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十三)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19-09-26 00:10:04 全文阅读

李客冲出牢房大门时,已被浓烟熏得够呛,加上身中一掌,差点跌倒在地,李三郎见状连忙跑了过来扶住李客,李客大口喘着粗气,他抬头一看,陈玄礼此刻已经醒了,他连忙上前问到:“汝可看清攻击你的人是何人?”

陈玄礼捂着胸口,额头有汗珠,看来也是受了伤,胸口疼得紧,有气无力地答到:“回禀李都尉,来者两人,戴了面具,身着黑衣,武功极高,吾不曾看清其面容,却已被其打晕,实在是在下失职,有负重托。”说罢脸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

李客听后不免有些失望,但有一事可以确定,来者带着面具,武功又极高,这倒是跟自己初次见到克多时的情况一致,也许刚才袭击自己的二人之中便有一人是克多,但这多出来的一人又会是谁?是克多的手下吗?他手下居然还有如此武功高强之人,这倒是有些令李客心里担忧。

李客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对陈玄礼说到:“这倒也不怪你,来者确实武功甚高,吾在牢内与其交手也是落了下风,这才从牢中跑了出来。”

李三郎听后大惊,连忙问到:“这二贼连李都尉都不能将其拿下?”

李客点了点头,小声说到:“此二人武功高强,确实非泛泛之辈!李司丞,快!组织人手准备擒拿!”李客刚一说完,李三郎连忙一挥手,将所有羽林军召集了过来,此刻火势已渐小,一时间几百个羽林军手持弓弩严阵以待,片刻不敢疏忽,眼睛直直地盯着牢房大门,就等着克多等人从牢房内出来,当场捉拿,照这阵式,今日即便克多插了翅膀,也怕是无处可逃了。

李客也抄起一把长剑,等着与其决一死战,可等了许久却始终不见三人出来,李客不免有些担心,他向李三郎小声问到:“李司丞,这牢房可有其它出口?”

李三郎摇了摇头,肯定地说到:“此牢房一共上下两层,墙壁都是坚石所筑,凭人力不可能掘开,别说其它出口,就连窗户都没有,除了这道门,不可能再逃生。”

李客听罢点了点头,看来今天便是决一死战的时刻了,李客不自觉地又把剑握得紧了些,他深深地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今日即便不能双双将其擒住,也至少要扣下其中一人。

又过了约一柱香的时间,火势也算是基本停了,可还是不见人出来,众人心中不免焦虑,陈玄礼说到:“不会是被浓烟熏昏了吧?要不进去看看,若是昏了,更易捉拿!”

李客咬了咬牙,说到:“这样也好,吾在前,汝等跟随我身后,对手非一般人,众人务必小心!”说罢看了看李三郎,李三郎略一思索,也觉无碍,于是点头示意可行。

于是李客带着众羽林军开始向牢房内走去,外面的火势虽然已停,可这屋内的浓烟还是未能尽数散去,有些让人看不清,李客带着众人稍微伏低了身子,谨慎地开始前进;可没走多远,李客就又被脚下之物绊了一下,李客蹲下察看,原来是牢房内守军的尸体,陈玄礼见到,当即小声骂道:“可恶的歹人,又让吾等损失那么多兄弟!”说罢一顿足,长叹了一声。

李客小声说到:“也许还有活口,只是昏了过去,必须尽快移除此处救治。”

陈玄礼连忙点头称是,连忙向后招呼了几人,小声说到:“我们往前继续搜索,汝等把这些地上的兄弟尽快给抬出去救治!”

几人拱手答到:“喏!”于是连忙将门口几人迅速抬了出去。

李客继续带着众人向前摸索,他紧紧握住手中的剑,以防这随时出现的危险;他们前进的很慢,生怕遭到突然的攻击,更怕错过了某一个地方,而让克多等人逃脱;今日当李客再次听闻了蚀骨的野兽那句诅咒后,更加坚定了他尽快抓住克多的想法,要不然他真不知道到底会在神都发生什么?到底会让多少无辜的生命受到牵连。

牢房一楼搜索完毕,可未见克多,躺在地上的牢房守卫也被悉数抬了出去救治,李客四周看了看,对陈玄礼小声说到:“继续前进。”这牢房的第二层是往地下而建的,光亮度较一楼更差,视线不是太好,这其中带来的危险自然也更大;李客将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一些,众人也再次检查了弓弩,确认无误后紧随着李客继续向下出发;李客的步子变得更加小心,把行动的声音压到了最小,他谨慎地四处搜索者,一间又一间的牢房都细细地查看,生怕遗漏;二楼的地上也躺了不少牢房守卫,刚才负责搬运的羽林军也开始救治这一层的弟兄。

终于,李客一行来到了刚才他与黑衣人打斗的牢房,身着陈无忌衣服的人还躺在地上,李客小心的走了过去,把他再次翻了过来,可此人并非陈无忌;李客再次四处望了望,继续带着队伍前行,可没过多久,居然已经走到了牢房的尽头,李客大惊,小声说到:“怎么会?他几人去了哪里?”

