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廿三章 清秋浮遮起乱世,谁人执手定洪荒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2020-06-12 18:13:32 全文阅读

徐长生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原来这头青牛并不是怕鬼,而只是单纯的胆小怕死。

也不知道掌门平时是怎么教育的,他一阵好奇,回想青牛的话语,顿时忍不住陷入深思。

嗯,听说掌门很爱吃牛肉?

小灵筠大眼睛睁得很大,好奇打量青牛。但见这个大块头浑身肌肉壮硕,胸前两块硕大的胸肌呼之欲出,随着动作如波浪般颤抖。额头上生着青白小角,纯洁明亮,在阳光骤射便泛出晶莹的琉璃光。

只是它现在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牛蹄子不住乱抖,就只差跪地求饶,这份态度让人很难与它健壮体型联想到一起。

小灵筠眸中灵光闪动,在徐长生怀里跃跃欲试,很想伸出手去摸一摸,只是青牛大的怕人,让她有些胆怯。

“大牛莫怕,我不是鬼,并且这琼峰上也并无鬼。”

徐长生还是不忍,决定好心告诉青牛真相。他笑着宽慰道,“打伤你的也并非有什么色鬼,而只是琼峰上的禁制罢了。”

“琼峰上禁制繁多,你随意乱走自然会受到波及。”

说起这事,徐长生便一阵庆幸。他除了尝试出逃,其余时间便不越峰下。除了打坐修炼,闲来无事喜欢上钻研阵法丹药。

通过水池养的灵鳅,他结识了很多古炼峰与丹鼎峰上的长老,从对方身上借鉴了很多宝贵经验。等略微精通此道再打量琼峰,便忍不住吓一大跳。

琼峰上的禁制如蛛网密布,小阵林立不知多许,盘根错节在每个角落,又彼此融汇结成中阵。再通过特殊地势赋予庞大灵力成形,有化灵,融骨,天雷,滚熔,还有很多他不认识没法分辨出的阵法,无一例外都是夺仙命的凶阵。

这琼峰禁制之凶险,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徐长生每次想到自己小时候喜欢在琼峰上挖来挖去,额头上便不住冒出冷汗,庆幸自己活得久。

“没鬼……没鬼?没鬼!”

青牛的哭声骤止,整座琼峰顿然安静不少。它原本如断线风筝般的泪水再无半滴冒出眼角,狐疑看了徐长生一眼,见他再次点头肯定。

青牛忽然咕噜身爬起,哈哈大笑,一双牛耳朵扑棱扑棱乱扇,叉腰人立,义正言辞道,“我就说这世界上没有鬼!只是老爷不信,还把我打个跟头!”

它挤动胸膛,胸口两块大肌便砰砰乱跳。青牛笑眯眯凑上前,露出雪白两颗大门牙,笑容分外狰狞,嘿嘿问道,“小长生,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哞哞!”

果然,一百年前是一家……徐长生看着青牛变换如此快速的脸色,嘴角控制不住有些抽动。

“这话却是青牛前辈说笑了。”

徐长生神色激昂,义正言辞,正色道,“我看到是前辈师从咱家掌门,因而慷慨仗义,一身肝胆,见琼峰行错,要以身揪鬼,真可谓和掌门一般的义薄云天!”

青牛牛闻言不禁哈哈大笑,牛尾巴如杆般立起,忍不住呼扇晃了几下,又强自忍耐下来,装作镇定,只是大嘴咧得老高。

徐长生暗暗松了口气,鬼使神差又看了一眼青牛浑身还在乱滚的腱子肉,顿时生出些自卑感。

不过现在主要任务是要先给小灵筠建屋,不然以魔头老道那怠懒性子,等到晚上可能就要师徒三个挤在一个屋中了。

他犹自感到一阵头痛,怔怔发呆。这建房并非能够随意私建,正乙仙门有规定,严禁门下弟子私改建筑,否则轻点被罚月供,重则会被点名批评,屡教不改者将面临严惩。

这规定并非无矢放的,曾经有门人争风吃醋,为了显示自家财富雄厚,竟然将修行的道屋建在,连成一片,结果挡住了掌门的视野,勃然大怒。

堵住掌门,这还了得?于是正乙峰很快下达令谕,命令整改,将那两个弟子直接扫地出门。

据说当时掌门的原话是,“别说你有钱,我不喜欢钱!我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当年在峰下领月供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想,我再攒几个月就可以买柄灵兵了。”

他又突然想到某件事情。话说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灵物,那掌门真正的性格该是怎么样的呢?

“这笑容,我感觉相当熟悉,一定在哪里见过……”

徐长生仔细思索许久,不见任何头绪。他逐渐定下心来,不再理会青牛的话语,开始认真思考能从哪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借来一些建房的灵木。

他已经想好若是被逮住的说法。修行人的事情,能叫偷吗? 那叫借!

就在他逐渐有了想法时候,突然间脑海中魔头老道的笑容浮现,与眼前青牛的得意洋洋渐渐重叠在一起,不由得心神大震,脚步踉跄几走。

“等一下……师兄,师姐,师弟?”

