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第一轮投票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22-06-04 08:41:56 全文阅读

“嘿,张川。”

顾清走到正指着谢忠狂喷的张川身旁叫了一声。

张川的情绪和节奏被突然打断,心头不爽,扭过头来居高临下的瞪着顾清正要破口大骂,眼角余光却见一道虚影袭来。

啪!

顾清一记力道十足的耳光扇在张川左脸上,张川一个趔趄,身子摇晃了几下就要朝后栽倒。

旁边的张教授不计前嫌,连忙站起来扶住张川。

可顾清却是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扇在张川右脸上。

啪!

“怎么样,清醒些了吗?”

顾清语气关切的问道。

“嗯…”

也不知张川是被打蒙了,还是未从疯癫的状态中退出来,反应显得有些迟钝。

“应该是药效不够。”

顾清嘀咕了一句,将右掌放在嘴前哈了一口气,而后高高扬起,准备再来一记狠的。

“够了够了够了…我我…醒了,我醒了醒了。”

双颊红肿的张川被顾清的架势给吓得哆嗦了一下,结结巴巴的喊道。

“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人在极度压抑或是恐慌的状态下,一旦受到强烈的刺激,就会变得歇斯底里,严重者甚至会自残。而为了帮助你从这种状态里清醒过来,从外部给予你的肉体一些刺激,就是最有效的方法。所以,别介意啊,我是为了帮你。”

见张川恢复清醒,顾清放下手掌解释道。

“谢…谢谢,让你费心了。”

张川本就有点娃娃脸,被顾清用力的抽了两个耳光,此时脸颊又红又肿,连带着舌头也有些不利索了。

“没事没事,大家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顾清拍着他肩膀大度的说道。

嗡~嗡~嗡。

这时所有人的手环突然一同震动起来,随后毫无感情的电子音响起。

“中午十二点已到,第一轮投票开始,请各位游戏参与者在两分钟内做出选择。获得票数最高者将被淘汰,规定时间内未投票者将被淘汰,本轮获得的票数将累积到后两轮。”

手环的长方形屏幕亮起,上面出现了佩戴者的名字。有人尝试用手指滑动屏幕,自己的名字随之消失在左边,其他人的名字从右边滑出。

投票这种事情,众人以往都做过。

不过这次的性质却是与以往不同,以往的投票都是为人带去荣誉或是利益,而这次却是让人去死。

即便经过众人的分析推理,得出田芃是杀手的可能性最大。

但这个结论是通过推理得出的,众人并没有找到切实的物证和人证,而且田芃本人也没有亲口承认。

按照法律程序,现在田芃最多只能算是嫌疑人。

但时间却是已经不允许众人去做更多的调查取证。

田芃不死,自己就要死。

这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

顾清手指连续滑动屏幕,当田芃的名字出现后,他停止了动作,深吸一口气后,在名字上点了一下。

田芃的名字瞬间变成了红色,下方则是出现一个红底黑字的方块,里面写着请确认三个字。

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委顿在椅子里,死气沉沉的田芃,顾清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

顾清用近乎于蚊子扇动翅膀的声音对田芃说道,然后按下了确认键。

其他人也都在规定时间内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有犹豫的,有果决的。但无一例外,甚至包括张川在内,每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因为所有人都清楚自己现在的行为,是在杀人!

距离规定的时间还有最后的十秒,田芃忽然抬起头看向顾清。

“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说完,田芃在自己的手环上选出顾清的名字,按下了确认键。

两分钟时间到,顾清只觉得手腕处微微一痛,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似的。

“嘶~哎呦,什么东西?”

顾清连忙抬起戴着手环的左手查看,而其他人貌似也遭遇了相同的事情,只不过反应没有顾清这般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

田芃突然大笑起来,他蹭的站起身来,双手不断在自己身上摸索。

“我没事,我没死,哈哈哈,我就说嘛,怎么…乌拉乌拉…拉…”

话说到一半,田芃好像是咬到了舌头,随后表情变得痛苦,双手捏住自己的脖子,涎水从嘴角不断的溢出。

顾清见状连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即将摔倒的田芃搂在怀里,一只手去掐他的人中。

“我…恨…”

可惜顾清所做的注定是无用功,只有十几秒的工夫,田芃用最后的力气用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后,便停止了呼吸。

感受着怀中的身体逐渐失去温度,顾清的情绪也随之跌落到了冰点。

“我们…都是杀人凶手!”

