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诡峒
第四十一章 孟章阿飞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173  |  更新时间:2020-07-22 10:52:01 全文阅读

沙安阳嘿嘿笑着,也跟着跳下了板车。

等众人全部清醒,木瑶将众人叫了过来:“这个时间,是人最不清醒的时候;一会我发出信号,我们就一起冲进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同意;木瑶环视了众人一圈,又道:“我们这里一共有三十四人,我不希望少了任何一个人;所以,救出了阿飞,马上逃跑,听见没!”

众人压低了声音道:“听到了!”

静悄悄靠近森林边缘,只见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许多诡峒人,此时已然呼呼大睡;木瑶深呼吸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为自己打气。

随后双手虚抱,一个亮得刺眼的光球缓缓出现在她的双手之中。

“呀!”大叫一声,将手中的光球用力扔了出去;光球飞到诡峒族部落的上空炸开,发出剧烈的声响,星星点点的白光四射开来,将黑暗驱散。

诡峒人被吓了一跳,从地上坐了起来,立马摆开了防御姿势。

木瑶一挥手,首先冲了出去;众人接到木瑶的指令,手中铁刀铁剑挥舞起来,叫喊着冲向诡峒人。

诡峒人听见叫喊声,转身朝着众人扑将过来;木瑶心里一紧,原先的计划是想打诡峒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没想到诡峒人的反应就如同荒兽一般,都来自于本能。

但事已至此,撤退已经来不及了,手上快速做了几个动作,随后双手一抬,地上便冒出了几根由白光形成的光绳,将迎面而来的两个诡峒人缠住。

绕过两名诡峒人,木瑶直直地朝着部落中唯一完好的房屋冲去;与众人缠斗在一块的诡峒人发现了木瑶的意图,同时停止了对众人的攻击,大声呼喝了几句,转身向木瑶的方向冲了过去。

沙安阳连忙冲上去挡在了他们面前,大喊:“大家拦住他们!给木瑶争取到时间!”

众人听到沙安阳的话,回应了一声,便追着诡峒人而去;但诡峒人行动犹如荒猫,灵活矫健,四肢配合着,几个跳跃就绕过了众人的拦截朝着木瑶的方向去。

先前的两名诡峒人也挣脱了白光藤蔓,低吼一声,追着木瑶而去。

木瑶心惊,双手急忙做起动作,但是那两名离得近的诡峒人已经冲到了木瑶面前,尖利的手爪高高举起。

危急关头,沙安阳突然冲到了木瑶的旁边,用带着强大惯性的神态将木瑶撞倒了一边,双手举起挡在头前。

噗噗噗几声,两名诡峒人的手指就刺入到了沙安阳的胳膊之中,鲜血从伤口中迸出;木瑶满脸惊色,大叫起来:“沙安阳!”

沙安阳疼得满头细汗,使劲一甩,将两名诡峒人的手甩脱,头也没回地大喊:“快去!快去救飞哥!这里老子顶着!”

说着,捏了捏拳头,强忍着胳膊上的剧痛,挥拳向诡峒人打去;木瑶连忙爬起身,朝着房子使劲奔去。

两名诡峒人后退一步,躲开了沙安阳的拳头,绕过沙安阳,直线向木瑶追去;沙安阳心中一阵恼火,一边飞奔追赶两名诡峒人,一边用蹩脚的峒族语骂着脏话,要多粗俗有多粗俗。

可是诡峒人就像没有听见一般,根本不理会他。

眼见着两名诡峒人就要抓到木瑶了,沙安阳心中十分急切,突然灵光一动,想起了沙满给他的卷书上画写的那个能力,心中模拟了一下,脚步加快,一个飞扑,双手抓在了两名诡峒人的头顶上:“老鹰抓小鸡!”

老鹰抓小鸡,这便是沙满的那卷书上写的名字。

沙安阳的身子控制不住地摔到在地,连续翻滚了几圈,才将势头消除,勉强稳住身形,费力地抬起头,便见到不远处躺在地上不动的两名诡峒人,心中一阵大喜:成功了!

支撑着身子起来,目光不经意瞟到了自己的手上,顿时一愣;只见到自己的手上,抓着两个半透明没有下身的人,仔细一看两个人的脸,不正是那两名诡峒人吗!

