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华帝军 > 第一卷 跨江湖、涉庙堂
第二章 蓝衣老道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0-05-10 21:51:15 全文阅读

叶琛和陈丙两人心里一惊,头皮发麻,两人也没啥动静,怎么被人发现了。况且,在深山野林中,是不是人还不好说。叶琛壮着胆子慢慢地回头,同时双手撑地,徐徐爬了起来。只见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身穿蓝色长衫,头上挽着发髻,发髻上插着一个寻常的木簪。老人负手而立,白里透红的脸庞略显肿态,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可偏偏那一双深邃的眼睛显得他身上道骨仙风盎然。

叶琛被看得全身发毛,贱兮兮的笑道:“您是什么?”随即呸了呸,拍了拍嘴吧重新说道:“您是什么时候下凡到这山上的?”

那老道不但没气,反被逗乐了,微笑道“你这小子倒也有趣,下凡称不上。贫道乃一介凡夫,只是修了几十年的道,八年前路过此地,觉得这大虞山顶尤如仙境一半,适合静心修道,遂起了点贪恋,居住在此。”

叶琛随即拱手道:“道长谦虚了,我看您仙风道骨的,绝不是凡人能比。况且这样的绝妙佳境也就道长这样的才能配得上居住,像我们兄弟二人也顶多就是配得上在此看上一看。”

“噗”,一边还趴在地上的陈丙不经笑出声来,心想,琛子这马屁拍的够结实的,也不怕被马蹄伤着。

叶琛用左脚踢了他一下,低声喝道:“还不起来给道长行礼”,他心里那个恨啊,这丙子平时挺机灵啊,现在眼里咋没点活呢!那蓝衣老道要是没点本事,怎么可能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生活八年,而且生活得那么滋润,看他那脸庞就知道,平时没少吃肉啊。要知道,这大虞山的晚上,总有一些野生的动物出没,像黑瞎子(黑熊)、野猪、狍子等等。能八年都平安无事,甚至滋润无比,那说他手上没点绝活叶琛是万万不能信的。在见到他后,叶琛就打起了小算盘,要是能拜师学艺,弄点武艺傍身,自己的美梦说不定真能成!

陈丙慢悠悠的爬起来,略微拱手说道:“见过道长!”

叶琛见状,恨不得在他屁股上踢上一脚,可又怕蓝衣道长看出他那点小心思,只能作罢。对着蓝衣老道拱手道:“我这弟弟不懂礼数,道长莫怪。”

那老道倒也无所谓,说道:“不打紧,不打紧。两位若不嫌弃,就到小老儿住所稍作歇息,喝口水再下山,这天色渐黑,贫道建议两位稍作歇息就赶紧下山,不然晚间山上有猛兽出现,不好对付。”

陈丙听到此语,立即拱手说道:“不打扰了,琛子,快撤,我还小,还没娶媳妇儿呢!”

琛子见状,笑骂道:“怂包,我在呢,怕啥。”说完,转身面对蓝衣道长拱手作揖,说道:“道长,我俩还有事,不便打扰,改日再来拜访。”刚说完,撒腿就跑。只剩下一旁的陈丙目瞪口呆,半响才缓过劲儿来,拔腿就跟了上去。

蓝衣道长看到这两人一前一后跑掉,笑着捋了捋白色的胡须,笑着说道:“这小子有意思,我喜欢。”

山脚下,陈丙弯着腰、低着头,双手撑在膝盖上,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慢慢地抬头看着气定神闲的叶琛说道:“你丫咋那么能跑,跑那么远都不带停的,要命啊。”

叶琛笑嘻嘻的看着陈丙说道:“让你每天早上跟着我跑步,你非不肯,还说早上得睡到自然醒,美着呢!现在知道和哥哥我的差距了吧。”说着迈步就往村里走,一边走一边哼着小调,好似有什么美差在前方等着他一样。而陈丙则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个坑的趴着,还时不时的往山上看看,心想,现在应该没有黑瞎子了吧。

晚上简单吃了点,叶琛就爬到自家的小院墙上坐着,看着天上的星星,不知想什么出了神,时不时还探口气。对于一个独自生活了九年的孤儿来说,这种安静的时刻真的很宝贵。

不一会儿,叶琛就看到陈丙抱着东西跑了过来,嘴里还念叨着:“琛子,快下来,我带了好吃的给你,你晚上是不是没吃呢。”

“简单吃了点,倒真是有点饿了,带了啥?”叶琛从院墙上跳下来问道。

“荷叶鸡”,陈丙贼兮兮的继续说道:“快,进屋吃,我也没吃呢。”

叶琛忽然眼睛有点湿了,这兄弟每次都这样,不经意间就能感动到自己。叶琛看着陈丙说道:“丙子,如果有一天,我们有机会可以出去闯一闯,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陈丙嘴里咬着鸡腿支吾着说到:“想啥呢?就我俩还出去呢,能吃好睡好我就满足了。”

叶琛拿起另一个鸡腿笑到:“没什么,我就这么一说。对了,我明天早上准备上山去找那个蓝衣老道士,你去不?”

