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七章 红绥的神秘身份(下)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81  |  更新时间:2020-08-28 23:52:56 全文阅读

红绥身子微微前倾,缓缓朝二飞的方向飘了一段距离,眼中精光落在了二飞身上;二飞只觉得犹如被千斤之物压身一般,双腿不住地颤抖起来。

片刻,红绥眼神骤然一凝,更加强势压力朝着二飞身上直压而下,将二飞的身子直接压倒在了地上;二飞眼前突然一黑,脑子一阵昏涨。

但身上的威压却是依然消失;二飞使劲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变得清醒起来;一睁眼,眼前的一幕令它愣住了。

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黑石房间当中,这个房间它莫名感到熟悉;头顶上悬着亮白的吊灯,身旁一排摆放了无数书籍的书籍,在书架的前面,是一张金黑石的大桌子,桌后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人。

那人身形魁梧,满头绿发,脸庞不知是何原因,看不清样貌来;此时手上捏着几张淡红色的纸张,皱眉翻看着。

二飞凝目看去,只觉得这人十分眼熟,但却不知是谁;还未等它开口询问,对面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人。

二飞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朝后面跳了一步;随即又见到了男人的长相,立刻惊愣在了原地:那人身形不及桌后那人魁梧,但也能清晰看出,线条分明的肌肉来;一头碧蓝色的长发,飘荡在身后:那人正是他的父亲林飞!

二飞见到父亲之时,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喊叫着,朝父亲扑了过去;但林飞却是没看见它一般,朝着屋中打量了一番,见到桌后坐着的那人,立马怒气冲冲地走到了桌前。

二飞惊疑,再次叫喊了两声,林飞依然是没有反应;二飞伸出爪子在林飞的身上抓抚了两下,爪子上竟然没有触感传来,而它的爪子也从林飞的身上,穿了过去。

二飞立马就明白了,自己眼前所见的,都只是幻象罢了;当即紧张地四下张望起来,怒吼道:“红绥!你想搞什么名堂!”

“红绥!你想搞什么名堂!”

二飞开口怒吼的同时,林飞也开口了,与它同时怒吼出声。

二飞一听“红绥”这个名字,惊奇不已,连忙转身看去,只见自己的父亲,双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前倾,满脸怒容地对桌后那看不清长相的人怒目而视。

桌后那人被林飞着炸雷一般的怒吼声吓了一跳,连忙将手中桌上的几张纸抓了起来,藏进了桌子的抽屉之中,十分不自然地抬起头,看向林飞。

当他看清楚了来人是林飞之后,立马换上了一副笑容来,呵呵笑道:“原来是林飞老弟啊,快坐快坐!”

说着,这名叫红绥的人站起身,对着林飞身后的凳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从桌子上端起一只样貌漂亮的水壶,为林飞倒了一杯碧绿色的茶水。

见到茶水之时,二飞愣住了:他清楚的记得,这种茶叫做碧波茶,是孟章帝国中,十分名贵的一种茶;但其味道十分苦涩,很少有人爱喝;龙族之中,喜欢这茶的也就是龙神孟章、父亲林飞、不知味道的混沌帝江,以及什么都吃的饕餮。

林飞将桌上茶水重重打翻,怒声道:“红绥!我今天找你不是叙旧!你刚刚看的是什么?”

红绥愣了一下,随即又摆出了笑脸来,抓过身边的布擦拭着桌子,一边打哈哈道:“林飞老弟呀,怎么今天这么大的火气呢?刚刚那个呀,就是老家的一点事情而已,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

林飞自然不相信他的话,神色冰冷,缓缓伸出了手到红绥的面前:“给我看看。”

红绥眼神落在了林飞伸出来的手上,脸上神色变了变,随即又堆上了一副笑容来,双手一上一下抓住了林飞的手,将他平摊的手掌合拢,笑道:“一点小事罢了,就不劳烦林飞老弟了。”

林飞冷哼一声,将手从红绥的手中大力抽了出来,冷着脸走到了窗子边上,双手将遮蔽窗子外光线的帘布向两侧推开,双目盯视着远方。

二飞跟着父亲身边,走到了窗边往外看,见到向下延伸的小路,身边郁郁葱葱的植被,一座座整齐的小宫殿,以及远处荒烟滚滚的大荒之地。

看到这些,它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哪里:此处正是神龙宫的龙神办公室;小时候自己经常来这里玩,卯文叔叔还经常在这里逗它玩;它和毕芳姐,也是在这里认识的。

红绥眼神阴毒地瞪视了一下林飞的背影,随后又连忙将抽屉中的几张纸折叠好,塞进了贴身的衣服之间,搓着手,笑嘻嘻地跑到林飞身边:“林飞老弟,你这是怎么了,谁又惹得我们林飞大神兽不高兴了,和老哥说,老哥给你做主!”