沙安阳愣住了,木瑶愣住了,青族勇士愣住了,就连追到了不远处的诡峒人也同样愣住了,场上一时间死寂一片。

沙安阳有些不知所措,转头看向木瑶。

木瑶只是愣神片刻就回过神来,没有和沙安阳说什么,对他鼓舞了两下拳头,转身继续往房子跑去。

沙安阳还站在原地,看着自己手上这两个“人”;其他诡峒人想去追木瑶,但是又见到沙安阳横在中间,便犹豫不决,一时间没人敢上前去追。

沙安阳见状,索性将计就计,脸上表现出极其凶恶的表情,举起手中的两个人,咧开嘴怪叫着手舞足蹈起来

诡峒人还真被沙安阳给吓住了,踌躇不前;但见到木瑶马上就要到达房子前了,其中三名诡峒人互相看了一眼,重重一点头,一起冲人群中冲出,从三面包抄沙安阳。

沙安阳一惊,连忙扔掉手中的“人”,大喊着“老鹰抓小鸡”,一边手对着冲上来的诡峒人抓去。

诡峒人身手矫捷,一个侧身就让沙安阳抓了个空,紧接着另外一名诡峒人飞身压在了沙安阳身边,将他压到在地。

三名诡峒人将沙安阳制服了,身后的诡峒人中出来三个去追木瑶,其他人挡住青族的勇士,不让他们上前帮忙。

木瑶眼见着就要跑到房子前了,三名诡峒人也到了她的身后,三条不同的手爪同时举起;木瑶惊慌转身,就见到三只手爪直直落下。

诡峒人的手爪指甲尖利无比;木瑶躲闪的比较迅速,但是依然躲不开三个人的同时攻击,四道爪印从肩膀蔓延到了胸口,血液顺着破裂的兽皮衣淌了出来。

“木瑶!”沙安阳大叫着,使劲挣扎起来;但是手被三名诡峒人死死按住,无法动弹半分。

木瑶咬着牙,双手迅速做出了几个动作,手中的两团白光在手上慢慢成形,汇聚成一个,光芒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刺眼。

木瑶猛转回身,双手使劲一推,将亮得刺眼的光团推向了房子。

诡峒人见状惊喊起来,连忙追到光球面前,先后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光球。

光球与肉体接触,发出了急促的劈啪声响,就像是烤肉时候,油脂落入火中,所发出的炸裂声。

声音过后,三名拦在光球前面的诡峒人胸前都出现了一个恐怖的贯穿窟窿,圆睁着眼睛,直挺挺倒在了一起。

木瑶皱了皱眉;这个光球,是她耗尽了全身魔力才催发出来的,但是被这三名诡峒人的身体消耗掉了一大半,能打在房子上面的,就微乎其微了。

压着沙安阳的三名诡峒人看傻了,手上的力气也放松;沙安阳突然暴起,嘴中大喊,双手就抓向其中两人的头顶。

手刚接触到两人头顶时,正要将他们抓死的一瞬间,沙安阳突然感觉窒息感,无法呼吸,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诡峒人见到沙安阳的诡异状态,也没敢贸然去触碰他;纷纷转向了木瑶。

木瑶连忙挥舞双手,白光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弧线;诡峒人见到了木瑶先前的能力,也是有些忌惮。

吱呀——

木瑶身后的房子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开门声音;众人纷纷扭回头看去,木瑶也停止了挥舞白光,转头去看;便见到了样子怪异的阿飞从里面飘出来。

阿飞浑身被一层金色光芒包裹着,额头上长出了一对鹿角,身后长着一条布满金色鳞片的尾巴,一对金色竖瞳中透着冷漠的神采;浑身散发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威严气质;双脚离地漂浮着。

诡峒人见到阿飞,纷纷跪倒在地,嘴里呜呜囔囔说着晦涩的峒族语;唯一懂得一些峒族语的沙安阳此时也不省人事。

木瑶望着阿飞,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踉跄了两步,朝着阿飞走去:“阿飞,太好了,你没事。”

阿飞的眼睛移到了木瑶的身上,突然挥手,拍在木瑶的胸口;木瑶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着出去,嘴中细细的血线,在空中拉出了一条猩红色的线条。

众青族勇士都愣住了,惊诧地望向阿飞。

阿飞缓缓转动头部,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吵闹,尊不悦;尔等,自裁一半。”

话音刚落,跪拜在地的诡峒人的身体皆是一怔,接着互相看了一眼,纷纷提起刀,面露凶色,叫喊着砍向身边的人。

木瑶倒在不远处,费力地支撑起身体,向阿飞的方向努力伸着手,虚弱道:“阿飞,你这是怎么了?我是,我是阿瑶啊……”

阿飞扭头看向木瑶,右手虚抓,木瑶就被无形的力量扯住了头发拎了起来;阿飞道:“尊,乃孟章;何人乃,阿飞。”

木瑶疼痛得面部都扭曲在了一块,但是身子虚弱,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小嘴张张合合说着什么,但是太细微无法听清。

