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四十三章 礼魔节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668  |  更新时间:2020-07-24 10:52:01 全文阅读

洗过澡,阿飞顶着一头水珠出现在两人面前;沙安阳十分炫耀的,给阿飞演示从木瑶那学来的隔空移物。

但是阿飞的注意力没有在沙安阳的精彩表现上,而是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木瑶见阿飞对着远处目不转睛,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到一个老头子在不远处与青墨交流,可不正是红绥嘛!

阿飞见到红绥,想要上去找找麻烦;沙安阳连忙把他拦下了;虽然红绥以前差点杀了他,还有意思想对木瑶下手;但是在之前在诡峒族的时候,红绥可是拼命救下了他们一群人的。

“飞哥,别冲动;你看那个老不死和青族长有事交谈,你上去触霉头,还不得被青族长打骂一顿?”沙安阳对阿飞压低了声音道,同时眼睛也时不时往红绥和青墨的方向瞟去。

阿飞一想,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依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红绥;一拍沙安阳的肩膀,指着不远处门墙边上的一根木质大棒道:“你不是学会了魔法吗?用你的魔法举起那个扔那个老东西脑袋上!”

“这……”沙安阳有些犹豫,迟迟没有动作;但木瑶却没有任何犹豫,挥手一道白光将大棒托起,悬在红绥的头顶松开。

青墨一眼就看见了红绥头上的大棒,连忙去推开他,但还是迟了一步,大棒已经结结实实落在了红绥脑袋上,青墨才推到红绥。

红绥被大棒直击脑袋,又被青墨大力推了一把,直接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沙安阳扭头就跑,木瑶也连忙抓起阿飞的手,也转身就跑。

红绥恼火地扭过头,看见快跑远去的三人,嘴上骂了几句,没有追赶上来。

回头看不见红绥了,三人才停下来;互相对视,会心的笑了起来;多日不见,都有许多的话想要说。

日上竿头,木瑶突然道:“我想要再回一趟木族,你们和我一起去吗?”

阿飞还没回答,沙安阳首先兴奋叫道:“去!去!”

阿飞皱了皱眉:“又不是你回家,你兴奋什么?”

木瑶笑笑不语,她明白沙安阳是想跟着去木族学习一些其他的无须魔力也可以使用的魔法;转头看向阿飞,等待他的回复;阿飞自然也不会拒绝。

木瑶很是欣喜,让两人去准备一下,自己先一步回去准备了。

两个男人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带上了防身武器,便去牵了一头狗头黑熊,套了一辆板车,在部落门口等待木瑶了。

见到狗头黑熊,阿飞就不住的叹气:“也不知道二飞那熊日的,现在怎么样了。”

听阿飞提到二飞,沙安阳也想到了安琳儿,便道:“飞哥,咱们什么时候再回一趟千城吧,去找找二飞,顺便看看安琳儿。”

阿飞一抬眼睛,随即就明白了沙安阳的想法,笑着对他摇了摇头,满脸的无奈:“你小子啊。”

聊着,木瑶从远处往这边跑来,两人便收住了话头,坐上了熊车。

一路疾驰,木瑶兴奋地为两人介绍起木族部落;傍晚时分,总算到达了木族部落的门墙前面;木瑶走上前,与守门的几位木族人说了两句什么,便带着两人进到了木族。

木族部落的较之沙族部落,要小上不少;部落被划分成了四块,分别树立着不同的不同颜色的兽皮旗帜,分别代表了光、火、水、土四个基础魔法属性;部落中的房屋,也是由魔法建造而成,墙壁上没有一丝缝隙,仿佛就是一体的。

这些在路上时候,已经听木瑶讲诉过一遍了,但此时一见,果真如此。

木族人对木瑶还算得上客气,但是对于阿飞和沙安阳两名外族人,就显得十分冷漠,有些甚至会故意浇一盆水出来;但是也知道阿飞的名号,不敢招惹他,只敢把水泼到沙安阳脚边。

沙安阳不悦地低声骂了句“狗眼看人低”,木瑶显得有些尴尬,对两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释道:“木族比较排斥外来人。”

