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三章 龙神冢(上)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52  |  更新时间:2020-08-24 23:54:30 全文阅读

木科达胡乱将衣服摸到了手上,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往木瑶的方向瞥了一眼;木瑶见他谨小慎微的样子,不禁觉得有趣,笑道:“起来吧,我已经将身上挡住了;你快点换上火羽服,我有些累了。”

木科达应了一声,爬起来,小心地摸了摸自己脸上被打伤的淤青,疼得龇牙咧嘴;转身找了一个背着众人的位置,将火羽服换上。

木科达的身体就没有沙安阳那么健壮,火羽服在他身上也只是稍微有些小而已。

毕方将木科达身上的火羽服调成了附和他身材的尺寸,转头看向了阿飞。

阿飞一抬手:“我不用,他们不知道,但是我知道。”

沙安阳听他的话,有些好奇地凑了过来:“你在说什么?”

阿飞笑着摆了摆手:“没事没事。”

木科达换好火羽服,接替木瑶驾驶起魔动车,在茫茫沙漠中行驶起来。

沙漠中一成不变,入目所及的只有茫茫的黄沙世界,不见任何生物植物;头顶上的太阳,也不见有丝毫的移动,对于时间众人完全失去了感知,只感觉时间十分漫长。

时间一长,沙安阳不禁焦虑起来,在车上坐立不安;驾驶着魔动车的木科达也时不时动一动身子,深呼吸平复焦躁;就连一向沉稳安静的木瑶,这个时候也显得有些烦乱,时不时去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反倒是性子急躁的阿飞,这个时候十分安静地坐在一角上,神情淡然,没有任何的焦急烦躁。

沙安阳使劲抓了抓脑袋,急不可耐地说“他奶奶的!老子们还有走多久?我们怕不是又被鬼砌墙了!”

木瑶也皱着眉道:“是呀,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也见不到一个头。”

阿飞这个时候抬起了头,目光在两人身上游走了一圈,缓缓站起身,走到沙安阳和木瑶之间坐下;两人以为他有什么话想要说,纷纷看向他,等待他说些什么。

阿飞坐了一会,对毕方一扬下巴道:“饿了,吃东西吧。”说着,从边上抓起了一块荒兽肉,递到了毕方面前。

听罢,两人皆是无语地翻了翻白眼;毕方从阿飞手上接过肉,嘟起小嘴,喷射出火焰,将肉烤熟。

阿飞伸手要去接,但毕方很快就将手移了开来,递到了沙安阳面前:“来,吃点吧。”

阿飞皱了皱眉,直接起身从毕方手上将肉夺了下来,塞到嘴边咬了一大口:“飞爷的也敢抢,想吃自己烤去!”

沙安阳看了阿飞一眼,心中烦躁并不想搭理他;毕方白了他一眼,伸手指了指阿飞的身后,示意他再拿一块过来。

阿飞没有多言,伸手从身后又拿了一块肉来,递到了毕方手上。

毕方接过肉,再次喷吐火焰将肉烤熟,递到了沙安阳的面前;沙安阳扭头看了毕方一眼;毕方笑着对他歪了歪头,将手上的肉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沙安阳微微笑了一下,伸手去接;这时阿飞的手犹如闪电一般探了过来,一把将肉有抓了过来,往嘴里一塞,呜呜囔囔道:“不吃我吃!”

沙安阳的手悬在半空,缓缓扭过脸看向阿飞,眉头微微皱了皱;片刻,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手对毕方点头一笑,背靠着车辕闭上了眼睛。

毕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对阿飞威胁地扬了扬拳头,起身走到他的身后,拿过一块肉烤熟,专门绕开了阿飞,走到沙安阳身边,笑嘻嘻地推了推他的肩膀,将肉递到了他的鼻子前晃了晃。

沙安阳闻到肉香,肚子也不自觉叫唤起来,睁开眼睛,便看见了眼前冒着热气的肉和笑嘻嘻的毕方,也笑了起来,伸手接过了肉,低声道了声谢谢。

毕方笑着摇了摇头。

沙安阳又闻了闻肉香,使劲吞咽了一下口水,又对着毕方嘿嘿笑了笑,张嘴准备开吃,但还未他嘴沾到肉上,阿飞的魔爪再一次如电闪过,直接从他手上将肉抢了下来,一把塞进了嘴中。

这下沙安阳彻底忍不住了,直接弹跳了起来,扑在了阿飞的身上,伸手从他嘴中夺肉。

阿飞连忙一手将他阻拦他伸过来的手,一边使劲将肉往嘴里塞;很快,阿飞就将肉全部塞进了嘴中,腮帮子圆鼓鼓的,说话不清楚道:“没了没了,不要抢了!”

