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四章 龙神冢(中)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24  |  更新时间:2020-08-25 23:13:59 全文阅读

二飞晃了晃爪子,翻转了一下身子,四肢着地站了起来,一张嘴直接将阿飞叼起,甩在了背上,朝着石门外走去。

阿飞从小骑着二飞长大,此时更是感觉驾轻就熟,直接跨坐在二飞肩背上,伸手揪住了它脖子上的毛发。

变成麒麟的二飞,身上的毛发也变得比以前要柔软许多,摸着十分的舒适。

“你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了这个石壁上所雕刻的壁画了吧?”二飞一边往外走,一边问肩背上的阿飞。

阿飞点头,嗯了一声,扭头看向身旁墙壁上的壁画。

二飞道:“这壁画是我父亲所雕刻的,也是专门为你雕刻的;壁画的尽头,是龙神冢,壁画上所画的,是龙神从出生到死亡,所有的事情总诉。”

阿飞捏着下巴,眼睛跟着二飞缓慢的速度,看着墙上的壁画;听见它的话,疑问道:“为我所画?”

二飞笑道:“难道你不想知道吗?赋予你生命,创造了一个最强帝国的一位神,他的一切?”

阿飞没有说话,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说不好奇那是假的,从他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是龙神的鳞片之后,他就对这一切事情产生了莫大的好奇,只是从来没有人能完完全全地告诉他。

二飞笑着,对墙上的壁画歪了一下脑袋,缓缓将壁画中说叙述的一个故事,说给了阿飞听。

单从壁画上,自然不能看出详细的故事来;而二飞所知晓的故事,也是他的父亲,上一任祥瑞之主给它讲诉的。

故事的最开头,是从一片虚无的混沌世界开始的。

这个世界中生活着许许多多的生命;但这里的天地间皆是只有一种颜色——黑色;而这些黑色就是称之为虚无的混沌;虚无之中没有声音,也没有视觉。

虚无中有许多虚无漩涡,这些漩涡有规律的缓缓流动着,将一切靠近它的物品、生命统统吞噬下去,化为虚无中的一切。

不知道多长时间,虚无中的生命都是遵循着虚无的规律,小心翼翼地生存着,稍有不慎,便会被虚无吞噬,消逝不见。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一个叫盘古的生物出现。

盘古因不慎踏入虚无漩涡之中,险些被吞噬而愤怒,寻来一柄巨斧以及一把大凿,在虚无之中翻云覆雨,将这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所有的生物也在此时受到了灭顶之灾,纷纷死去。

一番发泄之后,虚无被盘古直接劈凿成了两股不同的东西;一股清澈而轻盈,漂浮在他的头顶之上;另一股浑浊沉重,被他踩在了脚下。

盘古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样子,以及被分成两股的虚无。

见到这样的虚无,盘古心里十分高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笑声来,就连他自己都差点被自己的笑声吓死。

被他的笑声影响,两股不同的虚无缓缓开始汇聚,逐渐又开始融合成原本的虚无。

盘古见状,心里暗道:板板斧头的!害了爷爷你还想复原?姥姥!

想着,盘古昂首挺胸,脚下踩着浑浊沉重的虚无,双手托举着清澈轻盈的虚无;深深吸入了一大口起,将身子猛然拔高,将两股想要融合在一起的虚无分离开来。

盘古心想着:这么高,你们就复原不起来了吧!

可是他才刚刚一松开手,两股虚无又缓缓地相互靠拢;盘古这下就气坏了,再次撑起轻盈的虚无,使劲地吸气,将身子变得越来越巨大;直到将两股虚无推开到了难以企及的高度,才停止下来。

看着两股再也不会融合在一起的虚无,盘古发自内心的狂笑起来,但是他的心脏一时间没有适应他骤然变得巨大的身躯,又被惊天动地的笑声一震,直接停止了跳动;盘古也就这么死去了。

盘古死去了,他的尸体却没有腐化,而是分别变成了不同的东西;比如日月星辰。

其中,盘古的阳器化为了一条独角巨龙,也就是烛九阴神主;烛九阴跟随着盘古直至他死去,天生具备了灵性,能够调配虚无之力。

烛九阴出世之后,便开始了游历这个世界;等他将这个世界完全游历完了,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的生物,异常的冷清。

