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二(一)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19-09-09 16:28:21 全文阅读

李三郎退出了集仙殿,没先去东宫找太子,而是马不停蹄的直奔禁军大牢。大牢的狱卒似乎是得到了密令,见李三郎前来也不阻拦,而是连忙将其引入大牢,直接带向囚禁李客的牢房。

禁军大牢从地面往下修建,共分三层,依据案犯的罪名严重性依次从一层至三层关押,而此时李客却被关押在了大牢三层的最深处,若不是知道内情,恐怕都以为这里面关押的是十恶不赦的重犯,一般来说也只有忤逆大罪才会被囚于此。李三郎知道女皇帝的用意,此时把李客关押得越深,必定对其看守也越严,也更能保住他的性命,毕竟今晚之事太过蹊跷,背后到底是何人操纵,一时难以推测,对李客的保护必须慎重。

这大牢因为向地下修建,所以不免阴暗潮湿,地牢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霉腐气息,这第一层还有些亮光,可越往下行就越黑,哪怕是白天也只能靠火把照明,更何况是如此深夜。到了地牢第三层,阴湿之气愈盛,这越走李三郎心里越发凉,这里无疑是一个人间地狱,囚禁在此之人与世隔绝,终年不得见天日,假以时日,这可如何受得了?如果自己哪天也进了这囚牢,那可真称得上是生不如死,他不知道此刻为何会有如此想法,但很快他已强行让自己忘却,只有经历过生死,才会惧怕生死,此番人间地狱之行更让李三郎告诫自己,无论如何他绝不会让自己身处此地,同时,他也要尽快将李客从这地狱中救出。

在狱卒的引路下,走了好一会,终于到了李客牢房门口,这整个三层之内似乎只关押了李客一人,只见那李客已经被戴上了手镣脚铐,锁链的另一端也被锁死在了狱墙之上。此时,李客也看清了来人,他不禁一愣,他料想李三郎会来,但没想到会如此之快。李三郎见李客看着自己,于是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其先勿说话,转身对身旁的狱卒说到:“打开牢门。”牢头当即跪地答复:“小人奉旨,李司丞只能探视,不能入内,否则诛杀小人,请李司丞见谅。”

李三郎心中暗暗想到,这陛下毕竟留了一手,这李客的武功之高,想必她也是有所听闻,她恐打开牢门后李客伺机而逃,到时确实不好收场。也罢,能有此番探视,也算是陛下英明,没有完全受奸人所摆布。想到这里,李三郎继续说到:“汝且退下,吾有话与李都尉商议。”那狱卒犹豫了片刻,还是道了一声“喏!”,于是退到不远处暗中监视,谨防有变。

见狱卒走远,李客小声问到:“你可还信我?”李三郎没有片刻迟疑,坚决地答到:“信!”从李客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心中有些许的慰藉。李三郎左右看了看,小声说到:“不止我信!陛下也信!特密旨我前来与你商议,如何查清此案。”听李三郎这么一说,李客心里一惊,他万没想到女皇帝也相信自己,但转念一想,李三郎能如此迅速且没有任何阻拦的到达此地,那定是女皇帝的旨意,想到这里,李客不免心中激动,眼眶红润,声音有些微颤地说到:“吾皇。。。圣明!”

李三郎继续说到:“不瞒李都尉,今夜集仙殿上事情如此变化,吾是断没料到,必是我等中了奸人的圈套,你如何看待之?”李客回过了神,不免一声轻叹,说到:“吾自视甚高,原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没想到,事事被他人为先,最终落得如此下场,实在惭愧!我们面临之敌比我们想象得高明啊!”

听李客如此自责,李三郎安慰到:“这世间本就如棋局,你我无非只是个中棋子,受他人摆布,一子一步得失,在所难免,只要及时醒悟,必定可力挽狂澜,终胜其局。我们现在顶多算了失了一步,又何愁没有翻盘的机会!”

