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六十八章 会议冲突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48  |  更新时间:2020-08-19 23:42:54 全文阅读

阿飞被木瑶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虎躯一震,下意识往后动了动;背后树干没倚靠结实,直接抱着木瑶掉了下去。

木瑶惊叫了一声,阿飞连忙将木瑶的脑袋护在了胸前,一手搭在她的后脑上,以防跌下时伤到她;一声闷响,阿飞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反冲上来的力量,冲得木瑶闷哼了一声。

阿飞赶忙将木瑶从身上扶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遍:“你没事吧?”

木瑶摇了摇头,伸手搂住了阿飞的脖子,轻声啜泣;阿飞向来不会安慰人,此时也是束手无策地坐在地上,任由木瑶哭泣。

“你抱她呀!抱她呀!唉真是,榆木脑袋!”这时一个压得十分低的声音从树的另一边传来。

木瑶听到声音,吓得连忙从阿飞身边跳了起来,惊声问道:“谁在那!”

不一会,从树后缓缓走出一个人来,笑嘻嘻地挠着头与两人打招呼:“飞哥,木瑶,挺巧的哈!”

木瑶皱了皱眉,连忙胡乱将双目之中的泪水拭去,双手叉腰瞪起眼睛道:“你怎么在这里?”

沙安阳瞥了木瑶一眼,看见她眼中的凶光,立马晃动着双手:“没什么没什么,那啥,你们继续,我先不打扰了。”说着,连忙转身要走。

木瑶这时候怒哼了一声:“听都听到了,还走什么呀!好不容易有勇气讲出这一些,就让你给破坏了;真、讨、厌!”

沙安阳不好意思地笑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阿飞伸手摸了摸木瑶的小脑袋,笑着对沙安阳一扬下巴:“你也被拘谨着了,过来坐;又不是什么不熟悉的人。”

“诶!”沙安阳连忙借坡下驴,走到了阿飞的另外一边坐下。

三人一言不发地静坐了半晌,沙安阳有些熬不住这种沉闷的气氛,率先开口道:“飞哥,你们之前的话我都听见了。”

沙安阳说着话,扭头看向阿飞的方向,正好对上了木瑶娇羞凶狠的眼神,吓得连忙摆手解释:“你们之间的感情我啥也没听见,我是说复活龙神的事情!”

一边说,沙安阳一边注意着木瑶的表情变化,直到看见她面色缓和,才松了口气,继续道:“飞哥,其实说良心话,我也不希望你去复活龙神。”

阿飞挑了挑眉毛,笑着问:“你又是为什么?难道和阿瑶一个理由?”说着,阿飞脸上露出了促狭的笑容。

木瑶看着阿飞的表情,愣了一下:“阿飞你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在木瑶的记忆中,阿飞一向是个脸上除了笑容和凶悍表情以外,再无其他表情的人,更不要说这种但是调戏意味的表情。

阿飞笑着对阿瑶摆了摆手,单手托着脑袋看向沙安阳。

沙安阳翻了翻白眼,一摆手道:“算了吧,你这种蛮子,我可消受不起;我觉得吧,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变的,目前你就是一个全新的个体,你具备你的思想,可以支配你的行为;而且你有很多亲人、朋友,我认为让一个活着的人去复活一个已死的人,很不公平。”

说着,沙安阳瞥了阿飞一眼,微微笑着继续说:“飞哥,其实以你的能力,只要你不愿意,没人能够强迫你什么;甭管是红绥、木伦或者哪个老不死的,就一起上,我们三个也能把他们打得心悦诚服!”

听罢沙安阳的话,阿飞和木瑶皆是噗嗤笑了;阿飞挥手在他的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看你说的好像很简单,如果是你老子和沙满老头呢,也把他们打得心悦诚服吗?”

“呃……这个嘛……”沙安阳语塞,支吾了半天道:“我觉得我家老头子肯定不会有什么强迫的意思,沙满爷爷……肯定也一样!”

说道沙满的态度时,沙安阳也有些不确定起来;他至今还记得沙满刚回来之时,将自己叫到房间中所说过的那些话,这让他对沙满的态度十分不明确起来。

阿飞和木瑶自然听得出沙安阳最后一句话的犹豫,对视了一眼,微微笑了笑。

阿飞这时候张开双臂,搭在两人肩膀上,轻快地说:“你们在担心什么?现在还没有到最终的时候,我们只要享受现在还有的时光即可;即使,我真的从此消失不见,那你们也不能让我带着遗憾不见,不是吗?”

