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雄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酒楼被围 双方摇人
作者:曹家大叔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2-10-18 19:22:01 全文阅读

那个文官和领队一看,哎呦,这还得了,这些刁民还私藏武器,现在还拿着武器跟官兵对峙,连二王山的土匪都没有胆子,他们这是要干嘛?就在此时,后面又响起了密密麻麻的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众人一看,原来是留守柳斋居的侍卫过来帮忙了,看来这皇城司的通讯系统还是有其独特之道。这时局面形成了对峙,虽然官兵人数稍微占优势,但是我们也近二百人,而且个个都是能打的主,不一会儿,大憨他们便退了下来,不是输了,而是将这些官兵干后退了,虽然他们也挂了一些彩,但是用命啊,官兵哪见过这般不要命的打法,虽然有单钩枪,但是近距离也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加上输在了气势上,所以反而被打退了。

文官一见干不过人家,何况人家还增援了人手,现在才想起来,先搞清楚这些刁民的来历,随即便朝我们高声叫道:尔等到底是何人,竟敢暴力阻挠官府办差。王管家一看这家伙终于恢复理智了,不呈官威了,便也往前走了几步,回复道:我等乃贩卖粮食的客商,路经此地,在此歇脚用餐,用餐过程中遇到几个醉汉强行抢人,还打伤了我家几个伙计,我们便正当防卫,赶跑了他们。随后我们要离开,尔等官兵却将我们团团包围不让走了。

只见文官愤怒的说道:尔等说的轻巧,你们这叫正当防卫,尔等都把我侄儿给打残废了,你知道吗,下手如此之重,还叫正当防卫,今天若不给本官一个交代,尔等休想离开此地。这么一对话,大家也都知道咋回事了,原来刚才乘着喝醉酒耍酒疯的是这个当官的侄儿啊,怪不得官府会如此兴师动众呢,区区一个打架斗殴,需要出动这么多官兵吗,分明是公报私仇而已。那大内侍卫的身手可不是普通的绿林好汉,他们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不是残废就是要命。

见我们软硬不吃,文官便对身边的领队耳语了几句,那个领队便快速骑马飞奔而去。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家伙是去摇人了。好像欺负我们没有人一样,摇人太简单了,谁不会呢。此时小六子贴身道:黄掌柜,要不要?我便挥手道,不用不用。不是比人多吗?要斗狠吗?我们也会,我当然知道小六子的意思,那就是直接用圣旨和金牌让那个官员请罪。但是今晚既然他们惹的我吃不好饭,听不好唱,那就比摇人呗。毕竟大家都是有脾气的有个性的人,随即朝青龙使了一个眼色,青龙马上会意,从怀中掏出黄色绸布包裹的圆柱状东西,随后快速的拿掉绸布,拿出一根特制烟花,将其余的包好放入怀中,随即便点火朝天燃放,只见绚丽的火焰升空而起,直插夜空,在这夜晚看的特别的清楚,到了空中随着啪的一声,便呈现了一个形似王的红色字样。这便是跟后面五百大内御林军联络的烟花暗号。

见发了信号,王管家此时也底气十足了,便回怼那个官员道:尔身为朝廷命官,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听信一面之词,冤枉好人,还故意倒打一把,利用尔等身份之便,私自调动官府衙役,为其侄儿助威,这简直是助纣为虐。那官员一听被戳中了痛处,便再次高声怒斥道:尔等刁民,公然暴力阻扰官府办差,还敢私用兵器,这简直是造反大罪,本官劝尔等速速放下手中的兵器,束手就擒,待本官查明真相,说不定还可以饶尔等一命,要不然,等下大队官兵开到,便是尔等受死之时。

面对死亡的威胁,根本没有人拿他当回事,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表演。王管家见根本没有办法谈判,便不理会那文官,回到我身边轻声道:黄掌柜,此人毫无道理可言,老奴是没有办法沟通了。要不,叫当地的父母官前来。我点点头,随即叫来了大憨问道:大憨安利军知军你可认识。大憨点头说道:卑职见过一面,认得,但是不熟悉。我便对其说道:认得就好,你现在带几个人护送小六子,快马加鞭到知军府邸,然后你就听小六子的就可以了。他知道如何做。大憨一听便行礼道:卑职遵命。随后便到后面叫了几个侍卫,护送着小六子朝后面飞奔而去,而对峙的官兵一见长官也没有发话,就愣愣的看着他们冲出了包围圈,毕竟他们刚才徒手就敢跟官兵干架的,一看就不是自己所能拦截的。

