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三里春风饶人意,美人送酒道别离
作者:十九和拾一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2022-04-26 13:59:13 全文阅读

一驼、一高、一矮,三身麻衣,尤煞人风景。连桃花都侧开身子不屑与之为伍,却忘了自己也是匹白黄难辨的驽马。

黄土上,有一块刻有“锦”字的巨大石碑。

这既是锦州边界了,陆昂倚靠在石碑旁,提起水壶润了润喉咙:“老陈,问你个事?”

陈大耳抹了一脸的汗,全擦袖子上了,也不见得袖子比脸赶紧,都是黄土色。

“欸,让贫道也喝口水先。”陈大耳抢过陆昂手中的水壶,一股脑往下灌,就跟喝酒似的。

陆昂的目光越过石碑,顶头的日灼烧得睁不开眼:“老陈,青城山会为难你吗?你实话跟我说,你知道的,我看得穿人心。”

陈大耳好一会才放下水壶,步子有些虚晃,真把水当黄酒喝了:“会,但我陈大耳不怕,都老掉牙的人了,身子骨可能没你们年轻人结实,但腰杆子硬的狠。”

“你且去走你的江湖,有我陈大耳在,青城山不会为难你!”

陆昂眯起眼,好像尽了沙子似的,他回头给了陈大耳腰杆子一拳,埋汰道:“老陈,你醉了。你这喝酒怎不带上我一个。”

他一把抢过老陈手中的水壶,稍作掂量:“陈大耳,你这酒鬼,也不知道给我留点。”

高举起水壶,将仅有的水挤出,堪堪润了喉,陆昂把水壶往地上一甩,骂道:“回去告诉那些牛鼻子老道,就说——就说你陈大耳是我陆昂罩着的,他们若问陆昂是谁?你就说,他会成为天下第一的书生。”

陈大耳坐在石碑旁休息,他懒得搭理撒酒疯的陆昂,朝一旁的陆霜问道:“想学武吗,娃娃?”

陆霜眼睛一亮,从小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她很清楚学武的重要:“大耳爷爷可以教我吗?霜儿想学。”

陈大耳笑得很猥琐:“你个娃娃别装嫩了,以后老头子不在,别欺负你那傻哥哥。”

说着,陈大耳不知从哪变出一根木棒,敲了下陆霜的脑袋:“贫道是青城山的道士,哪会什么武功,小娃娃怕是傻吧。”

陆霜笑盈盈地脸蛋忽然不那么可爱了,她低下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气得啊!

乘着陆霜不注意,陈大耳将一道真气打入了她的体内,难得正经道:“你这丫头,命格很硬,天下没几个人能压制住,他陆昂算一个。我这一道真气留着给你养生,将来你若想练武,会容易不少。”

陆霜只觉得一道热流在体内乱窜,热乎乎地,让人脸蛋泛红。

陈大耳再三叮嘱着:“不许欺负你那傻哥哥,遇到坏人要保护他。”

陆霜没好气得给了陈大耳一个白眼:死老头,用你说,我的哥哥我自然会罩着。

远处,风沙里,光阴直下,有一队车马。

轻纱薄衣,裙摆粉红、堪堪过膝,衣肩垂丝、轻如薄翼,衣身很紧,难瞧见颈下风光,脚踏霜雪,是肤如凝脂、婀娜娉婷。这一身流云是京都浣纱纺的质地,天下数一数二的工艺。

女子俏俏然,朝着王启明眨着眼,面容含笑:“小女子沈萱,见过龙虎山王天师。”

王启明眯着眼,好俊俏的女娃,姓沈的商会,天下可就一家,皇商沈碧云。

沈萱追问道:“天师叔叔,小时候你还抱过我呢,不知道叔叔在这所谓何事?”

“等一个人。”王启明手握拂尘,老神在在:小丫头骗子长得这般出落,休坏我道心。

沈萱微微拘礼,眼神笑眯眯:“天师叔叔,想什么呢?为什么不正眼看看人家,爹爹说这很不礼貌哦~”

王启明脸色一紧,却是直勾勾地看向沈萱,正色道:“掌教早与我通过信,你父亲在龙虎山算了一卦,所以你便早早在此处侯着,等一分机缘。”

瞧见沈萱嘟着小嘴,一脸不乐意,王启明内心大笑:小丫头片子,非要我点破你。

下一刻,王启明的脸僵住了,小丫头眼角泛红晕,眼珠子圆溜溜的,一副春雨将至的模样。

王启明内心一慌,直朝远方看去,连忙说道。

“来人了。”可沈萱哪肯罢休,一副梨雨带花的样子。王启明一拍大腿,无奈道,“他便是你的机缘。”

风尘中,陆昂牵着桃花,陆霜坐在马背上,老陈一个人落在最后。

陆昂皱眉,前边有一队车马,载着几车货物,许是路过的商队,令他困惑地是王启明也在其中。

陆昂放声招呼,抬手朝王启明问好:“道长,你我之间的赌约可还记得?”

