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外神的圣杯战争 > 外神的圣杯战争
第四十三章雨生龙之介的崭新人生
作者:随笔闲谈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19-09-05 19:26:57 全文阅读

“啊!是爱手艺的邮件。”雨生龙之介就像变态一样蹭着包裹。(爱手艺是对洛夫克拉夫特的爱称)

“等等不会是律师函吧?我小说画了不少同人,应该不会有事吧。”

“不管了拆开再说。”瞎想不如行动,雨生龙之介三下五除二就拆开了包裹,里面有一个粉色的信封和一本书。

信封根本没有封口,雨生龙之介闻了一下上面还有香水味。

“爱手艺先生这么少女心吗?”

打开信封仔细的看了一下,雨生龙之介就放下心来,字迹和自己收藏的爱手艺先生的原稿是一样的,于是他放心的看起了信。

[亲爱的雨生龙之介先生,我看了你的画作,非常不错,放心我是不会追究版权的,克苏鲁的风格是属于所有人的。]

看到这里雨生龙之介舒了一口气,版权他到是不在乎,大不了不画同人就好了,他在乎的是万一自己不被承认该怎么办,现在一起都解决了。

[相信你在我的作品中经常会看到《死灵之书》这本书,其作为我小说中的重要线索存在。]

“我当然知道,您的书我可是每一本都会背下来的。”雨生龙之介作为爱手艺的狂热崇拜者每次织田光拍卖自己的手稿雨生龙之介都会拍下来,这导致他的画虽然很值钱但是过着“贫穷”生活的罪寇祸首。

[但是《死灵之书》这本书在现实中是没有的,而在内容上和《死灵之书》比较解接近的就是《PICATRIX》,这本内容为从天空之上召唤非人类力量的详细仪式指导。

请原谅我写这么多,毕竟这本书只是在欧洲神秘学界很出名,对于一般人来说还是很冷门的,所以多说了一些。]

“爱手艺先生真是太体贴了,但是我看过这本书哦,为了把肥仔…错了是克苏鲁召唤到这个世界我可是只想研究过的。”一封信说话,怎么看都不是正常人。

[《PICATRIX》虽然在内容上比较符合但是毕竟不是专门写出来的,要知道现在很多人会把克苏鲁当做是一个神话体系来看,所以我写出了一本属于克苏鲁世界的《死灵之书》。]

“哦哦哦。”雨生龙之介先是小心的放下了信,之后就抱起了包括中的那本书。

雨生龙之介对这本书的第一印象就是厚重。整本书是32开大小大约有4本新华字典的大小。

书的封面摸上去是黑曜石的,边角是用黄铜包起来的,上面还有撞角。

仔细再看一下整本书是密封的,书封就是一个密封的盒子,书脊上还有一个钥匙孔。

总之透露出一股知识就是力量的感觉。

“为什么钥匙孔要放在书脊上?还有钥匙那?”

[我猜你一定去看那本书了吧,龙之介你太着急了,先听我说完,我只是写完了书中的文字内容,其中的画作就交给你了。]

[PS:书完成之后就送给你了。]

[PS:那本书的钥匙孔就是看着好看的,你摁一下书脊上的那颗红宝石书就会打开。]

过度的兴奋让雨生龙之介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冷静的拿起了书走到了书房,给自己沏上一杯茶,拉开了窗帘露出了已经已经被暴雨笼罩的世界。

雨生龙之介哼起了歌:

“ Ring-a-round the roses,”

(圆环形状的玫瑰,)

“Pocket full of posies,”

(装满口袋的花束,)

“Ashes Ashes,”

(灰烬 灰烬,)

“We all fall down,”

(我们全都要死去。)

“果然要看爱手艺先生的书还是给这样。”雨生龙之介的书房布置的是很温馨的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家一样。

龙之介轻轻的按下了书脊上的红宝石,接着一连串齿轮转动的声音传来,接着书被密封起来的部分就像是参差不齐的犬牙一般爆了出来,接着一个接一个的缩回了。

书已经可以看了,龙之介轻轻的翻开了书,书页的触感是那么的顺滑。

“好厉害,是黑山羊幼崽的皮揉制的羊皮纸,我记得这要20000美元一张。”

对于黑魔法或者祭祀大多数人都是有误解的的,其实活人在黑魔法的祭祀或者仪式里是最低级的材料,只有不入流的人才会用。

还有人皮书什么的更是垃圾的要死,真正的黑魔法书最上等的材料是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出生的纯黑色羔羊。

