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荡气仗量天地宽,敢叫青天换颜色
作者:十九和拾一  |  字数:2594  |  更新时间:2022-04-25 13:00:18 全文阅读

锦州边境,山峦之巅,一高一矮两个道士眺望着远处。

“陆真,你说陈真人此行会出意外吗?”

陆真看着矮了自己一头的李亥,没好气道:“闭上你的臭嘴,此事决定了青城山百年气运。”

忽然,眼前的阵法一阵变换,李亥皱起眉头,急促道:“有高手入境了,陆真,你速去支援陈大耳,以防生变。”

还没待陆真动身,李亥的脸绷住了:“不用了,他冲我们来的。”

云端之上,有一人踏云而至。一身白衣,手中尚握着卷书籍。

李亥手中罗盘闪耀,四象之阵顷刻便成。还未待他布下第二个阵法,眼前的白衣一掌破开了四象,再一步,其人已至身前。

陆真取下背上的桃木剑,道法酝于心中,蓄势待发。

楚徇打量着眼前的一高一矮两个道士,淡淡道:“青城山双子,一人善剑,一人善阵,我无意与你们起冲突,但务必告诉我,你们来锦州做什么。”

见两个道士不理会自己,楚徇微微一笑:书生凭何试天地,我以三转玲珑心,满腔肺腑浩然气,此间当是一言堂。

“两位,知道我为何是北地第一书生吗?你们可曾见过,荡气仗量天地宽,敢叫青天换颜色。”

一股庞大的浩然气以楚徇为中心席卷开,以极快的速度向整个锦州蔓延,楚徇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两个道士,只单单伸手一个倾覆。两人被压制得几乎无法动弹,周遭的天地之气汇聚成一个个龙卷,朝着两人席卷而去。

就在此刻,天空中出现一个背影,伴随着苍老的声音传出,周遭的天地恢复常态:“楚徇,你入圣人之境了?”

楚徇摇头,他认得这背影,是青城山的牛鼻子老道,淡淡道:“尚未,只是借助些手段罢了。”

牛鼻子老道负着手,说道:“锦州之事,是我青城山的私事。给贫道一个面子,你便不要插手了。”

楚徇盯着老头的背影,思索片刻,猛地一拳轰出,将虚影打碎。在陆真和李亥的张目结舌里,他咒骂道:“别在这唬人,一个闭死关的老头罢了。我给你面子?谁给本座面子!”

楚徇撇了眼被压在地上不得动弹的两人,调动天地灵气,再补上一拳,将两人击晕。

随后,他踏云而起,向南而去。

……

夕阳而下,晒出一片霞红。

桌上两杯浊酒,把一老一少的愁意尽收杯中。

笑声渐落,陆昂同陈大耳碰了一杯:“青城山想做什么,不妨直说。”

话才落下,就听得天边有一白衣人影走出,迎着陆昂投来的目光,楚徇淡淡道:“你身上有这一代青城山半数的武运和天运,你说他们要做什么?”

陈大耳仔细打量着白衣,暗自警惕:“你是哪家书院的半圣?”

陆昂却是如临大敌,他沉重道:“老陈,别问了,我认得他。着白衣,持卷书,踩流云,同书上所说一般无二,他是北地第一书生楚徇。”

楚徇点头算是承认,他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牌,赫然就是方才被士卒夺去的“楚”字令。他冷冷道:“你怕我?虽不知为何,但你当真信任这些道士?”

“铁骑逼人,这是一难,你若不救那女孩,选择携手旁观,就是不仁,这陈大耳会当场将你击毙。酒庄入梦,这又是一难,若你答应龙虎山的道士,便是不义,都不待你意识苏醒,你便已神形俱灭。这些事情,你可曾想过?”