木瑶的家,所在位置是光旗区域中比较偏僻的位置上;跟着木瑶左绕右转,才终于来到木瑶的家中。

与其说是木瑶的家,还不如说是木瑶父母的家;当年木瑶六岁被木族逐出部落时,族长放下话来,无论木瑶未来如何,都与木族毫无关系,她也不可以木族人自称,否则天涯荒角也会让她暴毙。

但是上次回来,木瑶今非昔比;拥有了强大的魔力源,体内魔力的量,也远远高出了部落护法,所有木族人都对她恭敬有加。

就连当初放出话的木族族长,也对木瑶大加吹捧,说着“木族能有木瑶,实乃天佑木族”;并请木瑶回族,许诺木瑶为长老之一。

木族中等级严明,在族中拥有权力的,一共三个级别:护法、长老、族长;长老之位,可以说是在族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木瑶只觉得木族族长的嘴脸既好笑又觉得恶心,十分厌恶的严词拒绝了。

推开门,木瑶迈开欢快的步子走了进去,用木族语兴奋地喊了起来:“阿爸!阿姆!我回来……”

话说到一半,便卡在了嗓子眼;她在自己家中见到了一个最不想见到的人:木族族长木伦。

沙安阳见木瑶愣在门口,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凑过身子,去看屋内状况;但见到里面有两男一女三人,也并没什么特殊情况。

木瑶皱着眉问木伦:“你怎么来了?”

木瑶的父母看了看木瑶,又看了看族长木伦,脸上的神情有些尴尬。

木伦笑着起身,对木瑶道:“我来与新晋长老的父母,了解一下我们木瑶长老的一些喜好,好即可准备起新的长老住所。”

木瑶当然不会听信他的话;他来这里的目的只会有一个:给自己的父母施压,强迫自己回族。

木瑶的眉头蹙得更加紧了:“我不打算做什么长老,也不想回木族;十多年前是您宣布的,我不再是木族人;现在请您离开吧。”

木瑶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从稍快的语速中,能感受得到,木瑶此时有些气愤。

沙安阳看这情形,也明白了个大概,这时阿飞安顿好了狗头黑熊,从一旁走回来;沙安阳灵机一动,看这木伦坏笑了一声,凑到阿飞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

之后,阿飞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无比愤怒起来,将木瑶拉到了一边,三两步走到木伦面前,抡起胳膊就是“啪啪”两巴掌,随后揪住了他的衣服扔了出去。

众人中,除了沙安阳以外,全部都是一脸震惊,纷纷扭头看向阿飞;木瑶的父母连忙从里面跑出来,将木伦扶了起来,说着木族语询问他感觉如何。

木瑶也扭过头推了阿飞一把,表情严肃至极:“阿飞你干什么啊?”

阿飞一抬手,指着木伦骂道:“不就是这个老匹夫对你图谋不轨?看飞爷今天拆了他的烂骨头!”

说着话,就气势汹汹地朝木伦走去;木瑶连忙拉住了阿飞:“什么呀!你听谁说的!”

阿飞下巴一扬,指向沙安阳道:“阿阳说的。”

沙安阳见状连忙转身背对着木瑶,不敢与她对视。

木瑶见到沙安阳心虚的表现,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便走到木伦面前,鞠了一躬:“我的朋友对您无理,我代他向您道歉,现在您可以走了,也请不要来烦扰我的父母。”

说完,拉着自己的父母回到的了屋中;沙安阳连忙跟着进了屋,只留下阿飞一人,还在瞪视着木伦。

木伦看着阿飞,心中恼火不已,抖了抖身上的尘土,伸手点指阿飞,用大荒语言道:“你就是青族的青飞吧?你青族人来我木族找事,意欲何为!”