这些羔羊必须从小生活在山洞之中,而且不能见光。

这样养出来的幼崽才是真正的能做出来真正的羊皮纸。

其麻烦的制作方式让这种羊皮纸的价格居高不下,而且没有人脉是得不到的。

雨生龙之介也算是接触到神秘世界的人了,他花了几百万才从黑市弄来了3张,一张给自己画了一张自画像,一张给肥仔画了画像,一张给他的偶像爱手艺画了一张,可惜只画出了一个剪影。

“那永久的存在不会死去,而在怪异的永恒中连死亡也会死去。这是什么意思?之后去问问肥仔。”已经开始阅读的雨生龙之介没有丝毫障碍,这些知识似乎主动对他掀起了裙角。(其实就是疯的不能再疯了)

“哦,这段是说肥仔的,Cthulhu noster qui es in maribus: sanctificetur nomen tuum; adveniat regnum tuum; fiat voluntas tua, sicut in R'lyeh, et in Y'ha-nthlei.(我们在海中的克苏鲁,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奉行在拉莱耶,如同在伊哈·恩斯雷。)”

“为什么我会看懂,我的外语一点都不好吧?”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几百页死灵之书已经被雨生龙之介已经看完了,顺带一说书中的图画已经快要画完了。

这天又是一个阴雨天,窗外的狂风卷集着乌云,一道道的雷霆照亮了昏暗的房间。

在精准的生物钟之下雨生龙之介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从脸色看来他睡的不错:“肥仔最近又胖了吧,不过总算问出来了,肥仔居然真的弱船。”

(事实是肥仔那天刚睡醒就被12艘亚顿之矛级的方舟来了个12连撞,从此肥仔就不喜欢船了,之后见到船他就会离得远远的。)

“啊~”打着哈欠龙之介迷迷糊糊的走到了卫生间,早上五点的天空还是一片漆黑,不过他没有打开电灯而是拉开了卫生间的窗帘。

“这是刮台风了吗?这个月天就没放晴过,算了还是先刮刮胡子好了,过几天就亲自上门把书给爱手艺先生送过去,顺便要一个签名吧。”

说着龙之介拿出了一把剃刀对着自己的脸刮了起来。

“滋~滋~噗嗤~”

胡须被慢慢的刮了下来。

“咔嚓”一道闪电在窗外炸响,龙之介被吓了一个激灵,嗤的一下剃刀就在他的脸上挂了一道口子。

闪电的光辉照亮了昏暗的房间,龙之介的眼睛就好像是猫眼一样变成了竖瞳。

他还没有刮的脸上长这一条条的紫色触须,而洗手池内还有数条触手在蠕动着。

而他刚刚刮出的伤口内一条倔强的触手正在努力向外伸展着。

闪电的光辉只带来的一瞬间的光亮,之后房间就又陷入了黑暗。

龙之介立刻放下了剃刀,用手摸向了自己的脸,这时伤口已经被触须占据:“诶?刚才我不是划破了脸吗?是错觉吗?怎么胡子还没刮干净?剃刀该换了。”

说完他又拿起了剃刀刮下了新长出来的触手。

洗漱完的龙之介清爽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之后他愉快的向厨房走去。

到了厨房他直接拉开了冰箱的们,拿出了唯一的那瓶牛奶,之后就直接吨吨吨的喝了个一干二净,之后他就顺手又放回了冰箱。

之后他又在冰箱里一通乱翻:“诶?麦片怎么没了?我记得还有啊?”

他关上了冰箱门,突然他头顶的柜子打开了,从里面掉出来了一盒麦片,咚的一声敲在了龙之介的头顶。

龙之介看着头顶的柜子里满满当当的麦片挠了挠头:“柜子里放的不是牛肉罐头吗?”

突然柜子里的麦片稀里哗啦的掉了出来,柜子里又摆满了牛肉罐头。

龙之介揉了揉自己被砸的很疼的头,又转身在冰箱里拿出了牛奶,之后他打开了麦片盒子,一口麦片一口牛奶的吃了起来,吃几口还不忘晃晃腰,似乎要把牛奶和麦片混合均匀。

“ Ring-a-round the roses,”

(圆环形状的玫瑰,)

“Pocket full of posies,”

(装满口袋的花束,)

“Ashes Ashes,”

(灰烬 灰烬,)

“We all fall down,”

(我们全都要死去。)

哼着歌龙之介继续上楼去完成他的工作了。

而地上的那些麦片和桌子上牛奶也渐渐消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