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初十(二)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19-09-09 16:06:12 全文阅读

卯时三刻,紫微城,集仙殿外。

  最近几年,女皇宠幸张昌宗、张易之兄弟,而二张兄弟却逐渐突破男宠的限制,插手朝政。二张倚仗女皇的宠信,专权跋扈,朝廷百官都畏之如虎。女皇生病以后,张易之、张昌宗侍奉左右,外人不得入内。昨日武三思得已入殿觐见女皇还是私下送了礼的。

  这不连太子都得跪在集仙殿外等候,一起在殿外等候的还有梁王武三思、凤阁侍郎张柬之、左右羽林军将军、大理寺卿武江等。

  自卯时起一刻算起,跪到现在已经快半个时辰了。殿下之人各怀心事,所有的奏疏早就呈递入殿,现在就等着女皇的旨意,像等着宣判一般。

  终于,张易之手持诏书而出,见众人仍跪于殿前,于是大声宣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李显查案不实,谎报军功,本应重罚,但念其诛杀契丹死士有功,功过相抵,暂不予追究,责令其五日内查获真凶,还上元安宁,则不然罪加一等,从重处之。听闻梁王手下有一奇仕李客,擅于查案,特赐封为神龙都尉,赐金令,见令可行便宜之权,协助太子李显查办此案,如能立功,另行奖赏。钦此!”

  此旨一出,众人皆出乎意料。首先是太子李显,他功过相抵,算是逃过一劫,但这突然安插进来的神龙都尉李客又是何许人也?还有这个查案时间,昨日只说查案,可没定期限,这突然把期限定在了五日内,若五日内不能结案,那可免不了要受责处了,相较之下,这无异于是一道对己不利的旨意。再说梁王,这太子毫发无损不说,就连自己苦心推荐的人才也突然被征调到了太子那边,李客的本事他是见过的,这突然的变故令他不免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圣旨宣读完毕,一时间,殿下之人竟无人答话。

  张易之大声问道:“大家都听清楚了吗?”

  这时大家才如梦初醒,齐声答到:“听清楚了,吾等领旨谢恩!”

  众人退。

  辰时一刻,梁王府。

  在回府的步撵之上,武三思心里默默骂了成百上千回,这女皇到底是演的哪一出,这个事情怎么会朝这种方向发展,他心中实在窝火,却又无可奈何。

  案情原委薛良已大致告知李客,武三思回到府中之时,李客早已整装完毕,就待梁王一声令下即可出门查案。武三思见此状,冷冷地说到:“李公子的神龙都尉是封了,还是皇上亲自御封的,这是皇上赐予你的金令,为了查案,可行便宜之权。”

  李客当即跪地,双手接过金令,口中回到:“谢皇上隆恩!”

  薛良看梁王脸色不对,小声问到:“梁王,太子他们。。。”

  武三思打断了薛良的问话,继续说到:“功过相抵,限五日破案!还有李都尉,借调到龙安司,协助太子破案。”

  薛良心里一紧,事情怎么会如此发展,如此一来,李客岂不是两边不讨好,一边被太子所防范,一边又不能为梁王效命,他可是居间人,如此一来,他也不免有些难堪,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武三思继续冷冷地说到:“李都尉现在就去龙安司报到吧,你的家眷暂留我府中,李都尉尽管安心查案,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李客知道武三思的用意,说是为他照顾妻小,实则为人质,如果李客做出不利于梁王的事情,必定家人蒙难,但此时他也一时无计可施,总不能杀遍梁王府上下,救出妻儿,那样不就与此行初衷刚好背道而驰了吗?犹豫片刻,李客说到:“请梁王放心,此去查案,若有线索,一定及时回禀梁王,助梁王立功,我的妻小就拜托了。”

  武三思一听,心中一乐,这李客还算识大体,于是面带微笑说到:“李都尉尽管放心,安心查案,本王还准备在这梁王府为君摆庆功宴呢!”

  李客拜别梁王、薛良,又看了妻儿于是前往龙安司。

  李客刚走,武三思对薛良布置到:“通知龙安司眼线,如李客有异动,及时来报。”

  薛良小声回到:“喏!”

  辰时二刻,龙安司,别苑书房。

  太子李显问到:“三郎,你可知这李客是谁?”

