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十八)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183  |  更新时间:2019-10-01 00:03:28 全文阅读

李客之前已向太子和李三郎说过关于库勒多提那在碎叶城的见闻,此时李客再度提及此事,自是令众人内心不安,张柬之虽然首次听说此事,但从众人的神情中也能窥知一二。

许久过后,裴旻终于打破了沉默,拱手说到:“禀太子及诸位大人,依在下之见,既然无法确定库勒多提那为何物,那又何必在此刻劳神?何不妨商议一些眼下可行之事,至于库勒多提那,只需加强一切可能的戒备即可,若是歹人真敢来袭,吾等必将其拿下!”裴旻说罢,用余光看了一眼李客,李客正好看向裴旻,他虽满面愁容,不过听完裴旻的话,也觉有理,于是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太子李显轻叹一声,无奈地说到:“看来也只能如此了?”说罢转头看向李三郎,继续说到:“三郎,此事只能劳汝多费心,尽可能把诸事想得周全,一定要设法阻止歹人一切的袭击可能,确保神都无虞!要不就真害了百姓了。”说罢又轻轻摇了摇头。

李三郎应声答到:“喏!吾这就前往龙安司召集陈玄礼、张九龄商议如何防范。”说罢欲退。

太子连忙说到:“三郎,且慢,还有事商议,等议毕再去不迟。”

李三郎一拍脑袋,面色有些尴尬地说到:“太子殿下说得是,吾这一急,差点把要商议的事都给忘了。”

李客在李三郎身旁小声问到:“敢问李司丞何事?是否需吾等回避?”

李三郎摇了摇手,答到:“李都尉,自不必退避,相商之事还须李都尉协助才可。”

李三郎这么一说,倒不免令李客有些许意外,何事又需自己协助?难不成是关于捉拿克多之事?那自是义不容辞,于是答到:“哦?请问李司丞何事?吾自当竭力相助,太子和李司丞吩咐便是。”

不待李三郎开口,太子抢先说到:“此事还须李都尉相助才好,本宫不知今日裴大侠亦到东宫,若是再得裴大侠相助,那自是确保万无一失了。”说罢,太子又看了看裴旻,眼神中充满了期许。

太子这么一说,倒是令裴旻有些意外,但不知是何事他又不好直接拒绝,只好一躬身说到:“敢问太子殿下到底是何事?若是为了神都百姓,裴某自当义不容辞。”

太子见裴旻行此礼,连忙起身扶着裴旻直起了身子,面带笑意地说到:“那倒不是全为了百姓,只是此事应是非二位莫属不可。”

听太子说此事不是为了百姓,难不成是为了朝廷?裴旻自是不愿受约束之人,更不愿攀附任何权贵,若是为了百姓和侠义之道,诸事皆不会推脱,哪怕要牺牲自己,也定会在所不惜;可若是为了权贵,他心中定是不愿,于是不自觉地面露难色。

李三郎自是看出了裴旻的不情愿,但恐其直言相拒,顶撞了太子,那必是不好,于是连忙解围说到:“裴大侠、李都尉,勿急,此事还请听吾慢慢道来。”

太子仍然满脸笑意,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说到:“也好,此事就由三郎给二位详述一下吧。”

李三郎看了看李客和裴旻,开口问到:“今日洛水河边,上元节燃灯供佛之处突然从土中长出许多弥勒石像之事,二位可曾听闻?”

李三郎所提之事,李客今日刚好在现场见闻,自是知晓,只是他不知道此事和太子要让他二人办的事到底有何相关,他不敢多言,只是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吾已听闻。”

李三郎继续说到:“陛下登基之前,得上天启示,其为弥勒佛转世,故而君权神授,继承大统;今年上元佳节,陛下下诏,欲亲临洛水河边燃灯敬佛,现诸事已近完备,恰好此时敬佛之处的泥土中却生出了这多尊弥勒佛石像,似是天神显灵,陛下大喜,认为是大吉之兆,故而今日急召百官入宫,相商如何处之。”

裴旻是首次听闻此事,不免有些惊讶,脱口说到:“泥土中长出佛像?这事确实不同寻常!”

李三郎看了看裴旻,继续说到:“一夜之间竟生长出多具石像,此事确实不同寻常、亘古未见!事发之时,洛水河周围的百姓都闻风而至,争相观之,此事现恐已经整个神都都巷尾皆知。”

李三郎如此说,李客自是想起了今日洛水河边的场景,但自己所见却和李三郎所述有些出入,明明是官府之人敲锣捣鼓的沿街告知百姓,似乎是故意引其众人的注意,怎到了陛下处却成了百姓闻风而至了?此事到底是神迹显灵,还是人力为知,在李客心中却留下了一个不小的疑问,但此事现已被陛下定论为神迹,他也不便过多质疑,免得因此惹祸上身,故欲言又止,继续听李三郎叙述。

李三郎看出了李客似乎有话要说,于是停止了自己的叙述,向李客问到:“李都尉是有何事相问吗?”