沙安阳的眉头直接拧在了一起,抡起拳头对着阿飞的脸上砸来:“死蛮子你太过分了!”

先前因为心情烦躁,不愿意与阿飞过多计较;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就算脾气再好,也要忍不住了。

但蛮子毕竟是蛮子,拳脚上的功夫要比沙安阳强上太多了;还没打到两个回合,沙安阳就被阿飞简简单单料理了,丢在了一边。

沙安阳趴在车板之上,一瞬间感觉无名火起,气血直往脑袋里涌,双手使劲一撑,催动着摄魂手只抓阿飞的面门。

阿飞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对摄魂手的不在乎,双手往腰上一插,昂首挺胸,不躲不闪;沙安阳的手结结实实抓在了阿飞的面门上,强大的魂魄力量冲击下,阿飞的身子也晃了晃,险些摔倒。

众人见状大惊,他们虽然没有被摄魂手攻击过,但是也都知道摄魂手的厉害,一边叫喊着“沙安阳不要”,一边急忙起身去阻止他。

但此时沙安阳已经气昏了头,大吼了一声,将阿飞的魂魄直接生生抽离了出来;魂魄离体,阿飞闷哼了一声,身子软倒了下来,沙安阳自己也眉头一皱,仰倒了下去。

毕方和木瑶这时候才赶到两人身后,伸手扶住了两人;阿飞的身子十分沉重,直接将木瑶撞得摔到了下去。

“沙安阳!沙安阳!”

“阿飞!”

毕方和木瑶分别抱着沙安阳和阿飞,使劲摇晃叫喊起来;但是两人皆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木科达这个时候才将魔动车停止了下来,面色沉重地蹲在了两人身边。

阿飞的魂魄离开了身体,缓缓漂浮在了半空中;他攥了攥拳头,细细感受了一番,嘿嘿笑了起来:“真有意思。”

随后,他打眼看向了四周;四周已不再是之前那茫茫一片的沙海了;入目所及是一片满是星斗的夜空,而这个夜空似是一个球形,将阿飞包围在其中;不远处,一座座小岛悬浮着,轻微地上下律动着。

阿飞点了点头:“果然不出所料!”

原来,先前阿飞并不是不焦躁,而是感受到了这片沙海的不寻常之处;但是也想不通着不寻常之处到底来着于哪里;只能感受到身周围绕着无数的力量,忽远忽近,却不知是从何而来。

思考了许久,回忆了以前所经历的种种事情,阿飞才缓缓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些力量源自于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踏足过的领域——魂魄世界。

自己虽然是龙神孟章的一身金鳞所化,但金鳞终究是实物世界的东西;而自己所感受到的不寻常,全部来自于体内那一缕龙神残魂。

回想从前,荒月城、千墨山、弥生城,这些地方虽然具备着许多不寻常的地方,但终究也只是实物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能以肉眼所见;但在沙海之中,感觉是近在咫尺却不得见,所有便猜想到了魂魄世界。

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的众人;现在是魂魄状态下的他,所见到的也都是魂魄世界的东西;底下的四人,也都是四团不同的魂魄。

四团魂魄中,木瑶和木科达的魂魄看着比较暗淡,而沙安阳的魂魄十分明亮,看上去强大异常;毕方更是不必说,她的魂魄几乎就是鸟性的大火,庞大而刺眼。

阿飞缓缓滑动着手,飘到了众人身边,但是众人都看不见他;毕方是神鸟,对于魂魄还算比较敏感,扭头看向了阿飞魂魄所在的方向。

“怎么了?是阿飞吗?”木瑶见毕方突然望向了身边,问道。

毕方嘟了嘟嘴,缓缓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对魂魄不了解,只是感觉好像那个混蛋在我边上。”

阿飞听毕方叫自己混蛋,对着她举了举拳头,骂了两句,只不过她感觉不到也听不见。

在众人身边转了一圈,阿飞双腿一蹬,飘向了头顶最近的一座悬浮小岛上;小岛一共有七座,按照某种规律排布着。

阿飞飘到了悬浮小岛之上;小岛不是很大,在七座小岛之间,能够依稀看出一丝淡淡蓝色的气流,将七座小岛连接起来;丝丝缕缕的能量,在其中循环往复。

变成魂魄之后,阿飞的感知变得更加敏锐起来;他蹲下身子,细细体会了一下循环往复的能量;能量中夹杂着龙族的气息,但并不是来源于龙神孟章的气息,而是另外一个强大的存在。

