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六十七章 我不想你离开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209  |  更新时间:2020-08-18 23:56:51 全文阅读

魔动车朝着南边的方向,在大荒上疾驰着;木瑶全力地催动着魔力,将魔动车的速度行驶到最大。

一夜不到,天空中微微泛起了一丝光亮,魔动车便行驶到了沙族部落的门墙前;沙族的大门并未关上,部落中也是热闹非凡。

沙族部落有了很大的变化;曾经有石块巨门搭建起来的门墙,变成了十分平滑的白色方形石块搭建而成;部落中的房屋,也由原本简陋的一层石木房变成了两层以上的花色石屋;部落的面积,也变大了不少;看着有些像是巨大化的木族部落。

回到阔别已久的故里,三人对视了一眼,情不自禁地扬起了笑容,驱车进入部落中。

部落中,燃着十几团篝火,篝火边围着十几人,笑容满面地烤着手上的食物;周围,无数居民欢笑着,举着手中烤肉,推杯换盏。

三人打眼往人群中看了一眼,惊讶地发现人群中不只是青族和沙族人,还有木族人以及红族人。

欢闹着的人群,听到了魔动车的动静,纷纷扭头看去,看见了坐在魔动车上发呆的三人,一瞬间气氛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人群争先恐后地跑到魔动车身边,七嘴八舌地嘘寒问暖起来;沙安阳和木瑶连忙不好意思的笑着,晃手示意大家不要激动。

阿飞跳下车,挥开长臂,将人群分开,目光死死盯着部落中心位置上的两人:红族族长红绥和木族族长木伦。

部落中心位置上,青、红、沙、木四位族长以及其他几名老人围在一桌,饮酒交谈;他们早早地就看见了驾着魔动车回来的三人,只是微微一笑,也没过多理会,继续推杯换盏聊了起来。

阿飞分开人群,一步步走到了红绥和木伦的身边,抡起胳膊,一巴掌打向红绥和木伦。

红绥知晓阿飞对他的不善,早就做了准备,当阿飞手刚抡起来之时,便身子一歪,躲开了阿飞的巴掌;但木伦就没有这些防备的心思,脸上挨到了阿飞重重一巴掌,只感觉脸庞一麻,双眼之间金星跳转。

青墨对阿飞最为了解,眼见着阿飞气势汹汹地分拨开人群朝这边来的时候,便已经猜到了他要干什么;但也没有阻止的意思,直到木伦被打翻在地时,才忍着想笑的冲动站起身,厉声喝道:“阿飞!你干什么!”

阿飞转眼看了青墨一眼,一摆手道:“老头子你别管!”说着,伸手去抓红绥的脖子。

红绥的身子再次一歪,避开了阿飞抓过来的手,抬了抬眼睛看向阿飞:“你小子,想怎么样?”

这时候,沙安阳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抡起拳头砸向红绥;红绥斜眼瞥了他一下,不躲不闪,用头接下了他的一拳。

一声闷响,红绥脸上毫无变化,倒是沙安阳却感觉拳头砸在了磐石上一般,疼得他表情扭曲了起来,原地抱拳跳脚。

沙尹一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一指沙安阳呵斥道:“安阳,你不要瞎闹!”

沙安阳刚想争辩些什么,沙满站起身,缓步走到了沙安阳身边,轻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听完,沙安阳十分不情愿地点了点头,斜着眼睛瞪了红绥一下。

这时,侧躺在地上的木伦也从疼痛中缓过劲来,站起身,怒瞪向阿飞,指着他刚欲开口,沙安阳突然挥手一拳,将他又再一次打翻在地上。

青墨瞥了再次躺在地上的木伦一眼,冷着脸看向阿飞:“阿飞,沙安阳,木伦族长好像没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的地方吧?你们这么做是干什么?”

沙安阳对着红绥的方向使劲呸了一声,大着嗓门喊道:“我呸!就这红绥老不死最不是人,木伦老不死的排第二!”

说着,沙安阳凑到了自己父亲和沙满的身边,将从木科达口中知道的故事简明扼要地讲诉了一遍,尤其将红绥和木伦令人愤慨的事情上添油加醋了一番。

被他这么一说,听得真有种人神共愤的感觉,几名老人听了,也都是皱了皱眉头,看向了木伦和红绥。

木伦听到了曾经的事情被人抖露出来,羞愧地捂着脸不语;红绥却是事不关己一般,斜着眼睛看着沙安阳绘声绘色讲诉完故事,冷笑了两声:“就因为这个?你们几个娃娃知道个屁!我告……”

“你告个屁!”阿飞趁着说话不注意的功夫,一记快拳打在了红绥的脑袋上,将他的话生生打断了。

青墨皱了皱眉,抓起桌子上的一根木枝,砸在了阿飞的胳膊上:“够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你们这段时间也辛苦了,去把阿瑶叫过来,一起吃点东西吧。”

阿飞瞪起眼睛看了青墨一眼,转身走入了人群当中;沙安阳双手搭在沙尹一和沙满的肩膀,看着满桌子的好吃的,笑嘻嘻地问:“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弄得像过节?”

