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六十六章 往事录(下)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12  |  更新时间:2020-08-17 22:50:19 全文阅读

做完这件事之后,我便准备走访孟章帝国,甚至是去到陵光帝国,去寻找如何解救众魂魄的方式。

接下来的一年多中,我从南走到北,不放过任何一个城池、任何一个角落地寻找方法;我手中握有孟章密函这等宝物,每座城池的城主对我皆是毕恭毕敬,这令我找寻线索也是如虎添翼。

但事与愿违,当我走遍了整个孟章帝国之后,也没有找到一丝有用的线索;不过这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龙神本身就是神秘尊贵的存在,他的龙角,岂是我们这等凡夫俗子能随意玷污得的吗?

寻找无果,我便准备先回弥生城取避火罩,之后便出发去陵光帝国,用孟章密函去面见陵光娘娘,归还避火罩的同时,再看看同为守护神的她,能否给我一些帮助;如若不能,便请她帮忙将天火熄灭。

回到弥生城,我用白春藤将避火罩从安林的家中取了出来,即刻准备前往陵光帝国;但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无法离开弥生城了,冥冥之中,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将我束缚在了弥生城中,而力量的来源,正是龙角。

这时我才猛然间发现,原来我也只是一个魂魄而已,一个强大,具备实体,拥有自己思维的魂魄。

既然离不开弥生城,我便只能等待了,等待龙神孟章找到熄灭天火的法子,将龙角取走,如此,我们这群被束缚住的人便能够被解放,去到阴间投胎。

我将避火罩展开到最大,遮蔽出一片没有火焰的净土,想让众魂魄进入到其中,免受天火灼烧的痛苦;但是十分无奈的是,这些魂魄们实在太弱,无法进入到避火罩中。

这个等待的时间十分的久,久到我都忘记了时日,一直也没有再见到龙神孟章回来熄灭天火,取走龙角;然而却等来了迦楼罗族群。

迦楼罗来势汹汹,以迦楼罗王为首,一众金翅大鸟带着一群奇形怪状,从未见到过的妖异怪兽,从西面的方向呼啸而过,直奔煌月城而去。

随后不久,煌月城的方向突起冲天大火,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声传来;遥遥地,我就看见远处的天边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一头青鳞红须的巨龙,与无数迦楼罗缠斗在一块。

那条巨龙不是龙神孟章;看他的身形以及力量,必定是九柱龙王之一。

龙王之威,也是不容小觑的;只见他惊雷伴随在他的身侧,身形穿梭于金翅大鸟之中;每挥出一爪,便有数只迦楼罗或死或伤。

一龙群鸟大战了许久,龙王终究寡不敌众,被斩下了了头颅;一群迦楼罗便在煌月城上方将龙王分食,龙骨作为战书扔到了神龙宫的大殿前。

不久,龙神便见到了龙骨战书,当即勃然大怒,整个帝国的天空都因为龙神的震怒而变色;一时间天空中乌云密布,空气沉重得令人透不过气,隐隐雷丝在云中翻滚,时不时便会炸响开来。

龙神孟章率领着九柱龙王、座下十二兽等龙族精锐,由神龙宫冲出,直直杀向悬停在煌月城上空的迦楼罗族。

这一战打得天地惊变,狂风席卷着赤火在大地上肆虐,电闪雷鸣一次次将浓墨的天空撕裂,龙吟鸟鸣之声不绝于耳;我虽只是远远的观瞧,都感到一阵胆战心惊。

家族中有描述过祖先与龙神孟章一起共御迦楼罗的事迹,对于那场战斗的描写,可以说是十分壮烈;但如今我目睹的这场战斗,绝对远远超过数百年前的那次。

战争持续了数月,孟章帝国的灾难也持续了数月;不知道龙角还是天火的缘故,灾难对弥生城的影响微乎其微。

这期间不停地有迦楼罗和龙族身陨形灭,从高空之中落下;每一次坠落,对孟章帝国的大地都是一次猛烈的撞击,引发震动;就连遥遥相隔的弥生城,都感受到了轻微的震动。

龙神孟章强悍无比,时而化为真龙之形,时而化为人形,在迦楼罗群中厮杀;每一击皆伴着惊天动地之势,将无数迦楼罗诛杀。

虽然龙神孟章强悍至极,但自断龙角使得他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力量,并且当时受的伤也没有痊愈,终究还是败给了迦楼罗王。

