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四十二章 魔法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452  |  更新时间:2020-07-23 10:52:01 全文阅读

沙安阳管不了这么许多;将口鼻埋进了狗头黑熊的长毛之中,一路疾驰。

不知过了多久,遥遥的就看见了森林的尽头;连忙拍了拍狗头黑熊的脖子,示意他速度放慢,悄悄靠近。

在离着森林尽头没多远的地方,沙安阳叫停了狗头黑熊,自己悄悄地靠近诡峒族的部落。

诡峒族部落中,此时寂静无比,满地打斗痕迹,焦黑色沙土毫无规律的遍布沙地之上;诡峒族人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各个地方,死相极其惨烈;再看那间红墙房子,此时也已经倒塌成了废墟。

沙安阳壮着胆子走进诡峒族部落,在尸体中寻找着有没有青墨、沙满或者阿飞;同时,心中也不断祈祷着其中不要有他们三人中任何一人。

当他翻过最后一具尸体,也没有见到三人中任何一人时,沙安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同时又疑惑起来:自己在白峒族就一直注意着悬崖上边,一直也没看见他们;那他们去哪里了呢?

找了一个高处爬了上去,四下眺望;不见任何活人,甚至连之前两名老人的狗头黑熊与板车也没有见到,就仿佛他们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叹了口气,骑上狗头黑熊回去;林间的瘴气愈加浓郁起来,以沙安阳的目力,已经无法看清远处的景物了。

回到白峒族时,天色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走回白峒族中,忽然觉得呼吸时,胸口有些疼痛,忍不住想要咳嗽;但害怕吵到正在休息的众人,用手紧紧捂住嘴,不发出大动静。

一阵剧烈咳嗽,沙安阳感觉手上热乎乎的,疑惑地看了一眼,只见到手心中一滩鲜红;愣神半晌,随即苦笑起来,静悄悄走回自己休息的地方,闭上了眼睛。

许久之后,沙安阳从颠簸中醒转过来;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只见到身边躺在面色苍白的木瑶,十几名青族勇士围在自己身边;身后的熊背上,还挤着其他几名青族勇士。

青族勇士们见到沙安阳醒来,下意识就要开口欢呼,但随即想到了木瑶,连忙止住了声音。

沙安阳压低了声音向身边的一名青族人问道:“我这是怎么了?我不应该死了吗?”之前沙安阳见到自己咳嗽出血,并感觉身体十分的乏累,猜测自己可能是呼吸了瘴气,马上要死了。

那名青族勇士与身边的人互相看了看,皆是压着声音笑了起来:“你身体健康着呢!白天老人家说了,你就是过度疲劳,又吸入了一些瘴气,伤到了肺部,所以咳了点血,睡一觉就好了!”

沙安阳听闻,心中微微泛起了一丝欣慰;随后坐起身子,打量了一下四周;熊车缓缓行驶着,四周荒芜一片,满目尽是黄色的世界。

“我们……这是在哪?”沙安阳问道。

“回沙族部落的路上;你身体还没恢复,再休息会吧。”一名青族人道。

沙安阳点了点头,在木瑶身边躺了下来;扭头看着木瑶苍白精致漂亮的小脸,思绪又飘到了千城,不知道安琳儿现在在干什么。

想着想着,眼睛就不住的打架,不一会就睡着了。

沙族,居民们将回来的众人迎到了部落中,沙族长也从部落中走了出来,遥遥地对沙安阳点了点头。

沙安阳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回应;此时的他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情,去述说什么。

回到自己的屋中,躺在床上盯着灰蒙蒙的房顶发呆;虽然身处在舒适的环境中,但是浑身却没有放松的感觉,反而感受到一阵疲累。

闭上眼睛,满眼就是模样古怪的阿飞,他的那种令人胆寒的眼神,以及与自己擦身而过的青墨与沙满,最后一面时,他们的表情也一直停留在他的脑海中。

想到这里,沙安阳就一阵狂躁,直想砸东西,以发泄心中郁结。

咚咚咚——

几声清脆的敲门声传来;沙安阳瞥了一眼门的方向,没有心情去理会;但是门还是被缓缓推开了,沙族长从门外笑眯眯地走进来。

沙安阳瞥了一眼沙族长,没有言语和任何动作。

沙族长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沙安阳的身边:“怎么了安阳,这么累吗?回来了也不想着去看看你的小伙伴。”

沙安阳依然不言语,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沙族长等了一会,又道:“不去看看青飞小子,也得去看看你沙满爷爷吧?”

闻听此言,沙安阳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脸上挂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什么?你说什么?飞哥和沙满爷爷?他们……他们……”

沙族长笑着点了点头,沙安阳立马起身冲了出去;刚出门便远远看见了往这边来的沙满,飞快奔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抓住沙满的手。

沙满被突然出现的沙安阳吓了一跳,抬起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你想把你沙满爷爷吓得入土为安啊!”