所以他借助虚无之力做了第一件事情,便是创造了五个生命;也就是后来的五神:龙神孟章,雀神陵光,战神监兵,海神执明,佛神迦楼罗。

创造出五神之后,将自己的所掌握的能力,逐一交给五神;并在这个世界上,寻找到了一片最大的荒芜之地,将其分成了均匀的五份,将其分给了五神,令他们创造出新的生命,并护佑一方。

随后,烛九阴便归隐了虚无,不再过问这个世界的种种;而这个虚无的入口,就在孟章帝国的七星岛上。

五神遵照烛九阴的吩咐,在归自己所在的领地中,以神力创造了一个全新强盛的帝国,将荒芜的空地变成了生机勃勃的城池。

就在一切都朝着欣欣向荣的方向发展时,龙神孟章突然有了行动;他趁着伽楼罗族不被攻陷了他的帝国。

龙族与迦楼罗族的仇恨由来已久;龙族是一个十分庞大的种族,并且还在不断地开枝散叶出更多的族群。

迦楼罗见到这一情况,担心龙族实力过于强大,便对龙族进行了捕杀。

久而久之,迦楼罗族就演化成了食龙族;具备了能压制龙族气息的力量,以及能够抓碎龙鳞,撕扯龙肉的利爪。

一头成年的迦楼罗,一天就能捕食上百头龙族;不过好在龙族十分庞大,迦楼罗一次吃饱,三月不用再进食,这才让龙族不至于毁灭。

是龙族对此怀恨于心,但是又没有能与迦楼罗战斗的能力,便一直隐忍着;过了不久,龙神孟章突然发现了一个能够是自己的实力变得更为强大的方法:那便是他所创造出来的生命对他的信仰膜拜,能够令他更加强大。

随后,龙神孟章亲自领着一众龙族,化成人形融入到孟章帝国的人民中,大肆地宣扬去信仰崇拜龙神,让帝国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计划一直实行了数十年,才最终达到了孟章帝国基本统一的成果;获得了无数信仰和崇拜的龙神孟章,只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随即便开始计划如何去向迦楼罗复仇。

龙族对这一消息自然是十分喜悦:被迦楼罗当成伙食了那么久,现在终于能够出一口恶气了!

但是龙神孟章却有了新的想法了:孟章帝国的信仰与崇拜,为他带了如此强大的力量;而迦楼罗帝国,所创造的生命与孟章帝国是相同的,都是两足行走的人类。

他的心思就变得活络起来了:若是将迦楼罗帝国强行占领下来,变成自己的孟章帝国,那时候的信仰与崇拜,自然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力量。

龙神孟章如此想着,便也对此展开了几乎与部署;前往迦楼罗帝国探查敌情的龙兵带来消息:因为种族的压制,迦楼罗对龙族根本不屑一顾,更不用说设下防备了。

但是光这一点,自然不会让龙神孟章前去冒险;让他冒险偷袭迦楼罗的是另外一个消息:迦楼罗帝国没隔一段时间,便会又一次礼佛日;在这期间,迦楼罗族是更加不会管其他的事情,那时候的防备最为松懈。

知道了这一消息,龙神孟章便开始了严密的部署;这个时候,孟章帝国中有一个家族突然加入了进来;这个家族便是安氏一族。

安氏一族对龙神孟章是近乎无脑的崇拜,甘愿为龙神孟章抛头颅洒热血;龙神对他们的态度十分欣赏,便给予了他们一些超乎平常的力量。

但人类终究是人类,没有到达神这个层面,拥有超越平常的能力很容易出大乱子;所以龙神孟章给予他们的能力,并不是永久性的。

时机总是需要等待的;在这段时间内,龙神孟章不断的操练着龙族精勇,培养出了九柱龙王、座下十二兽等龙族强大的存在;而安氏一族则是被派去了迦楼罗帝国刺探消息:安氏一族毕竟是人类,在迦楼罗帝国中也不容易被发现。

数月过去,迦楼罗帝国的礼佛日开始了,整个帝国全部停止了日常的行动,纷纷在家中打坐,虔诚礼佛。

安氏一族知道时机到了,连忙将消息传回了孟章帝国;众龙出兵,与安氏一族里应外合,打了迦楼罗族一个措手不及。

龙族的力量是有千丝万缕连系的,一方强则全族强,一方损则全族损;龙神孟章的实力脱胎换骨,整个龙族也跟着他,而变得异常强大起来。

纵是迦楼罗对龙有着先天性的压制,也还是被龙族打败;迦楼罗王,也在那一次战斗中不幸身亡。

经过着这一战,迦楼罗族元气大伤,逃离了迦楼罗帝国;龙神孟章也就顺理成章的将这个帝国,归为了自己的孟章帝国;此后,五大帝国变成了四大帝国,孟章帝国也成了四大帝国中作为强盛的帝国。