不过龙神名号也不是随便叫叫的;虽然被迦楼罗王打败,但迦楼罗王也在龙神孟章的攻势下身受重伤,不得不带兵退去;战争也就在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众龙族连忙拥护着龙神回了神龙宫;不久之后,天地变色,龙神陨落了;龙神陨落之时,孟章帝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整个帝国发生了一次剧烈的地震;地震中,无数幸存下来的生灵都在这场地震中丧生,曾经盛极一时的孟章帝国瞬间分崩离析,顷刻之间,变成了一片荒芜之地。

曾经迦楼罗带来的那些奇异怪兽也在这时重新踏足了孟章帝国,成为了荒芜之地的新生物,也就是你们称之为荒兽的生物。

因为受到荒兽的袭扰,无数强势大家族纷纷逃离了城池,在大荒之上占据了一方,形成了一个个名为部落的简陋城池;相互依靠生存。

然而事情没有就这么结束;龙神虽然陨落了,但他也为自己留下了一条后路,便是你们现在一直做着的事情:复活龙神。

你们一定惊讶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们要复活龙神,这也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

龙神陨落之际,为了身子不会被迦楼罗蚕食,日后方便复活,他将自己的实力、身子拆散,散布到孟章帝国遗址的各个地方。

其中,龙神的一身金鳞与一部分龙魂化成了一个婴儿,落在了离弥生城中;而这个婴儿便是孟章之鳞。

那时候龙神孟章残破的龙魂还未完全沉眠,对我说了一句“请助我复活”,伸手在我的身上一指;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他的指尖飘出,缓缓没入了我的身体之中。

我感觉到身子缓缓变得沉重起来,一股久违的脚踏实地的感觉从脚下传来。

我当即就意识到了,龙神孟章给了我一副新的身子,心中喜不自禁;等到想要问点什么的时候,孟章之鳞眼中的金色淡去了,彻底变成了一个婴儿,倒在地上大哭。

我连忙将他抱起,哄着;但我终究只是一个打了几十年光棍的老男人,对于哄孩子一窍不通;后来他终于不哭了,可能是累了睡着了。

我当即带着孟章之鳞,踏上了寻找复苏龙神孟章的方法;其间,我遇到了两位妙人,一位来自青族,叫青刚;另一位来自红族,名为红遂;他们也对龙神之事略知一二,我们便一同结伴寻找复活龙神的方法。

我一个人孤独太久了,此时有两个人与我通行,我简直兴奋得不行。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再一次走遍孟章帝国,终是寻得了复活龙神的法子:找齐龙角、龙珠以及五颗龙丹,在孟章之鳞成熟之时唤醒其龙神血脉,于龙骨之上融合,便可重新唤醒龙神孟章。

但那时候的孟章之鳞才只有两岁不到,离成熟还早得很,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多久;虽然我的魂魄被龙角所束缚,还有龙神孟章给予的新躯提供力量,但是我已经切切实实感觉到了,我的力量再不断的流逝。

所以我将是否复苏龙神的选择权交给了这片大荒之中的居民。

孟章帝国原本就是东方帝国,我便将这片荒芜之地命名为东大荒,迦楼罗带来的那些奇异怪兽命名为荒兽。

我将曾经的事情大致编写成了一段传说,以及计划的细则全部装订成了一册卷宗,与孟章之鳞一起交给了青刚和红遂两人,让他们带回东大荒,如何执行,便全由他们决断了。

此后,我拜别了两人,回到了我的故乡弥生城;一边等待着他们做出的选择,一边穷尽我的一切办法,让城中的魂魄们不至于太过煎熬。

这一等又是百年,我强撑着一口气活到了现在,也没有等到成熟的孟章之鳞来这里取走了龙角;我以为东大荒上的居民全部选择了安于现状,正准备放弃之时,你们就突然出现在了弥生城中。

当我感受到孟章之鳞的气息时,我激动得无以复加;连忙跑过来寻找你们;但我终究是老了,连方向都找错了,以至于你们在大门处遭受了鬼砌墙,看到了魂魄们的求救。

当我再次见到孟章之鳞的时候,说实话我是很惊讶的;从他的身上,我没有看见一点岁月的痕迹,他就如获得了新生一般,只有二十来岁的年纪和心理。

当然我并不在意这一些,能够见到孟章之鳞,见到你们,就证明复活龙神的计划并没有终止。

当沙安阳小子问起我,当年事情的时候,我真的不敢说实情来;这是我们安氏一族有愧于龙神孟章的地方;若不是我的父亲,龙神孟章怎会陨落,孟章帝国又怎会成为这番境地?