“可是……”木瑶还想说些什么,阿飞笑着抬了抬手,阻止了她下面的话,将她往身边拉了拉,背靠在大树上仰视夜空。

次日,天色蒙蒙亮起,沙安阳和木瑶再也扛不住困意了,纷纷起身离去;阿飞却是没有什么困意,继续靠着树干,看着朝阳从东面缓缓升起,从金红色变得白亮刺眼。

直到此时,阿飞才突觉身上有些累了,站起身扭动腰身活动起来;与此同时,热闹了一夜的人群,也在这时东倒西歪,有些甚至就背靠背在路道之中睡着了。

红绥从部落中缓步走了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大树边上站着的阿飞,抬起手对他招了招;阿飞自然看见了,但是对红绥的厌恶,以至于不想理会,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日上竿头之时,部落中又恢复了活力,疲惫了一夜的人们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此时也已经恢复了精力,纷纷操持起自己的工作。

木瑶和沙安阳自然也已经醒来,出门没有寻找到阿飞,也准备各顾各的去做起事情。

但自从青族入驻了部落之后,两人就变得十分清闲起来;此时木族和红族也突然入驻,这让本来就没什么事做的两人更加的无所事事起来,甩着两条胳膊在部落中来回走动,也未找到什么事情做。

就在这个时候,阿飞吊儿郎当地挠着后背,从远处朝两人走来;两人连忙跑着迎了上去:

“阿飞!”

“飞哥!”

阿飞看了两人一眼,咋了咋舌,皱起一边的眼睛道:“啧——巡逻队居然要红族人也不要飞爷,烦死了!你们在这干嘛呢?”

沙安阳耸了耸肩,一摊手道:“我们没事干,感觉其他族入驻了我沙族之后,我就越来越清闲了;特别是你们青族的人,那手脚真叫一个快啊!我刚准备去帮忙的时候,人家都把事情办妥了;啧啧啧!”

“你们要做的事情不在这里。”三人交谈着,青墨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了起来。

木瑶和沙安阳连忙转过身,对着青墨行礼问好;阿飞则慢慢悠悠地转过身子,含胸弓背看向青墨:“老头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青墨抬腿在阿飞的屁股上踢了一脚:“站好了!”阿飞连忙站直了身子,伸手揉了揉屁股。

青墨白了阿飞一眼,随后,转身朝着族长所走去:“你们跟我来吧。”

三人也没有多话,跟在前面的身后,来到了族长所。

族长所比以前大了许多;屋中摆放了一张极其大的圆木桌子,桌边摆放着十几把椅子;此时已经有几名老人围在桌前,看向鱼贯走进来的众人。

阿飞打眼巡视了一遍,看见了几个熟悉的面孔,随手拉开了一张椅子,大喇喇坐了进去,一抬下巴道:“有什么事情,你们说吧。”

木瑶和沙安阳也坐在了阿飞身边的椅子上,环视了所有人一遍,皆是觉得阵仗过大,可能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说。

待到所有人都坐定,红绥坐正了身子,清了清嗓子,率先开口道:“现在,主要的人员已经全部到齐了,有些事情三个小娃娃并不知道,我在这里就从头在讲一遍。”

说着,眼神在所有人身上走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阿飞的身上;老人们纷纷点了点头,等待着红绥接下来的话。

红绥见阿飞没有什么反应,点了点头,身子向后靠了靠:“先前你们几个小娃娃贪玩,到处乱跑,很多事情耽搁掉了;不过也算运气好,你们误打误撞给金鳞小子重塑了身子,还顺便拿到了龙角;”

说着,红绥再次顿了顿,目光看向了阿飞,见他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又继续道:“你们走之后,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也不多与你们细说;但迦楼罗已经忍不住向东大荒伸出了爪子,时间已经来不及等了,我们要将进程加快;”

红绥的话说到了一半,阿飞就皱着眉头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啰里啰嗦一大堆,直说将我喊过来,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红绥舔了舔嘴唇,与阿飞对视起来;沙满这个时候打着哈哈开口道:“大家都是一条战线上的,你们两也不要总是针锋相对的;事情就由我来说吧。”

说着,沙满瞥了沙安阳一眼,又将目光转向了阿飞:“你们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的比邻沙海?那里是我们都没有去到过的地方,不过以红绥的手段,得知了那个地方有些重要的东西,是复活龙神的必须品,至于是什么我们也不……”

阿飞这时又开口了,将沙满的话也打断了:“也就是要飞爷去一趟,把那个东西找到,然后赶快复活龙神是不是。”

沙满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还没等阿飞继续说什么,沙安阳和木瑶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对桌边所有人大叫道。

众位位高者纷纷对视起来,皆是弄不明白两人要做什么;红绥身子向前倾了倾,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上,冷冽的双眼微眯起来:“什么意思?”