沙满笑着摸了摸沙安阳的脑袋:“今天什么日子都不是,这是你红绥叔叔的意思……”

沙安阳听到“红绥叔叔”这个称呼,立马就不乐意了,开口反驳道:“什么红绥叔叔?是老不死的!”

红绥抬起眼睛瞪了沙安阳一眼,身上一股凶戾的杀意若隐若现;沙安阳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但也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沙满无奈地笑了起来:“好好好,是红绥老不死的;你们离开之后,迦楼罗突然就出现了,说要接管我们部落;也就是红绥老不死的实力强劲,将迦楼罗击退了;之后红绥老不死的就让我们不关大门,每天以如此喧闹的方式,让迦楼罗不敢轻易靠近。”

青墨这时候也笑着附和起来:“是的,红绥老不死的方法还是可行的,至今迦楼罗也没有继续骚扰我们。”

红绥听着两人左一句“红绥老不死的”,又一句“红绥老不死的”,眉头都拧到了一块,额头上青筋暴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当即准备发作。

阿飞却在此时领着木瑶回来,看见了红绥要发作的模样,眼睛一横,脸上横肉鼓了起来:“咋样老不死的,你想造反!”

红绥回头瞪了阿飞一眼,急喘了两口气,冷哼了一声坐了下来,一言不发,眼神中凶光流露。

阿飞让木瑶落座,自己也在红绥的边上坐下,以防红绥做出些什么不合他心意的事情。

几名老人见到了一脸不悦的红绥,互看了一眼,笑着举起杯盏,与红绥碰了起来;红绥翻了翻白眼,抓起桌上的杯子,也不与几人碰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木逢春的眼神在三名年轻人身上扫过,脸上扬起了一丝慈祥的笑容;这时,他突然感觉好像少了个什么人。

回想了一下,这才想起,没有见到木科达的身影,当即就向离着最近的沙安阳问道:“沙族小子,怎么没看见科达?你们又吵架了?”

木伦听到木逢春的问话,也放下了杯子,扭头看向沙安阳。

提及木科达,原本脸上还洋溢着笑容的三人,表情凝固住了,接着转为了十分阴郁的神情。

老人们见到三人的神情,皆是觉察到了不对劲,连忙安抚着三人,一边问起了到底其中缘由。

三人中,属阿飞最拿得起放得下,这个时候他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道:“飞爷来说吧。”

随后,阿飞便将自己一行人的遭遇,简明扼要地讲诉了一遍;老人们听罢,互相看一眼,皆是不知阿飞所云,听得云里雾里。

沙安阳这个时候噗嗤一声笑了,连忙对众人摆了摆手:“一时伤心,我忘记了飞哥的讲故事能力是散沙子堆出来的,我来给你们讲一遍吧。”

随后,沙安阳又将之前在弥生城的遭遇,细致地讲诉了一遍;说到木科达为了保护他和木瑶,舍生取义的地方,不禁语气也有些哽咽;木瑶更是已经趴在阿飞肩膀上哭了起来。

众人听罢,神情皆是十分凝重;半晌木逢春才缓缓叹了口气,对众人压了压手,语气十分沉重地说:“逝者已逝,难过也没有用的;再说,科达那个臭小子,想不到也这么有血性!是木族男儿!”

阿飞这时候从腰间将离火双尖刺抽了出来,摆放在桌子上,对众人说:“我觉得耗子应该还有救,之前听说了一个故事,龙神孟章给了一个魂魄身体,让他能够存活百年之久,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效仿。”

木伦不屑地摆了摆手,动了动身子,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你以为这么简单?给魂魄一个身子,也得有魂魄能……”说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里面转正了身子,盯向了桌子上的离火双尖刺上:“等一下,你的意思是……”

阿飞捏起了其中一根略微带有灰色的双尖刺,在木伦眼前晃了晃:“我对魂魄并不了解,但我知道耗子并没有死干净,还有一部分在这个里面。”

木逢春看着阿飞手中的双尖刺,激动的手有些颤抖,从阿飞手上接过双尖刺;木伦捏着下巴,思考了许久,拍了拍木逢春的肩膀:“逢春啊!只要魂魄还在,就不会让你老来丧子的!”

此话一出,三人皆是惊讶无比,异口同声道:“什么!木科达是你的儿子?”

