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外神的圣杯战争 > 外神的圣杯战争
第四十二章
作者:随笔闲谈  |  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19-09-03 22:49:41 全文阅读

一个小时后殇不患和燕归人一人换了一身合适的衣服坐在咖啡馆聊天。

其实喝咖啡的只有殇不患,刚从苦境来的燕归人还喝不惯咖啡。

“你这样做好吗。”依旧是燕归人简短的话语,不过殇不患得阅读理解明显是满分。

“你是说把那么‘危险的’短剑交给言峰绮礼吗?”

从燕归人的眼神里可以读出殇不患说对了。

“没事的,梵的魅力虽然危险但是那个公主脑子不太好使,是一个骑士小说爱好者,她的梦想是有一个可以全心全意为她骑士。”

“言峰绮礼那种空虚的人是无法用语言或者行动教育的,只有给他找一个目标,一个天真的公主不是很好吗。”

燕归人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殇不患的办法虽然算不上最好但是也不算差。

“你的左手,吾认识很好的医生。”燕归人感觉殇不患这个人还不错,值得一交所以提出了帮忙的打算。

“啊,还是瞒不过你。”殇不患得左臂泛起一阵水波一样的波动,随后一只银白色的手臂出现在二人面前。

“这可是我在各个世界旅行的纪念品,在哪个世界我回收了一种叫欧米伽射线的武器,当然这只手就是在回收时丢的。”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怀念的表情。

“那个世界有一个叫正义联盟的组织,他们个个都有非凡的本事,我到了之后可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不过熟了之后他们都是一群值得托付生死的朋友。”

“他们知道我的使命之后又主动的给魔剑图录里塞了不少的东西。”

说道这里殇不患满脸的无奈。

“手臂。”对于殇不患的跑题行为燕归人还是提醒了一下。

“哦哦哦,手臂。”

“这是蝙蝠侠交给我的应急装置,这是无间隙包裹层,用来对付闪电侠的,闪电侠就是一个跑的超级快的家伙,其实不光是对付闪电侠对付别人也很好用。”殇不患把无间隙涂层喷在了燕归人的水杯上。

燕归人试了一下,发现他怎么也无法拿起那个水杯了,他大概知道这玩意是怎么对付闪电侠的了。

“它还可以喷出一种泡沫,是用碳化镁粉末制成的,是那个世界上吸力最强的材料。

每一克这种材料可以覆盖八百米的平面。是用来对付海王的,说实话他挺废物的。”

至于对付钢骨用的电子磁力精神网和对付绿灯侠用黄色水晶中和器他都没提,毕竟使用面太窄了。

不过超人的他可是重点说了,机械臂的每个关节都安装了微型红色太阳,手腕还有一把氪石袖剑。

燕归人听完一脸的欲言又止和不知道从哪里谈起的表情。

“其实最开始我也是这副表情,不过更刺激还在后面,蝙蝠侠把对付他的方法也告诉我了。”之后殇不患仔细描述了如何挖蝙蝠侠父母的坟,如何让蝙蝠侠上当,以及最后如何杀了他。

这回燕归人倒是可以下结论了:“蝙蝠侠是个疯子吧。”

其实这是殇不患在向燕归人传授经验,一旦被那些家伙(外神)盯上是不可能再次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了。

燕归人的被复活的的朋友和爱人一定会一次又一次的死去,倒不是说那些家伙会在背后捣鬼,而是苦境就是这样的地方,越是幸福,越是恩爱的情侣死的越惨。

更何况还有素还真这样的家伙,对了素还真到底是多大?(素还真:霹雳布袋戏主角,超级有魅力的一个人。)

“燕兄问你一严肃的问题,素还真到底多大?”

“吾,想一下。”

过了半晌燕归人才说道:“素还真第一次出现是180年前的武林皇帝,而180年前的修为已达顶峰,估计是经过N年的修炼,而在此之前素还真还经过了3次精神体的修炼,每次均为360年,所以素还真第一次出现的年龄就是360*3+N+180=1260+N岁。”

这是燕归人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殇不患决定结束这个话题,毕竟他才八十多岁,在间桐家说的话纯粹是说着好听而已。

两个“英灵”没有把这一切放在眼里,毕竟漫画他们也看过了,这场圣杯战争的强度也就是这样了,至于布局什么的。

他们又不会魔法道术,法阵什么完全不会,功体在短时间又不会突飞猛进,至于武技。

这有不是小说,如果武技可以短时间内就可以进步那么什么刀戟戡魔,什么六祸苍龙还会打的那么辛苦?燕归人自己就把boss推了。

现在还是花钱享受一下调整自己的心情就好了。

…………

看到这里织田光对着远坂时臣问道:“喂,现在要是再让你选一遍你是继续召唤金闪闪还是会召唤燕归人和殇不患?”