阿飞不怒反笑,对木伦举了举拳头:“今天是我错怪了你这个老不死;但是我打你,你也没吃亏;当初你们木族派人来我青族挑事,这笔账好没完。”

木伦笑了起来,满脸尽是不屑:“没完?可笑可笑!你们一个被灭了的废物青族,拿什么与我木族没完?”

“拿这个!”阿飞抡起一拳,一个进步砸在木伦的脸上,将他打得鼻血横流,倒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鬼哭狼嚎地叫唤起来。

阿飞横眉立目,对着木伦的腰上又是大力一脚,随后用手指着木伦骂道:“老不死的,我青族轮不到你议论!再有下次,送你见阎王!”

说完,也不理会木伦的鬼叫,转身进屋,将门重重关上。

木瑶在里面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也没有出来阻止,并让想出去做和事佬的父母也不要管这些事情。

“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父母,也是很厉害的魔法师哦~”待到两人找到地方坐下,木瑶才重新给两人介绍起来。

阿飞早就认识了木瑶父母,只是淡淡地对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沙安阳就嘴很甜,用木族语叫着“大叔阿姨”。

木瑶父母被沙安阳的嘴甜逗得笑开了花,不停询问着他多大,家住哪里,是否有婚配,对木瑶怎么看。

木瑶听着一阵脸红,连忙让父母不要乱问了,同时眼睛就瞥向了阿飞;阿飞压根没把注意放在他们这边,用目光打量着房子中的装饰。

木瑶的父亲去给三人准备晚饭了;木族的吃饭时间一般都比较早,三人来的时候,木族早就已经吃完晚饭了。

木瑶往椅子上一坐,笑道:“今天晚上我们就要在木族待着了哦。”

沙安阳很兴奋,使劲地点头:“好啊好啊,什么时候教我新的魔法!”

木瑶看了沙安阳一眼,突然故作严肃道:“你今天做了坏事,为了惩罚你,三天都不教你新的魔法!”

沙安阳听了一愣,连忙抓着木瑶的肩膀央求道:“别呀,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那老东西不像好人,所以……所以……”说着,脸上做出了十分委屈的表情,压低着身子仰视木瑶。

木瑶见他的模样好笑,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又马上忍住了笑意,将手抽了回来,斜扬起小脑袋:“撒娇可对我没用,省省吧。”

沙安阳见惯用手段无效,只好悻悻坐直身子,一脸沮丧。

简单的吃过饭,木瑶对两人交代了一声,便出了门去。

阿飞在木瑶家中待得无聊了,也听不懂木族语,无法像沙安阳一般与木瑶父母聊天,便打算出去走走。

沙安阳见阿飞起身出门,对木瑶的父母知会了一声,也连忙跟上,就怕他又与木族人起了冲突;以阿飞的臭脾气,指不定会惹出多大的乱子。

木族的房屋排列十分凌乱,形成的路道也是九曲十八弯,据木瑶所说,这种凌乱的排列方法其实是按照魔法规律排列的。

两人在房屋中穿梭着,误打误撞走到了部落中心广场。

此时广场上人声鼎沸,将路堵得水泄不通;两人奋力挤过人群,却又被另一波人潮推了回去。

“这是怎么了?挖出新的水源了?这么兴奋!”沙安阳被挤得难受,大声抱怨道。

阿飞伸手在人群中分开了一片空间,两人才得以喘息;沙安阳仰起头,目光从人群之上往里面看。

只见到无数木族人围成了一个大圈,圈中有一个大型的石台,上面放着什么东西,被兽皮盖着;显然,让众人为之疯狂的,便是那个东西了。

阿飞踢了踢沙安阳,一边分拨开人群,一边往外走:“跟上!当心一会被他们夹成人干!”

沙安阳却对石台上的东西产生了兴趣,将阿飞拉了回来,大声道:“飞哥!来都来了,我们看看这里要做什么吧!”

