔法依然羸弱,但是由于当时天火肆虐,残留了一部分在他的体内,这便让他拥有了操控体内天火的能力;随着他的自我研究,如今也已经能够得心应手了。

木瑶见到木科达朝她的藤蔓上投掷天火,当下就是一愣,不明白他在弄什么名堂;但随即她就感受到,天火投在了她的藤蔓上,并没有将藤蔓灼烧坏,反而让藤蔓变得更加柔软灵活了。

当即不再多想,双手挥舞,藤蔓便像是她延伸出去的长手一般,对着红绥抽击而去;红绥见到又有两人联手对付他,也不再戏弄沙安阳,举拳对着沙安阳的脑袋抡了过去。

木瑶连忙操控着藤蔓去拦截,但红绥的拳头更快一分,还未等木瑶的藤蔓贴近,红绥的拳头就已经出现在了沙安阳的太阳穴边上;众人见状,皆是大惊失色。

阿飞也是大吼起来:“奶奶的你敢!”

红绥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来。

所有人都近乎绝望的时刻,被二飞压住的毕方骤然动了,挣开了二飞的爪子,身子猛然一扑,瞬间出现在了沙安阳身边,用身子将沙安阳撞开,自己处在了他的位置。

众人以及红绥皆是震惊无比;红绥心知毕方是什么身份,在陵光帝国是怎么样的地位,便不敢伤她,连忙要收拳回来。

可是拳头已经近在咫尺,力量也无法控制了,想要收回来,已经是来不及了;众人的失声惊叫起来,拔腿朝一人一鸟的方向扑去。

毕方也在这时紧紧闭上了双眼;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蓝色的身影突然窜出,带着一串电弧,狠狠撞击在了红绥的身上,将他的身子直接撞飞了出去;还未落在毕方身上的拳头,也骤然被打断了。

众人见状,皆是送了一口气,一抹身上,才发现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透了;毕方半天也没感觉到身上疼痛,不禁有些疑惑地睁开了眼睛,看见了身边的蓝色四足兽——麒麟二飞。

二飞站了一会,突然急吐出了一口金蓝色的血液,身子也有些踉跄起来,扭头看向毕方,怪道:“毕芳姐,你要不要命了!”

说着,四足一软,跪坐在了地上;毕方连忙扶在了它的身上,急忙问道:“小二飞@你怎么了小二飞!”

当她的翅膀拂到了他的下腹部时,突觉一阵滚热,低头看去,只见到他的小腹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金蓝色的血液从里面缓缓流淌而出。

“小二飞!你怎么样了小二飞!你别吓唬姐姐呀!”毕方惊慌起来,声音也带着了哭腔,使劲地摇晃起二飞来。

不远处躺着的阿飞也是焦急起来,连声大吼着问道:“二飞!你没事吧!狗东西你说句话啊!”

二飞缓缓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挣扎着站起身来,苦笑道:“我们龙族的身体素质,那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我们能够恢复,真不知道你们担心什么!”

众人闻言,松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放松的笑容;毕方使劲拍打了一下二飞的背,嗔怪道:“那你不早说!想吓死姐姐呀!”

二飞苦笑了一下,心道: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自己不知道还怪我!

但是随即二飞的笑容凝固了,它缓缓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伤口:它的伤口依然在不断的流血,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身为龙族,他清楚的知道,一般的伤害,对龙族来说,都只是一点点痛疼而已,顶多就是昏厥一下,伤口总能恢复的;但是如果是龙族造成的伤害,亦或者是其他神兽造成的伤害,是无法自行愈合的。

眼下它的情况,只能说明红绥要么是龙族或者其他某位神兽,要么拥有着神力。

当即,二飞讲自己身上的情况,以及自己的猜想和众人讲诉了一遍;众人听闻皆是一惊,心中也暗自庆幸,把红绥这个大威胁解决了。

但还未等众人庆幸片刻,红绥桀桀的怪异笑声又响了起来:“哈哈哈——林飞之子林二飞,果然随你父亲,聪慧!但是聪慧,也不全然是一件好事,他也是因为太过聪慧而丧命的!”

随着说话声,红绥的身子从远处缓缓飘了起来,周身被金光所包裹,双目之中,精光电射而出,摄得众人一阵心惊胆寒。

二飞看着红绥身上散发着的气势,心中一震,扭头看向了阿飞,却发现阿飞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自己。

从红绥身上散发着的,正是龙族的气息。

阿飞对红绥能够使用龙神金光,一直都有些许的疑惑,但从他的身上,从来没有感受到其他的什么龙族气息,便只当他游历东大荒的时候,得到了一些龙神的神力。

但此时,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是深入骨髓的龙族气息,除了他也是龙族以外,没有任何解释了。

二飞冷着脸,沉声喝问:“你究竟是谁!还有我父亲的死,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隐情!”

红绥立于半悬空,对着二飞哼哼冷笑了两声:“你父亲的死?欧——我当然知道,你父亲身为祥瑞之主,可是运气好到了爆炸;就连混沌那个小渣滓,也无法动摇你父亲的祥瑞气质;但是嘛,他太聪慧了,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注定活不长。”

说着,红绥满含深意地看了二飞眼睛。

二飞见他这副表情,以及那阴阳怪调的语气,里面察觉到了不对劲:父亲的死,必定和眼前这个人,或者说是龙族神兽有什么关系。

二飞脸上沉了下来,变得十分冰冷,看着令人有些胆颤:“你什么意思。”他的声音不大,但充满了令人发寒的威胁之意,不怒自威。

身边的木瑶和木科达毕竟为人,都架不住它的气场,纷纷往边上靠了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