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一(十)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298  |  更新时间:2019-09-09 16:27:32 全文阅读

听女皇帝要拿李客,李三郎连忙跪地说到:“陛下,事情尚未查清,怎可如此轻率拿人?”

武三思冷笑了一声,说到:“说起轻率拿人?恐怕还是你李三郎带兵夜闯梁王府更加轻率吧?来人!把李客拿下!”

随着武三思一声令下,顿时集仙殿内涌入了几十名持刀禁军,欲擒李客。李客正欲发作,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他知道此时若反抗,无疑于忤逆,那真就到了再无挽回的地步,不仅是他,他的妻儿、李三郎、陈玄礼,甚至太子都会被无辜祸及。今夜的变故定是被人事先设下了圈套,但此时他一时不知问题到底出在何处,所以他只有先保住性命,然后再想办法找到幕后的真凶。

于是说到:“陛下,李客今夜遭人构陷,李客无话可说,但此事皆因李客一人而起,与他人无关,吾一人做事一人当。”

太平公主抢先说到:“是否与他人有关联,轮不到你说,陛下自会查清。来人!给本宫拿下!”

听得太平公主再次下令,禁军一拥而上,把李客擒住了,李客倒也未作任何反抗,只是说到:“陛下,事已至此,李某自当束手就擒,但此阿齐娜公主来历之事能否告知李某?免得李某死得不明不白。”李客深知此时反抗已无任何意义,但至少得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好再做翻案的准备,于是问到。

不待女皇帝开口,太平公主率先说道:“好!本宫就代陛下揭穿你这元凶的罪行。数日前,你劫持了阿齐娜公主和两名婢女,私自囚禁,欲行不轨,还好阿齐娜公主聪慧,假装失足撞墙而亡,才侥幸逃了出来。我与公主有旧识,她寻到我,为的就是揭穿你的诡计。今夜我正欲进宫将此事禀告陛下,谁知汝等又打算将此事嫁祸给武江大人,还带兵包围了梁王府。陛下圣明,已知悉汝等诡计,早已在宫中等着汝等自投罗网。”

李客听太平公主完,不禁大笑起来,他这大笑一是笑自己,居然中了如此圈套,实在自觉轻敌、愚蠢;这二来是他现已知道诡计到底是如何而设,但此刻无论如何辩解,实在难以为自己开脱,对手的陷阱编织得确实费尽心思,他于是说到:“陛下,事到如今,李某无话可说,请将我收监入狱吧。”

女皇帝开口说到:“你倒是直爽之人!收监,明日三司会审议罪!”

李客转身小声对李三郎说到:“此事有诈,你若信我,见我再议。”说完李客就被禁军给押了下去。

见李客被押下,武三思开口说到:“今夜李三郎带兵闯我梁王府,又无端指罪朝中重臣,此事还请陛下为臣做主。如此事不严加惩处,日后朝廷必纲常败坏,难以服众啊!”

女皇帝听武三思如此说,又再度陷入了沉思,正在此时,殿外传来的奏报:“太子请求觐见!”

女皇帝低声说道:“宣!”

只见太子李显慌张地进了大殿,二话不说当即跪地,奏道:“陛下,儿臣管教无方,才出了今夜之事,望陛下恕罪!儿臣自当将李三郎带回,认真管教。至于梁王府,儿臣一定登门谢罪!”

女皇帝说到:“太子的消息倒是快!朕这才刚审议此事,太子就已知道详细内情了!这倒是出乎朕的意料!看来朕的身边太子是安插了不少自己人啊!”

太子一听女皇帝此话,顿时吓得不轻,连忙把头磕到了地上,慌张地说到:“儿臣不敢!只是臣刚好听闻此事,知道三郎无状,被人蛊惑,得罪了梁王府,特来给陛下和梁王陪个不是!”

女皇帝轻蔑地笑了一声,说到:“刚好听闻?确实够巧!李三郎被人蛊惑,蛊惑之人是谁?李客吗?只要李三郎今夜承认蛊惑之人是李客,与自己无关,朕索性就将此事归罪于那李客,对其不再追究。”

听女皇如此说,太子连忙小声对李三郎说到:“还等什么?快向陛下言明蛊惑之事啊!”

此时的李三郎心中甚是纠结。表面看来,今日种种,从对契丹死士的目的推断、到寻得阿齐娜公主的贴身侍女朵钰、再到让其出兵闯梁王府抓捕武江,皆是李客一步一步的引导他,今夜事情发展至此可以说是李客所致也不为过,但那李客真的是心怀叵测,构陷自己,甚至是祸及自己父亲的人吗?那他这么做又是受何人指使?现在他不是连自己都身陷囹圄了吗?李客到底值不值得信任?这一连串的问题此时占据了李三郎的心里,使他有些无所适从。

见李三郎陷入了沉思,太子李显不得不在一旁催促。李三郎回过了神,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始终相信李客,他确信李客不可能会联合他人构陷自己,但转念一想,此刻他不能意气用事,只有先保住自己才能有翻盘的机会。

况且太子此刻冒险进殿保自己,显然是安插在女皇帝身边的眼线急报了此地的情况,女皇帝现已察觉此事,换言之这个眼线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能在女皇帝身边安插眼线不容易,太子宁愿牺牲此人也要来保自己,自己断不能辜负他人,要不然就更得不偿失了。

在心中盘算清楚得失后,李三郎终于说到:“陛下,刚才臣细细想来,今日之事确是受那李客所惑,臣愿向梁王和武江大人赔罪!”