沙安阳嘿嘿笑着,见到沙满平安,沙安阳心中也是舒畅了不少,紧接着忙问:“沙满爷爷,飞哥呢?还有青族长,他们怎么样了?”

一提到阿飞,沙满的脸上突然就一撇,冷哼了一声:“哼!那小子在族医处呼呼大睡呢!可辛苦坏了我们几个老家伙了!”

沙安阳也没听完沙满的牢骚,挥了挥手,便一阵风似的跑向族医处;沙满看着沙安阳的背影,摇了摇头。

沙族的族医处一共有三个,位置间距相对有些大;沙安阳心想着,上一次阿飞在最外围的族医处被掳走,应该就不会再安排在哪里了。

结果找遍了其他两个,都没有发现阿飞的身影,最终还是在最外围的族医处找到了阿飞;阿飞身边躺着的,还有木瑶,此时她的脸上已经微微泛起了一些红润。

沙安阳轻手轻脚地走进屋中,仔细看了看阿飞;只见他呼吸均匀,胸口高低起伏着,十分有力,心中所有的担忧和郁结一扫而空,脸上情不自禁洋溢起来了笑意。

沙安阳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转身出屋,满部落奔跑,手向着天空高举起来,真臂高呼起来;部落中,除了先前一起前去诡峒族的几名青族勇士知道他是什么情况,其他人一概是看疯子一般看向沙安阳。

欢呼得累了,沙安阳在门墙便是顺便找了一片阴影,坐下休息,眼睛就看着部落中来来往往的人,嘿嘿傻笑;不少带着孩子的女人,纷纷对自己的孩子说:“看见没,那就是不听话的下场,变成疯子!”

不少孩子也被吓到了,表示自己一定会听话的。

待了一会,沙安阳也觉得无聊了,突然想到了遇到沙满和青墨之后的事情,心中充满了疑惑;不多停留,立马往沙满的住处跑去。

这些事情,若是去问青墨那个老古板,一定不会得到任何回复;但是问沙满就不一样了,沙满对沙安阳极其溺爱,只要沙安阳撒个娇什么的,沙满基本都会告诉他。

但是这次,沙满却也缄口不言,声称还没到让沙安阳知道的时候,到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沙族部落中的生活井然有序;沙安阳担心阿飞再次被掳走,提议自己给阿飞做护卫,守着族医处。

沙族长和青族长没有阻止,只说随他的便,只不过没什么必要,因为诡峒族已经灭族了;但是沙安阳还是守在了阿飞所在的族医处外面。

木瑶已经恢复了意识,但是胳膊和左腿的骨头伤到了,一时间还没法正常的行动。

木瑶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叫了一声阿飞的名字,从床上弹坐起来,面露惊恐大口喘气。

但她也很快地发现了,自己现在已经不在诡峒族部落了,但依然心有余悸。

听见木瑶的大叫声,有些昏昏欲睡的沙安阳连忙跑到了近前:“木瑶你醒啦?”

木瑶伸手抓住了沙安阳的兽皮衣,胳膊上的伤被牵动,疼得她小脸皱了皱:“安阳,阿飞呢?阿飞呢!”

沙安阳连忙抓着她的手,放在了床上,笑眯眯地让开到一边,指着另外一张床上躺着的阿飞,笑道:“你看,这是啥?”

木瑶看了一眼,便见到了还在熟睡的阿飞,见他胸口起起伏伏,知道他无大碍,才放心来。

沙安阳这时又凑了上来:“木瑶,你之前嚯嚯嚯这样用出来的魔法,太强了吧!那是什么啊?”沙安阳一边说话,一边手舞足蹈模仿着木瑶先前的动作。

木瑶看着他小丑般的表演,不禁笑了笑:“想学吗,我教你啊。”

沙安阳连忙点头如捣蒜:“想想想,教我教我!”

木瑶狡黠地一笑,晃了晃脑袋道:“那要看你表现啰?”

之后,沙安阳为了让木瑶教自己魔法,便每天搀扶着木瑶出去晒太阳透气,行为毕恭毕敬,一副木瑶佣人的模样;木瑶对于他的这些举动也只是笑笑,从也不点破。

有时遇见了熟人,都会对沙安阳调侃两句:“哟,这不是小阳子嘛!怎么不去守着你飞哥,做起了木瑶小妹妹的跟班?”

沙安阳这个时候便会一脸嫌弃地一挥手:“说什么呢说什么呢?小飞子他身强力壮的,还需要我保护吗?看看我师父,这细皮嫩肉,金枝玉叶的,可不得好好保护起来,一不小心碰伤了,那不就是我们青、沙两族的重大损失!”

