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雄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嚣张跋扈 现御林军
作者:曹家大叔  |  字数:3133  |  更新时间:2022-10-19 11:30:01 全文阅读

而此时王管家也过来了,来到我身边轻声道:黄掌柜,已经跟酒楼老板说好了。之前老板说啥也不肯收,说没有破坏啥东西,说我们是客人,酒楼没有保护好客人的安全,已经是不好意思了,如今又咋能让客人破费赔偿其损失呢。最后在我的坚持下,酒楼老板才勉强收下了,同时还说了,下次我们要是再来他酒楼,直接五折供应饭菜。我道谢后便出来了,由于酒楼老板久久不肯收下赔偿金,所以老奴耽搁了些时间。

与此同时,那边的官员也在跟另外一个领队及师爷在分析我们这伙人的来历,为首的官员首先说到:本官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今晚这事感觉甚是蹊跷,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胆大的刁民,竟敢徒手跟官兵群殴。实在是奇哉怪哉也。而此时便是的领队也附和道:谁说不是,下官仔细看过他们的身法,确实不像是普通的老百姓,更不像一般的地痞流氓,他们个个身体健壮,动作敏捷,像是受过专业的训练,而非我们衙役及厢军可比,只怕比禁军的身手都要强上几分。而且他们个个不畏惧官兵,面对官兵他们毫无惧怕之色,更多的是从容和淡定,好像好像没有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的感觉,严重的被忽视了。而边上的师爷则是眼珠子一转摸着下颚几个白须说道:依下官看,此伙人来历不同凡响,这些表面的先不说,下官可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对峙阵前发射烟花之举,此举必然大有名堂,下官只是在京师之时,遇到重大节日才有幸见过如此绚丽的烟花,要是下官所猜想没有错,此伙人必定来自于京师,但是一身布衣打扮,下官实在想不出来他们的此行的目的何在?

为首的官员一听师爷的话,微微点头道:师爷此言甚是,还好刚才本官没有下令强行缉拿,既然来自京师,我等切莫大意,先了解清楚他们的具体身份再行缉拿不晚,要是来自京师,可是最近朝廷的邸报也没有提及此事,要是有重要官员或则部衙的人出行,必然事先会有通报,而要是普通的粮商,本官看来也不像,要是粮商,一见到官兵,那就马上乖乖就范的,不像这伙人,一点都不惧怕官兵。不是朝堂官员,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粮商,那他们到底是何身份呢?

而此时师爷又补充道:大人,就在刚才大人命领队去召集厢军之时,这伙人中好像也冲出去几匹快马,为首的就是刚才那个领头干架的汉子,好像朝着军府衙驻地方向而去。要不我们赶紧派人将此事奏报知军大人,要是晚了,下官总感觉会出啥意外,毕竟这伙人叫人摸不准啊大人。见师爷这么说,为首的官员沉思了一下便感觉有理,随即附和道:恩,有理,我看得早点派人通知知军大人,要不然真出了事,我等也不好交代。毕竟这是因为我侄儿而起。哎.....随即叫来随从,耳语了几句,随从便骑马快速离去。

就在我有点困意之际,前后突然响起了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在这夜晚是那么的清脆和响亮,我起身站在车头看了看,只见前方有三个列队的队伍举着火把跑步前进,前面开道的则是几个厢军打扮的骑马将领,而转头一看后方,则是更加密集的马蹄声,都是一边举着火把,一边催马快速前进,还不时看到前面领队在高喊着啥,好像是让路人让路的意思,我借着火把隐约看到后面则是我熟悉的大内御林军装扮。此刻便心中大定,随即俯身蹬下骆车,随口到:妥了。众人也都明白这是啥意思了,那是我们所摇的人终于到了。

而此时对面的官员也是惊喜忧愁都有,喜的是厢军终于来了,忧的是好像对方也同时来了人,而且还都是骑马的,看样子很是训练有素的,从他们规则划一的队伍行进就能感觉到压力。

就在我下车不久后,从后面小跑过来几个人,一直到了我跟前二米处,看清是我后,众人便跪拜道:殿前都虞候御林军三队都头王大壮拜见慌,黄掌柜。下官等来迟还望黄掌柜责罚。这个举动令刘老汉及三个唱歌的姑娘大惊失色,这官人何等身份,连皇宫的御林军都出动了,还对他这么恭敬。而此时,酒楼的二楼及大堂也挤满了人,看热闹都不嫌事大,一看来了这么多官兵,大家一传十,十传百,人就越聚越多,而此时甚至连厨师都忘记了放下菜刀,也站立在看热闹的人群中,那明晃晃的菜刀甚是明显。

