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初十(一)
作者:洛扬任  |  字数:2416  |  更新时间:2019-08-17 20:48:22 全文阅读

正月初十,神都洛阳,厚载门外。

  晨钟过后,丑时一刻,城门照常开启,前一日不远处的劫杀似乎已被人忘却,神都这样的大都市就是如此,只要事不关己,就没有几人会真正在乎。

  不远处,一辆马车缓缓驶来,驾车的是一名男子,三十岁年纪,着深色圆领长袍布衣,面相俊伟、长须、清瘦,身后背一剑,剑用黑布包裹,此人正是李客。

  马车行驶到城门下,城门令拦住了去路,准备查验来人身份。这时从城里出来一人,正是薛良,他走到负责查验的城门令旁,从怀中掏出了梁王令牌,城门令见是梁王令牌心中一惊,立马准备下跪,薛良一把拉住了正欲下跪的城门令,小声说到:“此人是梁王的贵客,还望城门令行个方便,日后梁王必定重谢。”城门令面露难色,但还是说到:“既然是梁王的贵客,那就。。。放行!”

  薛良从怀中掏出一个银袋,塞入了城门令手中,小声说到:“有劳!”于是跳上了马车,与驾车之人对视一眼,微微点头,示意继续前行,城门令不再阻拦。

  一刻过后,马车到达了梁王府外,在府外负责接待之人正是大理寺卿武江,见马车停住,立马上前寒暄到:“久闻李公子威名,梁王特命我等在此迎接,梁王已恭候多时,还请进府一叙。”

  李客没有作答,只是拱手还以一礼,转身掀起了车后的门帘,小声说到:“到了,出来吧。”只见车内钻出一女子,正是李客之妻,也身穿素布长袍,面盖黑纱,怀中抱有一熟睡男童,男童约莫三、四岁,此女虽面盖黑纱,但从眉目间能看出其女容貌必定甚美,三人下了马车随武江、薛良一路来到了梁王武三思的书房。

  武三思迫不及待的欲见此人,早已在书房等候,此次是否能从太子手中夺权就全依仗此人了。几人刚一进书房门,武三思立马笑脸相迎,说到:“李公子、夫人快请坐,一路舟马劳顿,辛苦了!”

  梁王如此热情,李客自是惶恐,作为一个刚犯下事的逃难之人来说,这等礼遇确实不敢受之,而且眼前之人还是时下朝堂之上的大红人梁王武三思,权力遮天,他这么一盛情,自己反而有些不自在了,于是连忙拱手说到:“承蒙梁王抬爱,我等落难于此,梁王肯收留,已是感激,不曾想梁王如此礼遇,李某实不敢当。”

  武三思一挥手,笑着说道:“哪里的话,西域剑神李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的威名名震天下,老夫早有耳闻,只盼能见啊!”

  武三思这么一说,李客更加惶恐,本来还站着的,现在将欲跪下,武三思一把拉住,指了指蒲团,示意他们坐下说话。

  刚一落座,一旁的武江开口说话了:“听闻李公子剑法如神,武某一直想见识、见识,不知是否有幸?”

  薛良听武江这么一说,脸上有些不自在,他知道此事必是武三思授意,要不然武江也不敢造次,但转念一想,那么重要的事交由李客去办,对其测试一下也自是应该,只是这人才一到就要如此确实有些失礼,于是连忙说到:“李公子想必赶路一夜未休,要不稍作休整再行展示,如何?”

  李客倒也不怯场,答到:“无妨,点到为止即可。”

  薛良正欲说话,武江抢先说到:“武某手下有几个武侯,一直缺乏调教,今日就还请李公子指点一二。”说完一拍手书房内立即进来了十人,均手持武刀,薛良认得此十人。这十人哪是武江手下的武侯,这十人正是那武三思手下的十大贴身护卫,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的武功高手,这下可不好,薛良连忙向武三思进言到:“梁王,这是否不妥?”武三思没有答话,武江继续说到:“书房内太窄,我们院外比试吧。诸位,请!”

  李客示意妻子带孩儿留在屋中,自己出去比试,女子说了一句:“小心!”便不再说话。

  屋外,十名武士已准备就绪,武江说到:“李公子,你就从这十人中任意挑选一人比试一下吧,拳脚无眼,你可要担心啊。”

  李客看了一眼眼前的十名武士,正声说到:“就不耽误大伙儿了,你们十位一起上吧。”

  “什么?”武江听李客这么一说,顿时大惊失色,这李客是打算不要命了吗?他原想李客的名声也许就是吹出来的,这十名武士可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随便一个都可以与其一战,这场比试一来是一个测试,二来也是准备给李客一个下马威,让他少些傲气,安心听命于梁王。他这么突然要挑战十个,弄不好就死在这了,这可如何是好?

  薛良也是甚觉不妥,连忙说到:“李公子,是否再考虑一下,舟马劳顿,还是一一比试吧?”

  李客坚定的再说了一次:“不用了,就一起上吧。”

  武三思倒是乐了,他是第一次见到像李客这样的人,于是笑着说到:“李公子果然好魄力!好!本王也想开开眼,那就开始吧!”

  听见梁王一声令下,那十个武士早就忍不住了,怎么说他们也算是这神都中数一数二的高手,现在居然有人要一次性挑战他们十人,这对他们而言算是莫大的羞辱,于是一拥而上,准备把李客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李客见状,从身后迅速取下长剑迎战。

  但接下来的事却让在场的人都极为震惊,不到二十个响指的时间,十个武士已应声而倒,再无爬起的力量,而李客手中的剑甚至还未出鞘,武江等人震惊的下巴都快垂到了地上。

  这时,屋内的男童醒了,站在房门口说到:“阿爷又与人比试武功啊?太白又被阿爷吵醒了。”

  小太白这么一说话,把仍处于惊愕之中的众人给唤了回来。

  武三思大声说到:“此刻起,李客任神龙都尉,专职协助梁王府查案,其家眷暂住梁王府,衣食供应均由梁王府负责。梁王府上下属兵、官员,如案情有需,皆可调用。我现即进宫请旨,李都尉请在府中稍作休整,待我散朝回府议事。”

  “喏!”李客拱手还礼。

  武江随武三思一同进宫面圣。步撵上,武江开口说到:“那。。。那李客武功真是卓绝,令人叹为观止!”武三思没有应声,他自己也仍然处于震惊之中,世人怎有此武艺高强之人,这么看来恐怕就连当年太宗皇帝身旁的秦琼、尉迟恭将军也并非是他的对手,西域剑神果然名不虚传。

  武江继续开口说到:“这种武功,哪怕厚载门外的商队劫杀一事是由他一人所为,我都相信。”

  “你说什么?”武三思突然这么一喝,武江倒不敢开口接话了。武江这无心的一句话,倒真提醒了武三思,这事是否会跟其有关呢?哪怕没有关系,我在女皇面前也绝不能提及此人武功如此之高,要不定会引起女皇的猜忌。想到这里,他也把自己思虑之事告诉了武江,并再三做了嘱咐。

  步撵就这样一路驶入了紫微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