孟章脸上露出了些许不耐烦的神色,手重重地向下一挥,木瑶的身子被砸在了地上,激起了一阵灰尘。

众青族勇士见状怒了,纷纷提着刀冲到阿飞的面前,破口骂了起来;有些气不过的,直接抬手去打阿飞。

阿飞脸色一冷,右手一挥,没有接触到任何人,却将众青族勇士全部推得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阿飞横扫了众人一眼,凛冽的目光,摄人心魄,看得所有人都是一阵心惊胆寒:“尊,乃龙神孟章,尔等对尊不敬,该死。”话语中没有什么特别的语气,但是听到众人耳中,却是震撼莫名。

说着,身子缓缓飘到了空中,右手高举指着天空,微微泛起亮光的天空刹那间变得阴暗无比,黑暗之中,一阵阵亮光闪烁着,传出沉闷的雷声,仿佛什么东西落在地上滚动一般。

突然间,一道惊雷撕破了黑暗,粗如胳膊的雷电落在了自称是孟章的阿飞手上;紧接着,天空中的雷丝开始变得密集起来,一层叠着一层,层层翻涌,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阿飞环视了一圈地上的人,不论是青族人,还是峒族人,都纷纷抬着头,木讷地盯着他:“接受神的怒意吧!雷……”

话没说完,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出现的十分突然,毫无征兆。

那人对他微微一笑,双拳齐出,轰击在阿飞的胸前,将他从天上打到了地上。

阿飞站起身,身上金光骤然亮了一下,身上的尘土便被这一阵金光震落,随后金光收敛回来。

将阿飞打落在地的人从空中缓缓落地,负手而立,微微笑着。

阿飞眉头皱了皱;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红眼睛的老人,正是红绥;但是此时的阿飞,却是认不出来的。

红绥对阿飞一躬到底,微微笑着说道:“龙神,孟章大人。”

孟章阿飞眼神一凝,盯着红绥看了一会,语气中带着怒意道:“汝,是何人,胆敢对尊不敬。”但下一刻,孟章阿飞的脸色怔了怔,不可思议道:“是你!”

红绥站起了身子,脸上依然挂着笑容:“龙神大人,大荒之人不懂规矩,多有得罪;只不过……”

说到这里,红绥话语顿了顿,眼神在孟章阿飞的脸上注视了一会,笑容突然收敛,换上了一副凶狠的表情:“你现在还应该继续沉睡!”

孟章阿飞闻听此言,但是脸上就挂满了怒容,原本就威严的气质,一瞬间变得凛冽无比,见者无不心惊肉跳。

但红绥依然负手而立,面对凶厉的孟章阿飞,却丝毫不发怵。

两人相持对峙,久久不下;红绥身后的沙安阳突然发出了一阵用力的“嗯嗯”声音,身子翻了个面,坐了起来,双手撑开伸了一个懒腰。

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了相持对峙的红绥和阿飞,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连忙从地上爬起身,激动地跑向阿飞。

“站住!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他是谁!”红绥见到沙安阳要从自己身边跑过去,连忙一声呵斥。

沙安阳被红绥的呵斥声吓了一跳,不自主地就在红绥的身边停住了脚步;扭头看了一眼红绥,见他脸上如临大敌的神色,又转回头看了一眼阿飞。

只这一眼,沙安阳就愣住了;先前睡眼模糊,没看得清楚,此时完全清醒,在看见阿飞的古怪样子,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陌生感觉,特别是那个眼神,不由也是一阵发寒。

“飞哥……”沙安阳有些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伸手指着阿飞,木讷地转头看向红绥。

红绥却突然一个扑身,将沙安阳扑到了一边,紧接着一道碧蓝色落在了沙安阳先前站着的地方,地上瞬间一块焦黑色,散发着丝丝焦烟。

沙安阳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先前站着的位置;孟章阿飞脸上神色肃然:“区区凡人,胆敢亵渎尊。”

红绥揪着沙安阳的兽皮衣服,将他拽了起来:“他现在可不是你的飞哥,而是龙神孟章。”

沙安阳吞了口口水,看着孟章阿飞,说话都有些哆嗦起来:“怎、怎、怎么办?他他他、他把飞哥吃、吃了?”

红绥摇了摇头,突然飞起一脚,踢在沙安阳的屁股上,把他又踢了一个跟头:“快滚!他已经不是你们能应对的了,唯一能帮上忙的小丫头也快死了,快带着他们离开这里!”

说着话,红绥一个箭步窜到了孟章阿飞面前,左右两拳先后打出,只取他的面门与喉咙;孟章阿飞身子向后一压,让红绥的两拳同时落了空。

“快走!”红绥大吼了一声,双拳下压,砸击在孟章阿飞的胸口上,将他砸倒躺在地。

沙安阳被红绥的这一声吼唤回了神,连忙四下寻找木瑶;找到后背起就往会跑,同时对远处不知所措的众人大喊:“大家快撤!”