木瑶毫不畏惧红绥带有威胁意思的眼神,眼睛瞪向了红绥,一字一顿道:“我、不、同、意!还不明白吗?老不死的。”

此言一出,青墨都有些惊讶了;木瑶一向是一个乖巧的小姑娘,行为举止都十分有礼貌,从不会主动以脏话伤人,但想不到此时,木瑶竟然会出如此言语,属实令人出乎意料。

同时,青墨也有些紧张得看向了身边的红绥,生怕红绥这个怪脾气发作,当场对木瑶不利;以在场的众人,基本无人是他的对手。

红绥的眉头皱了皱,眼睛又眯小了几分,看着更加具有威胁意味:“理由。”

木瑶冷哼了一声,转向了其他几位位高者,微微鞠了一躬道:“我知道你们都希望复活龙神;复活了龙神,东大荒将恢复曾经的繁华,你们也将生活的更加富饶;可是我不希望阿飞,因为这件事情而死去,我不希望他离开我的身边;就是这样。”

说完,木瑶再次对众人微微鞠了一躬,转过脸,怒瞪了红绥一眼。

红绥的脸色阴沉得难看,小眼睛紧紧盯着木瑶,身上已经透露着一股不和善的感觉。

沙安阳感受到红绥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不禁有些心中发怵,吞了吞口水,别过眼睛不看红绥,朗声对众位位高者说:“我可能是最没有发言权的人了,但是我还是要说!

在你们眼里,阿飞,青飞;他就是龙神孟章身上的金鳞,是你们复活龙神所需要的一个工具而已;但是在我眼里,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木瑶心爱之人;你们不觉得拿一个现在活着的人,去复活一个你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跟你们好不搭噶的一个死人,很残忍吗?”

说着,沙安阳目光环视了众人一圈,唯独绕过了红绥;他知道,红绥这种人是没有道理可言的,现在要做的就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其他的位高者,让他们改变主意,这样,就算红绥想要一意孤行也得掂量掂量这么多人的意思。

沙满伸手,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沙安阳伸手一指他,道:“你不要说话,让我说;你们之中,也有与飞哥相处过的人吧?有没有?特别是您,青墨族长;您是看着飞哥长大的,你膝下无儿无女,飞哥和您的儿子有什么区别吗?你怎么也能忍下心来的?”

青墨听了他的话,开口想为自己解释一下;沙安阳又抢先了一步,一伸手拦住了青墨的话头:“好了你也不要说了。”

随后转向其他的位高者,缓缓点了两下头:“我相信你们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了吧?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让你们的儿女去死,换来东大荒的好日子,你们愿意吗?嗯?”

说着,沙安阳又将脸转向了自己的父亲沙尹一,提高了声音质问:“愿意吗!”

沙尹一僵住张脸,目光呆呆地看着情绪激动的沙安阳。

沙安阳急促的喘息起来;他感觉胸口憋闷,怒火直窜胸腔。

有道是狗急了还跳墙;此时沙安阳气愤万分,心中对红绥的一丝忌惮也瞬间烟消云散,扭过脸瞪向了红绥;双目圆睁,满脸怒色,喘息得像一只大风箱。

红绥放下了手上,动了动身子,淡淡问道:“说完了吗?”

“没有!老子还得说!”沙安阳对着一脸风轻云淡的红绥怒吼出来,因为太过用劲,声音也变得有些嘶哑。

红绥这时候脸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抬起眼睛看向沙安阳,身上杀机流露;沙安阳感知敏锐,一瞬间只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机绕在了自己的身周。

“你小子,不要没事找死。”红绥冷声道,冰冷的语气中,透露着无限的威胁之意;沙满和沙尹一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但也没有开口,只是悄悄地对沙安阳使眼色,让他不要继续乱说话。

沙安阳自然不会理睬两人的暗示,对着两人失望地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看向红绥:“找死?你想杀我们已经很久了,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你还需要飞哥,飞哥估计早就死去吧?”