沙安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出来声音,却轻而易举被人潮的声音吞没;阿飞没听得太清楚,但也明白沙安阳是要让他留下来看看,便站了回来,奋力给两人分开了一片空间。

当夜色完全将天空完全覆盖,四周灯火全部亮了起来,广场上的人变得更加兴奋了;使劲地往前挤着,想要离广场中心更加近一些。

沙安阳也在人潮中,被推得左摇右晃,好在阿飞抓住了他,才没让他被人潮带走。

“诸位木族的族胞们!大家请静一静!”一个声音从广场中心传来,声音威严有力,掷地有声。

听到这个声音,人潮才慢慢地安静下来了,同时窃窃私语声不断;阿飞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到石台边上围站着七个人,其中说话的那名,就是今天被阿飞打了一顿的木族族长木伦。

木伦环视了广场上众人一圈,也发现了人群当中的阿飞,不禁惊讶了一下,随即又立马恢复了正常,朗声笑道:“今天,又是我们木族的大节日,大家应该都知道是什么吧!”

广场上的人齐声大喊:“礼!魔!节!”每一个人的声音,都是扯着嗓子喊出来的,生怕自己会比人家小一般;数百人的嘶吼声,汇聚在一起,响彻了整个木族部落,震得沙安阳和阿飞耳朵都疼。

木伦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吵闹声才又渐渐停息下来。

木伦继续道:“那么,接下来,请圣珠!”

木伦一声令下,从他身后走上来四名脸上带着白、红、蓝、棕四色面具的人,一人抓住兽皮的一角,猛地一掀开,露出了兽皮盖着的东西。

那是一颗硕大的圆球,晶莹剔透,在灯火的映照下,褶褶生辉,十分夺目;四名面具人向四个角退开了一步,手上做了几个怪异的动作,四道与他们面具相同颜色的光射在石台上,被圆球吸入进去,一瞬间五光十色,绚烂无比。

在场所有木族人都为之欢呼起来。

沙安阳也十分兴奋,拍打着阿飞的胳膊,指着四个面具人释放出来的光:“飞哥!你看,四种基础属性的魔法!”

阿飞应付地笑了笑,此时他只想早点结束,这里实在太挤太难受了。

“咦!你们原来在这啊!”木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阿飞连忙扭头四处寻找,才看见人潮的另一边,木瑶正跳着对自己招手。

阿飞分拨开人群,往木瑶身边走;沙安阳也连忙跟上,没有阿飞分开人群,他就会被挤“死”的。

木瑶等到两人来到身边,木瑶对着两人耳边大声道:“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沙安阳也大声道:“看热闹!你看见那四个人了没有!魔法!”

木瑶无奈的笑了笑,阿飞指着广场中央问道:“这到底是在干什么?什么礼魔节、圣珠之类的。”

木瑶笑着解释起来:“木族有一个每年必过的一个节日叫礼魔节;在这天木族就要用魔法去滋养圣珠,传说圣珠就是我们魔力源源不断的来源,不过也就只是传说而已,看我就知道了。”

说着,又伸手指向四名戴面具的人,道:“那四名就是木族的四位护法,光、火、水、土四位护法;后面那位就不用多说了,你还把人打了;在后面两个古板的老头子,就是两名长老了。”

阿飞听后,点了点头,推了推沙安阳:“看够了没有,走吧!”

但是沙安阳才刚刚兴起,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木瑶笑着道:“好不容易来一趟,赶上了这礼魔节,就凑凑热闹吧!”

阿飞无奈,只得为两人分开更大的空隙,不至于拥挤;原本广场就很挤了,此时又被阿飞分开了一片空间,自然是惹得一些人不高兴了,回头就想要骂两句,但一见到阿飞的长相,又将话憋了回去。

滋养圣珠的时间,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段时间中,那颗圣珠四色流转,愈渐明亮,直至变成了耀目的金色,四名护法才缓缓停止了对圣珠的滋养,擦了擦头上的汗。

圣珠金光流转,摇曳的灯火,在它的面前也变得暗淡了几分。

木伦走上前来,笑着对众人道:“圣珠滋养完成,我们木族来年必将风调雨顺,人丁兴旺!”