木逢春这时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的,科达正是犬子;当初因为木瑶之事,我与他大吵一架,一气之下,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了;这个臭小子,也是犟种,真不知道随了谁的,就也不再叫我父亲了。”

听罢,众人皆是忍俊不禁;木瑶对木逢春的印象一向不差,此时更是一拍自己的胸脯:“逢春长老,既然这是您的儿子,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木逢春连忙点头致谢;木伦这个时候又捏着下巴,皱着眉头沉思起来,沙安阳在他的身上拍了一巴掌:“木老不死的,想什么呢?”

沙满伸手在沙安阳的脑袋上拍了一下,怪道:“安阳,别没大没小的。”

沙安阳摸着脑袋,撇了撇嘴;木伦却是一抬手:“无碍;我在想,让木科达重获新生的方法,无非就是两种。”

沙安阳连忙将身子往前凑了凑,聚精会神地听他说话。

“一种办法,就是木属性的再生魔法;木族中,魔法实力强大的无非就是我与两位长老;我专精于金属性魔法,逢春专精于风属性魔法,另外一位长老,专精于雷属性魔法,也无人会木属性的魔法;

另一种办法,以土系魔法塑造出一具泥胎身,用精纯至极的火焰淬炼成人体;只不过这个难度不亚于寻找一个强大的木属性魔法师;其中难度便是火属性魔法;火属性魔法是基础魔法之一,但也是仅次于虚无的魔法,极少有人能够练精。”

说完,木伦捏着下巴,再次叹息摇头起来;木瑶和沙安阳也是跟着有些沮丧起来,阿飞却没有丝毫的沮丧,拿起另外一只双尖刺:“精纯至极我不懂,但是我觉得南极天火,应该能够满足你们所需要。”

话出,木瑶和沙安阳这才猛然想起,他们先前拿到了南极天火并没有用过,当即兴奋不已,纷纷扭头看向了木伦。

木伦自然也十分惊讶,接过赤红色的离火双尖刺,细细感受了一番,大喜道:“精纯!精纯至极!这强大的火焰,你们哪里得来的!”

阿飞摊了摊手:“说来话长,不过不重要,能够有用就成;那么今天就先这样吧,我要回去休息了。”

说完,阿飞起身离席;木瑶看了一眼阿飞,也跟着起身,对众人微微欠身施礼,也跟着阿飞的身后跑了去。

沙安阳一路上没吃到什么好东西,此时满目尽是美味佳肴,自然是要留下来大快朵颐的。

阿飞走到了部落中心位置上的一棵树边;此时树的边上站满了谈笑风生的人;阿飞一挥,将所有人赶到远远的地方;把木瑶抱到了树上,自己也使劲在树上一撑,跳坐了上来。

阿飞一坐上来,树杈发出了一声吱呀呀声响,木瑶也感觉自己屁股下坐着的树枝向下沉了沉;阿飞扭头看了一眼树枝与树干连接的位置,笑着刮了一下木瑶的小鼻子:“你太重了,连树枝都抱怨了。”

木瑶一翻白眼,伸手使劲在阿飞的胸口上飞快捶打:“你才重你才重!”双拳上太过用力,身形一下没稳住,差点掉了下去;阿飞连忙胳膊一揽,将木瑶揽入了怀中。

木瑶扑入了阿飞怀中,一股男性特有的气息和汗味直冲鼻腔,使得她的心脏跳动的厉害,呼吸变得急促,小脸也滚烫起来。

阿飞感受木瑶的异样,低头看了看木瑶,疑道:“咦?阿瑶你不舒服吗?”

木瑶小脸绯红,将脑袋压得更低了,使劲地摇了摇头:“没事。”心中暗道:真是个大木头!

阿飞倚靠着树干,木瑶倚靠着阿飞,一起抬头望着漫天星空。

部落中没有阿飞的房屋;倒不是不给他分房屋,只是阿飞一直在青族部落中养成的露天而眠的习惯;沙族族长也便由着他去了。

“阿飞,你害怕吗?”看了许久的星空,木瑶突然扬起小脸,看向阿飞。

阿飞低下头瞥了木瑶一眼:“怕什么?飞爷顶天立地,无所畏惧!”

木瑶噗嗤一声笑了,伸手在阿飞的胸口轻轻拍了一下:“没正形!我是说啊,龙角龙珠龙鳞,你都有了,马上找齐五颗龙丹和龙骨,你就要为复活龙神而消失了,你……怕吗?”