突然的问题打乱了远坂时臣的思路,不过谁管他那,在知道了这个时辰就是那个此世之锅后织田光就把他当配角了,恩…还是一般朋友。

“那两位大爷,他们这几个月花去了远坂家八成存款,幸好远坂家的主要投资是房地产,所以说大侠平时是靠什么来支持他们的潇洒的。”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远坂时臣还是愿意召唤燕归人和殇不患,毕竟他们俩只是花钱。

虽然他们赶本一点都不听话,但是他们打赢圣杯战争的热情可是比自己还要高,而且殇不患提供了一把据说是佛陀用过的金刚杵,可以净化圣杯。

和金闪闪在一起几个月……那就一言难尽了。

“这样啊,你俩继续喝茶,我继续看,咱们一会再说。”

…………

接下来织田光发现这本剧本不是按时间顺序来的,而是按奈亚子搞事的顺序来的。

雨生龙之介:无垢的杀人狂,对死亡的真假异常的敏感,疯狂的行为艺术者,想要了解死亡,精通死亡,他杀的人越多,他对人生的理解也越深,他认其为“产生效益之事”,于是抱此信念在全国上下辗转各地犯下连环杀人案。其犯下的杀人案中大多数尸体其真实身份都还被列在失踪列表中,尸体处理很棒。在一次想尝试全新的杀人方式的机会下无意中召唤caster并成为其Master。

龙之介虽四处犯案,却有着自己的工作,他从不对被害者的金钱感兴趣,靠自己白天踏实挣钱。

他最终明白了死亡的真谛,懂得了最真实最真切的死亡【其实答案就在身边】

本来这就是雨生龙之介的人生,但是他的人生在这个世界却出现了两次重大转折。

第一次出现在他没有成为杀人犯之前,准确的说是雨生龙之介在读到织田光的那本《克苏鲁的呼唤》的时候。

雨生龙之介是魔术师的后裔,用流行的说法来说就是天生15点灵视,不过这个世界没有那些需要灵视才能看到的东西,所以算是白瞎了这15点灵视了。

至于san值,天生接近于零,邪教徒的种子。

但是在织田光以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写出了克苏鲁系列小说后,虽然世界上还是没有那些怪物但是灵视超高的人已经可以看到书中的世界了。

雨生龙之介就是这样的一个“幸运儿”,他在看完《克苏鲁的呼唤》的当天晚上克苏鲁就入梦了。

不过肥仔(外神们对克苏鲁的爱称)这次找对人了,灵视超高的雨生龙之介听清楚了[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想吃……]

总之一个吃饭和一个变态达成了友谊。

同时雨生龙之介也把织田光当成了自己毕生的偶像,因为邪神带来的扭曲,光怪陆离的世界远比死亡要吸引人。

雨生龙之介是一个踏实肯干的人,杀人不能当做工作,可是画出自己在梦中所看到却可以当做职业。

之后画家雨生龙之介出道了,他的化作受到了特别的欢迎。(画能热/卖是阿赖耶和盖亚在背后搞的鬼,就那种诡异的画鬼才愿意买。)

…………

“咚咚咚。”

又是一个下雨天,雨生龙之介打着哈欠起了床,昨天晚上又听肥仔说了一晚上报菜名,“肥仔他太可怜了,找时间把他召唤过来吧,可是怎么召唤?”

自言自语的雨生龙之介打开了房门,一个矮小的快递员站在了门口:“是雨生龙之介先生吗?有您的快递。”

“谢谢啊,你们还真敬业,这才五点吧,邮递公司什么时候怎么敬业了?”

“这可是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的加急快件,是加了钱的,有了钱别说是早上五点,就是夜里十二点我们也会送到的。”

“什么!是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先生寄给我的!”

之后雨生龙之介用出了他生平最快的速度一把抢过了邮递员手中的包裹,之后扔下一张一万日元的纸币。

“谢谢!这是小费,拜拜。”

快递员看了看手上的钱笑了笑:“正好最近零花钱没了,这算是意外收获吧。”一个呆毛倔强的伸出了雨衣之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