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七十四章 沈从容的幻境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020  |  更新时间:2020-06-26 23:49:06 全文阅读

封牧歌结束调息之后,发现自己身处在院门前,沈从容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

看沈从容的样子,双目紧闭,口中不时说着一些没头没脑的话,像是和谁在对话一般,想来也是在心魔幻境之中。

封牧歌拍了拍沈从容的肩膀,小心地喊道:“先生?”

面对封牧歌的呼喊,沈从容并没有什么反应,看来这心魔幻境不能由外力刺激醒来。

没有办法,封牧歌坐在了一旁的围栏上,靠着柱子,等待着沈从容醒来。

棱光镜前,胡柳和韩渠的赌局也随着封牧歌率先醒来而告终。

听到韩渠说要用他亲自建祠来换回那根灵竹,胡柳故作艰难,沉吟了良久道:“倒也不是不行,但是这千年灵竹世所罕见,只建祠我看有些不够。”

韩渠知道胡柳这是想要狮子大开口,但无奈赌局是自己挑起的,只能吃下了。

“那还要什么呢?”韩渠想听听胡柳的条件。

胡柳道:“也不要什么,就是建祠之后的第一炷香,你得给我点吧?”

韩渠愣了一下,这第一炷香不是随便上的,通常都是由钦天监置顶祭司上第一炷香,并宣读功绩,正式宣告登记在册,享受万民供奉。虽然说并不难,只是胡柳是大秦的护国灵兽,建祠之后也应当是秦钦天监出人,眼下让自己来上第一炷香,却是有些为难的。

想了一会儿,韩渠道:“这样吧,待先生出来后,我问问先生看能不能让我给你上着第一炷香,如果不能的话,你可以换一个条件。”

胡柳笑了一下道:“肯定可以的。”

韩渠看着胡柳的笑容,不禁抖了一下,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沈从容的幻境之中,沈从容和心魔化作的封牧歌在黑暗的场景内探索了许久,发现了一道光门。

心魔指着光门道:“先生你看,那扇光门之后或许就是出口。”

沈从容看了一眼光门道:“也许是吧,不过一路上什么危险都没有,就这么发现了光门,跟之前的那个宫殿很像啊,千万小心。”

心魔点头道:“是啊,那些甲虫,可不想再面对它们了。”

折扇握在手中,沈从容道:“走吧,看看光门后到底有什么。”

说着,沈从容率先向光门方向走去,心魔则落在沈从容身后一个身位。

沈从容用余光瞟了一下心魔,没有说什么,但左手上捏住了一把小刀。

成功穿越光门,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在黑暗的场景中呆久了,光门后的阳光有些刺眼,沈从容遮了一下阳光,让自己能够适应阳光。

“哇哦,这里看起来像是个花园,不过周围的这些山,这里更像是一处山谷。”心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见心魔这么快便适应了外面的光线,沈从容面上没有流露特别的表情,也没有质疑,而是等适应了一些这里的光线之后,自己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里乍一看的确像是个花园,满地都是各种各样的花,二人现在站着的位置,甚至有高到腰间的花朵,姹紫嫣红,甚是好看。远一些的地方还有一些走廊亭台,想来也会有些湖泊之类的东西。再远一些就是远处的山峰了。

看来这里的确是在山中,而周围的这些东西,明显是人造的。经历过第一关中的那座在沙漠中的城市,沈从容自然不会感到特别惊讶疑惑,这里的一切都有些匪夷所思。

只是站在这里看不出什么来,沈从容指着一旁高处的凉亭道:“看起来这里的确是一处山谷,我不太能确定我们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先到那边看看吧。”

跟着沈从容往那处凉亭走去,心魔道:“这里会不会就是第三进院子啊,也许传承就在这里?”

沈从容没有回头,边走边说:“有这种可能,不过可能性应该不大,我们穿越光门之后,是在这片花海之中,周围没有院门或是光门的迹象,而且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院子吧?”

心魔摸着头顶道:“话是这么说,可是从我们进入阵法,遭遇的种种迹象都不像是在院子里啊,也许这里只是阵法幻化生成的呢?”

