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五章 龙神冢(下)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45  |  更新时间:2020-08-26 23:32:29 全文阅读

龙神孟章的话尽,紧接着又是一股膨胀的疼痛感从阿飞魂魄的深处传来;这次的膨胀感不似之前那么强烈,应是龙神孟章顾及阿飞的承受能力,而特意减轻的。

随着膨胀感一起而来的,是丝丝缕缕的能量;能力进入体内,时而清凉,时而温热,十分舒适;与膨胀所带来的疼痛感俨然形成了对立,令他是又舒服又痛苦。

但这种舒适的感觉并未持续多久,清凉变成了彻骨的冰寒,温热变成了炙人的滚热,反复交替着,在阿飞的身体中游走;令他时而如坠冰窖,时而又如身处火海一般。

伴随着越来越剧烈膨胀而带来的疼痛,阿飞痛苦得更加厉害,忍不住又是一声惨叫;痛苦嘶哑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中回转。

此时,他直希望这个痛苦,能够直接将他疼昏过去;可是,他身上的痛苦越剧烈,他的脑子也跟着越清醒,仿佛是生怕有一丝痛苦没有感受到一般。

阿飞再也忍不住了,身子不自主地抽搐起来,在离地一尺的位置上使劲的翻滚着,嘴里不停地咒骂着龙神孟章。

龙神孟章的魂魄听了许久,也是没忍住发笑:“尔本为本尊之鳞,乃神,却沾得一身凡间气,好笑;哈哈哈——”

阿飞听到龙神孟章没有对自己的痛苦有任何表示,反而还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心中更生无名之火,抡起拳头对着自己的胸口,龙神孟章的魂魄上使劲捶打起来,嘴中将龙神孟章的祖上问候了个遍。

龙神孟章却是不恼,但赋予力量的速度激增,将骂骂咧咧地阿飞,疼得直接身子都打直了,再次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声。

门外的二飞,一直将耳朵贴在门上,听闻着里面的动静;听到阿飞痛苦的吼叫声,他的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揪心。

高兴是阿飞还是原本的阿飞,没有被龙神孟章诛灭;揪心是阿飞吼叫声,透露出来着令人感同身受的痛苦。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淌着,无论是门内还是门外的,皆是感觉到时间过得十分漫长,仿佛数载的光阴就这么过去了。

“成了;本尊便赐尔此等能力,日后皆是尔之造化;务必将本尊复活,本尊已待太久太久了。”龙神孟章的话说完,灿金色的魂魄便缓缓没入了阿飞的魂魄之中,与其相互交融。

阿飞身子轻飘飘地悬浮在半空,四肢展平,双目圆睁等着头顶石壁,大口喘着粗气,嘴里骂骂咧咧道:“他奶奶的!终于结束了!”

休息了片刻,阿飞翻身飘到了地面上,伸出手仔细打量起自己的情况:他的身子原本是带着些许明亮的灰色,此时融入了龙神孟章的龙魂,依然变成了更为明亮的金色;金色看上去不似龙魂那么纯粹,依稀能从中看出些许的灰暗之色来。

他感觉到体内充满了力量,脑海中凭空出现了一个想法,抬起右手,随意地往边上石壁上一挥;一道金辉交织着的光团从他的手上打了出去,重重撞击在石壁上,在石壁上留下了一个深陷下去的陷洞,整个空间也随着光团撞击石壁而抖动起来。

阿飞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向后跳了两步,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震撼莫名。

片刻震惊过后,阿飞才想起来门外的二飞,连忙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二飞也感受到了剧烈的震动,此时已经躲在了远远地地方,讶然地盯着石门方向;阿飞刚想抬手招呼二飞,突然童心大起,故意板起面孔来,威严伫立,目光冷冽地盯向二飞。

二飞见到了阿飞这副情形,心中暗道:坏了,阿飞的魂魄终究还是被诛杀了。

阿飞强忍着心中笑意,用体内的龙神力量将声音压成了龙神孟章那般空明回响,学着龙神孟章的口气道:“何人,在此藏匿;出来,本尊可饶尔。”

听到了阿飞的口气以及话语,二飞更加笃定面前的人是龙神孟章了,连忙畏畏缩缩地从远处的遮蔽物中跑了出来,在阿飞的不远处四肢跪地,脑袋低下,几乎快要顶在地面上了。

阿飞暗笑了一下,又板起脸来,故作威严的样子:“尔……本尊觉得眼熟;尔是麒麟儿子?”

二飞听着他的话,心中有些疑惑起来:卯文叔叔说话怎么成这样了?