说着,红绥十分做作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林飞却是毫不留情,转过脸瞪视着红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将其拽到了自己眼前:“红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最好注意你自己的身份,越格的事情,干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说完,重重地甩开了红绥的衣服领子,转身疾步走了出去,将办公室门重重关了上来。

林飞一走,红绥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盯着林飞离开的大门半晌,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转身一挥手,两只长相怪异丑陋的小兽出现在办公室中。

这两只小兽一出现,二飞再一次愣在了原地;这种小兽它是见过的,名叫伥,是孟章座下十二兽中某位大人的专属手下;此时,二飞也已经知道,面前这个红绥的真实身份了……

小兽出现,四足曲跪在红绥的面前:“大人,不知找小兽有何吩咐?”小兽的声音尖细刺耳,十分难听,仿佛是喉咙里被塞了什么东西,听着呜呜囔囔,十分不真切。

红绥眯起了眼睛,指着神龙宫下面渐行渐远的林飞道:“他知道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兽一点头,没有多言,化作一缕黑灰色的烟尘,消失在了原地。

二飞刚想追上去,这时候耳边就传来了朦朦胧胧的叫喊声;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起来;二飞使劲晃了晃脑袋,再睁眼的时候,眼前又是一望无际的黄色世界,身边毕方等人扶着他的身子,连声呼唤它。

二飞再度晃了晃脑袋,浑身气势再次释放出来,双目紧紧瞪着立于半悬空的红绥,沉声道:“你,就是饕餮对不对!”

红绥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来,但也只是片刻,就恢复了正常,哼哼笑道:“果然与你父亲一般聪慧,我分明隐藏了我的样貌,你却还是猜到了。”

说着,红绥身子晃了晃,干瘦佝偻的身子突然壮大起来,一层层金色的毛发从被撑爆的兽皮衣中露了出来;片刻之后,一头长相丑恶的怪兽,出现在了半悬空之上。

羊身人面,腋下生眼,浑身金色长毛,柔软地随风飘扬着;头顶上,两只曲折的黑角,嘴中虎齿外翻,四只人手,不停地抓握着。

二飞见到红绥变成的这副模样,里面确定了心中所想:这就是孟章座下十二兽之一,饕餮!

从小到大,饕餮的威名它不止一次的听说,但是饕餮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从小到大也只见过他几面,对他也是十分陌生。

众人见到这怪兽,纷纷朝着二飞的身边挤了挤,木瑶则连忙跑回阿飞身边,将他架起,扶到了二飞的身后。

木科达看着变成饕餮的红绥,浑身不禁一阵发寒,推了推二飞的大屁股,低声问道:“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到底是啥啊?”

二飞眼睛盯着天空中红绥,缓缓回答道:“他是饕餮,龙神孟章座下十二兽之一,贪婪之主;据父亲所说,饕餮的实力深不可测,可能仅仅次于龙神孟章;只不过从小,我也没怎么见过他。”

木瑶皱了皱眉,仰起头,对天空中大喊道:“老不死的!你不是龙神孟章坐下的神兽吗?怎么不帮助龙神复活,还要利用阿飞成为龙神,你是想篡位吗!”

红绥听闻,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篡位?我有何不敢!我想做龙神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为什么当上龙神,我预谋了那么久!我设计了那么久!现在,现在我终于要成功了!哈哈哈——”

二飞冷声骂道:“丧心病狂!”

红绥却是不以为意,伸手指向了二飞,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道:“没错!我就是丧心病狂、我就是丧心病狂!哈哈哈——如今我就要成为龙神了,那么莫要阻我,否则……”

说着,他冷冽的眼神扫视了众人一圈,阴恻恻道:“死!”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双腿也不住的哆嗦起来;二飞则将身上的麒麟气势一丝不留地释放出来,笼罩着众人;受到祥瑞气息的影响,众人也是感觉好受多了。

“死!”突然,从不远处的地上,猛地传出了一声歇斯底里地怒吼,紧接着一道带着熊熊烈火的身影有地上冲起,朝着红绥直扑而去;这个身影正是沙安阳。

原来,先前他毫不设防地被毕方一撞,脑袋受到撞击,直接晕厥了过去,跌飞了出去数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众人以为他冷静下来了,并且红绥的目标是阿飞,也就没有多在意他的情况。

此时,沙安阳缓缓苏醒了过来,正好听见了红绥阴恻恻的“死”字,一瞬间无名火起,心中暗骂:沙皮姥姥的老不死东西!诬陷老子之后还想让阳爷死!不杀你,老子不是沙族勇士!