李客没想到眼前这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说出此番话,他的自信和远见卓识确实异于一般人,他都有如此胆略,自己又怎可轻言放弃,于是说到:“李某在江湖时,早已听闻李三郎大名,年少才俊,眼光卓识非一般王公子弟可相提并论,几日相处下来,李某对此深信不疑。李司丞放心,李某定当竭心继续破获此案。”李客说完此话,直接坐到了牢房地上,开始详细向李三郎说起此案案情。

据李客推断,那三十名契丹族死士,从身手、着装、行事方式来看确是家仆无疑,而且从鸿胪寺的奏报,阿齐娜公主未到神都,也可以基本确定此事。起初,李客认为是歹人作祟,半道劫了公主,并有可能将其转手卖到了宜人坊花街获利,后遂进入宜人坊调查,果然寻获公主侍女朵钰。朵钰如何到的宜人坊料想沈三爷也不曾蒙骗。于是李客继续查访公主下落,并让陈玄礼在神都内大肆搜捕公主,以达到打草惊蛇的目的,这样囚禁公主之人定会主动出击,如此一来就能缩小调查范围。

闯行之人较多,至于为何李客认定是武江,那还是因为江湖中人皆知,这武江生性风流,强抢民女之事他所行甚多,但此事至此也仅仅是猜测,直到给朵钰看了画师画的武江相貌,李客才确信无疑。于是让王三虎一起演了那出敲山震虎的戏,不仅寻获公主,而且还当场抓住了正欲转移公主的武福。

按理来说,此事人脏俱获,断不容出任何差错,但事情却在此时起了变化。首先是李三郎等人进入梁王府时,武三思、武江能如此冷静应对,成竹在胸,那就说明此时二人已经知道了全盘计划,如果是提前得知此事,那么武江定不会连夜闯关至梁王府,所以说此事并非梁王或是武江主使,而是有人幕后策划,在这危机关头再告知梁王和武江。

李客说到这里,李三郎也点头称是,但又疑惑地问到,那幕后之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又为什么非要等到这个时候才告诉梁王和武江。

李客继续分析此事,人只有在最饥饿的时候获得食物,才会更感恩给他施舍食物的人,此幕后之人正是这个打算,只有在梁王和武江最危急的时候,才揭开这个底牌,从而换取梁王最大程度的感恩戴德。也只有这样,武江才会配合他们演好这场戏,如果武江提前知道此事,那还会不顾性命,深夜闯行吗?李三郎连连点头称是。

李客说到:“这整件事情最蹊跷之处还是在集仙殿。那太平公主旁突然多了一位阿齐娜公主,朵钰、鲁玛居然都能够瞬间指认出我是凶手。试想凶徒劫道,必定蒙面乔装,此事如真是我所为,他们又是如何能够立刻认出我。”

李三郎听后,深觉有理,不住地轻轻点头,他开口问到:“吾有一事不解,这公主连同侍女,三人皆到了武江府上,正如李都尉所言,她们中有人假死被送出、有人被卖入花楼设计与你相遇、有的人又最终留有武府之内,她们如何保证这假死被送出之人是公主呢?”

李客冷冷一笑,说到:“这也是她们的高明之处,我今夜适才明白,那三人之中谁都可以是公主,谁都可以是侍女。”

李三郎听李客如此说,顿时迷惑,问到:“李都尉何意?”

李客继续说到:“那三人皆不是公主,为了引我们上钩,只要她们三人之中任意一人从武府逃出,那她就是公主,其余二人自然而然就成了侍女。”

“啊?”李三郎不禁面露惊色,一时失态叫唤了一声,着急地问到:“那如你所说,真正的阿齐娜公主现在到底在哪?”

李客摇了摇头,说到:“也许真的阿齐娜公主此时已经遭遇不测,阿齐娜公主从未到过神都,所以没人识得,这也是为何她的三十名家仆一定要被悉数杀死的原因,因为他们识得真正的阿齐娜公主。”

李三郎听李客这么一说,心中顿明。李客继续说到:“整件事现在一想,其实不难,有人劫持了阿齐娜公主和她的侍女,将她三人杀之,再找三人乔装成公主和侍女被送入武府,从而设下了圈套。然后再找到公主的家仆,告知他们有公主的下落,安排他们进入神都,这样不仅可以把这个圈套的戏演足,也不会有人回契丹禀报公主失踪,自然也就没有人能影响他们的计划。”

李三郎连忙问到:“那他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构陷龙安司和你?”

李客沉思片刻,摇了摇头说到:“我想此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单单为了构陷我,绝不需那么大费周章!如果要查清他们的目的,那就必须找出劫持公主并引契丹家仆进入神都之人,此人即使不是元凶,也必定在此事中扮演重要角色!”

李三郎开口问到:“突厥人克多?”

李客轻轻点了点头,说到:“此人嫌疑重大!但能在陛下面前,布下此局之人必定要手眼通天,权力巨大,方可为之!”

李三郎听李客如此说,不觉心中一惊,声音有些颤微地说到:“我的姑姑。。。太平公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