武三思鼻气一哼,冷冷地说到:“赔罪?如何赔罪?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几句话此事就算了结了?那日后任谁都可以带兵闯我梁王府了?那我这梁王的颜面要往哪搁啊?”

太子连忙说到:“梁王还请息怒,三郎年幼,缺乏管教,还请梁王高抬贵手!放他一马,日后定当回报!”

女皇帝开口问到:“依梁王之意,此事该如何处置?”

武三思双手一拱,说到:“陛下明鉴,此事皆因李三郎查案不实所致,故臣以为,其实无查案之能力,龙安司不应再由其管辖,应交出龙安司的查案、调度之权!”

女皇帝听罢,突然震怒,当即拍案,厉声喝道:“说到底!梁王还是为了权力。早朝之时就已言明,此事交由张柬之代为查办,所用之人由他调配,汝休要再言此事!”

女皇帝大怒,武三思也自知失了言,不敢再行强辩,此时太平公主缓缓说到:“依本宫之见,此事梁王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息事宁人吧!说到底都是皇家自己的事,今日阿齐娜公主也在场,别争夺过度,倒是让别人看了我朝的笑话。”

今日之事之所以能演变至此,其中缘由武三思心中也自是有数,自己和武江现在算是脱了险,这背后操纵此事之人十之八九就是太平,此刻她发话制止,定是此番行事的目的已达到,如果自己再纠缠下去,兴许会坏了事。再说,女皇帝明显还是偏袒于太子一方,如果自己还不退让,必定会同时得罪了女皇帝和太子,那到时自己更不好收场。况且今夜太子也算是委曲求全的跟自己求饶,面子上也挣足了,想到这里,于是说到:“既然太平公主也开口了,那本王就不再计较,还望太子日后好生管教,李三郎好自为之。”

太子听罢连忙施礼答谢。女皇帝继续问到:“汝等可还有话说?”

李三郎当即说到:“这李客妖言惑众,蛊惑我差点坏了大事,离间我皇族内的亲情关系,又误导查办案情,此刻想明原委,吾深恶痛恨之。请陛下准许吾入狱见此人,当面唾骂之,以解心头之恨!”

武三思听罢,连忙说到:“陛下,不可!定是这李三郎欲再入狱与李客贼人密谋,以图不轨!”

李三郎说到:“梁王何意?吾刚才已在陛下面前言明确是李客对吾蛊惑,此刻吾只想当面唾骂之,何来再度密谋一说?难不成梁王还是不信任三郎吗?”

女皇帝说到:“既然李三郎已指罪李客,且此事确是由李客挑唆,李三郎当面唾骂也未尝不可,此时依朕之见,准了!梁王也勿再做计较!”女皇帝如此说,梁王倒一时不好再议。

女皇帝继续说到:“如无他事,汝等退!朕要歇息了。”

众人答到:“喏!”皆退。

众人退出了集仙殿,没走多远,一个小太监走到了李三郎面前,小声说到:“陛下唤你到偏殿叙话。”李三郎有些疑惑,但一看那小太监正是高力士,此人是女皇帝身边的亲信之人,于是打消了顾虑,随他悄悄地来到了偏殿。

李三郎进了偏殿,四周环视,除了女皇帝和高力士外再无他人,他不知女皇帝为何又唤回自己,一时也没开口说话。女皇帝见了李三郎,于是开口说到:“三郎,你觉的朕老了、糊涂了吗?”

听女皇帝如此相问,李三郎吓得连忙跪地,答到:“吾皇圣明,怎会不明?”

女皇帝轻轻一笑,说到:“那就好!今夜之事,朕看得明白,此中必有蹊跷,但碍于众人在场,朕只能如此处置。”

李三郎一听,心中顿时激动,颤声说到:“吾皇。。。吾皇,圣明!”

女皇帝继续说到:“朕知那李客定是被人构陷,要不然以你的才智也不可能任其摆布!朕要你密查此事,把事中原委给朕查清了,直接向朕禀报!当然,这台面上的事还是要做给大家看的,朕所说的你能听明白吗?”

李三郎连忙答到:“臣明白!”

女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到:“你退吧!去看看李客,尽快查明此事!”

李三郎有些激动地说到:“喏!吾皇圣明!臣定当全力彻查此事!”

女皇帝挥了挥手,不再说话,李三郎起身而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