此言一出,四周又是一片欢腾;这次明亮没有伸手让众人安静,而是等到了众人自发安静下来,才继续道:“相信大家都知道,礼魔节还有最后的重头戏,那就是斗法!”

一听到斗法,沙安阳与所有木族人一样,兴奋地大喊大叫,虽然他并不知道什么叫做斗法;阿飞向身边的木瑶发问:“斗法又是什么?”

木瑶笑道:“顾名思义嘛,就是比试魔法;如果能在今天取得一个优越的成绩,可是会被族长或者长老看中的哟!”

阿飞满脸不屑,用眼睛斜了木伦一眼:“被那几个老不死看中又能怎么样?”

话音刚落,阿飞发现木伦也在盯着自己,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一看上去就是憋着什么坏水的样子。

木伦清了清嗓子,对还在欢呼的众人压了压手,道:“以往的斗法,都是我们族中的魔法师们互相比斗;今年不一样了,咱们部落来了尊贵的客人!”

木伦顿了顿,就在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的时候,木伦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阿飞的身上。

木瑶听了木伦的话,以为是在说自己,想要在这个时候,顺水推舟让自己回归木族;但是见到他的目光落在了阿飞身上时,便立即明白了,他这是要公报私仇。

连忙拉着阿飞,想要带着他离开这里,避过这一次冲突;但是阿飞却把手抽了出来,眼睛也盯着木伦,冷哼了一声:“我要看看,他准备玩出什么花样。”

木瑶本身就是魔法师,深知强大魔法师的厉害;而木族的族长,就是木族魔法师中最强大的魔法师,是掌握了高级魔法的魔法师。

可是阿飞脾气,一旦拧起来了,就算十头土牛也拉不回来;这让木瑶焦急不已。

“这位客人我们耳熟能详,大家也都知道他的名号,他就是……”说着,木伦故意拉了个长音,吊足了大家的胃口,突然手往前一指,指向阿飞的方向大喊道:“青——飞!”

听到青飞这个名字,下面是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顺着木伦手指的方向看去,便见到了比众人都要高一个头的阿飞;先前众人没有注意,只当是一个高个子木族人而已,但是这个时候仔细看时,发现阿飞的眼睛是金色的,根本不是木族人的长相。

沙安阳也回过头,瞥了阿飞一眼,随后很是兴奋地拍打着阿飞道:“飞哥,你出名了!”

阿飞没有搭理沙安阳,脸上冰冷地盯着木伦,看他接下来还有什么把戏。

木伦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好了好了,一会有大家看的时间;我作为木族族长,想请大名鼎鼎的青飞,来与我们的护法,斗斗法,为大家表演一下,诸位意下如何啊!”

下面一片喝彩声,纷纷叫喊着:

“上去吧!上去吧!”

“让我们看看传说中的青飞是如何厉害!”

沙安阳这个时候脑子发热,对着众人压了压手,满脸得意的神色:“大家静一静听我说;我飞哥,你们加起来也打不过,知道吗!我飞哥最厉害知道吧!”

木瑶听了沙安阳的话,真是恨不得上去使劲踢他几脚才解气:“沙安阳!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阿飞对木瑶摆了摆手,挤过人群,走到木伦的身边,居高临下盯着他的眼睛:“老杂毛,你飞爷就站在你面前。”

阿飞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一时间场面就静了下来,目光纷纷落向了木伦,看他如何动作。

身边的红面具护法跳了出来,一直阿飞喝道:“放肆!你居然敢辱骂族长!”

阿飞扭过头瞪了他一眼;红面具护法见到阿飞金色眼瞳中的凌厉神色,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木伦自然也看出了红面具护法的窘态,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脸色随即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来:“无妨无妨,传闻中就说青飞不拘小节,进入一见,果然如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