沈从容终于回头看了一眼心魔道:“所以我说有可能是,不过我更倾向于这里还是第一关或者是第二关,当然也可能是第三关,总之,先到凉亭上,看看周围的情况,再下结论。”

心魔看沈从容有些生气的样子,不再多说什么,跟着沈从容走到了凉亭上。

凉亭的高度并不低,可以将谷内的景色尽收眼底,自然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站在凉亭边,沈从容扫视了一下谷内的情况,下面除了花海走廊外,的确有一个小湖泊,但没有什么门或是房屋之类的。

循着走廊看过去,在一个拐弯处,走廊被山体掩盖,看不到后面的情况。

思量了一下,沈从容指着走廊道:“走吧,只有这么一条路,看看后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沿着走廊一直前进,沈从容对周围的景色没有什么特别关注的意思,只是不断向前,反倒是心魔却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周围的景象。

一刻之后,终于来到一座宫殿样式的宅院前。

“又是宫殿?”心魔仿佛心有余悸般。

沈从容看着殿门的样子,又回头看了看走廊道:“这是我大秦的建筑风格,而且是王上行宫的样式。”

“行宫?”心魔显得有些惊愕,咋舌道:“在这里出现我大秦的行宫,这是怎么个情况?”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胡柳不是说这三关是由万龙真人和封天缘所布吗,即使出现我大秦行宫,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心魔摸了摸脸颊道:“倒也是,那进去看看?”

沈从容推开大门道:“当然, 不进去看看怎么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如果传承真的在这里,岂不正好?”

走进行宫,沈从容颇有些轻车熟路的感觉,一直走到了主屋之中。

主屋的陈设装置有些像书房,墙边靠着两个大书架,上面放着大量的书籍,书架前一张书案,案后一把椅子,案上笔墨纸砚齐备。

随便取下一本书,沈从容坐在椅子上翻看着。

心魔站在书架前翻弄着书籍道:“先生,这里看起来没什么东西啊,只有这一堆的书。”

沈从容看着书籍中的大量错误道:“这一堆的书就是最好的东西。”

心魔取下一本书,随意翻动着道:“是吗?从这些书里能找到什么?”

沈从容将书合上,重新放回到书架上,一切都那么自然。

但是就在刚刚放下书籍之后,沈从容左手中的匕首从心魔后心刺进,穿透了心魔的身体,但没有鲜血流出。

低头看了看胸前露出一截的匕首,心魔扭头看着沈从容道:“你是怎么发现我是假的?就凭这些书?”

抽出匕首,沈从容看着没有鲜血流出的伤口道:“这都没事,看来你连人都不是。”

心魔笑了一下,抬手一挥,房间消失,重新回到了那片花海之中,唤出两个石凳,心魔坐在一个石凳上,指着另一个石凳道:“先生坐。”

沈从容表现得非常平静,坐在另一个石凳上,将匕首收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心魔问道:“妖?”

心魔回道:“不是妖,你可以叫我心魔,虽然我也不算是魔。”

沈从容想了一下记载道:“记载中心魔乃是修行者的杂念、执念所化,所以对修行者的心念知晓甚多,但是从你表现出来的这些错误来看,好像并不是这样。”

心魔笑了起来道:“此心魔非彼心魔,准确来说,我们也有点像妖,具体我们是怎么出现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就是看透人心所想,并根据人的所想带领他进入到幻境之中,我们满足他们的欲望,他们提供我们生存所需的养料。”

“什么养料?”沈从容有些好奇。

心魔道:“就是他们的欲望和情感,当他们的欲望被满足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出现更大的欲望和强烈的情感波动,他们会兴奋、贪婪,这些东西都可以让我们很好地生存下去。”

“幻境之中是真身?”沈从容想到了一个情况。

心魔挠了挠头道:“当然不是,我们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那如果他们沉迷在幻境之中,真身又该如何?”沈从容追问道。

心魔理所当然道:“如果沉迷幻境之中不肯醒来的话,多半真身会消亡。”

沈从容握紧了折扇道:“这么说来,你们害人不少咯?”

心魔看到沈从容的动作后道:“倒也没有,我们依托人们的欲望和情感生存,自然不会竭泽而渔,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会在他们真身出现问题之前强行将他们唤醒,不过他们往往事后会表现得非常狂躁,再次进入幻境之后,很大一批人会在幻境中因为剧烈的情感导致真灵消亡。”

“哦?”沈从容听到心魔居然会主动将人送出幻境,有些意外,听到心魔说这些人再次进入幻境之后的表现,叹道:“原来这就是所谓心魔惑心,不得解脱吗?”

心魔颇有些无辜地说道:“是啊,这些都是人们自己的问题,最后却都要赖在我们心魔身上,我们也很难啊。”

沈从容无视了心魔的卖惨道:“你们不让他们再次进入幻境不就好了吗?”

