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廿四章 宅心仁厚是丹鼎,如数潦倒论琼峰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0-06-11 23:52:37 全文阅读

徐长生半躺在老歪脖树下的那竹椅上眯眼打坐,看似懒散,但实则有化身已经出峰,动身往正乙峰去,准备来寻几棵适合建房的灵木。

他并未掩藏行踪,大摇大摆走近正乙峰下。经过验明身份,笼罩着整座峰的禁制如蔚蓝水纹般缓缓从中打开,露出云雾缭绕的主峰体。还未入内,浩瀚灵气就扑面而来。

山腰处,历代弟子洞府门皆大开,外出修行。他灵识还未敢覆盖探查,就觉察到有峰中隐隐十数道身影林立,气势恢宏庞大。

他正暗自赞叹,又看出平时未曾注意到的细节。峰下磅礴阵法重叠隐嶂,从小化大,渐成无敌势,无边威能隐而不发。

有英武修士长发道髻垂于身后,道袍洗的有些发白,孤身于峰顶练剑,浩瀚剑光纵横无匹,威势隐藏妙处,没有惊扰任何事物。

不远处,有不同灵兽成群嬉闹,丝毫不受喧嚣影响。又见鸾鸟振翅翔,飞鸣云瀑中。雾布若惊鸿,绿意化滔钟。

他抬眼望去,叹息景色微妙,刚刚真好。即便是在这冬日下,也有台阶傍青松柏翠,奉与流花一处开。

正乙峰上的灵植时时受灵气熏养,生得分外枝繁叶茂。徐长生下意识抚动下巴,看得很是眼红,只是因为守卫森严而无法下手。

徐长生用力拔下几根小胡子,他已经渡过青春期,身体正在快速发育,已经开始长胡子,觉得分外扎手,很是难受。

他感慨不已,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现。无数道灵识仙识隐秘空中,交错盘旋结成斗阵,蓄势待命。大阵威能磅礴若海潮般勃涌,隐藏不发。这,就是正乙门下掌门峰,一宗之底蕴。

不知道为何,自从修炼长生道法,他可以有效隐蔽自身气息,就连寻常仙境修士不仔细都看不出异常。

他的灵识灵力浩荡,血气滚滚隐于躯中,眼界更是远超同侪。

徐长生在峰下溜达半圈,最终以无功而返收尾。原因无他,上次他在进峰中便用灵枝引诱了峰下几头味道最鲜美的灵兽,虽然最后又跑了回来,但也成功让正乙峰把他拉入了重点关注那几人里。

前来接引的是掌门座下新来的某位童子,手拿浮尘像是盯贼般看着他,寸步不离,走到哪就随到哪,属实没有任何机会能够下手。

徐长生仍不死心,又晃悠片刻,终于确定自己今天没法得手,不禁郁郁不乐,灰头土脸离开正乙峰。

他心下小剧场里犹自忿闷不平,畅快骂道,“这掌门,简直要比老道还抠门!坐拥正乙峰,如此富有偏爱装成一股穷酸样,啊呸!”

他在心底直骂了好阵,抬起头顿觉神清气爽。在别人盯贼般的目光中出了峰禁,一路往丹鼎峰下行去,准备向里面的长老直接要些灵木。

今天已经靠近中午,日头高升,打在护宗大阵上有些惹眼。小灵筠身为新弟子入门,那一系列的庞杂手续已经绝对办不完,倒不如先解决住房大事,等过几日再把手续补全。

这种琐事,以魔头老道那疲懒性格绝对不会多管,肯定都要甩交给自己。徐长生想起老道可能的反应,不禁暗暗叹息,恨不得是生在正乙峰下,有专门管这种杂事的仆佣。

他已经能够想象出那种画面,自己郑重前去汇报,结果魔头老道在睡梦中翻身,不住嘟囔,疯狂嗟叹,哭道,“收徒弟有什么用?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是我老道无能,教徒无方……”

魔头老道总用这招,屡试不爽。徐长生耳根子软,听不得这种话语,每次都无奈只得败下阵来。既然如此,倒还不如先把一切都好处理好,堵住老道那张漏风的破嘴。

徐长生进入丹鼎,这次倒很是顺利。那些峰中平日里就与他关系不错的长老们以丹鼎峰传统的仪式热烈欢迎他,爆破的炸炉声不绝于耳。

他顿时一阵头大,真想掉头就走,不想求到这群炼丹狂人。掌门最近不知从何得到处古方,百般研究没有得出任何结果,无奈下给了丹鼎峰。

从那天起,这群长老包括丹鼎峰主丹狂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鸡血般兴奋,日日夜夜也不修行,时刻开炉炼丹。

