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华帝军 > 第一卷 跨江湖、涉庙堂
第三章 臣的银子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3461  |  更新时间:2020-05-11 22:53:16 全文阅读

小灰灰?这名字也太和谐了吧!兄弟两都是一脸黑线,本来想借花献佛,可谁知这花本来就是人家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就没有呢。

陈丙缓缓地松开手里的鸡,任由它大摇大摆的往院子外走去,那屁股上一撮微红的鸡毛,左右摇摆起来甚是嚣张。此时的陈丙,心中五味杂陈,想当年为了琛子偷了只鸡,被老头子拎着锄头追着满村打,弄得全村人尽皆知。昨天晚上,走狗屎运,抓只野鸡还被叶琛当做偷鸡贼。今天早上,又鬼使神差的抓了人家道长的鸡。这都叫什么事啊,难道这辈子就和这鸡怼上了?陈丙心想,不会是自己的生辰八字和鸡相克吧,回去可得好好找个算命先生给自己算上一卦。

老道见没人回答,又伸了个懒腰,说道:“虽然像,却也不是”,说完哈哈大笑,缓缓走下门前的三阶木梯,直径走向菜园子。看着蓝衣老道的背影,陈丙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狂奔,难道世外高人都是那么调皮的么!叶琛此时倒也有点后悔来此了,看着老道人的言行举止,和他心中想的世外高人有稍许的不一样。但转念一想,来都来了,毕竟人家这么多年活的那么滋润做不了假啊,不管有多少本事先学着,总不会有什么坏处的。想到此,又转身对着蓝衣老道俯身一拜:“恳请道长大人收我兄弟二人为徒。”

那老道正在浇水的手微微一震,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轻声说道:“贫道并无大才,也教不了你们什么本事,二位还是请回吧。”

叶琛忙拱手道:“道长,我二人只想学点本事傍身,至于学什么全凭道长安排。”

陈丙听后小声说:“琛子,我看要不算了吧,人家压根没那个心思。”

叶琛白了他一眼继续道:“道长,光凭您能在此山中生活的柔韧有余这一点,就够我俩学上十年八载了,还请道长收下我们。”

蓝衣老道转头微笑道:“你就不怕我是江湖骗子?”

“我相信我的眼睛”,叶琛说的铿锵有力。

蓝衣道长点了点头说:“我是不会收你们的,但如果你们愿意,就每天这个时候来陪我解解闷。”

叶琛一听,这事儿有缓啊,忙回到:“好好好!”

陈丙见状,也俯身附和。

随即又听到蓝衣老道人说:“不收你们是怕影响你们,以后你们会懂得”,说完就往林子深处走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院子里只剩下叶琛和陈丙两人静静的发呆。

好一会儿,两人才反应过来,四目相对,拔腿就往蓝衣老道的方向跑去。

大虞山山顶,蓝衣老道盘腿而坐,看着对面坐着的两个人,轻声说道:“虽你二人未在我门下,但今后跟着我也算是半个徒弟,虽无师徒名分,情谊自然不会轻了,今天我便正式介绍下我自己”,只见那蓝衣老道人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继续说道:“我叫吴靳松,以后你们可以称呼我吴先生。九年前我路过此地,见山下村落杂乱无序,便建议那个教书老头儿建立了这个无名镇。后来我看这大虞山景色甚是不错,心中便起了点贪念,若能在此安老也是不错。因为怕村民上山遇到贫道,扰了清静,所以才定居离这山顶不远的偏僻处。”

陈丙和叶琛两人皆是一惊,原来无名镇建镇初始,吴先生就在此处了,而且教书先生口中的那位赐名高人就是这位吴先生了。叶琛看向吴靳松说道:“先生,那为何当时不告知我们您就住在上山呢,这样有什么事情大家还能有个照应。”

吴靳松摆了摆手说:“我一个人清净惯了,不喜人多,再说这上山要什么有什么,吃不尽,也喝不完,我倒也乐得自在”。说完,吴道长看向叶琛和陈丙两人。

陈丙见状,忙说道:“先生,我叫陈丙,他叫叶琛,刚到这无名镇时我俩就在一起耍了,铁着呢。”

吴靳松笑笑点点头:“那你们两为什么想拜师学艺啊?”

叶琛接过话茬:“回先生,我想学点本事傍身,然后出去看看。”

吴靳松哦了一声,继续问道:“那你们两想学点什么?”

陈丙站起来说道:“先生,有没有那种练起来简单,但打起架来很厉害的武功。”

吴靳松笑着答道:“有,梦里!”

叶琛听完,笑的前仰后合,陈丙摸着脑袋悻悻然地笑了笑,又盘腿坐了下来。

吴靳松继续道:“所谓武功,其实是一些熟能生巧的搏斗技巧,天下并没有那些传说中的绝世武功。一些门派的武学,当你练得多了,经过足够多实战洗礼,你就能明白其中的奥义。武学没有那么神奇,神奇的是练习的人,脑子灵活、胆子够大,效果自然也就出其不意。”

陈丙又急忙问道:“那先生你会什么门派的武学?”