魂魄力量疾动,炽刀螂魂魄再次上身,双镰刀燃起熊熊烈火,怒吼着,朝红绥扑将而去;众人见状,皆是为之一愣,连忙大喊沙安阳,让他不要如此。

沙安阳此时已经听不见众人的叫声,一心只想杀红绥而后快;但身子扑上了半空,突然发现眼前的已经不再是红绥那个老不死,而是一只长相奇异的怪兽。

连忙停住了身子,落在了地上,抬头观察期饕餮模样的红绥,倒吸了口凉气道:“这是个什么东西?长这么丑?”

红绥听到他的喃喃自问,哈哈一笑,骂道:“乖孙!我是你红绥祖宗!”说着,嘴中喷出一阵黑色怪风,将沙安阳的身子直接卷了起来;黑风不断的收紧,将沙安阳的炽刀螂魂魄直接碾得消散而去,同时,他的骨骼也被黑风碾压地咔咔作响。

沙安阳痛苦地惨叫了一声,抬起头吐出了一口鲜血,脑袋一歪,再一次昏死了过去;沙安阳昏了过去,不过红绥依然没打算放过他,单手抬起,作握东西状。

毕方见状大惊,叫道:“不好!他要捏死沙安阳!”叫着,连忙振翅飞起,朝着沙安阳发方向直扑过去,单爪下撩,抓在了黑风与沙安阳之间。

红绥冷哼一声:“不自量力!”单手握实,黑色怪风猛然一收缩,一声骨骼断裂声响起,毕方仰头惨啸一声,巨爪扭曲成了一个恐怖的样子,血液从上面流淌而下,落在地上便化成了一朵朵火花,被黑烟卷起。

不过沙安阳被毕方抓在了巨爪之中,却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毕方惨啸了一声,立马感受到自己的火焰被黑风卷了上来,连忙猛一振翅,巨爪使劲从收紧的黑风中抽了出来。

毕方带着沙安阳,飞回了众人身边,木瑶和木科达连忙过来扶住沙安阳的身子;毕方想将沙安阳放下,但是脚爪被红绥的黑风捏断了,已经无法控制脚爪松开了。

毕方使劲晃动了几下脚爪,将沙安阳从脚爪中甩了出来;伤痛处被牵扯,疼得她再次低嚎了一声。

二飞回头看了一眼毕方的脚爪,回头对红绥冷冷道:“红绥!你如此行事,不怕陵光帝国不善罢甘休吗!你接受得起陵光娘娘和毕方火鸟的怒火吗!”

红绥听闻,丝毫不以为惧,仰头狂笑起来:“我马上就是龙神了!我何惧之有!”

说着话,红绥的身子骤然一动,出现在了二飞身边,白皙如同婴儿的手只抓想木瑶怀中的阿飞。

木瑶不及反应,下意识一弯腰,将自己的身子压在了阿飞的身上,挡在红绥的手爪之前;二飞与此同时动了,大屁股一扭,撞击在了红绥的腰上,将他身形撞得一歪,手爪也抓空了。

木科达反应极快,连忙一把揪住了木瑶的衣服,将她拽了起来,将阿飞的一条胳膊架在了肩膀之上,另一手将沙安阳给揪了起来,抬腿冲到了魔动车之上;木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跟着他一起跑上了魔动车。

不及多想,木科达借着不稳的身子,在肉堆上猛地撞了一下,将一部分肉撞到了地上,紧接着疯狂地催动着魔力,注入魔动车之中,将魔动车骤然加速,朝着远处急逃而去;木瑶也连忙催动着魔力,一齐注入在魔动车之中。

此时木瑶也没有心思将兽皮衣围在胸前了,木科达也没有心思注意木瑶的胸口了;两人不留余力地,直想让车速更加快起来。

二飞见状,心中暗道聪明,回身一口咬住了红绥的肩膀,浑身蓝电激射,全部落在了红绥的身上。

毕方见状也振翅飞高,扬天长啸一声,在红绥与魔动车之中喷射出冲天火线,片刻间组成了一道火幕,拦在了其中。

一鸟一兽想得十分简单:饕餮之威,必定不是两人能够匹敌的;只要拖住了他,让众人跑掉,就算成功了。

现下阿飞身子还未恢复,不能行动;等到阿飞能够行动之时,再与红绥细算清账。

构建完成火幕之后,毕方双翅再次一振,窜上了更高空;双翅张开,在太阳之前,遮蔽出了一只单足巨鸟的黑影来。

紧接着她的身上燃起了赤红色的大火,黑红色的羽毛也悉数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羽;毕方仰头尖啸了一声,双目如炬,胸腹猛然鼓起,朝着红绥的方向喷吐出一道粗长的火柱。

“天火之灾!”

