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上元节(十)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39  |  更新时间:2019-11-03 00:10:01 全文阅读

女皇帝望向上官婉儿,问到:“婉儿,汝对此事有何见解?”

上官婉儿瞥了一眼武三思,向女皇帝答到:“回禀陛下,具体的婉儿也说不好,只是此事从头至尾确实有太多不合理之处,婉儿以为。。。梁王和太平公主确是被人构陷。”

女皇帝听罢,当即厉声说到:“构陷?”她抬手指向武三思,手激动得甚至有些颤抖,说到:“他与太平所行之事也能叫作构陷?如此大逆不道之人,谈何构陷?”

上官婉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时不敢再多言,女皇帝继续说到:“他二人居心叵测,人神共愤,朕此时只是想知道背后到底还有何人比他二人更加狼子野心!”

上官婉儿小声答到:“回禀陛下,既然如此,婉儿有一建议,既然梁王对相王有所怀疑,倒不如命梁王彻查此事,若是搜得实证,也好一并处罚之;若是未有此事,也好还相王一个清白,这总比将梁王直接关押入大牢要更为妥当一些。”

女皇帝顿了顿,说到:“看来婉儿还是要为梁王求情啊!也罢,武三思!”女皇帝又转身望向了武三思,说到:“朕就给汝三日为限,查清此事,若是当真是相王,汝又有实证,朕对汝可另行处置;可若是汝无中生有,刻意构陷相王,到时可别怪朕不客气!”

武三思听罢,连声答谢,女皇帝继续说到:“此事只可密查,断不可大肆张扬,以免辱了皇族的名声!汝和太平已把皇室的脸都给丢尽了!”

武三思答到:“喏!”说罢,女皇帝一挥手,武三思与武江退出了集仙殿,他俩的性命算是暂时保下了,可如何对相王展开调查,二人却是一筹莫展。

洛水河旁,李三郎、李客和裴旻三人骑行至此。

洛水河旁的道路已被禁军及羽林军强行隔离了出来,二十几尊人身大小的佛像被黑布裹得严严实实,放置于马车之上,正准备送往皇宫,道路两旁被密密麻麻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纷纷朝佛像观望,车队缓慢地前行着,军中安排了几十人正沿街敲锣打鼓的大声喊到:“佛像显灵,女皇齐天,天下太平!”“陛下亲自礼佛后,佛像将供奉于洛水河旁,供众人观瞻!”

李三郎等三人听清军士所喊的内容后,顿时明白了其中之意,原来是有人出了主意,准备将石像上的“殡”字改为“齐”字,以此来昭告天下,此举也算高明,可。。。也许消息早已走露,不知到底能否遮掩的过去。李三郎正这样想着,却已听到一旁有人窃窃私语:“明明是殡天。。。”“这定是运进皇宫准备掉包。。。”“陛下真敢逆天而为。。。”之类,李三郎左右环视了一番,私下议论者大多应是普通百姓,不像是刻意蓄谋之人,李三郎只好引而不发,看来此事确实已难以遮掩。

李三郎带领两人挤到了车队最前方,带队的正是桓彦范,他见了李三郎连忙下马行礼,李三郎于是凑近了些,附耳小声说到:“吾刚才在人群中听到,石像上的消息已经走漏,为今之计桓将军只有抓紧时间,尽快处理,再向众人展示,打消流言,方为上。”

桓彦范听罢点了点头,拱手答到:“谢李司丞提点,末将这就抓紧时间去办。”说罢,朝车队后方一挥手,大声喊到:“抓紧时间入宫!”

李三郎等三人望着渐渐远去的马车队,不禁摇了摇头,心中顿生惆怅,这到底是何人所为?又到底所为何事?李客见状,小声向李三郎说到:“李司丞,吾等这就去现场察看一番。”

李三郎点了点,三人遂出发去了敬佛灯台。

之前,李客都是远远地观望灯台,这次走近了些,才真正领略到灯台之雄伟壮观。石像运走后,为了今夜陛下亲临此处时的安全,羽林军把军队管控的范围又扩大了些,灯台四周距离三十丈远的地方都被封锁了起来,任何人等均不准入内,洛水河也已经停止通航,不少羽林军正在水面上做巡防,防止有人闯入。

此刻负责镇守此处的统兵将军正是敬晖,见了李三郎连忙毕恭毕敬的上前相迎,李三郎还礼后,说到:“敬将军,吾等前来此处,是为了调查石像一事,不知可否方便入内?”