陈玄礼也是大惊,连忙小声问到:“难道此牢房有密道?”

李客听后连忙大声吩咐到:“汝等快四周寻找是否有密道、暗格,有发现速来报!”众人听罢,连忙分头寻找,李客神色慌张地拉住了陈玄礼说到:“汝快去查阅找此牢房的建筑图,看是否有密道、暗格!快去!”

陈玄礼听罢,一边点头,一边连忙转身向牢房外跑去。陈玄礼离开后,李客用剑柄小心地敲打着牢房里的每一寸地方,地板、墙壁、甚至是屋顶,特别是刚才他们交手的牢房,他不敢有任何遗漏,此次是他距离抓到克多最近的一次,他不愿失去这个机会,若是让他跑了,那下次想再抓住他可就太难了;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可李客始终没有发现,一同寻找的羽林军也没有任何信息,李客的心中开始变得焦急,这怎么可能,明明牢房只有一扇大门,这里无窗、也没有密道暗格,他们怎么可能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呢?

李客正思索着,陈玄礼终于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手中拿着牢房的建筑图,李客接过了建筑图开始自己查看,陈玄礼喘着粗气说到:“刚在吾等在外已仔细查看,此牢房确实没有密道、暗格。”李客一听,心里凉了一大半,他仍不甘心的仔细查看着手中的建筑图,喃喃自语道:“这。。。这怎么可能?”陈玄礼接话到:“是啊,几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就这么平白无故的不见了,除非。。。长了翅膀飞出去了。”

陈玄礼这无心的一说,倒是给李客提了个醒,李客当即大呼一声“不好”,于是收起手中的图纸拉着陈玄礼就往牢房外赶。到了牢房外,李客焦急地向陈玄礼问到:“今日负责值守牢房的守卫共有几人?”

陈玄礼不假思索地答到:“三十人!”这是龙安司牢房守卫的编制配备人数,故他回答得非常坚决。

李客立马找来了刚才负责抬运伤员的羽林军问到:“汝等现已救出了多少人?可有记录?”

一旁的李三郎接话到:“羽林军刚才忙于救人,故未细数,吾在一旁记数应是。。。三十三人!”

“什么!”李客面色大惊,不禁脱口而出。他这么一叫唤,李三郎立刻反应了过来,也不约而同的面露惧色,李客连忙说到:“救出之人在哪?快带吾去。”

李三郎不敢多耽搁,带着他连忙赶往大厅,所有的伤员均送往了那里救治;大厅负责管事的见了几人过来,连忙拱手相迎,李客不待还礼,焦急地问到:“现伤亡人员如何安置?”

见李客神色慌乱,管事连忙答到:“共送到此处三十三人,仅两人性命尚存,现正救治,另外三十一人已亡,悉数死于剑伤,已停放在偏厅,等待处理。”

李客四周望了望,正在救治的两名伤员正在不远处,李客连忙跑过去查看,这两人他倒见过,确是羽林军,李客连忙回转过来,焦急地说到:“快,去偏厅。”

李三郎二话不说,随李客来到了偏厅,几人仔细数了一下,可屋内却只停放了二十八具尸首,管事指着墙角处奇怪地说到:“咦?怎么刚才停放在这里的三具尸首不见了?”

李客听后一惊,连忙问到:“汝确定是停放在这里的吗?”

管事点了点头,李客心中立刻升起一丝不安,看来自己真的猜对了,他又转身望了望其它的尸首,最后走到其中三具面前,对李三郎说到:“狡猾的克多!让他给跑了!李司丞请看,这三具尸体没有穿着羽林军的铠甲,应是被克多、陈无忌等三人穿在了自己身上,然后诈死,在慌乱间被救人的羽林军给抬了出来,现在又趁吾等不备跑了!”李客说罢,显得神情失落,自责不已。

其实,刚才发现人数多了三人时,李三郎就有所察觉,此刻无非是证实了这个事实而已,李三郎虽有些失望,但还是开口说到:“李都尉无需自责,此三人确实狡诈,依李都尉之见,现下吾等该如何行事?”

李客沉思许久,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说到:“此处也许还有危险,请李司丞速与太子回东宫,吾这就去鬼市,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李三郎听罢,明白了李客的用意,于是点了点头,各自开始行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