但他也没多猜忌,连忙答道:“是的卯文叔叔,小兽乃祥瑞之主麒麟林飞之子,林二飞。”

阿飞第一次听闻二飞父亲的真实姓名,不禁觉得有些好笑,父亲叫林飞,儿子叫林二飞,真是比老头子还不会取名字。

他不动声色,微微点了点头,走到二飞的身边,跨腿坐在了二飞的肩背上,伸手在它的大屁股上重重拍了一巴掌:“走,带本尊离开此地。”说完,便强压笑声,笑了起来。

二飞感觉道阿飞跨腿骑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被吓了一大跳,但也没敢多想什么,依然跪拜在地,不敢有什么动作;直到阿飞在它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才突然感觉不对劲。

扭头往背上瞄了一眼,看见阿飞双手紧紧捂住了嘴,笑得脸都涨红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

二飞一扭身子,将阿飞甩到了地上,抬起前爪对着他的身上一顿乱捶:“混小子!你干耍我!”

阿飞这时也不用忍了,放声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抬着手,阻挡二飞的爪子。

闹了片刻,阿飞肚子都笑得有些抽筋,才连忙止住笑,对着二飞挥手道:“好了好了,别闹了,我们赶紧走吧;我的朋友估计都急坏了。”

二飞抬着前爪,满脸不高兴地看了阿飞片刻,突然双爪再一次拍在了阿飞的背上;阿飞完全没有防备,被直接拍飞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两圈。

阿飞刚想站起身骂人,二飞又来到了他的身边,叼住了他的后颈皮,一甩脑袋,将阿飞扔在了肩背上:“刚才那是对你的惩罚!好好的,非要装什么卯文叔叔,害我以为你真的被诛杀了。”

阿飞一摆手,一副大喇喇的样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是不知道,龙神孟章见到我以后,对我是万分的尊敬,生怕飞爷把他捶死,还专门给飞爷传授了些,什么上不得台面的力量;你飞爷又是大人大量,就勉为其难收下了,放过了他。”

二飞半信半疑地转过头,看了一眼拽得和二五八万似的阿飞,竟然有些相信了:“那这么说,卯文叔叔的龙魂还在龙神冢里面?”

阿飞一摆手,指了指自己的身子:“看见这金黄色了没有?龙神孟章求我把他融合了,变成我力量的一部分,我就勉为其难,将他融合了。”

听到这里,二飞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阿飞忽悠了,不禁白眼翻上了天:“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一点龙神之威都没有,以前你也不是这样。”

阿飞没有回答二飞的问题,哈哈大笑了起来;被二飞如此一说,他自己也感觉到,与昔日的自己有些不同了,现在他也会说些有的没的,没营养的话。

但他将这一切全部归在了沙安阳的头上:这一切,都是让沙安阳那小子带坏的!

二飞驮着阿飞,跳到了金色巨柱上,嘴中暗念:心念所到,身影随行;紧接着巨柱再次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猛然飞了出去。

二飞四爪的指甲,死死扣在了巨柱之上,身子随着巨柱一同飞了出去;阿飞早有猜想,故早早地抱紧了二飞的脖子,随它一起跟巨柱飞了出去。

巨柱飞回了先前的七星岛城堡之中,二飞顺势松开了爪子,直接落在了第一层之上;巨柱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金色的光芒缓缓消散了,变回了原本石柱的模样。

二飞落地之后,没有片刻地停留,朝着外边疾跑出去,从悬浮着的小岛之上,直接飞跃下去;阿飞对二飞是十分的信任,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害怕。

二飞一边朝着下方坠落,一边对背上的阿飞问道:“阿飞,你的朋友在……”话说到一半,二飞便看见了不远处地面上,围着阿飞“尸体”的众人:“哦,我看见了!”

其中有两个它在熟悉不过的人:木瑶和沙安阳;还有另外一位它也不陌生,便是陵光帝国火鸟毕方。

地面上的众人,围在阿飞的身子边上,焦急万分;木瑶的眼睛有些红肿,显然是哭过。

沙安阳也早已醒了过来,此时坐在阿飞身子边上,抓着脑袋唉声叹气。

二飞在空中,调转着身形,四足朝前奔跑起来,稳稳地落在了众人的不远处。

众人听见身后的动静,连忙扭头看去,一眼便见到了一头浑身碧蓝色的四足怪兽朝这边走了过来,除了毕方以外的三人皆是吓了一跳,以外沙海之中也出现了荒兽。

片刻后,毕方和沙安阳定睛看了二飞一眼,同时一愣,随后便喜形于色地站了起来,朝着它走了过去。

虽然两人都十分兴奋地走向了二飞,但两人的关注点却是不同的;毕方是见到了麒麟二飞,所以兴奋;而沙安阳,则是看见了它背上坐着的阿飞了。

沙安阳走了两步,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迈开腿跑向了阿飞,催动着摄魂手抓向阿飞,准备直接将他送回身体中去。

