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十二)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06  |  更新时间:2019-09-25 01:30:04 全文阅读

龙安司,大厅。李三郎等人见是太子驾临,连忙带领龙安司众人相迎,太子神色紧张,见了李三郎,不待其行礼,连忙一把拉住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长吁了一口气,关切地问到:“三郎,吾听闻汝被歹人挟持,可有受伤。”

李三郎听罢一躬身,施了一礼,答到:“谢太子殿下惦念,三郎无碍。”

李三郎可算得上是太子手下的得力干将,听闻他被挟制,自是担心,继续说到:“本宫本打算唤你到东宫一同协商陛下今日商议之事,可不曾想你竟然受歹人挟持,本宫一时心急就赶了过来,幸好无碍!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那本宫可是断了一臂啊!”太子说罢,又对李三郎上下好好打量了一番,确认无事,这才稍微宽心了一些。

见太子如此关心自己,李三郎心中自是高兴,于是面带笑意地再次一躬身,说到:“三郎确实无碍,请太子殿下勿再担忧。”

太子听罢,脸色一沉,问到:“那凶徒是何人?可曾抓获,现关押于何处?”

“是龙安司的陈无忌,现已被陈玄礼关押至牢房!”

“什么!陈无忌?他不是你亲自挑选进龙安司的吗?本宫只听闻你被歹人挟持,可未曾细问,事情怎会发展至此?”

“其中缘故确有些复杂,还是让李都尉为太子殿下详细禀报吧。”李三郎说罢,四周望了望,再次向太子小声说到:“此处人多,还请太子殿下移步,吾等议事厅详禀。”

太子点了点头,于是随带着李三郎、李客、张九龄又回到了议事厅。进入议事厅后,李客把今日之事事无巨细的向太子作了禀报,太子听得直冒冷汗,终于叙毕,此事给太子带来的冲击令其久久不能平息,他从不曾想过此事背后居然如此复杂,他沉默良久,终于朝张九龄开口说到:“此事太过凶险,快去请张柬之大人到这里,一同商议。”。

“喏!”张九龄躬身施礼而退。

屋内再次陷入了沉默,三人都未再开口,最后还是李客打破了沉默,开口说到:“禀太子殿下、李司丞,依在下之见,当务之急还是应尽快搜捕克多,还有尽快破解库勒多提那到底是何意?吾认为这才是本案的关键。”

太子听了李客的话,喃喃自语到:“库勒多提那?此是何意?”

李客答到:“回禀太子,在下听闻此乃西域一句恶毒的诅咒,意思是蚀骨的野兽!”

不待太子开口,李三郎率先问到:“吾正想问李都尉,为何李都尉每听闻此语都会如此惊慌,到底这蚀骨的野兽所指何物?难不成真是什么怪兽不成?”

李客沉思片刻,答到:“实不相瞒,此具体为何物在下也不知,只是在西域时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只要是库勒多提那到过的地方,必是寸草不生,白骨遍地!故此语在西域算是最恶毒的诅咒,在西域可谓是闻之色变,故在下失态了,还望原谅。”

李三郎说到:“李都尉此话严重了!连李都尉这等高人都惧怕之物,那定是万般凶险,可不知除了传闻,可确实有人见过其为何?”

李客仔细回想了一下,继续说到:“吾确实不曾见,可听内人提过,曾有一队驼商经过碎叶城时就是为了躲避库勒多提那;那驼队原本有二十多人,可路上遇到沙暴,好不容易找到了两间破庙,因破庙太小,这二十多人就分开住了下来;到了夜间,突闻另一件庙内发出了阵阵惨叫,有人在惊呼库勒多提那,但那时沙暴太大,这边庙里的人也不好得过去查看,待沙暴小了一些再过去查看时,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那庙内只剩下了一堆堆白骨,那白骨上连血肉都不曾留下,同行的骆驼没能幸免于难,众人大惊,连夜逃向了碎叶城,可到最后他们都不知这库勒多提那到底是何物,只是被同伴和骆驼的白骨吓得不轻。”

听李客说完,太子和李三郎也不免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李三郎缓缓说到:“难怪李都尉听到库勒多提那时会如此惊慌,此物竟然如此凶险!那克多若是真把此物带到神都,那必是一场灾难。”

太子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说到:“即使是猛虎也不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把人食得只剩下白骨,血肉无存,这库勒多提那确实令人不敢置信;看来吾等必须尽快查清此物为何,要不然真可谓后患无穷啊。”

李客自然也知道库勒多提那的危险,可查清此物谈何容易,若是按陈无忌所说,只剩下两日,这该如何查起,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到底为何物,想到这里,李客不免长叹了一声,不再说话。

李三郎突然问到:“李都尉,吾想起你的那位朋友,吾观其也应是世外高人,他是否知道此物?”