李三郎这突然的问话倒是令李客有些措手不及,于是连忙想了想答到:“没。。。没什么,吾只是想问此事与吾和裴旻要做之事有何关联。”

李三郎笑了笑,继续说到:“今日殿内相商,有人提出此番神明下凡,实为天下大幸,为表示对神灵的敬重,自是要选出朝廷上下最优秀的文武之才,一文一武,在陛下燃灯敬佛之时,护佑神明不被凡事滋扰,以求神明护佑万方百姓。”

听李三郎这么一说,李客心中有了底,难不成太子是想让他二人来争选此事?但那到底又有何意义?这种护佑神明之事,李客自是不信,他明白裴旻,料想他也是对此事不屑。

李三郎的话还没完,继续说到:“此项提议,陛下当场应允,并下诏明日各王公大臣及万藩各国,皆可推荐自己麾下最优秀的人才竞选此事。明日酉时一刻,在皇宫内设擂比武,决一武才;戊时一刻,集仙殿内设宴,干谒诗文,决一文才;上元节夜作为文武护法,随陛下一同敬佛。”

到了此刻,李客心中已确定太子将欲二人所为何事,他心中自是不愿,于是问到:“神明之事,素来虚无缥缈,却不知是何人为陛下提出此建议?吾实不知到底意欲何为。”李客语气中不免充满了嘲讽。

一旁久未开口的张柬之站起了身子,说到:“李都尉有所不知,此事是吾所提议。”张柬之语气平和,好像丝毫不介意刚才李客对此事的态度,说罢,眼神平静地看着李客。

李客本觉得此事荒唐,能有此提议的定是那些阿谀奉承之辈,他万没想到此事居然是出自老谋深算的张阁老,更何况刚才他还明显地嘲讽此事,此事不禁尴尬,面色有些泛红,连忙一躬身,支吾地说到:“张阁老,请见谅,在下。。。实在不知。。。”

不待李客说完,张柬之摆了摆手说到:“无碍!李都尉多虑了,老臣自然明白,此提议但凡有智谋之人看来必是奉承之策,为人之所不屑。”

听张柬之这么一说,李客更加尴尬,刚欲开口辩解,张柬之一抬手,说到:“不急,且听老臣把话说完。”张柬之看了看其他几人,继续缓缓说到:“实不相瞒,此事在老臣看来,确有诸多疑点,吾暂且不论这石像从泥土中生出之事,到底是人为还是天意,但这石像早不生、晚不生,偏偏这个时候生出,而且就生在了陛下敬佛之地,由此看来,此事背后必有蹊跷。”

听到此处,李客顿时心中生起羞愧,原来他所虑之事张柬之早已察觉,他定是已想好了对策才提出此建议,而自己却唐突的嘲讽此事,实在是不该。

张柬之继续说到:“眼下,老臣尚不明这背后操纵者是谁?也不知到底为何如此?故提出了今日之建议,目的有三。其一、各王公贵族、万藩各国定会派出其麾下顶尖人才,如此一来,吾等就可掌握其实力,保不齐还能从中找到神都近日来的幕后凶手;其二、上次击鞠一事,二位扬名立万,太子也自是因此地位备受尊崇,何不再利用此事,如法炮制一次,提高太子的威望呢?其三、也是最终要的一个原因,此事现尚未查明是否是歹人的奸计,万一其欲对陛下不利,二位到时离陛下最近,定可护陛下周全。老臣拳拳之心,还望二位体谅。”

张柬之说罢,李客羞愧之心已是难掩,他没想到张柬之思虑如此深远,相形之下,对于此事自己确实短视,他刚欲张口应下此事,弥补愧疚,可裴旻却抢先开口道:“回禀太子殿下、张阁老、李司丞,这决一武才之事裴旻请愿出战,还望应允,裴某定当竭尽全力。”

李客本以为裴旻不会愿意接手此事,可他却率先请战了,这倒是让他始料未及,李客疑惑地问到:“裴兄,汝这是。。。”

裴旻轻轻一笑,说到:“李兄,汝知吾性情,此事若是放在往常,裴某自是喜欢逍遥快活,不愿身处漩涡之中,可当下李兄易容,又怎适合出战?若被他人当众揭穿,那岂不是难以收场?故裴某认为李兄还是适于隐于众人之后,暗中调查此事更为妥当,裴某愿意助战!”

李客顿时明白,原来裴旻又是为了掩护自己,能有裴旻这样的生死之交李客不禁觉得眼眶有些湿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