众人听到沙安阳的叫喊,犹豫了一下,见到沙安阳也飞快地往回跑,便互相搀扶着,往森林里面撤。

撤到森林中,沙安阳估计已经在安全位置了,便叫大家停下,清点人数,字则将木瑶安放在板车之上。

见她一身的伤,不禁皱了皱眉:“怎么样,不少人吧?不少人就赶紧上车!这里也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就交给那个老头吧。”

其中一人问道:“那我们去哪?”

沙安阳将木瑶的身体摆好,翻身骑到了狗头黑熊的背上:“白峒族。”

诡峒族部落之中两人正拳来脚往酣战着,时不时还会临空斗上两招;孟章阿飞的身上包裹着金光,红绥身上包裹着血红色的光芒,两人速度越战越快,很快就看不清人了,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金色与红色交织的残影,肌肉的碰撞声此起彼伏。

不一会,两个身影同时重重摔在了地上,激起了浓浓烟尘;烟尘未散,孟章阿飞的忽然跳上空中,右手高举,天空中雷电涌动,朝着烟尘中一阵狂轰乱炸。

红绥连忙四处躲闪,但终究无法躲避如此密集的雷电,身上被雷电印上了好几块冒着烟气的焦黑。

另一边沙安阳一行人赶着熊车疾驰,迎面见到了另外一辆熊车;两车擦身而过,同时停了下来。

沙安阳跳下熊背,不敢置信地看着那辆熊车上的人:青墨、沙满以及两名身形壮硕的陌生人。

沙安阳走到青墨和沙满面前,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青族长,沙满爷爷,你们……”

青墨和沙满笑着,还没开口,板车上的一名大汉就叫道:“那个小东西,红绥和孟章是不是在前面?”

沙安阳此时震惊无比,根本没有把他的话听见耳朵,依然看着面前两位老人。

青墨拍了拍沙安阳的肩膀:“细节来不及说了,我问你,阿飞是不是在前面?”

沙安阳使劲点了点头;沙满便转身就上了车去,同时招呼青墨;青墨又重重地拍了拍沙安阳的肩膀:“你们快走吧。”说完,也翻身上车。

熊车疾驰,很快就消失在了沙安阳的视野中。

沙安阳愣了半天,才慌忙回过神,爬上狗头黑熊的背上,疾驰而去;木瑶现在重伤,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考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来到白峒族,熊车还没停下来,沙安阳就慌忙翻身从熊背上跳了下来;落地时脚下不稳,摔了个跟头,滚了两圈借着石头爬起身,朝着部落里面跑去。

找到白天老人,焦急地讲诉了情况,请求他的帮助;白天老人连忙点头,招呼了几名白峒族女人,将木瑶扶到专门的一间房屋之中。

其他的青族勇士和沙安阳,也被几名白峒族男人领着,分别去处理伤口了。

中午时分,除了受伤严重的木瑶,其他人都伤势都已经处理完成;部落中的大火架又开始了燃烧,锅中咕嘟咕嘟飘出来肉香味。

白天老人盛了一碗肉汤,笑眯眯递到沙安阳的面前:“来,吃点东西;这次的是土牛肉了。”

沙安阳接过碗,对白天老人感激的一笑,但是却没有任何食欲;青墨和沙满两名老人的目的无疑是阿飞,但是阿飞的怪异模样,凶残的性子,令他无比担心两名老人的安危。

傍晚,紧皱了一天眉头的沙安阳总算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木瑶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住,只要静养一段时日,就不成问题了。

这个消息,让沙安阳紧皱着的眉头,舒展了些许;但没多久便再次皱了起来,此时他心中记挂着的,还有两名老人,以及阿飞。

阿飞突然的性情大变,仿佛不认识自己了一般;并且阿飞居然可以操控雷电;雷电乃是自然之中的东西,人力控制,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是两名老人目前面对的,就是这样的阿飞,很难想象会有什么结果。

夜幕即将落下,天空中残存着最后一点光亮;白峒人为众人抱来兽皮柴火,安排好了休息地方,也纷纷准备睡去。

沙安阳熬不住心中的焦急,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悄悄摸到了狗头黑熊旁边,解掉了板车的麻绳,身子趴在熊背上,一路往诡峒族的方向去。

入夜后的森林中,阴暗无比;风吹过,树叶飒飒作响,听着十分渗人;但沙安阳心中焦急,也没有过多的感想,心中只是念叨着“快点快点”。

一层白蒙蒙的水汽飘在森林中,看上去似雾气一般,触感冰凉;随着呼吸,进入到体内,只感觉胸腔一阵阵作痛;想必这应该就是白天老人说的瘴气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