闭上眼睛,缓缓的一个形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那是一头龙首马身的四足兽,一身与自己身上相同的鳞片,只不过是蔚蓝色的,看着如水一般;四爪粗壮,爪趾尖锐;身后绒毛大尾,向外舒展着。

阿飞依稀地感觉,这是龙族的某位强大的存在,可是记忆在快要想起来之时,又突然混乱了起来,引得他头疼不已。

揉了揉脑袋,往小岛里面走去;穿过一丛茂密的藤萝绿叶,见到了后面的景象。

那是一个尖顶城堡的建筑;看上去面积不大,但是高度直冲云霄;从建筑之中,一股时而强时而弱的龙族气息透露出来,阿飞脑中的那个形象也越来越深刻。

迈步走进城堡之中,所过之处,皆是突然亮起了淡淡蓝色光芒,眼前的路照亮;走出二三十布,就来到了尽头。

尽头没向上的楼梯,只有一根黑色石柱,伸向城堡顶端;阿飞围着石柱绕了一圈,双脚一蹬,飘身飞了上去。

城堡虽然看着很高,但也仅仅只有九层;阿飞一边上漂,一边粗略地打量着每一层;随着楼层升高,每一层的面积也变得越来越小,其中皆是空空如也。

不一会,阿飞就已经飘到了城堡的最顶层;最顶层的面积已经小得只能站下三人左右,若是体型如阿飞这边健壮的,则可能只能站下两人。

在地上,有一个圆形的图案,图案中有无数线条已经文字构成;文字是龙文,阿飞看得懂,只不过所有的字连系起来是一句话:心念所到,身影随行。

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令阿飞有些费解。

走到图案的上边,用龙文将这句话念了一遍,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整个城堡开始了颤动,身后的石柱上,石片缓缓剥落下来,从里面,射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一股强大的龙神气息扑面而来。

震动持续了片刻,直至石柱上的石片完全剥落下来才缓缓停止。

阿飞好奇地走向了金色的石柱,伸手在上面摸了一半,石柱却突然动了,飞速地向下沉了下去;阿飞一惊,连忙将手抽回,却怎么也抽不回来,仿佛被牢牢黏在了上面一般,无论如何也抽不回来。

阿飞的身子被下坠的石柱拖着,飞速地往下;没过一会,石柱便停了下来,阿飞的手也在这时从石柱上抽脱了出来。

阿飞从上面落在了地上,但他此时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也没有激起一丝尘埃;但是他却感觉到了无比的痛疼传遍了全身,仿佛是实实在在被摔了一下。

阿飞揉着身上疼痛的位置站起身,四下打量起来:这里已经不是先前的那个城堡了;而是另外一个地方。

这里是一条狭长的甬道,两头都通向了远处;墙上,刻画着许许多多的图画,阿飞一眼就认出来,画中所画的是龙族。

沿着一边往前走,墙壁上的图画也有了变化,仿佛是在说一个故事,但是阿飞越看越不对劲,感觉这个故事好像是反着的。

很快,阿飞便走到了尽头;尽头处是一个巨大的石门,门上画着六个奇异的生物:巨大的独角巨龙、一条龙、两只鸟、一头老虎、一只背上盘蛇的乌龟。

阿飞一眼认出,那条龙便是龙神孟章,而两只鸟中,有一种便是迦楼罗。

费力推开石门,只见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空间中空空荡荡,在最中心的位置上有一座四方石台,石台上悬浮着一个黑色的球体,有规律地张合翕动着,一圈圈光晕向内收缩着,仿佛要把一切东西吸收进去一般。

在球体里面,一股强烈的奇异力量冲出,令阿飞一阵胆战心惊。

“阿飞?是你吗阿飞?”

阿飞正看着黑色球体发愣,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叫喊着他。

阿飞疑惑地四下打量起来,却不见有人;一般人叫他都是叫全名,只有关系十分亲密的,才会叫他阿飞,所以这个声音应该是他熟悉的人,但是他又实在想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谁在叫飞爷?滚出来让飞爷瞧瞧!”阿飞手插着腰,对着面前大喊道。

阿飞的大嗓门在空旷的空间中回荡了一会,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声音显得十分激动兴奋:“真的是你呀阿飞!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随着声音落地,从半空中突然跳出了一个蓝色的身影,落在了阿飞的面前;阿飞定睛一看,这不正是自己脑海中的那个深刻而想不起名字来的形象吗!