我便肃声道:王将军请起,一路辛苦,尔等不晚,随本掌柜前来。说完便朝前方走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人则分二队,前方开道,王大壮一挥手,众将士便纷纷下马跟随亮出双钩枪跟进,后队御林军则是拉满弓蓄势待发整队行进。来到刚才为首的官员前方三米处,在众人的火把下,才看清对方的长相,只见其消瘦的脸庞,额骨突出,标准的坏人形象,我便道:尔等身为朝廷命官,不为民做主,反而呈现官府之威恐吓百姓,预加之罪于我等粮商,竟是为了给尔醉酒闹事的侄儿出气,尔等晚上之行为,上对不起朝廷,下对不住黎明百姓。来人,将此官拿下问罪。

为首的文官此时已经大脑一片空白,对方到底是何人啊,天啊,这是咋了。刚才听到御林军三个字,他就已经意识开始模糊,大脑已经完全不听自己使唤了,更可怕的是他们朝自己走来了,最让人胆寒的是他们竟然还拿着弓箭,还拉满了弓,要是这射过来,自己随时都变成刺猬啊。至于我刚才说啥,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大脑里只有星星了,根本没有一丝阳光可言。而此时的师爷也发现不对劲了,御林军啊,他只是听说过而已,那可是在内廷皇宫的护卫啊,咋可能出现在安利军这个弹丸之地呢,完了,这次彻底歇菜了,本来还以为过来简单的抓几个打架斗殴的平民,哪知道这次竟然遇到了御林军,估计得歇菜了,家里的孩子、夫人咋办呢?欲哭无泪的是此时师爷最真实的写照。

而此时那个领队更是一脸懵逼,摇摇头再看看,好像不是在做梦啊,真的是御林军,自己这点衙门的士兵哪里是对手,在理智还有一点点的提示下,便急忙命令衙役放下单钩枪,全部放下,放在地上,要放好,放整齐,立刻马上执行。而后面到达的厢军将领一看,连马都不敢下,老子走错地方了,立马调转马头,回去了,就这样回去了。因为他们深刻理解一点,就他们这些手下的厢军,对付平民那是KO的,但是对付二王山的土匪 ,得要有压倒性的人数优势加强大的招安政策,要不然会吃亏。而对付禁军,在根本不用想了,看到御林军,马上掉头回去,这不是找死啊,这是找灭门抄家啊。

就在此关键时刻,又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说是迟那是快,瞬间也到了跟前,小六子、大憨等人拥护着一个国字脸官员随即下了马,然后径直走向我跪拜道:安利军知军吴国权拜见上差。下官不知上差驾临安利军,接驾来迟还望上差恕罪。此时刚才为首的那个文官已经彻底绝望,之前看到自己的长官跟着这伙人前来心中不免咯噔了一下,感觉今晚大事不好。哪知道自己的长官竟然到了跟前完全无视自己,反而向那个那伙为首的年轻人下跪,对没有看错,是下跪了,是真的跪下去了,还一脸真诚道歉的样子,听到长官高呼对方为上差,他就直接瘫坐在地上了,双眼直视漆黑的夜空,心也是彻底拔凉拔凉的了,随之流下了悔恨的鳄鱼般眼泪,这个该死的侄儿,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惯着他,才让他胡作非为,而今好了,遇到硬茬子了,现在彻底完犊子了。边上的领队一看这场面,跟师爷对视了一眼,随即用官场特有的眼神语言相互沟通了下,便同时起身快速来到安利军知军吴国权身后不远处,一起跪了下来。对,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形势比人强的,要是冠冕堂皇的说的话,应该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也。

终于见到了这安利军的地方父母官,安利军虽然是小州属于朝廷的下州级别,但是战略位置确实很重要,扼守南北要道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见对方态度诚恳便也压制了下心中的怒火,对着安利军知军吴国权等人说道:吴大人请起,诸位请起。对于今晚之事,吴知军刚来,还是先了解下具体情况,另外邀请刚才掉头的厢军也一道过来,既然来了,何必这么着急走呢?吴知军显然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并起身拱手行礼道:请上差稍候。说完便走到后面的师爷和府衙领队面前怒声道:还不赶快给本官起来,丢人现眼。说罢也不管他们二位,径直走到后面正瘫坐在地暗自流泪的文官那里。师爷和府衙领队听到长官的训斥,便也感觉收衣起身,快速的跟上知军吴国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