阿飞伸手捏了捏木瑶的小脸,深呼吸了一下,目光凝视向了远处的一颗极其明亮的星星,微笑道:“怕吗?我也不知道,从我有记忆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龙神需要复活,东大荒需要恢复原来的模样,我必然要消失;”

说着,阿飞指向了远处那颗明亮的星星,扭头对木瑶道:“你看见那边的最亮的星星了吗?小时候大长老同我说过,那颗星星叫真龙星,是我被青族部落捡回来的时候,突然出现在空中的,算是我的本命星;但是终有一天,那颗星星会坠落的,可能那个时候大长老就是想暗示我会消失吧。”

木瑶听了阿飞的话,沉默了下来,抬着头,紧紧盯着阿飞那双闪烁着淡淡金色光晕的眼睛,明亮澄澈;突然就感觉胸口堵得慌,一股想哭哭不出来的感觉涌上心头,难受极了。

木瑶抿了抿小嘴,伸手又在阿飞的胸口捶了一下;这一次,她稍微加了一下力道,捶得阿飞下意识摸了摸胸口,低头看向她。

“阿飞,我知道你复活龙神是必然的事情;但是,我不想你消失;一想到你会消失,从我的眼前消失,再也听不到你桀骜不驯,蛮不讲理的声音,我就……我就莫名的感觉这里好难受……”

木瑶说着,手紧紧地抓在了胸口的兽皮衣襟上,微微颤抖着;阿飞伸着手,悬在了木瑶的面前,开口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

木瑶眼中闪烁着泪花,伸出手指,压在了阿飞的嘴唇上,轻轻摇头道:“你不要说话,让我说完好吗?”

阿飞木木地点了点头,眼睛盯着泪光闪烁的木瑶。

木瑶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了一下心境,缓缓道:“我还记得第一次相识,是在青族和木族之间的一片荒地上;那片荒地太荒芜了,可以说是东大荒上最荒芜的地方了;

那里还生活着许许多多的荒兽,我一个心智初开的小姑娘,走到了那个地方,别提多危险了;当时我真的,真的又渴又饿,几乎要死在那里了;但是,可恶的荒兽居然连这样的我都不准备放过!

当时……我记得好像是两头石蟒,一前一后将我包围,准备将我吃掉;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害怕了,只知道我要向前,向前才有希望;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大英雄,青族部落第一勇士青飞出现了!他用一块大大的石头将两头大石蟒打死了,把我救了下来,还给了我水和食物,并将我带回了青族部落;

我作为一个外族人,是不会被其他部落的人所接纳的;可是我的大英雄他眼睛一横,脸上两块不大的横肉抖了抖,对着部落中两个地位显赫的人怒斥起来,吓得所有人都是不敢出声;

当时我很害怕,躲在大英雄的臂弯之下,连看都不敢看这些人;之后,在大英雄的强势之下,青族中的人将我留在了部落中;

我很怕生,除了自己的屋子以外,那都不敢去;只有大英雄每天早上带着凶戾地气质来给我送吃的,并带着我一起去巡逻,晚上领着我四处玩耍,看大荒上的美丽景象,还会给我唱特别特别难听的巡逻调;

巡逻真的好累呀,但是能和大英雄每天在一起,我就感觉无比的宽心,十分安然;部落中的人也很好,对我也十分和蔼友善,不久之后,我便离开了巡逻队,在大长老的身边做侍从;

但是呢,我还是喜欢和我的大英雄呆在一块,他虽然看着很凶,很像大坏蛋,但是……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个很温柔,很善良的人……”

木瑶一边说,一边语气哽咽了起来,说到最后,已经是泣不成声,扑到了阿飞的胸膛凝噎。

阿飞木木地抱住了木瑶,手轻轻地在她的背上拍抚着,低声道:“不哭不哭,我再给你唱巡逻调啊。”

说着,阿飞轻轻哼唱起巡逻调来;他的声音十分粗犷难听,远远听到他的歌声的人,都纷纷骂骂咧咧起来,离得更远了些。

木瑶听着那熟悉难听的巡逻调,以及不远处人的骂骂咧咧声,不禁破涕为笑,在阿飞的胸口上蹭了蹭眼泪,直起身子看向阿飞的眼睛:“阿飞,不管别人怎么想,不管这个大荒多么需要龙神,不管这个孟章帝国有多么重要,我都不愿意你消失!

我的想法很自私,但是我觉得我大方不起来;我不想要你消失,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你;

以前我从未考虑这么多过,自从知道了你存在的意义以后,和你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我变得患得患失起来,直到看见安琳儿离开之后,沙安阳的样子,我确定了一件事情;

阿飞,我喜欢你!我不想要你离开我!”

说着,木瑶突然身子弹了起来,在阿飞的嘴唇上重重亲了一下,紧接着就羞红了小脸,趴进了阿飞的怀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