二飞起初见到毕方的时候,还是有些兴奋的,但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魂魄力量波动,又见到了沙安阳双手周围的空间扭曲了起来,朝着自己的方向跑来,误以为沙安阳要摄它的魂,连忙扭头就跑。

“诶!你别跑!回来!”沙安阳见二飞扭头就跑,连忙加快了脚步,指着它大喊起来。

二飞则一边跑,一边大叫:“我与你无冤无仇,而且我还在东大荒上,把你从金牙果然的嘴里面救下来过,你现在要摄我的魂;你就是恩将仇报!就是、就是狗咬林二飞,不识好麒麟!”

听闻二飞的话,沙安阳愣了一下,脚步也随着停了下来:金牙果然的事情,知道的人也并不少,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又和荒兽说过这件事情,而且也说不着;更不要说从金牙果然嘴里救他了。

但随即他又想到当时遭遇金牙果然的时候,除了阿飞,还有一头狗头黑熊二飞;定睛看了看面前的碧蓝色怪兽,突然觉得它的身上有一种憨里憨气的感觉,十分熟悉,与二飞的气质十分相像;而且它还称自己为“林二飞”……

想到这里,沙安阳睁大了眼睛,指着二飞瞠目结舌地问道:“你你你……你是黑狗熊二飞?”

二飞见沙安阳不追赶它了,也停了下来,与沙安阳遥遥对望;听到沙安阳不利索地问话,大脑袋一晃:“你才是黑狗熊!你全家都是黑狗熊!不对,你们部落全是!”

阿飞听闻,不禁有些哑然,伸手拍了拍二飞的脖子,在它耳边低声将现在大荒上部落的情形给它讲诉了一遍。

二飞听罢,有看了一眼沙安阳:“那就你全家吧!”

沙安阳没有在意他的话,收起了摄魂手,缓步走向二飞;阿飞笑了笑,在二飞的背上拍了拍,翻身下地:“他的摄魂手,是针对我的,你瞎担心什么。”

毕方这个时候也快步跑了过来,一个飞扑,将二飞的脖子紧紧勾住,另一手成拳,使劲在它的脸上打了两下:“林二飞!想不到你在这里啊!”

二飞被毕方勾住了脖子,有些尴尬,无奈地眯了眯眼睛,不自然地笑着道:“毕芳姐,你怎么也跑到我们这个鸟不下蛋的地方来了?”

毕方一听它的话,板起脸,举起拳头在它的脑袋上重重打了一下:“低俗!你才两百多岁,怎么就学着大人那一套低俗的话语了呢!”

二飞只得无奈地笑着。

阿飞走到了沙安阳的身边,抬起手在沙安阳的背上重重拍了一巴掌:“你小子醒了啊!把我的魂魄抓出来了,这够你吹一阵子了。”

沙安阳翻了翻白眼:“你是故意的!魂魄离体后连招呼都不打就跑没影了;你看看木瑶都哭成什么样子了,我差点被她捶死!”说着,催动摄魂手抓住了阿飞的胳膊。

阿飞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将手撤开;但沙安阳还是触碰到了他的魂魄;只是这一瞬间,沙安阳就感觉脑子中一声炸响,差点疼死过去。

阿飞无奈地看了沙安阳一眼,摇了摇头:“亏你还是学摄魂手的,连我现在魂魄是什么强大的存在都看不出来;我要是再晚一步,你的脑袋就bong了!”说着,阿飞双手做了一个开花状。

沙安阳揉了揉脑袋,喘了口气,看向阿飞:“你是谁!你不是飞哥!你把飞哥吞了!”

阿飞听闻,指了指沙安阳手上的摄魂手,示意他收起来;沙安阳也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听从了;阿飞反手又是一巴掌拍在沙安阳的背上,将他直接拍得趴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沙子。

阿飞哈哈大笑起来,又将沙安阳扶了起来:“有谁能吞了你飞爷?”

沙安阳使劲吐了吐嘴里的沙子,扭头又看向了阿飞:眼前的人无论从外表还是行为言语上,都与阿飞无异;但是刚刚接触到他的魂魄之时,那突然地咆哮声,以及传出来的气势,绝对不属于阿飞;而在这其中,他也能感受到阿飞魂魄的存在。

木瑶和木科达见沙安阳对着空气自说自话,时而还怒吼摔到,不禁有些疑惑起来,跑到他的身边;木瑶对着周围打量了一遍,声音颤巍巍地问道:“是、阿飞吗?”

