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廿二章 墨云入宗遭盘问,青牛哭嚎惹风清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0-06-22 10:42:27 全文阅读

晨风起流云,淡然无归路,徐长生灰色道袍被流雾吹起,发梢后扬,在晨色光芒下烁烁生辉。他悄然回归,从打坐中睁开淡棕眸子,下意识便谨慎观察四周。

不远处,小灵筠一个人趴在云缘上,失了原本的那份泼劲,双手托腮,怔怔不知想些什么,竟是露出两个浅浅梨涡,幽幽叹息一声。

“师妹,前面就是山门了。” 

他莫名感到好笑,小小的年纪,何来的忧愁?徐长生走上前去,拉起小灵筠把她抱在怀里,放在右臂弯上,师兄妹一同看向不远处,那不断飞逝的景色。

首先映入眼帘便是数峰峻岭,哪怕是在这冬日也绿意盎然。最高山峦的峰顶,一座古铜大钟旷荡,半起升于空中。彩色雾气朦胧若隐若现,在这阳光下一照,大阵便折射出琉璃般的七彩斑斓。

再看时,周围又多了十几座翠柏山峰,其间有仙鹤横空雾缭缭,青鸾翔于峦峰中。再往下看,还有仙子淡抚琴,修士争练武,整个山门一片英武景象。真可谓是叠峦低谷若花盏,瀑布高悬流水空。

正乙仙门,就在前稍。

两人旁边,方脑壳绿蛤蟆规规矩矩缩成方块,一动不动。偶尔从当间掀开眼帘,从一条小缝里打量徐长生,大舌头不知何时又伸了出来,对着峰里的仙鹅哗啦啦流口水。

“师兄,我们的峰就在那里吗?”

小灵筠毕竟还是孩子,不开心的事情转眼就抛到脑后,看着远方景色大眼睛亮晶闪动,小脸红扑扑的,欢呼道,“耶!”

徐长生老脸抖了再抖,在小灵筠渴望的眸光下,竟鬼使神差点了点头,下一刻就想抽自己嘴巴子。

老道教导过一个道理,他也深以为然,奉为准则,那就是骗谁不能骗孩子。

凡是答应过孩子的事情,就要做到。徐长生摸了摸小灵筠的头顶,这个精致的小姑娘嘿嘿直笑,小脑瓜后两根马尾辫甩来甩去,露出享受的欣喜表情。

他不禁一阵心酸,该是怎样的家庭,连这般简单的温暖都不肯给她?我,徐长生,在师妹面前绝不食言!琼峰改造计划,从师妹入门开始!

他们耳边从不停歇过,不住传来闷雷滚滚动,震人心魄。看似天公不作美,实则万里无云,是老道睡熟后传来的呼噜声。

魔头老道手边的沙盘上,沙漏中沙粒还在不断滚落,徐长生灵识时刻警惕四周,观察得仔细。等他看清盘中情况,不禁眼眶微缩。

他虽然限于身份,道藏殿中只能在第一层闲逛,导致识书并不广猎。但在某些方面则恰恰相反,足以称得上专通。

譬如美食,还有上辈子就喜欢的地理。

沙盘上沙粒重重堆砌,隐隐构成势力重叠,峰峦交错,其中几方势力交战争斗激烈,妖气魔气巫势交织,竟还隐有仙气出没,分外凶险。

他一眼看出,那是北俱芦洲的地势图,堪称方方面面事攻巨细,比门下所藏典籍不知详细多少倍。涉及到山岚叠嶂直隐天日,河流川柏动行人间。

徐长生心神不禁一阵晃动,神色险些露出异状,急忙调整。他仔细观瞧片刻,不禁微微叹息。

他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答案,那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洪荒的尽头,是什么?

在老道的沙盘上,北洲之北并无一颗沙粒,那代表的是虚无,是空寂。

徐长生微微摇头,略感遗憾。同时,他坚信洪荒尽头中必然藏有很大秘密。

如若不然,为何在所有典籍中都并无任何记载,数次询问老道他都沉默缄口不言?

“哦!”

正当他暗自出神之际,耳边突然传来清脆的欢呼声。徐长生定眼观瞧,小灵筠正张开双臂,小脸上满是兴奋。

正乙门护宗大阵遇到熟悉气息,闪动间验明身份后琉璃光罩如水纹缓缓波动,从中间露出与墨云相同的空当。悠扬钟声余音渺渺,迎接着远归回家的游子。

“你是……徐长生?”

本来今日并无弟子归宗,但大阵浮动,前来接引并查看情况的是尘俗峰某位长老,洁白云气渐升与他们并拢,白眉白发飘飘,滚白道袍雕金长袖,胸口三朵金花璀璨,俨然一副仙人景象。

白眉长老看见是徐长生,仔细翻查出宗花名手册,不禁紧皱眉头,轻喝道,“我道是何人,原来是你小子,是出逃又被抓回来了?”