每当这个时候,木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在晒太阳之际,木瑶也会教沙安阳一些简单的魔法操作:“魔法,是一种你们理解不了的东西;使用魔法就需要魔力;对于我们木族人来说,魔力是与生俱来的,天生就知道怎么去调动它;然而光调动,可做不出来那么多的花样来,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些辅助的东西,比如咒语,手印。”

沙安阳听得很认真,还会专门用兽皮记下来;不过到后来,他才发现,这些都是木瑶拖延时间随便讲的一些理论,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使用魔法需要魔力,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拥有魔力的;在东大荒上,已知部落中,只有木族这个部族中的人拥有魔力,并且知道如何去调动使用魔力。

魔力可以通过使用者的意念、咒语以及手印,转变出各种各样的魔法,实现一些常人不敢想象的事情。

魔法被分为四种基础属性:光、火、水、土,这四种属性的魔法便是低级魔法;四种属性还能够演化出其他更高层次的魔法,但是木瑶还没学,也没能力去学习。

以目前的木瑶,虽然体内有了一个强大的魔力源,为她供给大量魔力;但是对于魔法使用的不熟练,所以目前只学会了光与火的魔法;先前使用出来,直接杀死三名诡峒人的白色光球,便是光属性的魔法中的光炽球,属于光属性魔法中比较霸道的攻击手段。

沙安阳虽然没有魔力,但是也不影响他使用一些基础的魔法;没有魔力的人,是永远无法触及高级魔法的,但是无属性的通用魔法,还是能够使用的。

比如说隔空移物,这只需要强大的意念,便足以支撑魔法的使用;只不过使用意念没有使用魔法来的轻松。

近半个月内,沙安阳便每天努力地按照木瑶的指导,去锻炼自己的意念能力;但毕竟不是木族魔法师,这个过程还是十分艰难的;每天沙安阳都是身心俱疲着回家,身子一沾床,便立即就沉沉地睡去了。

木瑶原以为沙安阳会熬不住这种艰苦,早早的放弃;但没成想,沙安阳的毅力比想象中还有坚定,面对高强度的锻炼没有丝毫懈怠,无比认真。

也是因为他的努力,在这半个月内,也有了显著的效果:距离不超过十米的直线距离上,沙安阳能够通过意念能力将东西移到面前,或者从面前移到某件物品到直线不超过十米的地方去。

木瑶都不禁对沙安阳夸赞不已:“说真的安阳,你要是木族人,恐怕族长都得让你来当了!”

沙安阳笑着不语,手上暗流涌动,操控着两块大小不一的石头,来回交换位置;石块是不是碰撞一下,发出悦耳的脆声。

“咦?你们两在干什么呢?”沙安阳操作的专心,木瑶看得也专心,都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人。

这个声音对两人来说,是无比的熟悉,而且也是日思夜想,想要听到的声音——阿飞。

沙安阳一激动,操控着的两块石头不受控制的晃动了两下掉在了地上;木瑶更是直接反过身子,扑抱在阿飞怀中:“阿飞!你终于醒啦!”

沙安阳也转过身,但他是男的,就算再激动,也不好去抱阿飞,更何况木瑶还抱在阿飞的身上;举起了拳头,在阿飞肩膀上重重捶了一下:“飞哥,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阿飞笑着,一手搂住了木瑶纤细的腰杆,另外一手在沙安阳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把沙安阳拍得矮下去半截:“我哪知道我睡了多久啊,感觉就像是昨天。”

说着,阿飞脑袋往后面靠了靠,伸手捏起了木瑶的小脸,左右仔细打量了一遍:“不过说来也怪,我做了一个梦,很真实;我在峒族部落中,打伤了好多人,尤其是阿瑶,都让我给打死了;这要不是看见阿瑶好好站在这里,我都以为是真的呢!”

此话一出,沙安阳和木瑶同时愣住了,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来了一丝惊讶。

沙安阳随即笑道:“飞哥,你看看,是让诡峒族人吓坏了吧?这种不靠谱的事情都梦的见。”

木瑶也连忙附和:“是呀,我不是好好地在这吗?你就是让诡峒族……”话到这里,木瑶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连忙转头看向沙安阳。

沙安阳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口无遮拦地说出了“诡峒族”这个阿飞并不知晓的词汇来。

阿飞听到后,其实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一般。

但是看见了两人“见鬼”般的表情,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瞥了瞥木瑶,突然对着沙安阳就是一瞪,眼神凌厉,面露凶色道:“说!什么诡峒族!”