所以我选择在我死后,用这种方法告诉你们东大荒,孟章帝国的曾经。

——

安长赞的书,到这里也就全部结束了;沙安阳也读得口干舌燥,连忙喝了两口水,道:“没想到,东大荒曾经还有这样的事情!说真的飞哥,你到底多少岁了?”

阿飞沉默了半晌,抬起头看向了木瑶:“阿瑶,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

木瑶摇了摇头,眼睛看向了阿飞,一言不发。

沙安阳十分敏锐的察觉到,阿飞可能想到了什么关键的信息,连忙往他身边靠了靠,笑嘻嘻问道:“飞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阿飞摇了摇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半晌才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那么一个感觉,好像我记忆中的二十来年,我从来都是这副样子,没有任何改变。”

沙安阳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便扭头看向了木瑶;驾驶着魔动车的木瑶对他耸了耸肩。

阿飞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这个想不通就先不想了;我记得里面还有红绥那个老不死的参与?”

沙安阳又将书翻开,找到了红遂这个名字出现的地方,仔细看了看道:“我觉得应该不算同一个人吧;两个人名字一样,但是sui字不一样。”

说话间,魔动车已经行驶到了神龙宫前;木瑶将车停下,沙安阳从车上跳了下来,抬头望着高耸入云的神龙宫大殿,爆了句粗口道:“我们该不会要爬上去吧?”

阿飞摊了摊手:“不愿意走,你也可以飞上去。”说着,便将木瑶举到了高墙之上,自己也翻身进入了神龙宫。

沙安阳重重地叹了口气:“作孽哟!”翻身进入了神龙宫。

三人一路快走;这一次,没有像上一次那么的惊险,三人一路无阻,气喘吁吁地来到了神龙宫大殿前。

不知有谁来过,大殿的门被紧紧地关上了;沙安阳看着大门,对阿飞歪了歪脑袋。

阿飞会意,抬腿一脚踹在了门上;一声闷响,大门被踹开了一道能够通人的缝隙;三人便从缝隙之中进入了大殿,移开金椅,从洞口进入了千墨山的四方空间之中;随后来到千城之中。

千城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唯一变化的,就是这里的人换上的稍微厚实的衣服;此时正是中午时分,街道上热闹非凡。

千城中的居民见到风尘仆仆的三人时,皆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扭头就往城中奔去,一边扯开了嗓子大喊:“回来啦!他们回来啦!快、快去找城主祭司!”

不消片刻功夫,整个千城沸腾了起来;所有的居民全部放下手上的事情,从城中跑出来迎接三人;城主和祭司也在不久之后匆匆赶来。

阿飞见到城主和祭司,微微一笑:“毕方可还好?”

听闻了阿飞的话,祭司和城主的脸上皆是僵住了,互相看了一眼,祭司开口道:“你们离开之后的事情一时半会说不清,你们先随我去城主府再说吧。”

三人听闻了祭司的话,皆是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连忙让祭司带路,前去城主府。

祭司和城主领着三人,来到了城主府的待客厅中,此时侍从正好将茶水点心摆放上来,为五人拉开椅子,请他们落座。

阿飞此时心中焦急,也顾不上坐下喝茶,一把抓住了城主乾渊,问道:“毕方呢?毕方在哪?她出什么事了吗?”

乾渊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以为阿飞要动手打他,连忙抬起手护住自己的脸;听了他的焦急三问之后,放松了下来,笑着伸手拍了拍阿飞的手,示意他先松开自己。

阿飞这才意识到自己无礼了,连忙松开了手,对乾渊做了一个请说的手势。

乾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

就在你们回来的前不久,才千王海的尽头来了一只长了三只脚的黑红巨鸟,自称是陵光帝国的神鸟金乌,要把接毕方神鸟回国;

当时我都以为那是迦楼罗,自然不答应;但随后它突然吐了一口火,就把毕方神鸟给治好了;毕方神鸟也说,那是她金乌阿姨,也就跟着走了;

不过她走前留了一句话,给一个叫沙安阳的人,应该就是你吧?”说着话,乾渊看向了沙安阳。

沙安阳十分疑惑,点了点头:“是我没错,那留了句什么话给我?”