红绥眼神冰冷地盯着沙安阳:“从始至终,我想杀得,只有你一个而已;不过我看你确实不想活下去了,不如我现在就送你去死吧。”

说着,红绥缓缓站起了身;阿飞看戏似的在一边看着众人半晌,见到红绥站了起来,身子也动了。

右手一挥,一道金光急转而出,在他的手中缓缓成型,变成龙威金月斧;阿飞单手一握,向前一送,将金斧上的矛尖抵在了红绥的脖颈处,冷声道:“红绥,你怕不是当你飞爷不存在?”

说着话,阿飞一手握着金斧,缓缓站起身,将木瑶和沙安阳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与红绥隔桌对视。

红绥脸上阴沉似水,目光透过阿飞的肩膀,落向了身后昂首而立的沙安阳;突然,红绥的身子一矮,下一刻就从众人的目光中消失了。

众人皆是大惊,沙满与沙尹一更是下意识大叫了一声:“安阳!”

阿飞的身子也动了,左手如电,抓向了沙安阳的脖颈;沙安阳一惊,下意识想往后退开,但是身子却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阿飞的手出现在自己的脖子前。

“红绥,你是不是对自己的速度太自信了些?”阿飞缓缓转过身,将沙安阳向后推了推,凛冽地目光看向了伸手抓向沙安阳脖子的红绥。

直到这时,沙安阳才看清,原来阿飞向自己伸手是为了阻止红绥伤害自己。

红绥冷着脸,使劲抽了抽自己的胳膊;但阿飞的手犹如钳子一般,死死钳住了红绥的手腕,挣脱不开。

“放手!”红绥冷声命令道。

“噗嗤——放手?你真是有趣啊老不死的东西;”阿飞仿佛是听到了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摇着头,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随后,他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再次恢复了凶恶的样子:“你们想要我做什么,想对我做什么,我没有什么意见;但是你们敢对本尊的兄弟动手,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说着,阿飞手中的金斧抡了起来,直直朝着红绥的臂弯砍下。

咔嚓——

一声肌肉骨骼被斩断的声音传来,红绥的胳膊被硬生生砍断了下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在场的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双目瞪大看着阿飞和红绥愣愣发呆;直到红绥的伤口反应过来,汩汩喷涌出暗红色的血液,众人才连忙起身围了过来。

沙安阳和木瑶也是惊讶地捂嘴后退了两步,不敢置信地看向了阿飞。

青墨小跑到阿飞的身边,抡起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怒道:“你小子干什么!”

阿飞伸手摸了摸被打疼的脸,露出了邪性的笑容:“这件事,我很早之前就想做了,今天得偿所愿,你们应该为我感到高兴!”

说着,阿飞一挥手,将龙威金月斧收了起来,舒展双臂大笑起来;红绥手上的血被木伦和木逢春合力止住,此时面色有些苍白,抬眼看向了大笑着的阿飞,惨然一笑:“没错了!没错了!就是这样的!”

众人听着他没头没尾的话,皆是有些不明所以;但此时他的伤更加重要,众人也没去理会他的话。

笑了一会,阿飞歪着脑袋,眼神中流露着对所有人的不屑,开口道:“复活龙神,是必须的,但是轮不到你们这些腌臜乐色对本尊指手画脚!下次有什么事,记得要恭敬禀告,再有指手画脚,本尊就诛了你们。”

说完,阿飞对着沙安阳和木瑶一挥胳膊:“我们走!”

沙安阳和木瑶对视了一眼;他们明显地感觉到了,阿飞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说不清是到底是哪里,但此时的阿飞,给予两人一种特别邪性残暴的感觉,令两人都是汗毛倒竖,十分不自在。

两人转头看了看围在红绥身边的众人,还是跟着阿飞一起族长所。

阿飞身上的感觉,让两人都有些畏惧;出了族长所,两人刻意地落后了几步,与阿飞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阿飞也发现了两人刻意的举动,扭过身来,笑着对两人招了招手:“过来呀,离我那么远干嘛?”

此时,阿飞的笑容又变得和往常一般,阳光开朗,与此同时,两人都感受到阿飞身上那股邪性的气质也荡然无存,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两人走快了两步,走到阿飞的身边,与他并肩而行;但因为先前的事情,心中都多多少少存有了一些芥蒂,两人皆是低头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