沙安阳一见到阿飞这副样子,马上又联想到了在诡峒族部落时,阿飞的眼神,彻骨的寒意一瞬间就席卷了全身,双腿一软直接跪下了。

阿飞表情一怔;阿飞原本想,就用这种方法吓唬一下沙安阳,让他来不及编造借口来欺瞒自己,但是没想到沙安阳直接被自己吓跪了。

沙安阳双唇有些颤抖,颤巍巍地从地上站起来,但是双腿还是有些发软,站着时总感觉要摔倒。

见他这样,阿飞越觉得不对劲了;就算自己脸色吓人,也不至于把人吓成这个样子,更何况还是与自己如此交好的沙安阳。

阿飞沉着脸,回忆起自己的“梦境”;半晌,以极其不流畅的讲诉方式,诉说了一遍当时所发生的事情。

先前的事情,沙安阳和木瑶多少还知道一些,但是对于离开那里之后所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都并不知情。

通过阿飞凌乱地叙述,两人也对事情后面的发生有了一个大概:

沙安阳一行人在红绥的命令下逃走之后,没过多久青墨与沙满带着两名壮汉乘着熊拉车就赶到了诡峒族部落。

四人见到红绥与孟章阿飞缠斗在一块,连忙扑身加入了战团;青墨与那两名壮汉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只是力气相对来说有些大;但三人的力气也都不如红绥一人大,唯一的作用便是让孟章阿飞分心,无法专心对付一个人。

但是沙满没有与孟章阿飞直接硬碰硬,只是站在不远处,双臂上冒着丝丝幽蓝色的光芒,时不时抓住了孟章阿飞不备的空档冲进,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或是头顶。

虽然沙满没有多大的力气,但是孟章阿飞被他冒着幽蓝色光芒的手抓住,便会思维一滞,脑子一阵天翻地覆的眩晕;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身体就被移动了位置,或者倒在地上,还会无端多出一些伤。

好在沙满人老体弱,孟章阿飞回过神时,只一震,就将沙满震了出去;但另外四人就同时扑上,大力拳头对着他一顿乱打。

孟章阿飞虽强,但是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里有十手,其中两手还有神奇的力量;不消多时,孟章阿飞也逐渐力竭,被几记重拳打倒在地。

——

之后的事情阿飞也说不清楚了,他回忆那时候感觉梦好像就到头了,后面的那些片段支离破碎,无法拼凑起来。

木瑶看了一眼沙安阳,随后又笑着为阿飞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你看看你,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呢?”

阿飞将头向边上偏了偏,目光直直盯在了沙安阳身上,不言不语。

阿飞不说话,沙安阳反而感觉更加难熬;他灼灼的目光落在身上,仿佛就是火炭烙在身上一般,无比难受。

“飞……飞哥,我跟你说实话吧;”沙安阳缓缓抬起了头,看向了阿飞的眼睛;木瑶问听到他的话,顿时身子僵了一下,扭过头瞪向了沙安阳。

“其实,我受了很严重的伤;不说出来是怕你们担心,我吸入了一些不知名的瘴气,肺部受伤,咳出血了,所以身体虚弱,到现在容易腿软;但是飞哥你说的那些,都是无稽之谈啊,你被峒族人咬伤了,就一直在族医处,我还一直守着你呢,不信你去问问部落里的人。”

沙安阳说的真切,神情之中不像有说谎的表情,再加上沙安阳说话时,目光一直盯着阿飞的眼睛;阿飞一直认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没有心虚,是不会害怕目光对视的,所以见到沙安阳看着他的眼睛说出这些,也就相信了大半。

但是这依然不能解释“诡峒族”是什么;阿飞问道:“诡峒族是什么?”

沙安阳吞了吞口水,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情来,压低了声音道:“飞哥,我悄悄的和你说,峒族人,其实早就死光啦!那个时候你看见的,估计都是死人;沙满爷爷说,人死了会变成鬼,你说可怕不可怕!”

阿飞听着他的解释,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见他神情流露不假,目光也没有躲闪的意思,便也相信了。

“行吧,那可能是飞爷我睡太久,脑子睡坏了。”阿飞不再纠结,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忍不住干呕一阵;因为太久没有洗澡,身上都已经发出了一股馊味:“飞爷先去洗个澡!”

阿飞一走,木瑶便在沙安阳的胳膊上使劲拍了一下,竖起了大拇指:“行啊你小子!刚刚可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要说实话了呢!”

沙安阳苦笑着,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行个什么啊,诡峒族部落时候,飞哥的眼神我现在还无法释怀,刚刚与他对视,我差点吓死过去。”

木瑶哈哈笑了起来,坐在了沙安阳身边:“这些事情,可不能让阿飞知道;之前去的那些人,你要去打好招呼。”

沙安阳脸上突然一横,挥着手道:“怕啥?我现在会了这么厉害的魔法,谁要是说出去,我‘咔吧’了他!”

说着,十分凶狠地做了一个拧脖子的动作,惹得木瑶又是一阵银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