乾渊从口袋中拿出了一片赤红色的纸,递到了沙安阳的手中;沙安阳接过来看了看,立马眉头就皱了起来:上面写着的字,似是鸟爪子印一般,根本看不懂其中表达了什么意思。

沙安阳撇嘴摇了摇头,把纸叠了一叠,随手塞进了衣服中。

阿飞瞥了沙安阳一眼,对乾渊和祭司道:“既然毕方已经没事,回陵光帝国了,那我们也就不多留了。”说着,对木瑶和沙安阳招了招手,准备就此离去。

祭司这个时候突然拦住了阿飞和沙安阳:“等一下,还有件事情,我觉得你们应该清楚一下。”

阿飞和沙安阳互看了一眼,疑道:“什么事情?”

祭司走到了最边上的一个小桌子上,拿起了一个小木盒,打开呈放在两人面前。

木盒子中,放着一只纯白如羊脂一般圆镯,以及两封对折起来的信;见到圆镯的那一刻,沙安阳便预感到了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连忙将两封信拿起来翻开;两封信出自于两个人之手,其中一封字体娟秀,沙安阳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安琳儿的笔迹。

信中只有短短的一段话:

沙安阳哥哥,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我与你原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应该早在百年前就死去了;是因为某个封印,让我存活到了现在;但如今让我存在于世的封印,突然被解开了,我要走了;往后,我不能再继续伴随你的身边了。沙安阳哥哥,你要多珍重你自己,琳儿致。

信上有几个干涸发硬的水痕,显然这是安琳儿哭着写下来的。

看完信,沙安阳拿起木盒中的羊脂白玉镯,双手轻轻在上面摩挲着,使劲按在了胸口,身子不住地颤抖起来,两眼泪缓缓滑落了下来。

木瑶见到沙安阳的样子,也莫名地感到揪心;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顺变吧。”

沙安阳轻轻点了点头,使劲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和清鼻涕,将安琳儿的那只羊脂白玉镯和信小心翼翼地收在了胸口前,与自己的那一只放在一起。

阿飞抓起另外一封信,摊开看了一眼,就递到了木瑶的面前,让她帮忙读一下。

木瑶拿过信,摊开看了一眼,便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信上只写了一句话:臭小子,老子走了!

听到信中的内容,连心情十分悲伤的沙安阳也没忍住破涕为笑;阿飞笑着拿过了信,摇了摇头,低声自语道:“一路走好。”

三人拜别千城众人,离开千城回到神龙宫外边。

三人并没有没有着急离开,并排躺在了魔动车之上,望着头顶天空。

之前的日子里,三人都一直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中,此时一放松下来,不禁就感到浑身一股疲惫的感觉涌了上来。

这段时间,是三人经历得最多的一段日子;在这段日子里,他们结识了许多的朋友,创造出来了许多欢笑和值得回忆的事情;也经历了数次生死离别,每每想起,都觉得心中郁结;从安长赞的书中,得知了一个从未了解过的世界。

这一切,如同烙印一般印在了三人的脑海之中,永远不会忘却。

木瑶慵懒地躺在魔动车上,伸着手,从指缝中看着太阳,感慨道:“经历了这么多,见到了这么多人从身边永远的离去,想想都……;要是、要是我们能够永远都在一起,就太好啦!”

沙安阳听到木瑶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十分不合时宜道:“嗯~那不可能,咱飞哥以后可是要做龙神的;到时候,咱们这群小凡人,连见他老人家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还妄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阿飞听着沙安阳的话,闭着眼睛哼哼笑了起来,挥手在沙安阳的肚子上不轻不重拍了一巴掌,拍得沙安阳肚子像是一面空鼓一般;笑道:“等以后,我要是做了龙神,飞爷就封你做龙子龙孙,世世代代为我的子孙!你就感恩戴德吧!”

沙安阳一听,不乐意了,挥起手打了回去,啐了一声道:“呸!你想得倒是挺美;要是能有我这样的子孙,那你祖坟上得冒天火!”

说着,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闹作一团。

一阵嬉闹之后,天空中的太阳也逐渐落下了西山,天空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丝光亮;三人准备了一下,准备即刻返程回到沙族;在阿飞和沙安阳两人心里,还有红绥那个老家伙要去修理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