陈丙一脸疑惑的看着叶琛,说到:“琛子,你饿糊涂了吧,那么高山,今天不嫌累啊?你说说,又去找他干嘛?他就一久居深山的老道士,我看也没啥了不起的。”

叶琛看着陈丙的眼睛说到:“丙子,我有预感,这老道不简单,说不定还是个世外高人呢?”叶琛咬了一口鸡腿继续说到:“你想想,深山老林里,气候潮湿,时常有凶恶猛兽出现,他是怎么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呢?还有就是,我今天见到他满脸圆润,中气十足,走路也稳健有力,像个练家子,说不定真是我们遇到高人了。”

陈丙抬头到:“琛子,你他娘不会想拜他为师吧?”

叶琛笑笑没说话,一个劲的吃着鸡腿。不一会儿,两人把一只鸡吃的就剩鸡架了,一人撤一半鸡架坐下来仔细的扣着仅剩的肉吃。忽然叶琛抬头问陈丙:“丙子,你老实交代,这谁家的鸡?你是不是又偷了人家下蛋的老母鸡了?”

原来,两年前,叶琛大病一场,教书先生花了足足三两银子才请了个郎中把他治好。可是天天吃粥和玉米饼,没什么营养啊,精神总是萎靡不振的。于是陈丙就偷了隔壁村王婶家的老母鸡煮了鸡汤给叶琛补补。谁知道被人家发现了,王婶念在他是好心就没有追究。可是陈丙却被他爹拿着锄头追着满村跑,最后还是村长和乡亲们说情才算了。事后,只要有哪家丢了鸡的,陈大伯第一时间就问陈丙偷没偷鸡吃,害得陈丙现在都怕听说谁家丢了鸡。

“别介,琛子,这可是正宗的野鸡,我刚刚去田地里找我爹发现的,这鸡还是我老娘给做的呢!”陈丙舔了舔手指继续说到:“我娘和我爹说不喜欢吃这个,让我拿到这和你一起吃,其实我知道他们是舍不得,就想我们能多吃点”,说完就低头继续扣手上的半只鸡架了。

叶琛听完,什么也没说,挨着陈丙坐下,埋头扣鸡架。

陈丙离开之前说:“琛子,这辈子,你去哪,我就去哪”。叶琛听完这句话,只是笑笑,还是没说话。

兄弟,又要说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叶琛就和陈丙悄悄的摸出了村,向大虞山跑去。到了大虞山脚下,叶琛看看天色说到:“来早了,等天亮一点再上山,不然有点黑危险。”

陈丙一听乐了:“琛子,还有你怕的时候啊!”

叶琛挑着眉说到:“我这是考虑你,怕你不行,不然我一个人昨晚就上山了。”

陈丙一脸嫌弃的表情:“咦嘻,你得了吧,离不开我就离不开我,非得找那么多理由。”

两个说着说着,天色已渐渐的亮了起来。随即两人一前一后往山上走去,这次比昨天花的时间少,轻车熟路就到了地儿。说来也奇怪,叶琛昨天走一次就记得路,还很熟练,就连他自己都奇怪为什么!用他的话说,老子是天才。

陈丙左手拉了一把叶琛道:“琛子,拜师得带厚礼啊”。那时的老百姓都讲究拜师学艺得备厚礼,磕头奉茶送厚礼基本是那时的标配!

叶琛一拍脑门:“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现在哪来的及啊,硬着头皮上吧”,说完就往里走。

陈丙左手又拉了拉叶琛,笑呵呵的举起自己的右手说:“看,这是什么!”

叶琛一脸懵逼:“你哪来的?”

“就刚刚不远处看到的,顺手就抓来了,咋样,兄弟牛比不?”

叶琛举起双手,竖起大拇指,拉着陈丙就往蓝衣老道的小木屋走去。到了门口,叶琛拉着陈丙一起,俯身拱手道:“叶琛,陈丙求见道长。”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只见蓝衣老道打着哈欠出来了,还时不时得紧了紧自己的蓝衣大褂。陈丙在叶琛后面小声嘟囔了一句:“世外高人是这样的么?那我爹岂不是……”

叶琛回头瞪了他一眼,转头向蓝衣道人说到:“道长,我俩在山上抓了只野鸡,昨天见过道长后,就一直心系道长,所以拿过来送给道长。”这时,陈丙在后面又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修道之人能不能吃鸡啊”?叶琛那个恨啊,恨不得把他踹下山去,这小子今天怎么回事,净拆他的台啊。

道长也不生气,看着陈丙手上那只熟悉的鸡,眯着眼睛说道:“你这鸡在哪抓得,怎么那么像我养的小灰灰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