敬晖将军望了望李三郎,又望了望他身后的李客和裴旻,面露难色地说到:“不瞒李司丞,按理来说,此事关乎天下大事,吾收到密令是不允许任何人入内的,可既然是李司丞欲查此案,那敬晖又岂能不从?不过,吾只能让李司丞入内察看石像之地,至于灯台,那非末将把守之地,确实不便。”

李三郎有些疑惑地问到:“难不成灯台敬佛处并非敬晖将军所辖之地?”

敬晖摇了摇头,说道:“陛下有令,为了确保燃灯敬佛时万无一失,此番敬佛之事自搭建之日起就全部由张易之负责,其他任何人都不准靠近,即便是今日吾等也不能入内,所有的工匠、守卫皆是由张易之自行甄选、任用,不分昼夜,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李三郎听罢,小声喃喃道:“张易之?”敬晖见李三郎陷入了沉思,刻意提高了声调,问到:“请问李司丞,是否此刻入内?”

被敬晖这么一问,李三郎回过了神,拱手答到:“那就有劳敬将军带路。”

敬晖于是将其三人引到了佛像生出之地,佛像运走后,此处留下了一个个坑洞,李三郎走了过去,朝一个又一个的坑里逐一望去,只见每一个坑中都留有一个石头底座,李三郎眉头紧锁,一时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石头到底是怎么从地里长出来的?难不成真是神迹?

正思索间,蹲在一旁的李客指着坑内的石座,向敬晖问到:“请问敬将军,这石座下面是什么?”

敬晖闻罢,也蹲了下来,看了看坑内的石座,小声答到:“每一尊石像都是与这些石座分离的,事出紧急,吾等只是搬出了石像,这石座下是何物,吾等倒还未细查。”

李客又望向了李三郎,小声说到:“李司丞,吾以为这石像生出的玄机应就在这石座之下。”

李三郎走了过来,仔细看了看石座,小声答到:“挖!”

一旁的裴旻连忙说到:“且慢!”三人齐齐望向了裴旻,满是疑惑,裴旻俯低了身子,小声朝三人说到:“此事须秘密进行,刚才羽林军已大张旗鼓地说此事乃上天的神迹,若是吾等此刻揭穿了此事,陛下必然大怒,料想吾等几人必定难辞其咎!特别是敬晖将军,必受连累!”

李三郎听罢,连忙点头称是,于是让敬晖找来了黑布,将其中一个坑围了起来,四人在黑布中自己动手挖了起来,没想到那石座并不深,往下挖了几尺,便已见底,李客与裴旻合力将石座给抬了出来。一股腐朽的味道传了出来,四人连忙朝坑中望去,只见下面有几个很大的麻布包,李客小心地看了看,确认没有危险,又把其中一个布包提了出来,李三郎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麻布包。。。

四人面面相觑,石像的秘密原来如此。。。

李三郎取了一些麻布包中之物,又将其放回原位,又将石座像先前一般放回了坑内。为了谨慎起见,四人又接连挖了旁边的三、四个坑,结果都一致。李三郎最终撤了黑布,向敬晖说到:“石像生出之事,谜团已经解开,还请敬将军小心把守此处,万不可走漏了风声,吾等即刻入宫见驾,禀报此事!”

敬晖一拱手答到:“有劳李司丞,敬晖在此留守,诸位尽管放心。”

李三郎三人起身将欲走,但又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大佛,这正是今夜陛下亲临礼佛之处,佛像约有五、六丈之高,此刻正被一块巨大的布所盖住,虽然佛像被盖住,但仍能察觉其壮观,三人不自觉地朝佛像走了过去,越靠近越能感觉到佛像之巨大,短短时间内,张易之能安排好此事,实不简单。

距离佛像十多丈的地方,三人被守卫的兵士给拦了下来,兵士身穿浅色长袍,与羽林军服装迥异,一看便是专职看守佛像的,兵士说到:“请李司丞止步,奉陛下命,任何人不得入内。”

兵士居然识得李三郎,他自是感到一惊,于是答到:“既然陛下命令,那吾等就先行告辞了,此处还有劳诸位。”卫兵见李三郎欲走,也便不再多言。

李客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好奇特的味道。”

卫兵见三人还在停留,于是催促道:“还请三位尽快离开,别让吾等为难。”

李三郎见状,也不便多言,拉着李客二人转身离开了;李客眉头紧锁,继续小声说到:“不知李司丞、裴兄,是否闻到一种很奇特的味道?”

经李客这么一说,李三郎、裴旻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