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奇怪的话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65  |  更新时间:2022-06-05 07:34:45 全文阅读

自己竟然有三票,顾清也是刚刚下楼时摆弄手环才发现的。

刚看到手环屏幕上显示出的票数时,顾清也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根据之前的模拟投票,田芃得票数是四张,张川三张,张教授和富川乱吾各一张。如果实际投票时张教授和富川乱吾还是互投的话,岂不是说张川的票数全都转到了自己身上。

三票之中有一票是田芃的,其余两票不用猜也知道必然是另外两个杀手投的。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分析推理给他们造成了太大的压力,觉得自己是个威胁,所以才要投死自己。

如果不是为了做戏做全套,自己的一票也投给了田芃,那岂不是说自己和田芃都将是三票成为全场最高。然后按照游戏规则,两个人都会因没能注射解药而死。

田芃假死是昨晚就商量好的,他将从亨利手环里拆下来的解药胶囊藏在指缝里,趁着大家注射解药注意力分散时给自己注射然后假死骗过众人。

但顾清没做这种准备,若不是落后田芃一票,顾清就真的会死啊。

众人见到顾清手环上显示的三票,神情都是一愣。

“谁?是谁投给顾清的,有胆做没胆认吗。”

文森特怒不可遏的站起来拍着桌子吼道。

“别看我,我肯定是投给田芃的。”

张川首先表态。

“我发誓,我也是投给田芃。”

谢忠随后指天发誓的说道。

“呵呵,估计是谁看不惯某人背叛盟友了吧。”

玫瑰瞪了顾清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

顾清拍了拍文森特的胳膊,让他别激动,自己有话要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也有权利决定把票投给谁,这无可厚非。我要说的是,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线索和推理证明,亨利和云桥的死与我有关。那么大家想一下,某两位为什么会把票投给我呢?”

“因为你的存在会对他们构成威胁。”

张教授恍然大悟道。

“没错,除了这个原因,我再想不出其他的可能。因为投票关系到每一个人最后的生死,所以我相信没有人会在这种关键的事情上感情用事。

也就是说,众位之中还隐藏着两个杀手。同时也可以间接证明我的推断没有错,田芃的身份就是杀手。”

“等一下,我想到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还有八个人,按照游戏规则,杀手必须在今晚午夜前杀死一人,也就是说明天中午投票时,就只剩下七个人。顾清现在身上有三票,明天只需再获得一票,就必死无疑了。”

张川皱眉说道。

“其实还是有一线生机的,只要顾清能在今晚十二点前把两个杀手都找出来就行了。”

谢忠在一旁补充道。

但是…可能吗?

顾清的推理能力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了,即便是同为悬疑小说作家的张川和正牌警探文森特都自认不如。

但想要在十二个小时内揪出两个杀手,这貌似也并不容易的吧。

“嘿嘿嘿,你们难道就没想过,顾清的身份可能就是杀手呢。”

荣非突然怪笑着说道。

“怎么可能,他可是刚刚把田芃投死了的。”

谢忠反驳道。

而张川和张教授闻言则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第一,谁能百分之百确定田芃就是杀手。第二,游戏规则里没说杀手不能投死杀手吧,相反,杀手投死杀手,不是更能隐藏自己的身份吗。”

“这个…貌似有一定的道理。”

听完荣非的话后,谢忠瞄了一眼顾清,小声嘀咕道。

场面又一次陷入沉默。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文森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又一次拍案而起,愤怒的质问荣非和谢忠两人。

“文森特你也不用装好人,杀手还有两人,而你和顾清总是混在一起,正好跟杀手的人数吻合。而且大家似乎忘了一件事,杀害亨利的凶手是找到了,但杀害云桥的凶手呢?

还记得云桥失踪时做的分析吧,一个人控制住云桥,另一个人清理地面痕迹。嘿嘿,是两个人哦。”

荣非丝毫不惧的跟文森特对视,说完后还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一个V字手势。

“好啦,看来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那就散了吧。”

顾清赶忙拉住将要暴走的文森特。

“有点饿了呢,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也好,看大家现在的情绪都有些激动,冷静冷静也是好事。”

张教授站起身来摇头苦笑道。

众人随即散去,有直接回房间休息的,也有跟着顾清进厨房找食物充饥的。

在厨房里拿了些吃的后,文森特便拉着顾清朝外面走去。

走到海边,文森特用右手捂住手环后低声问道。

“怎么办,明天你岂不是很危险。”

“还能怎么办,大不了跟田芃一样假死呗。”

顾清同样用手捂住手环,无所谓的说道。

“可是解毒胶囊就剩一个了。”