陆昂不做声,他侧过头看向陈大耳,却只见他重重地点头。

陆昂嘴角一笑,他对着陈大耳叹气道:“老陈,其实还有一难吧,在我立那土碑之时,你也动了杀心,因为你发现了更大的秘密。我还知道,在我们走后,那水井旁的土碑被你抹去了两个字。”

话至这里,陆昂没再说下去,而是做了个一圆一窄的口型:他知道,陈大耳看得懂。

陆昂回头看了眼楚徇,随后对一旁的陈大耳说道:“老陈,也是从那一刻起,无论后来发生什么,我也相信你。”

楚徇皱眉,他觉得可能是自己没说明白:“我与你母亲是旧友,相比于这些道士,我更不会害你。”

“能告诉我,你带着这块“楚”字令离开江南,所谓何事,你母亲可曾叮嘱过你什么?”

声音平淡,却有无尽的压力,陆昂内心踌躇:前有三难,皆是顺心而为,而这次,面对跟原主有关系的人时,无论如何回答都会违背自己的本心。

陆昂咬牙:依照原主对楚徇的钦佩程度,若是亲眼见过,定会记忆犹新,他只能赌一把,赌对方不知道原主的性格,赌对方并未与原主有交集。

“先生,令牌是我偷拿的,离开江南是为了前往应天书院拜你为师?”

楚徇心思微动:拜自己为师?拜师总要见长辈的,自己若是用这个理由去见李纹,老家伙们该不会阻拦吧。

想着,楚徇面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书院规矩,我仅能收你为记名弟子。但最多三年,你就能正式入我门下。你可愿意?”

陆昂心中错愕:楚徇答应的越快,就证明她与原主的母亲关系越好。若是原主,必然爽快答应,可自己不是啊!自己夺舍而活,若此事败露,投入楚徇门下等同送死。

陆昂侧目,朝陈大耳问道:“老陈,你觉得呢?”

陈大耳有些困惑,他感觉少年似乎不愿意:“欸,你不是要当天下第一书生吗,眼前之人便是你最好的老师。你虽身肩青城山半数的武运和天运,但我们青城山这点气量还是有的。你要是愿意,贫道不会阻拦。”

楚徇淡淡听着,若陈大耳敢抢人,他不介意再动次手。他一个人兴许没法子单挑青城山,可莫忘了天下有书院四座。

陆昂抬首,迎着楚徇的目光,他庄重道:“很抱歉,锦州一行后,现在的我不想拜先生为师。”

楚徇皱眉:“你——想好了?”

陆昂点头:“谢先生美意,只是在下资历尚浅,当不得先生的弟子。”

楚徇目光闪烁:不愿便不愿吧,无论是见李纹,还是收徒都强求不得。

“你若不愿,此事作罢。这令牌你留着,往后若是需要帮助,可来应天书院寻我。”

陆昂接过令牌,再度拘礼:“多谢先生。”

楚徇点点头,嘱咐了一句:“你若回江南,帮我带句话给你母亲。”

“先生请讲。”

楚徇转过身子,淡淡留下一句话:“五年之内,我必成圣人!”

“圣人!”陆昂心中闪过霹雳,龙虎山王启明说过,只有圣人才能送我回去。

酒庄里,陆霜趴在桌子上,在陆昂眼前晃着双手:“小哥哥,想什么呢?”

陆昂回过神来,全身皆是一身冷汗:“没事,想的有些出神了。”

陆霜眨着眼睛:“大耳爷爷让我问你,为什么不愿意拜师啊?”

陆昂看向低头只顾喝酒的陈大耳,朝陆霜笑道:“不拜师,人间这般大,我且走过锦州。天下有书院四座、道观两家、江湖一处,我啊,要好好看看这处人间,圣人有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夫如是也!”

夕阳落下,天空即将入夜。眼前,是陆霜似懂非懂的点着脑袋。

陆昂喝着碗中的黄粱酒,对陈大耳客气道:“老陈,多谢了,帮我屏蔽了天机。”

陆昂终于明白了龙虎山王启明的意思,他能看到的不止是人心,还有命数。方才,他清晰看到一双遮天的大手盖住了自己的命格,也让他逃过了一劫。

陆昂和陈大耳对视一眼,不约而笑。

少年早说过,他不稀罕什么天下第一,眼下他最想做的,便是将脚下这该死的黄土踏破。

明日,出锦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