他低下头从怀里掏出灵笔,刷刷记下几笔,道,“该记你一过,扣你一个月的月供。”

徐长生闻言一阵头大,不禁愁眉苦脸,他原本还指着这月供巩固修为呢!顿时忍不住求救般看向旁边的老道,渴望他站出来说个好话。

魔头老道呼噜打得更响,在睡梦里连忙翻过身来背对三人,让人完全看不见他的表情。

白眉长老原本以为是黑云中雷动,这才反应过来,循着呼噜声看见老道,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连手都直哆嗦,,呵斥道,“你还敢把外人带进峰里?罚你两个月的月供!”

徐长生急忙想要解释,就见长老的手看似哆哆嗦嗦,实际落笔又稳又快,罚薪已成定局。

他不禁扶额长叹,恶狠狠看向云床上的老道。旁边,魔头老道视而不见,只是呼噜打得更响,惹得峰中有数道灵识前来查看。

白眉长老转回头又看向小灵筠,他早就发现这个精巧玉琢的小姑娘,只是碍于身份张不开口。他眉宇满满全是和蔼,笑容中皱纹都不见,整个人都好像年轻十几岁,几次想要张臂去抱又不好意思,只是讪讪搓着手。

长老又看着徐长生,更加越看越不顺眼。他深感痛心疾首,忍不住怒喝训斥道,“还有,娃儿都这么大了才带进门里,若是被外人欺辱了该怎么办?”

“你这当父母的,一点也不负责!”

“???”

本来前面一切还很正常,听到这话徐长生不禁愣住,顶起满头问号,苦笑不得。他刚想开口解释,又听见白眉长老像是想到什么,马不停蹄问道。

“等一下,长生你今年多大?”

徐长生只得先按下解释心思,毕恭毕敬行礼,答道,“回师曾祖,晚辈今年成年,刚好十八。”

“哦,刚好十八……什么?你才十八?!有辱门风!当真是有辱门风!”

“我要去永安峰控诉这种恶行,让所有门人引以为戒!罚你半年的月供!”

……

青牛哐哐砸门了半刻,掌门的脑袋才从窗户上慢悠悠探出,皱眉不耐烦道,“小牛你一直在喊什么?”

“这琼峰上有鬼!老爷救命!鬼还把小徒弟抓走了!”

青牛见靠山终于冒头,不禁激动到热泪盈牛眶。它哞哞叫苦,右蹄子不住点指歪脖子老树,铜铃般大的牛眼中露出惊恐,叫道,“还是只死色鬼!”

“琼峰中有色鬼?”

掌门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脸色随着笑声渐落也慢慢阴沉,直到最后面无表情,淡淡道,“小牛你可知道,这正乙门的护宗大阵是由谁布下?”

青牛一愣,突然感觉从后脊梁上直冒凉气,左右四顾又没有任何异常,蹲到屋口背后靠门,这才多了几分安全感。它伸长脖子看向掌门,摇摇头瓮声瓮气应道,“俺不知道。”

“这大阵,乃是我截教高人所立,历经劫难而不毁!”

掌门缓缓伸出右手,但明显不太够长,只露出几根手指头尖。他猛然一抖袍袖,打在空中分出道道华彩,发出轰然鸣声,哈哈笑道,“在这门下,莫说是鬼,就算是长生道仙,也攻不进来!”

他慷慨激昂,喝道,“尤其是这琼峰下,禁制周密,堪称近仙!不过区区小鬼,怎能入此琼峰?”

“师兄,你把排烟口挡住了。”

这时,屋中忘情老道好心的提醒声及时传来。掌门回头哈哈一笑,急忙把袖袍收回,只露出半个头,对青牛喊道,“莫说有鬼!”

就在此时,一朵突兀墨云飘来。琼峰上面的天,在短瞬间黑暗就成深邃夜般浓厚。

青牛抬头向上看去,笼罩整个琼峰的峰禁如水波般缓缓荡漾,一朵遮天墨云上两道人影绰绰,如鬼影般伸长模糊不清,慢悠悠挤进峰中。

一只方形蛤蟆不知被谁踹了脚,从云端上跌着跟头滚落,正好砸在青牛头上,白角被顶得不住发华光,一蛙一牛都捂住头,惊恐疯狂大叫。

徐长生带着小灵筠从云缘一跃而下,带起风声阵落,一道温和声音淡淡传进青牛脑海,很是熟络。

“师妹,这就是我们的峰门了。”

青牛正躺在地上装死,结果看见是徐长生才暗松口气,咕噜噜爬起来,下一刻忽然像是想到什么,青色牛脸变得煞白。

它不住向后退,四只蹄子吓得直哆嗦,努力挤出笑容,像是吃了苦菜般难看,道,“小徒弟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回来了?”

青牛哭丧着脸,苦苦哀求,高声叫道,“不要吃我!我看着长的小但生得老,肉可不好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