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十九)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19-10-02 00:10:05 全文阅读

听裴旻如此一说,太子李显心中自是欣喜。本来武选一事李客是最佳人选,可奈何其身份原因确是令人顾忌,武三思等人已知悉李客的真实身份,若是其当众揭穿,那岂不是正中其下怀;李客是陛下密令释放,若其身份被揭穿,她也绝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来保李客,倘真如此,不仅害了李客,就连太子一党也定是难辞其咎。李客二人到来之前,太子等人正踌躇此事,恰巧见了裴旻随李客一同到了东宫,太子心中顿时有了人选,自是欢喜,此刻裴旻又应下了比武一事,更是令太子心中一块巨石放下;于是,太子满脸堆笑地说到:“倘若裴大侠此战夺魁,本宫定为裴大侠请旨重赏。哦,不对,裴大侠已是陛下亲口御封的剑圣,应该称呼剑圣才是。”

太子高兴得连称呼裴旻的称谓都改口了,但裴旻却对此不以为然,他一躬身继续说到:“谢太子殿下。那日陛下赐于封号,也是为了震慑万藩,这剑圣二字裴旻实在是担当不起,望太子陛下还是称呼在下裴旻便是;另外,吾欲参与明日比武之事,皆出自相助朋友,并不其它奢求,太子的封赏实不敢受,若是太子非要赏赐,那还是赐在下一些好酒吧。”

裴旻这么一说,有些驳了太子的面子,不过太子倒也不在意,仍然面带笑容地说到:“这陛下御口亲封称谓,岂能儿戏,剑圣就是剑圣,这无可厚非,况且裴大侠武功盖世,自是担得起此称谓,还望莫再推辞;至于赏赐一事,裴大侠也是直爽之人,那本宫也不勉强,到时一定好酒奉上!”

看来太子是认定了此称谓,裴旻也不好再强辩,于是双手一拱,答到:“喏!谢太子殿下。”

见裴旻不再推辞,太子心中满意,遂向李三郎继续问到:“武选一事已有着落,那这文选一事,三郎可有何人选提议?”

太子这么一问,不免让李三郎有些为难,他眉头紧锁地答到:“回禀太子殿下,此事的确为难。文选不同于武选,可以直观的高下立判,比试的干谒诗文没有明确的评判准则,须迎合评判者的兴趣才行,否则很难保证胜出。”

太子听李三郎这么一说,也跟着皱起了眉,看了看张柬之,一起问到:“那汝等可有良策?”

张柬之起身答到:“回禀太子殿下,此事确实如李司丞所言,若要保证一定能够胜出,确有难度,依老臣之见,只有一法可行。”

太子连忙催促地问到:“请阁老快说。”

张柬之继续说到:“只有吾方派遣多人应战,以求在众参赛人员中有能有一人脱颖而出。”

太子沉思了片刻,缓缓地说到:“确实也只能如此了,本宫刚才仔细思量了片刻,如今放眼四海,确实没有一人能够在文坛上傲视群雄、独领风骚;那二位有何人选推荐?”

张柬之思索片刻,答到:“吾可举荐二人,一为贺知章、二位姚崇,此二人虽已年近半百,可皆文彩出众,可以一试。”

这二人的文采的确出众,太子听了也表示认可,但刚才也说了,这场比试还需多一些人才能提高夺魁的胜率,于是太子望向李三郎继续问到:“三郎可有合适人选?”

李三郎听罢,说到:“回太子殿下,吾也举荐一人,便是那张九龄。”

张九龄!此人的文彩太子自是领略过的,确实是一不错的人选,年轻有为,又值得信赖,于是太子当即一拍案桌,说到:“好!本宫决定就此三人出赛,定能有所斩获。”

太子话刚说完,从屋外急匆匆地走入了一个小太监,他进门后左右看了看,径直走到了李三郎面前,小心地递给了他一块玉佩,李三郎一看手中玉佩,霎时面露惊色,那小太监凑近李三郎耳旁小声说到:“来人身穿黑斗篷,小人看不清他的脸,他让小人把此玉佩交于李司丞,说是有急事相商,须在密室会见!”

李三郎听罢连忙点了点头,直接走到了太子身边,把玉佩递给了太子,并在耳旁耳语了几句,太子也是有些面露惊色,他二人的举动自是看在李客和裴旻的眼中,难不成又有什么变故不成?竟会让太子和李三郎都如此有些惊慌,但他二人耳语相商,定有不便告知之处,二人也不便相问。

太子与李三郎二人言罢,李三郎转身向李客和裴旻说到:“二位莫怪,太子与吾还有要事相商!”