吴靳松道:“不急,你们两现在从这里小跑到山脚下,记住中间不能停,不管多慢,只管跑起来就行。”

叶琛和陈丙面面相觑,这可是大虞山啊,下山相当于二十里地啊,况且这还是坑坑洼洼的上路,这不得活活把人累死啊。今天早上爬上来就把这兄弟俩累的够呛,到现在还有点没缓过劲来呢。

陈丙撅着嘴说道:“先生,一会下山再上来,估计我这腿得废了,能跑一半么?”

吴靳松瞪大眼睛:“想学?那就赶紧去!”

叶琛心一横,就当每天早上多锻炼了一会,可是苦了丙子啊。但是一想到丙子累哈哈的样子,叶琛低落的心情就又好了起来。

两人慢慢站起来往山下跑去,身后传来吴先生的声音:“今天就不用上来了,明天还是这个时候小跑上山,别偷懒,我看得见”。一听到这句话,兄弟俩都悠悠出了口气,先生还是仁慈的。

一个时辰后,大虞山山脚下,叶琛双手叉着腰喘着粗气。而陈丙则是趴在地上,胸口不断起伏着。陈丙抬头看着叶琛说道:“琛子,你说先生不会拿我俩开涮呢吧,哪有这么练武的啊,这要是七八天下来,我不得瘦得爹妈都不认识了。”

叶琛答道:“先生自有先生的道理,况且这也不算太离谱,你要是每天早上和我一起跑步就不会这么累了”,叶琛看了看陈丙笑道:“快起来,剧烈运动后最好别立即趴在地上,不然第二天会全身酸痛,起来慢慢走一会儿。”

陈丙将信将疑的爬了起来:“你这都是什么理论,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老子遭过这罪”,说着两人往村里走去。

第二天一早,两人又偷偷摸摸的向山上跑去,一路小跑,就好像是做贼一样。期间陈丙几次都想坐下休息,都被叶琛拖着往前跑,害得陈丙只能跑一会爬几下,累的肺都要炸了。好不容易跑到了小木屋,又不见吴先生的踪影,只能继续向山顶继续跑。

不多时,到了山顶后,陈丙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低头穿着粗气。叶琛也累的双手叉腰,低着头大口的喘着气。吴靳松看着两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还不错,总归是爬上来了!看到地上的竹篓没有,里面有石斧,每人去给我砍二十根小腿粗细的木棍过来,一人高就成,我有用。”

陈丙呻吟道:“先生,歇会儿,歇会儿。”

吴靳松眉头一挑:“那好,那就继续跑下山吧。”

叶琛赶紧站起来,冲着吴靳松谄媚道:“先生,丙子瞎放屁的,我们现在就去,现在就去啊”,说完,踢了踢陈丙,拿着竹篓就往远处跑。陈丙则是一脸的不情愿,跟在后面说道:“琛子,我咋觉得他在逗我们呢,哪有这样教人练功的啊,这不是把人往废了整嘛!”

叶琛叹道:“先生估计想让我们提升一下体力,没有好的体力,武艺再好也没用啊,那不和新郎官喝醉酒洞房花烛夜一样了啊”

陈丙疑惑道:“什么意思?”

叶琛贼兮兮的笑道:“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吴靳松站在山顶看着这两人,嘴角不经意间露出那一抹微笑,时隔九年,他又好似看到了那个他曾经引以为傲的身影,可惜在九年前那一场厮杀后,就天人两隔了。

……

京畿道,安华宫,华国皇帝朱承远端坐在龙椅上,双目直视下方跪着的兵部主事王永文,轻微怒道:“我听说前些日子有人联名上书华北道道承,说几十个为国战死的老兵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还无人问津,说说什么回事,站起来回朕的话。”

王永文战战兢兢的站起来拱手道:“回陛下,据下官调查,这几十人都是九年前安立国入侵北疆时战死的,当时的抚恤金确实不是微臣经手,但微臣已经着人前往华北道调查了。另外……”

“有什么就说,在朕面前还有什么支支吾吾的,快”,皇帝怒道。

王永文低头继续说道:“另外,据臣最近调查显示,不光华北道,就连华西道和华东道阵亡将士的抚恤金都有异常。”

皇帝眉眼略微睁大:“去查!不能让一些蛀虫寒了我北疆战士的心。”

“臣,遵旨”,王永文随即缓缓退出了安华宫。

朱承远转头看向坐在下面批示卷文的内阁首辅李先来,说道:“你怎么看?”

李先来起身走到堂下俯首道:“臣觉得此三道的道承道府都没有问题,毕竟都是当年书院中的封疆院出来的人,问题可能在于执行此事的人。”

皇帝嗯了一身说道:“即使无关也有失察之责”,随即看向一旁的次辅赖司继续说道:“拟旨,华北道道承吴清、道府王俊仁有失察之责,扣俸禄一年,以观后效。另外,着吴清派人协助兵部的官员查清抚恤金事件的来龙去脉,不得有误。”

赖司起身道:“陛下,吴清之前已经被扣了六年俸禄,前年岁末向臣借的银子还没还,您是不是考虑换个处罚,不然臣的银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一旁的李先来笑而不语,而皇帝也好似什么也没听见,说了句:“朕乏了,去睡会儿,你们忙完自行告退吧”,说完就走向大殿后方的寝宫去了,只留下赖司眼巴巴的盯着皇帝离去的方向,欲言又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