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十二章 掌嘴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22-04-12 07:38:42 全文阅读

“那个…英雄啊!”

“嗯?”

“你好像开过头了。”

“是吗?你怎么不早说。”

“让你多陶醉一会嘛。”

汽车调头兜了一圈,停在一家名为隆升的车行门前。

十多分钟后,二人回到车子里,继续朝既定的地点驶去。

刚刚询问过车行老板,昨天早上开门后,的确发现后院的黄包车少了一辆,后院大门的门锁完好无损,老板还以为是管账的人记错了数量,扣了他三天工钱。

如此一来,基本可以断定,顾清推测出来的埋尸地点,就是地图上圈定的位置——舍山。

舍山山势平缓,风景秀丽,其间遍布清泉、矮崖、奇石,被誉为上都后花园。

为有钱有权的高层人士所钟爱,纷纷在此修建私宅庄园。

极乐宫夜总会老板王啸龙的宅邸就在舍山南麓。

而昨晚刑子庸提到过的另一位大人物,文凯电影公司的老板周文凯,也在这里有一座庄园。

顾清和沈亦白此行的任务,就是分别拜会这两位上都市的大人物。

来到王啸龙宅邸大门前,按下门铃,二人静静等待。

过不多时,一名管家打扮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隔着铁门栅栏,审视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过,面孔微微仰起。

“二位有何贵干?”

话中虽然用了敬语,可神态和语气却是颇为傲慢。

“我是上都警署高级探长沈亦白,现就叶小曼被害一案,找王啸龙问话。”

沈亦白掏出证件给管家看了一眼后说道。

“二位来的不巧,我家老爷近几日身体不适,恕不见客,还是请回吧!”

说完,也不管二人听没听清,扭身就走。

“站住!”

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如此爱答不理,这沈亦白如何能忍,气的豹眼圆睁,怒声喝道。

“你搞清楚,我是来查案,不是拜访。现在立刻开门,否则我有理由怀疑你家老爷跟叶小曼的死有关。”

“哼!”

谁知管家连头都不回,轻蔑的哼了一声,继续往回走。

都说宰相门房七品官,如今这位管家的派头竟是也丝毫不弱。

看来王啸龙是见不到了,可也不能白跑一趟不是。

顾清左右打量,发现穿过左边的一片树林可以抵达宅子的后院。透过铁栅栏的空隙就能将后院全貌收入眼底。

二人此行的目的一来是想从王啸龙嘴里问出些什么,二来就是看看这里是否具备作为第一案发现场的条件。

如今第一个目的已经无法达成,就只好退而求其次,观察一下王啸龙的后院了。

顾清拽了下沈亦白的衣袖,朝树林方向示意。

“不用那么麻烦,看我的!”

沈亦白却是大摇其头,接着掏出手枪,对着大门门栓上的锁头,砰砰就是两枪。

锁头被打烂掉落在地。

沈亦白伸手拉动门栓,将铁门推开,对着顾清得意道。

“枪法不错吧!”

“额…确实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一个打十个。”

“打什么?”

沈亦白不解。

顾清抬手指着从宅子里冲出来的十多个枪手。

“确切地说是十二个!”

沈亦白此时也看到了那群冲过来的枪手,管家气急败坏的跟在枪手们的后面,颇有兴师问罪的气势。

“老子就不信了!”

见此情景,沈亦白却是一点没怂。

左手拿出证件举在身前,右手持枪将枪口瞄准了管家。

“我是上都市警署高级探长沈亦白,就叶小曼被害一案,前来找王啸龙问询。那个不开眼的胆敢阻挠办案,本探长立刻送他归西!”

一番话语由丹田之气催发而出,端的是有理有据、掷地有声。

十多个枪手立即停住了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将目光投向了管家。

袭警这事不在工作范围之内啊。

你是管事的,你说咋办吧。

管家此时也傻掉了,他没想到事情竟会闹到这个地步。

这个警探是缺心眼吗?

怎么就敢随便开枪,就不考虑后果的吗!

“你…你…私闯民宅…我没犯法,你凭什么用枪指着我。我…我不信…你敢开枪。”

输人不输阵,身为王啸龙身边最亲信的人,这位管家在上都市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虽然心里怕得要死,却也要撑住颜面,说几句狠话找回场子。

砰!

一声枪响,子弹擦着管家的头皮飞了过去。

枪手们一阵骚动,看看沈亦白手中还在冒着青烟的枪口,再看看脸色青中带白,身子抖如筛糠的管家,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闹够了没有?”

