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十一章 独醒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418  |  更新时间:2022-04-18 09:41:09 全文阅读

“这是哪?我记得自己是在办公室里啊,啊…我知道了,我还在梦里,我是在做梦。该醒了!该醒了!还要去查案呢。”

清晨七点,醒来的沈亦白看到自己此时身处的,似曾相似但又完全陌生的环境,下意识的就以为是在做梦,躺在折叠床上重新闭紧了双眼,口中念念有词。

刑子庸是闻着食物的香味醒来的。

睁开眼睛率先看到顾清正坐在另一张办公桌前吃包子,然后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一个激灵翻身起来,目光环顾一周,嘴巴越张越大。

“顾…顾哥…这…这是你干的?”

刑子庸指着整洁干净到几乎是焕然一新的办公室,磕磕巴巴的问道。

“虽然男子汉不拘小节,做你们这行平时也确实没什么时间收拾屋子,可也不能搞的跟垃圾场似的。我正好睡不着,就收拾了一下。怎么样,现在看起来舒服多了吧。别傻愣着了,过来吃点东西。”

顾清瞪着满是红血丝的双眼,嘴里嚼着包子含糊的招呼道。

“头这是…魇着了?”

刑子庸指着躺在床上紧闭双眼,嘴里念念有词,身子还一抽一抽的沈亦白,朝顾清问道。

“可能吧,要不给他两个耳刮子试试,我见家里的老人都是这么干的。”

“那我试试!”

刑子庸跳下桌子,挽起袖子就准备大干一场。

沈亦白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再一次环顾四周。

“不是做梦!这是真的,这是我的办公室!”

大清早发生的小插曲,让三人的心情都轻松了许多。

吃过早饭后,顾清安排好进今天的工作。

时间紧,任务重,三人立即出发。

刑子庸单独一组,负责调查富川太郎这几天的行程,这活可是一点都不轻松。

顾清和沈亦白一组,前往昨晚推测出的叶小曼埋尸地点查看。

走出警署大楼,刑子庸打了声招呼,骑上自行车先走了。

顾清抽出根烟叼在嘴里,点燃后惬意的吸了一口,然后嘟囔道。

“这家伙干嘛去了,搞得神神秘秘的。”

就在刚刚,沈亦白说还有件事要办一下,让顾清在门口等自己。

几分钟后,沈亦白急匆匆的走出来,拉着顾清就钻进汽车里。

刑子庸不在,司机只能是沈亦白担任。

汽车启动后缓缓朝大门口开去,沈亦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对折纸片递给坐在副驾驶的顾清。

“什么东西?”

顾清好奇的问道。

“嘿嘿!你不是能掐会算吗?猜一下!”

沈亦白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只需轻轻动一动手指的事情,顾清才懒得耗费心神去推理,接过来后打开。

“委任状…特别顾问…你弄的?”

打开纸片,看清楚里面的内容后,顾清狐疑地问道。

“我就是一探长,哪有这权力。刚刚找署长要来的,怎么样,兄弟够意思吧。”

“你这家伙!”

顾清心里突然有些感动,没想到沈亦白的心思还有如此细腻的一面,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过…

虽然对现在的这个时空了解不多,可顾清也知道,想要搞到警署特别顾问这样的身份,并不是一样容易的事情。

可沈亦白只用了几分钟就弄来了这张委任状,上面盖着的印章油墨甚至还没干透呢。

这个沈亦白在警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啊!

自感彼此关系也算很熟了,顾清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你不是能掐会算吗,你猜啊!”

沈亦白得意的劲头还没过去,开玩笑似的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似乎就是想要故意为难一下顾清。

“行啊,那我就姑且猜猜看,你听着啊,咳咳!”

顾清也不怂,将委任状塞进口袋里装好,装模做样的咳嗽了两声。

“根据我的观察,上都警署一共有四个负责刑事案件的小组。刚刚出来时大致瞄了一眼其他三个组,人数都在十人左右,唯独咱们刑事二组之前只有你和庸子两人。虽然不清楚警署是否对每一组的人数有规定,但仅有两人的刑事小组,其实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虽然跟你只是相处了不到一天,但对你的脾性已经有了一些了解。按理说,以你的性子,不出意外的话,即便是干到退休那天,也最多就是个高级警探。可是年纪轻轻的你如今却坐上了高级探长的位置。”

“警队的特别顾问虽然没有编制,想要搞到也并不容易。应该需要一些繁琐的手续和流程,可你刚刚只用了几分钟就轻松拿到,上面印章的油墨都还没干,说明这不是提前准备好的。”

“综上三点得出结论。你要么是家世雄厚,要么就是有人罩着你。”

“可看你的生活习惯还有行事作风,家世雄厚这个可能率先排除。别瞪我,你自己什么样你应该很清楚。所以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你抱上了一根大粗腿!”