最令徐长生妒忌的是,这些费用全部是由长老们自己掏腰包,门下不给报销。饶是如此,这项堪称是烧灵石的项目也已经持续多月,其间浪费的材料多到可以让他修炼到元婴巅峰。

可想而知,这群平日总是哭穷的炼丹师究竟多有钱。其实也难怪,毕竟他们大多还兼着另一份副业,那就是门下的药师。

只要正乙宗有门人受伤,便会抬来求到丹鼎峰下。这群人要价都很凶,而且不讲道理,不救就自己抬走,几乎已经成为霸道的代名词。

但是没有办法,正乙门只有这一处能够治伤的地方,就算再黑也只能硬着头皮交钱。丹鼎峰长老们毫无自觉,都自称宅心仁厚是丹鼎,如数潦倒论琼峰。

不过徐长生倒与丹鼎峰上几位长老关系都不错,并不是由于经常送礼,而是因为他曾经给长老们提出过几条有价值的提议,成功让他们的纯利润从九成提高到九成有二。

徐长生每次想到自己的想法便几乎要仰天长笑,夸自己小天才。这是只在炼丹师,还有隔壁的炼器师们中流传的小秘密,那就是虚报。

没错,门人们前来疗伤都是自己带材料,然后再由丹鼎峰对症下药,专门炼制治疗不同症状的丹药,丹鼎峰会把这部分汇报给正乙峰,然后对方提取固定的抽成。

徐长生提出贪墨的并非是各峰弟子的月供,而恰恰是上报给正乙峰的那部分。他是有经验的老手,做事神不知鬼不觉。

后来丹鼎峰上的长老们很快就把这项传承发扬光大,应用到峰下方方面面,凡是用过的都说好,全部都竖起大拇指直夸徐长生是小天才。

嗯,对。徐长生每次来到丹鼎峰都会自我安慰,掌门向来很是大度,想来不会在意如此小钱,这能有几个灵石?一个月也才几百块而已,不过才顶自己几年的月供。

妈的!

至于为什么会受伤,宗门平日里为了督促门人修行,会不住发布各种任务,还有定期的出宗历练,按照境界不同也分成不一样的难度。

徐长生缓缓收回思绪,肩上扛着几棵硕大树木,在长老们热情的炸炉声中回归琼峰。路上遇人便要打招呼,笑的脸都开始僵硬。没有办法,谁让自己辈分低呢?

入峰后化身悄然遁行密室,真身结果灵木便不住忙碌,一座木屋很快成型。小灵筠还在和青牛他们一起玩,这次是蛤蟆也加入进去,与青牛在树下的青石桌上掰腕子,一蛙一牛都呱哞大叫。

他像是勤奋的蚂蚁般忙来忙去,很是细心体贴。按照上辈子的经验,特意将外层粉刷成女孩都喜欢的纯粉色,阳光骤照便泛出光彩。

还没有停歇,徐长生又准备开始做午饭。虽然他已经成功辟谷,但小灵筠总归还要吃东西。

就在此时,他闻到了从自己屋中飘荡出的轻烟香味,虽然很是稀薄,但那种令人无法抗拒味道一下唤醒了他所有的记忆。

是掌门带来的鸳鸯锅!徐长生猛然醒悟,在心底犹豫几秒,果断凑上前去,趴在窗户上露出两只眼睛,打量着他们到底在吃什么。

屋中,掌门可能是讲了什么笑话,魔头老道正哈哈大笑,看见徐长生就面色阴沉。他作势要打,被掌门笑着拦住。

缥缈仙人朝徐长生招招手,笑道,“小长生你进来,我正好要问你几个问题。”

“是,弟子遵命。”

徐长生不敢怠慢,大大方方推门而去,恭敬朝三人行礼。掌门含笑还礼,安平仙子微微点头致意,老道冷哼一声。

“长生啊,我想问你个问题。”

锅中肉片翻滚,掌门持刀哐哐切肉,片片均匀,薄透晶莹。又刷上秘制调料,在旁边烤炉没反应过来就开始烤制。剩下些扔进火锅里,红油微微翻滚,就沉进底部吸收浓汁,香气扑鼻。

他咔把刀劈在菜板上,慢慢转过身来,眸光闪动笑道,“临近大比,长生你想取得什么名次?”

缥缈仙人瞥了眼旁边沉着脸的老道,淡淡道,“你师傅都跟我们坦白了,说你实力非凡,远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掌门明鉴,弟子实力确实不过碌碌,谈何说要取得什么名次?”

徐长生下意识隐藏,就看到老道的脸色更加阴沉,急忙挺起胸膛,沉声道,“近千人中,晚辈可取前五百。”

掌门闻言一愣,啼笑皆非。他上下打量徐长生,似乎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在门下倒数第一的弟子,又偷眼去看老道,神色中满是揶揄之意。

徐长偷眼去看老道的脸色,就见老道闷得几乎要杀人,连忙挤出笑容,补充道,“晚辈再努努力,前二百也是有可能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