地面上,红绥好不容易摆脱了丝死死咬住自己的肩膀的二飞,突然就感觉到了地面上一黑,紧接着天空便传来了一阵炙热强烈的火焰能量。

抬头一看,只见到一道粗长的火柱,朝着自己的激射而下,此时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调转浑身金光,与天火之灾抵抗。

二飞被天火之灾波及,爪子和肚子上也沾染了些许火焰,烫的它大叫了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尾巴使劲甩动,抽打着身上的火焰。

片刻,毕方的胸腹缓缓平缓了下来,她嘴中的火焰也停止了喷射;咳嗽了两声,她将身子放低,检查地面上火焰中,红绥的情况。

二飞也小心翼翼地靠近,但害怕被天火之灾的余温波及,靠近得十分小心翼翼。

还未等毕方和二飞看清楚,火焰突然四射开来,紧接着一个带着火焰的巨大身影从中窜出一把抓住了二飞的脖子,将它狠狠掷向了缓缓下落的毕方。

一鸟一兽皆是没有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浑身疼得快要散架了;浑身抖了抖身上的火焰,缓步走到了两人面前,伸出双手将它们掐脖抓起,不屑地笑道:“区区一头不到两百岁的野犬,和一只不到四百岁的烧鸡,也敢与本龙神找不痛快!”

说着,红绥将两人的脑袋狠狠撞在了一起;两人只感觉眼前一阵金星,鼻腔中一股血腥味,意识便有些昏沉下来。

红绥拎着两人,缓缓走到毕方构造的火幕之前,双手挥舞着它们的身体,将火幕扑灭出来了一个豁口。

红绥顺手将两人扔在了地上,定睛往远处观瞧,之间载着众人的魔动车,在远远的天边,已经变得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

红绥不屑一笑,双腿在地上猛然一蹬,身影如电,朝众人追去。

躺在地上的二飞与毕方艰难地将头转了过来,朝着红绥追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心中皆是祈祷着,众人不要别抓到。

二飞缓缓将头扭了回来,看向满脸凄惨模样的毕方,笑道:“毕芳姐,你看着好狼狈呀。”

毕方也笑着,反嘲道:“小二飞,你看着也没好到哪去呢。”

二飞闻言,笑了起来,缓缓将头扭正,看着遥不可及的天空;天空被毕方先前的天火之灾所影响,云朵有些许的发红。

“毕芳姐,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卯文叔叔,这么拼命,也不枉卯文叔叔那么疼你了。”二飞缓缓道。

毕方却是撇了撇嘴,道:“才不是为了卯文叔叔呢;我是为了……”话没有说完,她已经害羞得说不下去了;也就是她神鸟形态,脸上有羽毛遮盖,若是人形,小脸指定通红一片。

“你是为了沙族的那个小子。”二飞替她补充;毕方没有否认,娇羞地点了点头,二飞笑着摇了摇头,一不小心又牵扯到了伤口,疼得它差点叫了出来:“为什么呢毕芳姐?”

毕方笑着,翅膀微微晃动,一阵火焰过后,毕方再次化成了人形;身上黑红色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两条白皙的小腿,也血肉模糊着,身上的伤更是不计其数。

“你还记得,陵光娘娘和卯文叔叔为我定下了一门婚约,与天吴之主的婚约。”毕方羞道。

二飞连忙道:“可他不……”

二飞话没说完,毕方就打断了它的话:“我知道他不是,从见到他使用摄魂手之后我就知道了。”

二飞看了毕方一会,有些迟疑地问道:“那你……”

毕方微微一笑,缓缓摇了摇头:“那又怎么样,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他,即使他只是凡人,我是神鸟;我只想做他的火鸡。”说完,毕方会心地笑了起来。

二飞看着毕方的模样,心中有所感触,扭过头继续看向了天空,大眼睛眨巴着,若有所思。

毕方笑了一会,表情缓缓收敛了起来,变得十分哀伤:“只可惜,我已经没有机会了;小二飞,姐姐就要死了,希望你能把我的人形保存好;沙安阳是人类,择偶终究会选择人类,我这样,起码他不会嫌弃。”

说着,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