此时身边的白虎行礼道:黄掌柜,要不我等上去将这狗官拿了便是,何必这么麻烦呢?就这些官兵,平时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遇到俺们,也就只能呵呵了。我用鄙视的眼神看了白虎一眼道:莽夫之举,凡事不能用暴力解决,要让其心服口服,才能算是彻底征服,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已,而是人情世故,你懂啥?他们比摇人,我们就比摇人,他们比官威,我们也奉陪,反正已经杠上了,何必着急于一时呢。杀人容易,但是诛心就难了,懂吗?面对我的呵斥,白虎也只能乖乖退下,虽然他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没有办法,谁让他是老大呢。自己一片好心,被说成莽夫,要说莽夫,没有人莽的过你而已,还翘个二郎腿横坐在车夫的位置上看风景。

此时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大战前的宁静,无事我便招来王管家,命其去找下这个酒楼的老板,今天晚上造成的多少损失,我们一切照价赔偿就是。别为难了人家,现在生意也难做,再说了他家的菜品也做的不错,服务又好,我们不能让好人吃亏了。另外赏赐给三个姑娘唱歌的钱,也不能太小了。王管家随即行礼而去。

然后我便叫来刘老汉祖孙二人说道:老人家,一路跟着我们是不是吃也不安生,睡也不安稳呢?刘老汉随即说道:官人,千万可别这么说,要不然官人大恩大德,收留我祖孙二人,我祖孙二人说不定还在驿站乞讨为生,官人一路上带我们吃好的,住好的,这都是我们以前没有奢望过的,也没有见到过的。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这几天才算见识了啥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望官人不必嫌弃我等祖孙二人无用。说完便跪拜在地,小姑娘刘娜见爷爷这样,随即也跪拜道:望官人收留,不要赶我们走。

我一看这情景便知道他们误会了,我的本意是安慰下这一老一少,毕竟其他人都知道底细,也见怪不怪了。只是怕他们受惊而已,想安慰下,哪知道被误会了,我连忙道:老人家快起来,本掌柜不是这个意思,既然本掌柜答应送你回老家,给你一个安身之所,就会说道做到,只见本掌柜天生一路上见不惯不平之事,经常惹是生非,怕尔等祖孙二人受惊而已。

听我这么一说,小姑娘刘娜便马上起来,奔奔跳跳来到我身边说道:官人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官人才不会赶我们走呢。惹的边上的侍卫们都投来了嫌弃的眼神,这是对拍龙屁的羡慕嫉妒恨啊。秋香见状便上来,哄走小姑娘刘娜,而刘老汉见我这么说,也是叩头再次感谢便跟着秋香到了后面的骆车。

突然间三个在酒楼唱歌的姑娘来到我边上,但是侍卫不让其贴近我身边,见三个姑娘欲言又止,我便让侍卫让她们过来,三个姑娘过来也是行礼,随后其中一个姑娘道:奴家给官人添麻烦了,此事由我们而起,之前奴家三姐妹也被那伙醉汉骚扰,正是见他们醉酒,所以才不敢献唱,而机缘巧合到了官人包厢,哪知道会发生这么大的事,还望官人收回这唱歌银两,奴家三姐妹是在不敢要这钱。我听完便呵呵一笑道:姑娘客气了,尔等既然唱歌付出了,那就应该有所回报,要是不嫌弃这唱钱太少,那就请三位姑娘收下。至于今晚之事,不关尔等之事,乃是那群醉汉殴打了本掌柜的伙计,才闹成现在这个样子,跟尔等无关,尔等不用放在心上,等下安全了,我叫人送尔等回家。放心吧。

三个姑娘连忙摆手道:并非奴家嫌弃唱资少,而是奴家不敢领受。给官人带来麻烦不说,哪里还敢要官人的钱。还请官人收回。说完三个姑娘俯身行礼鞠躬。我一看这也僵着了啊,便说道:那这样吧,这唱歌钱你们先收下,算是我下次听歌的定钱,等这事过去了,你们三姐妹有机会再给本掌柜补唱一曲如何?三姐妹见我这么说,便都犹豫不决,三人用眼光交流后,便再次朝我鞠躬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是官人的定钱,改天奴家给官人补唱一曲。我便微笑着说道:好,那我们就就一言为定了。三个姑娘用坚毅的眼神点点头,算是回答,随后便往后面退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