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上元节(十一)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19-11-04 00:27:39 全文阅读

李三郎小声向李客问到:“不知李都尉是否知道此为何物所散发出的味道?”

李客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思索片刻,轻轻摇了摇头,小声说到:“此味奇特,吾不曾闻过,不过。。深吸之后似乎令人有一种昏睡的欲望。”

李三郎、裴旻听罢也再次深呼吸了一次,似乎真感到有一些乏意,于是点头称是,三人正欲继续讨论,可守护的兵士见三人停住了脚步,于是连忙上前催促,三人互相望了一眼,也只好离开了。

临行前,李三郎又向敬晖打听了此事,可敬晖却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原来自灯台搭建之日起,佛像周围就被远远的隔离了开来,附近均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么做说是为了保证灯台建造的安全,故敬晖倒是从未闻到过这奇异的味道,更别说知道此为何物了,李三郎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无可奈何,于是只好带着李客二人朝皇宫赶了去。

洛水河敬佛处离皇宫不算远,一刻过后,李三郎等三人便到了集仙殿外候旨觐见,女皇帝听闻是他三人,当即便准入了殿,三人行礼过后,女皇帝面带笑意地问到:“不知三郎到此何事?”

李三郎恭敬地答到:“回禀陛下,吾等前来是为向陛下禀告地中生出石像一事。”

女皇帝听罢面色微微一震,继而问到:“难不成三郎查出了此案背后的谋划之人?”

李三郎轻轻摇了摇头,答到:“回禀陛下,此事尚未查清,但地中为何生出石像一事确已查明!”

“哦?”女皇帝面带一些疑惑地应了一声。

李三郎左右看了看,说到:“此事事关重大,还望陛下屏退左右,三郎也好细禀。”其实此事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女皇帝已将此事定性为神迹显灵,若是李三郎将人为的因素揭开,此事一旦传扬出去,女皇帝的威严必然会受损。

女皇帝心领神会,一挥手,让殿内的宦官、婢女皆退了出去,李三郎见人都走后,于是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裹上前呈递给了女皇帝,包裹有一股腐朽的味道,女皇帝接过时不禁眉头一皱,面露疑色,不过在望了一眼李三郎后还是把包裹缓缓打开了来;女皇帝望着包裹内的东西,面色显得更加疑惑,于是问到:“豆芽?三郎此番是何意?”

李三郎一躬身,答到:“回禀陛下,此物确是豆芽,是三郎从石像的石头底座下所获取。”李三郎抬头望了一眼女皇帝,女皇帝在思索,未有应声,他于是接着说到:“三郎为谨慎起见,接连挖出了三、四座石头底座,其下皆是此物。”

女皇帝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缓缓问到:“汝的意思是有人事先在石座下埋了豆芽,然后再放入水,待豆芽发芽时,把石像给顶了出来,造成了一种石像从地里长出来的假象?”

李三郎心中暗中感叹道,女皇帝果然睿智,才看了一眼豆芽就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玄机,于是答到:“陛下英明,依三郎之见,事情的真相便是如此。”

女皇帝再次陷入了沉思,口中自言自语的小声喃喃道:“想不到豆芽竟会有这等力量,居然能从泥土中将石像顶出。。。”

三人不敢多言,静静地等待着女皇帝的再度询问,许久过后,女皇帝终于抬起了头,望向三人,开口道:“汝等如何看待此事?”

李三郎只是知道了石像从地中生出的手段,可关于此事本身,时间紧促他倒是未曾多想,现女皇帝这么一问,他只好把目光转向了李客,李客见罢开口说到:“回禀陛下,依在下之见,此事必是有人精心预谋,吾料想定是想对陛下不利。”

女皇帝听罢,面上开始有了些怒色,当然这怒气绝对不是针对李客,而是针对谋划此事之人,她厉声说到:“李都尉何意?还请详述。”

李客一拱手,继续答到:“回禀陛下,这豆芽发酵之事,谁也不能准确地预判其真正的破土时间,故而在下以为行此事之人定是对石像的重量、豆芽发酵的时间做了充分的尝试,这也是为何会有二十多尊石像的原因,若只有一尊石像,谋划者恐其未能在预设的时间点破土而出,故而做了多个石像的准备,到时只需其中一尊破土而出即可,由此推断,此事绝对不是一个偶然事件,而是一个精心谋划的局。”

女皇帝听罢,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说到:“李都尉言之有理,请继续说下去。”

李客转身望了一眼李三郎,继续说到:“再者就是石像上的内容,这是赤裸裸地针对陛下,无非就是想向陛下和天下百姓传递一些不好的信息,混淆视听,以达到自己的行事目的。”

女皇帝再次点了点头,问到:“那依李都尉只见,那背后操作之人到底是谁?”