王启明笑着,不再搭理身边的小丫头,手上拂尘一甩,说道:“自然记得,公子好本领,贫道佩服。”

陆昂捋捋桃花的鬃毛,他瞧见了王道长身边的女子,一身纱裙甚是好看:“道长可愿履行承诺?”

王启明打量着陆昂这不知道往哪放的眼睛,笑骂道:“你小子,别把人家姑娘吓着。我同你赌一件法器,贫道此番没带这些,不如这样,贫道传你一技傍身。如何?”

陆昂被戳破,也不嫌尴尬:“好,道长请赐教。”

王启明迈出几步,和众人拉开些距离,手中拂尘高举,摆出了个起手式:“你且看好!”

拂尘在空中挥舞,王启明吐出一口浊气,身子微弓,拂尘再次划过头顶,以周天为数,画了个两仪之姿。

单腿站立,拂尘架于胸前,再一变动,双腿离地,腾开而起,是大鹏展翅之势。

王启明落地后,单手架着拂尘,朝陆昂问道:“看懂了没?”

陆昂有些愣神,他呆呆道:“没,但明白了。”

沈萱在一旁眨着眼,她看得很认真,龙虎王天师亲传道,机会难得。可怎么王启明手舞足蹈两下,就没了。她连忙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这跳两下就完事了?”

陆昂困惑,皱眉道:“你看不到吗?”

“看什么?哎,你们别打哑谜啊!”

陆霜在马背上朝沈萱眨着眼,“仙女姐姐,是桃花哦,好大一株树的。”

这下,沈萱无语了,眼前除了黄沙就是黄土,哪来什么树?

陈大耳摇晃着步子,还醉着呢,他手上流光汇聚,在沈萱面前抹过。

沈萱也看清了,瞪大着眼睛,如痴如醉。

少不识春、人不知树。余香缭绕,此地清风不留情面,桃木虽老,但花枝初盛,有桃花被吹落,落时又是一片生机。草木皆摇,春日、春意寻得归处,此一株桃树,虽仅要了三丈天地,可花香十里,与春风同行。

王启明嘴角上扬,解释道:“你尚未修行,教你法术无用,更别说道法什么的,你便是学会也用不得。这是道韵,你无需看懂,有感悟就好。桃花有意,我唤此为‘三里春风’。”

陆昂有些明白,他掌中有起,赫然多了一株小桃树。

王启明刚刚上扬的嘴角猛地往下一皱,他瞧着陆昂手中的小桃树,心中一阵悔意:早知道还是抢人了,这是何等天资,道韵欸,龙虎山数千弟子,能悟出的不超过一只手,这小子只看了一遍、一遍!

王启明把目光投向陈大耳,想从他身上找点安慰:“陈真人,青城山的肚量让王某佩服。”

陈大耳撇了他一眼,龙虎山这些粗鄙之人,没什么好搭理的。

沈萱在一旁照猫画虎,可她就是搞不明白陆昂手中的桃树是怎么来的。

王启明提起嗓门,将沈萱从陆昂身侧拽了回来,说道:“这是沈萱,沈家的商会做得很大,你可以与她同行。”

陆昂微微拘礼:“多谢前辈美意,在下愿意!”

陈大耳皱着眉头,照着这小子的脾气,下一句不该是在下心领了?

不解之余,陈大耳打量了几眼沈萱,收回目光后他明白了:女娃娃长得好看,搁谁谁不乐意。

王启明颔首,说道:“如此,贫道就走了,陆小子,有空来拜访龙虎山,龙虎山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

王启明朝着风沙中走去,几个步子,只剩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影。

陈大耳打算说什么,可迟迟未开口,只是回头瞭望这“锦”字碑,目光混杂,蕴藏无数道理。

陆昂上前,对着陈大耳鞠躬,拜得很深:“老陈,你是长辈,我当拜你。”

陈大耳讪笑着,他扶起陆昂,走到桃花前面摸了摸它的鬓毛。

桃花有情,往陈大耳脑袋蹭,陆霜朝陈大耳挥挥小手:“陈爷爷,再见。”

陈大耳看着陆霜一脸敷衍的样子,没好气道:“你个臭丫头,记住我跟你说的,照顾好你哥哥。”

沈萱也凑过来,递给陈大耳一个酒葫芦,说道:“老道长,宫里的千里香,好喝的紧。”

陈大耳接过葫芦,宝贝似的捧在怀中,他不再墨迹,大步朝前,走得是跟王启明相反的方向。步子不稳,看着像醉了,走的不快,好像在等一句话。

陆昂招手,他用尽力道喊道:“陈大耳——,等我!”

老头子没回头,只是将新得来的酒葫芦举得老高,使劲地晃。

陆昂心领神会:好,下次喝个痛快。

夕阳直落,天际的云斑驳开,霞云千里,也为老道士送行。

“三里春风”的道韵早散了,可少年心中却满是春意。

陆霜扬着笑脸,她有了自己的哥哥,从今往后,要保护好他。

沈萱在一旁看着陆昂,金光正好侧了半边脸,她长松一口气:在这锦州边界苦等三日,父亲说的机缘可算是等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