心魔愣了一下,还想要说什么,但却被沈从容打断。

“好了,你的把戏已经被我看穿,我没有时间浪费在这幻境之中,是你主动送我出去还是我杀了你自己出去?”沈从容一向雷厉风行,不想继续讨论无意义的内容。

心魔连连摆手道:“不要打打杀杀,我又没害过人,当然是我主动送先生出去,只不过我受人所托,有些东西要给先生看。”

“什么东西?受谁所托?”沈从容连续发问。

心魔道:“自然是把我安排在这里的人托付的,我记得他叫封天缘,是一个玉简。”

说着,心魔取出一个玉简丢给沈从容。

沈从容接过玉简,没有查看其中内容,而是看着心魔道:“东西我收下了,现在送我出去。”

心魔看沈从容并没有查看玉简中的内容,知道她担心自己骗她,会在她查看玉简的时候偷袭。

撇了撇嘴,心魔道:“这个玉简先生你带不出去,得在这里看,只要催动灵力灌注其中,内容自会呈现在先生眼前。还有就是,先生出去之前还要过一个小小试炼,只要先生成功通过,马上送先生出去。”

心魔一脸认真,沈从容犹豫了一下,决定先探查玉简中的内容,再接受试炼。

将一道灵力注入到玉简之中,沈从容感到玉简上传来一丝暖意,随后一道光幕从玉简中射出,上面书写着大量文字。

这些文字里主要讲述了当时钦天监发现的一些事情,还有神魔内部存在的问题,与神魔联合镇妖中发生的一些问题。

从头到尾看完了所有的内容,沈从容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这其中居然有着这样的事情。

收起玉简,沈从容消化了一下获得的信息,但因为这个玉简是心魔交给自己的,所以沈从容对其中的内容还打了一个问号。

平复下心情,沈从容道:“多谢,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可以开始试炼了?”

心魔打了个响指道:“当然,马上就可以开始,当然在开始之前,容我小小介绍一下试炼的内容。”

“试炼的内容非常简单,就是一场沙盘推演,先生率领的是两万军,其中一千斥候,一万步卒,三千后勤,两千骑兵,一千弓弩手,剩余三千精兵,战斗力较高,可执行一些高强度任务。敌方有军十五万,其中两万先锋骑兵,八万步卒,一万后勤,斥候五千,精兵两万,弓弩手一万,另有五千机动军士。先生要做的就是率领这两万军将敌方尽数全灭,即可通过试炼。通过试炼之后,先生便算成功通过了第二关,我会将先生送出幻境。”

听完心魔的介绍,沈从容感觉自己对“简单”这个词产生了误解,两万对十五万,还要让对方全灭?

但是既然这个试炼是通过第二关的要求,自然不能推脱。

虽然乍听起来这个要求非常苛刻,但实际操作起来也不是没有办法,主要条件允许,沈从容需要提前确认一些细节。

“我能不能先看看沙盘,还有这次推演持续多久,我有多久的时间准备?”沈从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心魔张开双臂道:“当然可以。”

随着心魔的动作,在二人面前出现一张大案,案上有着一块沙盘,看沙盘上的布局,主要地形是山地,有一定的平原地带,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如果充分利用地形的话,两万对十五万并不是难事。

在沈从容观看沙盘的同时,心魔道:“推演总持续时间是沙盘内三个月,一个月后敌方就会正式展开进攻,但这不代表前一个月敌方不会行动,最开始的一个月内,敌方也会不断出动斥候,乃至于间客,隐藏在先生阵中。一共有三次机会,如果三次先生都没能通过试炼的话,我也会将先生送出幻境,但并不算先生通过第二关,先生就无法再继续后续的关卡了。”

沈从容对其中的沙盘内时间有些不太理解,问道:“沙盘内时间是什么意思?”

心魔这才意识到人间的沙盘和这里的沙盘不一样,回答道:“是这样的,在试炼开始之后,先生只要手持军令,便可进入沙盘之中,化身军令方的主将并进行布局攻杀,相比较于人间的沙盘推演,这个推演会更真实。在沙盘中,自然有着沙盘时间的流逝,不过沙盘内三个月,外面大概三个时辰左右。先生还有什么疑问吗?”

沈从容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沙盘,算是涨了见识,而且这次推演还有三次机会,还挺照顾自己的。

点了点头,沈从容道:“那军令呢?”

心魔将一个红色令牌抛给沈从容道:“这是先生的军令,在先生准备好了之后只要念动咒语‘武曲凌空,坐镇中军,沙场点将,推演军机’便可以开始试炼了。”

沈从容接过军令,稍微看了一下,这军令只有一个巴掌大小,上篆铭文,刻有一个“武”字,份量挺重,轻微有些坠手。

握住军令,沈从容道:“既然我要用军令入主一方,那另一方是你?”

心魔摆了摆手道:“不是我,这场战役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战役,先生要对阵的另一方是当时的敌方主将,希望先生可以获胜。”

沈从容听说要面对的是当时的敌方主将,心里有些微妙的感觉,心道:“居然可以对发生过的战役进行重新推演,有点意思,用来教导年轻的将领一定很好用,若能得到这样的沙盘,并大量制作,大秦定会再进一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