文特森焦急地说道。

田芃从亨利手环里取出三个解毒胶囊,一个在寻找云桥时用海鸟做实验用掉了,一个刚刚田芃假死用掉,现在就剩下一个。

如果明天顾清获得最多票数,而田芃还在装死,这两个人都需要用到解药,岂不是也要死一个。

“什么一个,分明是四个。别忘了,田芃已经死了,他的手环里还有三个解毒胶囊呢。嘿嘿,足够咱们三个撑到游戏结束了。”

顾清嘿嘿笑道。

“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如果明天你也死了,消耗掉两份解药,我们也还是有四份剩余。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干,岂不是就都能活下来了。”

文森特一拍脑袋兴奋的说道。

“只怕有的人不这么想啊。”

顾清望着海平线长叹道。

回到房间的张教授捶着因为久坐而酸痛的腰,心里感慨着身体真是一天不如一天,正准备上床躺一会时,房门却是被敲响了。

“谁呀?”

张教授站到门后警惕的问道。

杀手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自己现在又是孤身一人,不得不小心戒备。

“教授,是我呀。”

“还有我。”

门外传来张川和谢忠的声音。

二人似乎是猜到了张教授的顾虑,故意很大声的说话,让住在二楼房间的人都能够听到。

“是你们两个呀,说话小点声,有人在午睡,别吵到他们。呵呵呵,快进来坐。”

张教授打开门,热情的招呼二人进屋。

“教授,你觉得顾清和文森特是不是剩下的两个杀手。”

等关上房门后,谢忠就忍不住低声问道。

张教授闻言一愣,盯着谢忠看了几秒钟,而后将目光转向张川。

见张川点头,表示自己跟谢忠的意见一致,张教授这才苦笑着摇头道。

“你们两个有什么证据吗?”

“这还要什么证据,顾清那个家伙的心思有多缜密您老也应该有体会吧,他怎么会留下证据。”

谢忠说道。

“没有证据就胡乱揣测,这不太好吧。”

“教授你糊涂啊,就是因为云桥的死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这才更说明顾清和文森特有问题。您想啊,顾清负责出谋划策,文森特负责执行,两人一文一武相得益彰啊。

不然您看看剩下的这几个人,您年纪大了肯定不是,至少体力就不允许。我虽然年轻点,可这两百来斤的体重明显也不合适。张川身子弱,玫瑰是个女的,荣非和富川当打手还行,可谋划推理这块明显不是顾清的对手。

所以啊,我们哥俩思来想去,还就是顾清和文森特最符合杀手的特征。”

听了谢忠的一番分析,张教授沉思了片刻。

“嗯,倒是有些道理。所以…你俩想干什么?”

“我们两个研究过了,剩下的所有人里,我们哥俩最信任教授您。不如咱们三个结盟吧,从现在到午夜十二点前,咱们三个就待在一起,不给杀手任何的机会,您看怎么样?”

之前听谢忠一顿分析,张教授还以为两人是要说服自己明天投死顾清,心里还有些犹豫。

结果竟然只是想要三人聚在一起保命,而且张教授对刚刚谢忠的分析的确是比较认同的,觉得这两个人不太可能是杀手,稍加思考后,便点头同意。

走廊外,荣非从富川乱吾的房间出来后,走到玫瑰房前敲响了房门。

游戏第二天,存活的八个人重新调整各自的策略,开始新一轮联合结盟。

夜色降临,胡乱对付了一口晚饭,顾清回到三楼房间洗了个澡后上床睡觉。

正睡得迷迷糊糊,猛然感觉自己的左手被什么东西按住,睁眼正要呼喊,嘴巴却也被堵住。

黑暗中,只看到一双反射着幽光的眼睛就在面前咫尺之间。

“别喊,是我。”

眼睛的主人用怪异的声调低声说道。

富川乱吾!

顾清通过声音确认了来人的身份,同时眼睛一瞟,发现富川乱吾的手正捂住了自己左腕上戴着的手环。

而富川乱吾的手环上则是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只是房间里光线太暗,看不清楚。

原来他也发现了手环有窃 听的功能。

发现富川乱吾似乎并没有恶意,顾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叫喊。

富川乱吾见状便放心的松开顾清,从口袋里取出一团东西,把顾清的手环包裹起来。

顾清安静的看着富川乱吾动作,脑子里则是急速运转,猜测这个家伙大半夜的来找自己是要干什么。

“你是顾家这一代的顾清对吧?”

没等顾清想出个所以然,富川乱吾突然问出一句奇怪的话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