  李三郎陷入了沉思,许久后面露喜悦之色答到:“臣倒是认识一位李客,就不知是不是同一人。三年前,臣游历西域碎叶城,路遇一伙匪人,当时只有陈玄礼随行,而匪人众多,臣自知不敌,故以言辞相劝,希望能留臣一活路,但最终未能说动。匪人正欲动手之际,突然出现一剑客,十多个响指的时间,就把三十多名匪徒悉数杀死,扬长而去。后为报恩,几经打听,才知此人名为李客,人称西域剑神,素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的说法,但臣却一直未再见过其人,如此说来,此人还算是臣的救命恩人。”

  李显被李三郎的话所震惊,问到:“什么?十多个响指的时间,就能把三十多名匪徒悉数杀死?世间竟然有如此武功高深之人?”

  李三郎答到:“确有其事,若非臣亲眼所见,也无法相信。”

  李显此时心中确另有想法,他小声说到:“三郎,此人武功之高,会不会就是城门外行凶之人?”

  当李三郎想起李客时,心中也确实闪过这样的想法,但一个行侠仗义之人,又怎么会行如此之事,于是斩钉截铁地答到:“应该不会,素闻李客侠肝义胆,行侠仗义,他怎么可能行如此之事。”

  “万一受人指使呢?”李显追问到。

  李三郎稍作迟疑,紧接着答到:“不会!如此高深之人,又会受何人指使?谁人又指使得了他?对于此人,臣宁愿选择相信!”

  太子正欲说话,屋外传来声音:“报太子、李司丞,神龙都尉李客前来赴命!”

  二人没想到李客这么快就到了,李显一时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就撂下了一句:“三郎,凡事谨慎,此人毕竟是梁王的人。”

  李三郎拱手称是,遂与太子前往议事厅。

  二人到议事厅时,李客已立于厅中,见太子、司丞驾到,立马跪地行礼,虽时隔三年,但李三郎还是一眼认出了眼前之人,英姿飒爽、器宇轩昂,此人正是当年行侠仗义之人。

  李三郎连忙上前扶起李客,问到:“李大侠,你还记得我吗?三年前,在碎叶城您救过我。”

  经李三郎这么一说,旁边的陈玄礼也认出了李客,连忙说到:“原来是李大侠,刚才我就看着眼熟,一时没敢相认,还望恕罪,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还请受陈玄礼一拜!”说完单膝跪了下去。

  李客认出了眼前的两位年轻人,于是连忙扶起了陈玄礼,说到:“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今日能一聚,实属万幸。”

  太子李显假意咳嗽了一声,李三郎连忙引见,向李客说到:“这位是当今太子殿下!”

  李客连忙下跪,口中喊到:“参见太子殿下!”

  李显答到:“免礼,平身!”

  见李客起身,李显接着说到:“当年对三郎的救命之恩,在此先行谢过。此次案件就劳李大侠,哦,不!是李都尉多费心了,事成之后,必定有赏!”

  李客拱手答到:“定当尽李某所能,查清此案!”

  太子李显接着说到:“那你们就先行查案,有事来报。”言毕而去。

  李三郎正准备与李客再稍作叙旧,陈无忌到了议事厅,双手一拱,说到:“吾当年在狄阁老身旁当差,就听阁老提过西域剑神威名,今终得一见,在下粗人一个,就想向李大侠讨教几招,望成全。”

  一旁的陈玄礼哈哈大笑起来,说到:“陈司直,你也要凑这个热闹?我就劝你别自取其辱了。”

  陈无忌身材魁梧,自问武艺尚可,当值多年,总在坊间听闻李客的事迹,习武之人自有好胜之心,今听闻李客在此,当然免不了想要讨教几招。但听陈玄礼这么一说,脸上刹时无光,更要下定决心一战。

  李三郎倒也想看看李客的武功到底还是不是如从前一般优秀,于是顺话说到:“那二位点到即止啊!比试完还须尽快查案!”

  听李三郎这么一说,李客也不好再推辞,陈无忌双手一拱,说了一句:“请!”于是向李客袭来!两个响指过后,陈无忌被击倒在地,再无还手之力。李客双手一拱,道了句:“承让!”

  因在议事厅,此事瞧在龙安司各人眼里无不震惊,李三郎虽然早已知道李客武功甚高,但万没想到只须两个响指就打败了陈无忌,还好此人此刻是友非敌,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陈无忌挣扎了半天,终于从地上爬起,紧接着单膝跪地:“西域剑神果然名不虚传!在下真心佩服!”

  见此状,李三郎哈哈一笑,说到:“有道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陈司直也无须泄气,眼下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查案,切磋之事,来日方长。”

  “喏!”陈无忌大声答到。

  李三郎转身向李客问到:“此案相信李都尉已大致了解,准备从何查起?”

  李客沉默片刻,答到:“鬼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