沙安阳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转眼又看向了阿飞;阿飞看着脸上还挂着泪痕,双目微微红肿的木瑶,心生爱怜,伸手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了一下:“傻丫头,哭什么?”

只不过他的话,木瑶是听不见的;不过阿飞的触碰,木瑶还是能感受到的,连忙双手朝着头上的大手抓住,结果是抓了个空。

阿飞对沙安阳道:“我先回魂,其他的事情一会再说。”

沙安阳却伸手一拦,挡在了阿飞的面前,冷着脸道:“等一下,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飞哥,你先把事情讲清楚了,给我一个交代。”

阿飞听了他的话,不禁觉得好笑,摇了摇头,眼睛一瞪,脸上的横肉再次鼓了起来:“飞爷做事情,还要给谁交代?”

说着,转头对二飞吼了一声;二飞被毕方折腾的无奈,此时听见阿飞的叫喊,终于找到了理由,连忙从毕方的胳膊之下挣脱出来,屁颠屁颠地跑到阿飞身边:“怎么了阿飞!”

阿飞斜过眼睛,瞥了二飞一眼,随后目光定在了沙安阳脸上:“这小子觉得飞爷不是真的,要飞爷给个交代,你来给他交代交代。”

二飞一听这事,便坐了起来,伸出前爪,在沙安阳的肩膀上拍了拍:“来,小黑狗熊,我来给你解释解释。”说着,便将如何在龙神冢遇见阿飞,自己如何带着阿飞去到龙神冢,阿飞又做了什么事情,仔细给众人讲诉了一遍;其中关于龙神孟章一生的故事,被他一句话带了过去。

在二飞给众人讲诉的时候,阿飞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子边上,躺了下去,心念一动,便回到了体内;不过魂魄离体太久,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一直等到了二飞讲来龙去脉讲诉完,也没能恢复过来。

二飞讲诉完,众人了然地点了点头;毕方又一把将二飞的脖子给勾住了,嘻嘻笑道:“小二飞,看不出你还能厉害的嘛!”

沙安阳还是有些狐疑,转头看了看阿飞,又问二飞道:“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不将事情告诉我们,却要自己去什么龙神冢?”

二飞耸了耸肩膀,一边使劲地从毕方的胳膊下往外挣扎着:“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们飞爷做事情,还需要给你们交代?”

毕方对二飞挣扎的举动有些不满了,嘟起小嘴,不高兴地道:“怎么?林二飞长大了,嫌弃姐姐了!”

二飞连忙停止了挣扎,尴尬地笑道:“哪能啊毕芳姐,主要是……热!”

沙安阳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木瑶看出了沙安阳心中的疑虑,低声询问起来。

沙安阳摇了摇头,随口敷衍了一句没事,走到了阿飞的身边,仔细查看起阿飞的状况;木瑶心里紧张阿飞,也跟在了沙安阳身后,待到他检查完阿飞的情况,才询问起来。

“没事,就是魂魄离体太久,休息一会就好了。”沙安阳道,背身坐在了阿飞身边;木瑶将阿飞轻轻抱了起来,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

休息了片刻,阿飞感觉身子已经逐渐恢复了知觉,眼睛能够睁开,嘴也可以说话了,但是身子还是无法做出动作。

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瞪向了沙安阳骂道:“你小子还在怀疑你飞爷是假的?!”

木瑶见到阿飞睁眼说话了,兴奋不已;沙安阳回头看了一眼阿飞,叹了口气道:“飞哥,我不怎么怀疑你是假的了,我只是弄不明白,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就独自去了龙神冢,而且这个地方你也是第一次来吧,你怎么知道会有这么个地方?”

阿飞翻了翻白眼:“我不知道,我也是莫名其妙就过去了。”

说着,阿飞将自己感受到七星岛,又在七星岛上找到了城堡,之后又是如何去到的龙神冢,与众人讲诉了一遍,随后又补充了一句:“飞爷说话从来不唬人,你要敢怀疑飞爷的话有假,飞爷捶死你!”

沙安阳自然不会怀疑他的话有假,点了点头,又问道:“飞哥,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反而让我们不知情之下,将你的魂魄摄出来?”

阿飞道:“你是不是以为你很厉害?就你那点魂魄力量,奈何得了我这龙魂?平常抓抓小荒兽你都够呛,让你抓一下龙魂,抓死你得了;不让你发疯,怎么能把我的魂魄抓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