获得了更加强大的力量,龙神孟章也让孟章帝国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起来;这也使得国民对龙神孟章的崇拜更加忠贞。

安氏一族因为在这次的偷袭战斗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龙神孟章大喜之下,将那超越平常的能力永久的赐予了他们,并将他们立为龙神特使,直接代表着自己的身份行使一些铭感的事情。

孟章帝国强大了不过数百年,便横招大祸;弥生城突然升起强大的天火。

天火对于龙神孟章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但安氏一族也生活在弥生城之中;安氏一族身上具备着来自他的神力,并且这些神力在数百年间变得越来越强大,而安氏一族也变得十分庞大的家族。

天火将这些安氏一族人的神力吞噬,得到了升华,变得无与伦比的强大;就连龙神孟章对此也要忌惮三分。

想要熄灭如此天火,除非陵光帝国的神鸟不可;但是此时去请陵光帝国神鸟帮忙,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强行熄灭升华过后的天火,龙神孟章也要落下的个半身不遂;但如果不管着天火,没多久就会肆虐到整个孟章帝国,数千年的帝国就会毁于一旦。

无奈之下,龙神孟章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用龙角将天火暂时压制在弥生城中,再想其他法子将其熄灭。

只是折断龙角,就如同在心口上狠狠捅上一刀,会令他受到十分严重的伤害;可是事已至此,除了这个办法,再无它法了。

说干就干,龙神孟章一咬牙,挥手将自己的龙角生生折断,镇在了弥生城之中;相应的,他也受到了龙角折断的反噬,险些直接昏厥过去。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他也已经虚弱到了极致,连忙赶回了神龙宫休养;整个龙族,也因为他的虚弱而元气大伤。

但就在这个关头上,迦楼罗仿佛是恶狗闻见肉一般赶了回来;此时的迦楼罗族已经有了一位新的迦楼罗王。

第二任迦楼罗王相对上一任,更加的狂暴;一踏入孟章帝国之中,便合力围猎了九柱龙王之一,将其分食干净,以龙骨为战书,丢在了龙神孟章的门口。

知道此时的龙神孟章自然是勃然大怒,也不顾自己的伤势还未完全恢复,召集了九柱龙王剩下的八位、座下十二兽,以及其他精锐龙族,一路杀向了迦楼罗族。

龙神孟章虽然身负重伤,但第二任迦楼罗王太过年轻,也不会是龙神孟章的对手;只不过迦楼罗太过恶毒;一边与龙族战斗,一边假意不小心,对着孟章帝国中的国民进行残杀。

一时间孟章帝国硝烟四起,地面上几乎生灵涂炭。

龙神孟章忌惮于迦楼罗的非常手段,害怕孟章帝国的生命惨死,不敢全力迎击;这也给了迦楼罗王机会。

迦楼罗丝毫不留余力地发动着攻击,无数火焰、雷电对着龙神孟章席卷而去,而余威,纷纷落在了地面上。

这场惨绝人寰的大战持续了数月的时间;这段日子,是孟章帝国的生命最黑暗的时刻。

最终,这场大战以平手收场;迦楼罗王被龙神孟章打得奄奄一息,几乎就要陨落,被其他迦楼罗强行保护着,逃离了孟章帝国。

而龙神孟章,也在这场战争中再度受了严重的伤,回到神龙宫休养不过数月,便陨落了;龙神陨落,原本就满目疮痍地孟章帝国,变回了原本的荒芜景象。

不过龙神孟章在陨落之前也没有闲着;他是五神中最强大神,本身具备不死的能力;只要龙魂不熄,他便又再度复活的机会。

但是迦楼罗依旧虎视眈眈,他不敢将自己的身子魂魄留在神龙宫中;便将自己的身子丢在了产龙海中,龙珠留在了神龙宫,龙魂寄宿在七星岛,五龙丹分散孟章帝国各个角落,而一声龙鳞化作了全新的生命,去寻找散落的部分,重新复活。

……

故事说完,二飞也托着阿飞,走到了甬道的尽头;甬道的尽头又是一堵石门,石门上刻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巨龙,想也不用想,这必然是龙神孟章的形象。