徐长生浑身一颤,顿时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这才回想起一个细被他忽略的细节。安平峰主来到琼峰后在没人引领的情况下迈步找到山腰木屋,沿途避过了所有禁制,轻车熟路宛如是自己峰下!

难道,这三人根本就是师兄弟,还有师兄妹!

徐长生顿时兴致勃勃,忍不住想要去听墙角,跃跃欲试。只是又想到屋中那三人的修为,就如凉水泼头般冷静下来。不过他依旧很是兴奋,围绕着这一块来回乱走。

这就是琼峰的历史吗?单座峰下,出了两位峰主,还有一位掌门?他激动不已,几乎要仰天长笑,十八年了,从来都没感觉过原来自己的靠山这么硬!是能够在门下横着走的那种!

小灵筠在刚才就蹦了下去,独自好奇在峰下乱走,睁着水灵大眼四处寻觅自己认为被藏起来的宝藏。

不过这琼峰总共也不过多大,她很快就探索到尽头,没有发现任何好玩的东西,不禁气鼓鼓嘟起小嘴,四下张望。

她很快就又发现在椅上歇脚的青牛,慢慢走过去,有些胆怯,又带着期寄,想去摸摸青牛的腱子肉,伸手在半空中又停住了。

“你这女娃,想要干什么?”

青牛正眯眼寻摸着从哪可以偷着些绿叶子来嚼,顿时警惕,打个响鼻,便从牛鼻中喷出白雾。

它展现自己雄壮身姿,一块块肌肉蹦蹦乱跳,狰狞着笑道,“你别过来!我可是很凶的!”

“你再走一步我就要打你了!”

片刻后,小灵筠骑在青牛肩膀上,两只马尾辫甩来甩去,一人一牛欢呼蹦跶,玩的不亦乐乎。

在旁边,自动被踹下来就没有人搭理的方脑壳绿蛤蟆慢悠悠撑开眼缝,露出由衷的羡慕表情。

忽然,峰外阵阵清脆鸾鸣传来,蛤蟆顿时浑身大震,舌头又耷拉出来,控制不住口水乱淌。

……

“最后一件事。”

经过激烈的争执,忘情老道最终把最后块肉抢在自己碗里,顿觉神情气爽,淡淡道,“古秘境的名额,我琼峰要两个。”

掌门正因失手闷闷不乐,闻言不禁诧异,抬起头不太确定,问道,“两个?师弟你难道不知道古秘境的限制?仙境修士不能入内!”

忘情老道淡然解释道,“不是给我的。”

“那还好。”

掌门暗松口气,皱眉陷入思索,下意识抚动长须,结果因为吃的太撑没有控制好,肚腹的道服扣子崩开,从中露出些许赘肉。

他面不改色,转移话题道,“你们俩也知道,这古秘境虽在我等门下,但却并非独有,一旦确定开启日期,周遭所有仙门都会入场。”

他悄然吸口气,暗暗挺动身形,肉色便消失不见。掌门听着外面的吵闹,缓缓沉吟道,“按照以往的惯例,正乙门下名额应该不过二十,但光是峰下便有十几座……”

“原本计划中带队的上届仙苗景云从。他进山门后便勤恳修行,如今只差一步便能踏入仙境。”

“只是如今仙根难寻,他又胸怀志向不甘碌碌突破,想要进入古秘境来搏次机缘。”

掌门一拍脑门,这才想起一件事,连忙问道,“给琼峰名额是没问题的,小长生得圣祖传承,更要重视培养。”

他仙识扩散在整个琼峰,看着不禁青牛头上的小灵筠不禁一阵头大,道,“但小徒弟不过还是个娃娃,就算了吧。”

旁边,安平予馨暗暗点头,算是表示肯定掌门的提议。

“谁说这名额是给小灵筠的?”

忘情老道挑挑眉,啼笑皆非。两个人仙识相触,掌门顿时洞悉了老道的念头,顺着方向一路看过去,最后发现只肚皮趴在峰上,正不住流口水的蛤蟆。

“这……”

掌门嘴角一阵抽搐,刚想反驳,就见忘情老道缓缓站起,背着手眸光看向远方,露出憨厚的笑容。

掌门缓缓打个寒颤,没有再多问,突然感觉从后背上直冒凉气,灌进脑门。

他有对这个师弟有着深切了解,每次出现这个表情,就代表着有人或者势力要倒霉了。

“清秋浮遮起乱世,谁人执手定洪荒?”

忘情老道低声沉吟,风雾吹动长发,倒射出眸底最深处那抹睿智光芒。沙盘上,所有沙粒终于尘埃落定,显现出残破的势局。

正乙仙门虽然摇摇欲坠,但在所有门人历劫,抛热血的坚持下,还是成功坚守。那颗最后的沙粒,不住散发着烨烨华光。

忘情老道淡然回归座位,他已得长生道果,本应不死不老。但不知何时起,他的两鬓开始多烧几缕斑白,少年不识愁滋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