李客听罢,一拱手说到:“既然如此,吾二人告退。”说罢欲走。

李三郎连忙叫住二人,说到:“李都尉勿急,吾还有事相告。还请二位速回龙安司,告知陈玄礼和张九龄,克多虽然吾等不识得,可这陈无忌吾却认识,让他二人连夜绘制陈无忌的画像,并连夜搜捕,吾相信只要找到了陈无忌,料想那克多也就不远了。”

李客听后,继续说到:“回禀李司丞,吾认为还有一人可一同寻找。”

李三郎心领神会,说到:“李都尉说的可是那赤发阎罗?”

李客点了点头,说到:“正是!”

李三郎没有犹豫,继续说到:“那就依李都尉所言,让龙安司连夜搜寻;二位布置妥当后,还望早些休息,明日之事还有劳二位。”

李客、裴旻一拱手答到:“喏!”

二人刚欲走,李三郎继续说到:“李都尉,还有汝的妻儿,要不就住在东宫吧,也好有人照应。”

李三郎这么一说,李客心中顿时大惊,李三郎此话不免让他想起了武三思,难不成他也要像武三思一般让他的妻儿成为人质?李客自是不愿,本来今日让她母子到此就已是唐突之举,现又怎能让她二人真的陷入到太子等人的掌控之中,若是今后以此相胁,那他又如何是好?想到这里,李客答到:“谢李司丞好意,让她二人在此,不免会打扰到太子殿下,吾还是将她二人带走吧,还望李都尉成全。”

李客说此话时,李三郎也反应了过来,他的提议确是有些唐突,本来出自好意,让李客误会了可就不好了,于是连忙说到:“李都尉千万别误会,吾没有他意,吾只是觉得她二人有人照顾可能会更好一些,若是李都尉要带走她二人,随时带走便是。”

武三思曾经的行径,不免令李客后怕,所以即使李三郎如此一说,李客还是没有丝毫犹豫,紧接着说到:“在下的妻儿出生卑微,在这东宫之内想必也是不习惯,吾还是把她二人带走吧。”

李客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李三郎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若是再多言相劝,必定会心生嫌隙,于是说到:“那就请李都尉自便,龙安司还请李都尉即可前往妥善安排。”

李客当即答到:“喏!”便不再多言,转身准备离开大厅。

太子突然开口道:“李都尉,且慢!”

难不成李三郎松了口,太子又要相胁?李客突然提高了警惕,手不自觉地在握到了剑柄上,但很快冷静下来,转身拱手答到:“请问太子殿下还有何事?”李客这一系列的举动自是看在了李三郎的眼中,他心中暗自吸了一口凉气,还好李客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发生什么;但此刻太子到底要说什么?难不成也要挽留?那定会造成更深的误会,李三郎一边想着开解之词,一边有些焦虑地望向太子。

只见太子满脸堆笑地说到:“李都尉,汝今夜要带走妻儿,自有汝的原因,本宫也不便强留,但本宫有一事,还望李都尉答应。”

原来太子不是为了强留李客妻儿,这倒是令李客和李三郎瞬间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李客答到:“敢问太子殿下是何事?只要是在下能办到的,定当全力而为。”

太子继续笑着说到:“汝的儿子小太白,天资实在聪慧,年方四岁居然已能出口成章,他日必成大器,本宫喜欢得紧,日后多带他来东宫与本宫相聚,明日诗文比试,本宫料想他也定会喜欢,请务必带他一同前往。”

太子所提的这个要求令李客一时摸不着头脑,刚才的李三郎和现在的太子,他二人到底是真心出自好意,还是故意试探,他确实不得而知,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李客还是推辞道:“明日朝廷大事,是否会有不便?还望太子殿下再行考虑。”

太子一挥手,说到:“李都尉多虑了,没有什么不便的,就依本宫之意,照此决定,汝二人还有事就速去办吧。”太子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李客也不好推辞,只好应下,于是带着妻儿与裴旻一同离开了东宫。

半路上,裴旻三人回了茅屋,而李客独自前往了龙安司,准备和陈玄礼、张九龄一道商议如何找寻陈无忌和赤发阎罗。

望着李客离开东宫的身影,李三郎心中不免感叹到李客此人确实与一般人不同、甚难驾驭;不过,此刻他也没时间再多想此事,连忙和太子、张柬之一同进了密室,会见来访之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