二飞停在了石门前,扭过头看向阿飞,道:“这就是龙神孟章的一生,前面的石门后面,就是龙神冢了;而这个龙神冢,就是我的父亲所修建的。”

阿飞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面前的石门道:“那我们进去看看吧。”

二飞闻言,连忙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行不行!这里面的可是龙魂!就我这点末流的神力,进去直接就得吓尿。”

说着,二飞转过头将阿飞从背上叼了下来,盯着他严肃道:“我不能决定你进不进去;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龙神的魂魄十分强大,你如果将龙魂摄入了体内,很有可能,他会将你现在阿飞的魂魄诛杀;那个时候,你就不再是你了,你就成了真真正正的龙神孟章了。”

说完,二飞紧紧盯着阿飞看,等待他的选择。

阿飞听罢,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后拍了拍二飞的肩膀:“终究我还是要死的;我从始至终,就只是一个工具罢了,我也已经看开了,没事!”

说着,强挤了一丝笑容来,在二飞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又变回了原本蛮不讲理的模样道:“再说了!你飞爷是个讲道理的人,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就算龙神的魂魄想杀我,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能力!”

二飞听罢,不禁觉得好笑,抬起爪子在他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直接将他拍到了地上;二飞见状,连忙又叼着他的后颈皮,把他扶了起来,笑道:“那行,多的我也不说了,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阿飞点了点头,转身推开石门,走了进去,反手又把石门关上。

石门后边,是一个不大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之中,也有一个四方石台;但这个石台上漂浮着的,不再是虚无漩涡,而是一团明亮刺眼的金色魂魄。

魂魄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将黑暗的空间中照的亮如白昼。

阿飞也没有着急去融合龙魂,而是绕着空间里观察起来:空间之中的墙壁上,也刻画着一些龙文字。

阿飞找到文字的最开头,边看边读起来:“龙角赋予他强大的神力;龙鳞赋予他抵抗一切的防御;龙族为他提供无穷无上的神力;而长而灵活的身躯,给予了他无穷的力量,以及多变性;龙魂则是这一切的主宰。

聚集起了这一切,便能够复活龙神;孟章帝国,将再次恢复昔日荣光!真我无上龙神佑你!”

这段话,不用想,肯定也是二飞的父亲刻画在这里的,也是给自己看的。

在这段文字的边上,又是其他的内容了;絮絮叨叨还就是诉说着孟章帝国曾经的辉煌,龙神孟章如何强大,复活龙神孟章有多么必要。

看得阿飞不禁摇了摇头,没有全部看完,便转向了身后的石台。

走近石台,上面的龙魂仿佛是感应到了阿飞体内的龙魂一般,明亮的光芒骤然变甚,亮的阿飞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他的体内,也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动,牵引着他,不断朝着龙魂靠近过去。

过了好一会,阿飞才适应了这强烈刺眼的光芒;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此时他的身子是魂魄的状态,内部的情况是一览无余。

只见到胸口处,一缕灿金色的魂魄,发出着耀目的光芒,与石台上的龙魂交相辉映;牵扯他往前的力量,也是源自于这一丝金色的魂魄。

阿飞看着龙魂,叹了口气,伸手直接抓在了龙魂之上;在他的手接触到龙魂的一刹那,龙魂的骤然往他的胸口一钻,没入其中。

紧接着,一股强烈的膨胀感从体内向外传来,将阿飞的魂魄撑得几乎要爆炸一般,疼痛难忍;纵使他如何的铁血硬汉,此时也痛苦的嘶吼了起来。

随着膨胀感逐渐增强,阿飞的痛苦也越来越剧烈了起来:“奶奶的!你真想杀死你飞爷吗!”

随着阿飞的一声怒吼,那股膨胀的感觉也骤然停止了下来;片刻,一个与他一模一样,但是十分空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本尊怎知,尔竟如此羸弱;尔不语,本尊以为尔能承受。”

阿飞双手抱着身子,跪坐在地上剧烈的喘息起来;如不是现在是魂魄状态,身上必然已经是一声汗水了。

阿飞喘息了一会,怒声道:“你难道不是想杀了飞爷吗!我是你的鳞片,我活你就没法活,只有我死,你才能复活!”

片刻,龙神孟章的声音又一次传来:“言之有理,那,尔愿死?”

阿飞道:“你愿意?!”

“不愿;”龙神孟章道:“但本尊感知尔心中有牵挂,其次迦楼罗已然现身孟章帝国,故本尊不需尔现在死,方才也只是赐予你神力,随后本尊继续沉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