李客知道李三郎问的是裴旻,但他摇了摇头,答到:“在下的这位朋友,若是论武功、论酒,他可谓无所不知,可若是问他此事,他也定是不知。”

李三郎听罢,不免有些失望,继续说到:“那赤发阎罗呢?他是否知得此事?”

李三郎这么一说,倒是给李客提了个醒,这第一个跟他提及此事的人正是那赤发阎罗,于是答到:“谢李司丞提醒,吾这才想起,神都内的库勒多提那正是那赤发阎罗第一个告知在下的,怎么一紧张竟把他给忘了。”但李客有些兴奋的神情转瞬即逝,继续说到:“可他性子古怪,即使知道恐怕也不会相告,况且吾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敌是友。”

李三郎继续说到:“关乎神都安危,吾愿意一试,否则此事短时内定难查出。”

李客听李三郎如此说到,于是点了点头,答到:“在下愿陪同李都尉一同前往鬼市。”

太子正欲开口,可突然屋外传来了叫喊声:“不好了,快来人啊,着火啦!”

李客听罢,心头一惊,难不成。。。他没时间继续想下去,连忙冲出了房门,只见龙安司的后院已经冒起了滚滚浓烟,从火势传来的方向正是牢房;李客心中暗自叫了一声“不好!”一丝不安汇聚在了他的心头,他连忙头也不回地朝牢房跑去。

他跑到牢房跟前,浓烟已经熏得人快睁不开眼睛,守卫在附近的羽林军都赶了过来准备救火,李客没做多想,准备向牢房里冲去,可刚跑了几步脚下就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他俯身一看,居然是陈玄礼,李客摸了摸还有气息,他只是晕倒在地,头上有血迹,似是受了伤;李客连忙把陈玄礼从地上架起,往外拖了出来,此时李三郎也赶了过来,见陈玄礼不省人事一时大惊失色,李客为不让李三郎担心,连忙说了一句:“应该是晕了,还望李司丞照顾。”说罢李客把陈玄礼放了下来。

此时火势越来越旺,李客顾不得许多,从羽林军手中抢过一桶水从头到脚把自己淋湿,然后一头冲进了牢房里,待李三郎反应过来,李客已经进了牢房,任李三郎大呼也没有了回应。李三郎一时情急,也打算跟着李客冲进去,可却被身旁的羽林军硬生生给拽了下来。

李客冲进了牢房,可牢房内却被熏得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守卫牢房的羽林军,李客强忍着浓烟在牢房内四处搜索陈无忌,终于他在一间牢门外看到了牢房内俯面趴着的陈无忌,此刻一动不动;见状李客一掌打开了牢门,冲了进去,连忙翻过陈无忌的身体,确认他的状况,可眼前的景象却令李客措手不及,那趴着的人竟然不是陈无忌,只是穿了陈无忌的衣服,李客心中默念道:“难道中计了?”

李客正想着,突然身后一掌袭来,李客条件反射的挥手一挡,袭击之人掌力惊人,绝非一般高手,这一掌若不是李客,换作他人恐早就受了伤,但李客已被浓烟熏了多时,体力自有所下降,此刻接了这掌也不免令他身子往后一靠,李客刚欲起身还击,可身后又袭来一掌,这一掌的掌力丝毫不亚于先前那一掌,李客一时没来得及防备,被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身上,李客突然意识到,这袭击之人绝对是顶尖高手,陈无忌断不会有如此武功。

这顶尖高手一来就是两人,其中一人难不成是克多?那另外一人又是谁?李客来不及多想,因为这二人没有给李客丝毫喘息的机会,在李客中了一掌之后,一拥而上,对李客展开了围攻,这二人武功甚高,又事先做好了埋伏,李客此时受了伤,几个回合下来,已有些招架不住,于是李客一闪身退到了牢房外,那二人倒也不忙追李客。

李客见火势越来越大,不得已开始向牢房外跑了出去,准备在牢房外再寻机捉拿二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