推理完毕,顾清望向沈亦白的侧脸,等着他的答复。

“嘿!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你猜对了,我确实是抱上了上都市最粗的大腿之一。”

沉默了几秒后,沈亦白忽然咧嘴一笑,颇有些自嘲的说道。

“额…其实我是开玩笑啊,你别当真。”

顾清察觉到沈亦白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触到了对方的痛处,连忙就像粉饰一下。

“瞧把你吓得,我沈亦白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而且你竟然能当着我的面说出来,就说明你是真心把我当朋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

沈亦白抬起右拳对着顾清胸口轻轻砸了一下后,哈哈大笑道。

“其实我知道,警署里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靠着刘特派员的关照,才坐上探长的位置。经常在背地里议论我,说我是走了狗屎运。刚开始的时候,我其实也挺不舒服的。于是为了证明给所有人看,我沈亦白是有能力当好这个探长的,就玩了命的工作,把办公室当成家。不收黑钱,不徇私,不枉法,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恶人。

我拼了命的做到最好,可结果怎么样呢。他们还认为我只是运气好。慢慢的我也就不在乎了,做好自己,对得起良心,对得起这身警服就行了,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呢。你说是吧!”

“众人皆醉你独醒!佩服!”

顾清真诚的赞叹道。

“是吧!哈哈哈,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沈亦白开心的大笑起来。

“而且能傍上刘特派员这条大腿,那也是我拿命换来的,所以我心安理得。”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其实也没啥,两年前刘特派员从津南来到上都就职。我那时刚加入警队,是个级别最低,连枪都没有的巡街。就职仪式上,我被那排站在刘特派员身后负责保卫工作,与我一起的还有其他七个巡街。当刘特派员发表讲话的时候,有两个枪手藏在人群里开枪。我眼神好啊,提前就看到了。

当时脑袋一热就冲过去把刘特派员扑倒,一颗子弹打穿我的肩膀,擦着特派员的耳朵边飞了过去。嘿嘿,三个月后,我就当上了高级探长。”

沈亦白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着肩膀上被子弹打穿的位置。

“刚开始的时候,刑事二组也有十来个人。后来时间长了,那帮家伙发现跟着我捞不到好处不说,还不得闲,就一个个的申请去了别的组。正好我也看他们不顺眼,全打发走以后,剩下我和庸子两人,倒也落得个清静。”

“别的组要是只剩两人,早就被裁撤合并了。可只要我沈亦白在一天,就没人敢提撤销二组的茬。不但如此,凡是被我发现有谁收黑钱或者徇私枉法,直接上去就是一顿胖揍,完了还得扒了他那身皮。嘿嘿,我就喜欢看他们恨我恨得牙痒痒,但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太他娘的爽了!”

沈亦白哈哈大笑着,可顾清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苦涩和落寞。

“你是个好探长!是个真正的警探!”

顾清发自肺腑的说道。

“是吧!我自己也这么认为,不是自夸啊,庸子也说过的。哈哈哈,不过可惜啊,再过段时间庸子就要回乡下成亲去了。到时刑事二组就剩我一个光杆司令了。”

“只是回家成个亲,又不是不回来。”

“唉!一个人的时候想干啥就干啥,无拘无束。可娶了婆娘后,就得赚钱养家了。在我手底下当差,每个月的那点薪水,勉强就够一个人糊口。到时就算庸子肯继续跟着我,家里的老婆孩子也不能干呐。而且吧,庸子现在走也是件好事,免得以后跟着遭殃。兄弟一场,没让他大富大贵,能全身而退也是不错啦!”

这番话说的没头没脑,可顾清却是听懂了。

他沈亦白之所以能由着性子胡来,完全是因为救过刘特派员的关系。

可刘特派员也终究有离开的时候。

等到时没了靠山,沈亦白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恶果就会反噬。

到时倒霉的不止是他自己,还有身边的人。

或者沈亦白可以跟着刘特派员一起离开,可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这种打算。

是不想走?还是走不了?

顾清觉得可能是后一种,毕竟已经过去了好几年,救命的情分已经淡的差不多了。而且该报答的也报答了。

像沈亦白这种惹祸精,估计没有那个当官的愿意带在身边。

每个人年少的时候,都会为自己的未来制定一个远大的目标。

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勇于面对不公、邪恶、黑暗,凭一己之力涤荡乾坤。

可殊不知,迎来的却是残酷现实的当头一击。

绝大多数人胆怯了、妥协了,他们改变自己,适应和融入,最后被同化,成为当初自己最为痛恨的那一类人。

少数人挺住了,就如沈亦白。

他们不甘,他们抗争,他们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去改变,想让这个世界能变得比以前好那么一点点。

而等待他们的,只有滔天的恶意、谩骂、暗算和死亡。

唯独…没有希望。

可他们是英雄!

为了表达对英雄的敬意,顾清亲自将一根烟塞进沈亦白嘴里,并为其点燃。

“额…那个…英雄啊!你好像开过头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