女皇帝的发问倒真是为难住了李客,此刻他并无真凭实据,故而断不敢妄下结论,想了半天,只能缓缓答到:“回禀陛下,具体的行事之人,在下暂且没有把握,不过在下以为,在陛下敬佛之处,埋下二十余尊石像而不被人所知,这确实是一件不容易办到的事,必须要有绝对特权之人方能将此事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李客这么一说,凭借女皇帝的睿智,已经知道其所指何人,可若是他,动机又是为何?女皇帝不好急于猜测,二人便开始打起了哑谜,李客也一样,在没有绝对把握时,谁也不愿捅破这层窗户纸。

突然,女皇帝话锋一转,开口说到:“汝等三人此番查案有功,令朕甚是欣慰,既然李都尉尚未有绝对把握,那朕就暂且安心等候,望李都尉早日彻底查清此事。”

李客当即一拱手,答到:“喏!在下定当不辱使命。”

李三郎继续上前一步说到:“启奏陛下,有一事三郎不知当讲不当讲。”

女皇帝一摆手,说到:“没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三郎有话就请直言。”

李三郎望了望身旁的二人,终于下定决心说到:“陛下,先前吾等在查访石像的坑洞时,无意中发现燃灯敬佛的石像附近有一股特别的味道,味道似乎能欲人昏睡,三郎怕此事可能对陛下不利,特此向陛下禀报。”

女皇帝听罢,当即向李三郎招了招手,让其到龙椅旁,然后女皇帝从龙椅的靠垫下取出一个香囊递给了李三郎,然后问到:“三郎且闻闻,是否是此味道?”

李三郎接过香囊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此香囊内所散发出来的味道与刚才闻到的无异,李三郎面露疑惑之色,问道:“请问陛下,这。。。”

女皇帝答到:“汝三人事事为朕着想,朕甚是欣慰,此物乃西域秘药,张易之见朕常常失眠,故而向朕呈送,若是闻之,有助于安神之用,此物是朕特意安排张易之置于灯台附近的。”

李客小声答到:“原来如此,是吾等失言了。”

女皇帝一摆手,说到:“无妨!汝三人也是为了朕,朕心里清楚。”

石头从地中生出的方法李三郎已禀告完毕,剩下的就是找到实证确认这幕后策划之人,于是李三郎拱手说到:“启禀陛下,已无他事,吾等告退,若是查获进一步情况,三郎定会及时向陛下呈报。”

女皇帝刚欲开口,可集仙殿外却突然传来宦官急报的呼喊声:“陛下,不好了,有紧急军情。。。”

女皇帝听罢顿时眉头紧锁,让殿外的宦官进了殿,于是厉声说到:“汝这般惊慌,到底所谓何事?”

宦官入殿后便当即跪在地上,听女皇帝询问,于是答到:“回禀陛下,不好了!紧急军情,因昨夜吾军撤离了在外的八万守军,此刻突厥军队已经乘势攻入吾军领土,长驱直入,兵锋直指神都。”

女皇帝听罢,当即面露惊色,有些颤声地说到:“什么?突厥这般无耻之徒,居然趁此刻宣战!朕。。。绝不饶他!”说罢便欲取虎符。

一旁的李三郎听罢,也是顿时眉头紧锁,他心中暗自惊奇到,为何撤离八万守军之事,短短一日,便已经传到了突厥人的耳朵里,况且,突厥军队又怎会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向吾发动战争,这不像是突袭,而更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军事入侵。想到这里,李三郎连忙双手一拱,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女皇帝。

女皇帝突然听闻突厥入侵,心绪难免有些混乱,虽然李三郎有此一言,可女皇帝却不为所动,反而说到:“三郎,此刻断不是议论此事的时机,眼下要做的还是尽快让援军返回驻地,以阻挡继续入侵的突厥军队,保吾神都百姓安宁!”说罢,不待李三郎答复,又朝宦官大声说道:“速传陈玄礼入宫见驾!”

宦官一拱手,答到:“喏!”遂退出了集仙殿。

李三郎望着宦官的背影,不禁再次陷入了沉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