眼前这个蓝色的四足兽脸上露出兴奋开心的表情;在它身上,阿飞感受一股十分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它,却又想不起来。

阿飞凝了凝眉,身子向后退了一步:“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

那头蓝色的四足兽愣了一下:“你不认识我啦?”随后,他看了一下自己的爪子,又笑了起来:“哦哦哦!我知道了,我的样子你不认识我了!”

说着,他将自己的爪子举了起来,抬在阿飞的面前:“这样呢?想起来没有?”

阿飞疑惑地看了它的爪子一眼,只见他的爪子肉垫上依稀有几道痕迹,看上去像是个“飞”字,突然一股更加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

沉思了半晌,阿飞才突然恍然大悟,一拍巴掌指着蓝色四足兽,满脸惊诧之色道:“哦!二飞!”

阿飞想起来,曾经自己带着二飞出去打猎的时候,二飞不小心将指甲折断了,疼得不能走路;阿飞便用着部落中学习的方法,帮二飞处理了伤口,随便在他的爪子肉垫上刻了一个“飞”字,表示二飞是自己专属的;当时二飞对此还十分不满。

“是啊是啊!你终于想起来了;你怎么会来这里?”阿飞认出了它,二飞十分开心,使劲地点头道。

阿飞晃了晃手,一脸无奈道:“孩子没妈,说来话长;你为什么又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你当时跑哪去了?”

二飞扬起前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阿飞看着它的样子,更加确信了它就是二飞;所有的狗头黑熊都是四肢伏地地坐下,唯独二飞是学着人一般坐在地上。

二飞晃了晃前爪,示意阿飞坐下:“你先坐下,我一件一件和你说。”

阿飞点了点头,和他脸对脸坐下;二飞坐下,比阿飞还要高了半截,阿飞必须仰着头才能看见他的脸。

二飞叹了口气,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地方是卯文叔叔,也就是龙神孟章的出生地;确切点说,是五位神的出生地。”

“五位神的出生地?哪五位?那个石门上不是画了六个怪兽吗?”阿飞疑惑问道。

二飞摇了摇头道:“你虽然是金鳞,但是你的记忆大部分全部都没有获取到,你所知晓的,也都是东大荒上广为人传的版本,你自然是不知晓这些的。”

说着,二飞顿了顿,指了指身后石台上的那个黑色的球体:“你应该从千城祭司那边听到了关于孟章帝国的故事,那个就是最真实的版本;而石门上画的,最大那个独角巨龙便是五神之师,烛九阴神主;而他现在就在那团虚无之中。”

说着,二飞再一次顿了顿,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阿飞突然抬手拦住了它的话头,问道:“先不急将这些,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看你的样子不像是狗头黑熊,我对你的样子也有个印象,好像也是龙族的。”

二飞盯着阿飞看了半晌,突然笑道:“我当然不是狗头黑熊,我的血统可比它们高贵太多太多了;我本身是麒麟,先父是龙神座下十二兽之一的祥瑞之主;而我扮成狗头黑熊,主要是陪着你,顺便还要做一件事情;你也是我当时送到青族部落的,你叫青飞,也是因为我叫二飞。”

“嗯?你的名字不是我给你取的吗?”阿飞听了二飞的解释,惊奇地身子向后靠了靠,满脸古怪道:“你莫不是在唬你飞爷?”

二飞笑道:“你才一百岁,我可是有二百多岁了,何必唬你呢?”

阿飞点了点头,一托手示意二飞继续说;二飞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来,两条又粗又浓的碧蓝色眉毛皱了皱,转头看向阿飞:“都是你打岔,我说到哪了?”

阿飞道:“你两百岁,我一百岁,没必要唬飞爷。”

二飞咂了下嘴,挥了一下爪子:“胡闹嘛不是?这不是刚说完?算了,我自己回忆一下。”

说着,二飞嘴无声地念叨了起来,把先前说过的一些又快速的重复了一遍,抬头道:“想起来了,后面那个就是虚无,烛九阴神主就在其中沉眠。”

阿飞点了点头:“嗯,那与飞爷有什么关系?你拣重点的和飞爷说说。”

二飞的话再一次被阿飞打断,将它气得不行;气极了,反而觉得有些好笑,抬起爪子在阿飞的身上使劲拍了一下:“你小子!怎么就不能让人把话说完呢?这是一个整体,不说清楚,你又要问!”

二飞的力气十分大,将阿飞给直接拍得趴在了地上,肩膀有些疼痛。

阿飞皱了皱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对二飞挥了挥手:“好好好,你说你说!飞爷不打岔就是了,但你也别说些有的没的,挑重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