抬起头,目光环视一圈,顾清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随后他横抱着田芃的尸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楼上走去。

“顾清…你…你要干吗?”

谢忠狐疑的问道。

“送他回房间休息,总不能躺在这里吧。”

顾清头也不回的说道。

“唉,顾清说的没错,虽然是情非得已,但我们的确都是杀人凶手。”

张教授无力的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痛苦的说道。

“我去帮他。”

玫瑰突然站起来说了一句后去追顾清,留下坐在长条桌旁的七个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你小子看起来挺瘦的,怎么这么重。”

拐过楼梯转角,确定楼下的人看不到自己后,顾清突然低声抱怨道。

“我就说让文森特抱我上楼,是你自己不同意的好吧。”

刚刚死掉的田芃抬起头来说道。

“不是我不同意,而是文森特的人设不允许。是我的推理分析增加了你的嫌疑,也是我投出的关键一票导致你死翘翘,然后出于愧疚的心理试图做出一些补偿,这样才合情合理,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你还有脸笑,刚刚你的演技太差了啊。特别是最后一句,小说看多了吧,我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好吗。”

“怪我喽,要不是你手劲太大,按人中按得我太疼了,我也不至于需要临时增加台词来避免叫出声来。”

田芃不服气的辩解道。

“闭嘴,有人上来了。”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顾清连忙说道。

重新调整出沉痛内疚的表情,顾清木然的扭头看向身后。

“我来帮帮你。”

玫瑰看了眼田芃的尸体后说道。

顾清点了点头,回过头继续朝楼上走去。

来到三楼田芃居住的房间,将田芃的尸体轻轻放到床上,盖上被子,摆放成好似正在睡觉的模样。

顾清叼上一根烟,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田芃的尸体。

“你疯了,为什么要投死田芃。”

玫瑰关上房门,冲到顾清身边一把扯住他的衣领低声质问道。

“因为根据现有的线索推理,他的嫌疑最大。”

顾清面无表情的说道。

“去你码的狗屁推理,我昨晚在窗边看到你、文森特和田芃三个人在外面嘀嘀咕咕,以为你们三个已经结盟了,所以才会主动找你。这样咱们有四票在手,至少能保证安全活过第二轮。结果你这个蠢货竟然投死了自己人,这样谁还敢跟你结盟。”

“活过第二轮又能怎样,第三轮时若是不能找出全部的杀手,不还是一样要死。我有七成的把握确定田芃就是杀手,我这是在为第三轮奠定胜局。”

“哈,第三轮!你先祈祷自己能活过今晚再说吧,我的大神探!”

玫瑰揪住顾清衣领的手突然一用力,将他整个人推倒在床上,压在了田芃的尸体上。

走到门边转动把手打开房门,刚要走出去时身体顿了一下,扭过头来厌恶的说道。

“昨晚的盟约取消,我不会跟蠢货结盟。最后,祝你好运。”

说完,摔门离开。

听着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小,确定玫瑰的确已经离开,顾清这才苦笑着从床上坐起来,捡起掉在被子上的香烟抽了一口。

“昨晚你俩发生过什么?”

田芃突然睁开眼睛问道。

“额…少儿不宜,小朋友就不要瞎打听了,好好演你的死尸。”

顾清伸手合上田芃的眼睛,站起身来朝房门走去。

所有人都还坐在长条桌旁没有离开,见顾清下楼,张教授朝他招手。

“刚刚你和玫瑰上楼时,大家有了新的发现…”

“我们都中毒了对吧。”

没等张教授说完,顾清就抢答道。

“嗯…呵呵,不愧是顾清,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张教授先是一愣,随后竖起大拇指呵呵笑道。

“这并不难猜,投票结束时,看大家的表情似乎都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唯独田芃没有反应。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毒药,结果被蛰的人没死,没被蛰的反倒死了。这样事情就很明显了,我们所有人都已经中了毒,手环给我们注射的其实是解药。

田芃票数最高,失去了注射解药的资格,所以就死了。同理,如果有人没能在规定时间内投票,也会失去注射解药的资格。”

说到这里顾清话音停顿了一下,将烟头扔到烟灰缸里,重新抽出一根点上,抽了一口后目光环视众人。

“除了这件事以外,我还有一个发现。大家都看到了,出于报复的目的,田芃在最后一刻把票投给了我。但奇怪的是,我现在竟然有…”

顾清抬起手环,按亮屏幕后展示给众人。

“三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