这时,宅子二楼的一扇窗户被推开,一个灰白头发的老人怒声喝道。

“都散了吧!有福,请沈探长客厅就坐。”

说罢,老人的身影在窗口消失。

“怎么样?还是我的招好使吧。”

沈亦白收起手枪,得意的说道。

顾清竖起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

跟着面色难看至极,脚步略显漂浮的管家进入宅子。

进门后,就是一间极其宽敞,装饰豪华的会客厅。

招呼二人到沙发上坐下后,管家就急匆匆的离开。也不知是不是被刚刚那一枪吓得憋不住了。

顾清颇有些新奇的四处打量。

会客厅举架大约七八米高,棚顶正中央悬挂着硕大的水晶吊灯。两边的墙壁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画框,里面的画作都是油画,内容多以风景和裸女为主。唯有左侧墙壁正中央的位置是一副巨大的半身人像画。

画中老人身着洋装,戴着高顶礼帽,面容肃穆,目光威严。

可不就是刚刚二楼窗口现身的那位。

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王啸龙了。

等了四五分钟,沈亦白有些不耐烦了。

冷哼一声就准备站起身来发飙。

就在这时,身后二楼回廊上响起脚步声。

顾清扭过头看去,年过半百的王啸龙正不紧不慢的穿过回廊,同时侧头微微俯视看着二人。

“王某身体略感不适,让二位久等了,还望见谅啊。”

王啸龙一边走,一边笑道。

“哼!怕是做贼心虚吧。”

沈亦白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冷哼道。

顾清的目光却是被王啸龙身后,二楼回廊墙壁上的挂钟吸引住了。

此刻时间早上七点四十五分。

“呵呵,沈探长说笑了。”

走下楼梯,王啸龙在二人对面坐下。

之前消失了的管家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低着头弓着腰,站在王啸龙身侧。

“有福,不知轻重,惹得沈探长不高兴,该罚!”

“老爷!他…”

“他什么他?沈探长是什么身份,也是你这种无根无靠的小人物能得罪的起的?今天是看在老夫的面子上不与你一般见识,可若是有一天老夫不在了呢,弄死你还不是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掌嘴!直到沈探长消气为止。”

顾青瞥了瞥嘴,侧头看向身旁的沈亦白,同时也做好阻止他掏枪的准备。。

这个王啸龙表面上是在训斥管家,可话里话外却是在讽刺沈亦白。

可出乎顾清意料,也不知是没听懂,还是不在乎,沈亦白仍旧老神在在的瞪着一双牛眼与王啸龙对视,一点发怒的迹象都没有。

到底还是有脑子的!

顾清暗自松了一口气。

之前沈亦白开枪吓唬管家,外面的那群枪手可以无动于衷。

可若是将枪口对准王啸龙,估计自己两人今天就没想活着走出这里了。

毕竟这位是老板,是给枪手们开工资的。

毙人老板犹如断人财路,枪手们非跟你玩命不可。

老板的话管家不敢不听,犹豫了一下后,一狠心一咬牙,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打完后抬眼去看沈亦白,见他没有反应,甚至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管家在心里咒骂沈亦白的祖宗十八代,抬手又是一记耳光。

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声连续不断,沈亦白一脸冷峻的与王啸龙对视,任凭管家把自己的脸打成了包子,却没有任何表示。

好几分钟过去了,顾清估摸着管家差不多已经自扇耳光四五十记。

王啸龙始终是保持着高深莫测的微笑,可目光却是已经愈发的阴沉。

他已经给沈亦白台阶了,可沈亦白有点给脸不要脸了,真不给自己留活路啊。

“咳咳!突然有点渴了,不知道王老板这里可有好茶啊?”

感觉不能再如此继续下去的顾清,轻咳了两声说道。

“这位是?”

王啸龙问的是顾清的身份,可目光依旧盯着沈亦白。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顾清,从津南来,现为上都警署特别顾问,协助沈探长调查叶小曼被杀一案。”

听到津南两个字,王啸龙的眼神有了些许的变化,从容的将目光转向了顾清。

“哈哈哈,原来是顾先生,失敬失敬!”

“王老板客气!”

“有福,还不快谢谢顾先生。”

“算了算了,都是小事,小事!”

看到管家有福已经高高肿起,近乎半透明的脸颊。顾清估摸着两三天内怕是说不了话了,摆了摆手,打着哈哈道。

管家用怨毒的眼神恶狠狠的瞪了沈亦白一眼,步履蹒跚的离开。

也不知是去泡茶还是擦药去了,不过顾清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一会不管是谁送来茶水,自己都绝不会喝的。

“小曼的死与我无关,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若是无事,用过茶水后,二位就可以离开了。”

管家离开后,王啸龙直入主题,率先开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