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七十三章 破幻境(下)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007  |  更新时间:2020-06-28 09:51:05 全文阅读

面对道人打出的冰火刃,封牧歌不能弃戟,只能强行规避。

生死关头的封牧歌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道人一时不察,竟被封牧歌封牧歌掀翻在地。

还好封牧歌此刻只顾着躲避,没有关注自己的情况,否则就要遭了。

道人松开了画戟,往旁边一滚,站了起来,继续念动咒语。

封牧歌跑出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发现手上的阻力变轻了,扭头一看,发现道人已经松开了画戟,正在念咒。

封牧歌不敢让对方施术成功,见自己已经不在冰火刃的攻击范围之内,封牧歌停驻身形,持着画戟向道人方向冲去。

“喝啊!”

封牧歌吐气开声,在距离道人丈六的时候,封牧歌向前一跃,画戟斜举,向着道人砍来。

就在画戟将要接触到道人时,道人完成了咒语,左手高举,以月刃格住画戟。道人睁开双眼,右手上日刃连挥,每一次挥击都有数道风刃从日刃上飞出,向着封牧歌切割而来。

只一会儿,便有十数道风刃向封牧歌飞来。

封牧歌落在地上,面对急速飞来的风刃,只能勉强将画戟上抬,用戟身格挡风刃。

在封牧歌将将抬起画戟时,第一道风刃撞在了戟身上,风刃碎裂,附带的强大力道将封牧歌击退了三步远,但也帮助封牧歌将戟身树在了身前。

将画戟末端抵在地砖之上,用力格挡,十数道风刃之后,封牧歌只退出去了二十步,但身体在如此的冲击之下,有些承受不住,仿佛僵住了一般。

道人并没有给封牧歌喘息的时间,双刃齐挥,冰火刃再现,同时道人开始准备下一次的法术杀招。

封牧歌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动起来,发出一声闷哼,口鼻处鲜血喷出,显然受了内伤,但好歹自己能行动了。

往左一滚,避开冰火刃,封牧歌此刻距离道人已经很远了,这样的距离道人可以施展很多法术,强行冲过去非常不明智。

封牧歌略微思考了一下,转身向殿门方向跑去,在他面前百步之外,有一把刀,是第一个刀客留下来的龙雀环首刀。

百步的距离太远了,远到道人已经完成了法术杀招,但也幸好百步的距离够远,封牧歌有足够的时间躲避。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热浪,封牧歌知道道人的法术已经完成了。

封牧歌没有时间思考怎样减少自己的伤害来规避对方的法术攻击了,直接转身双手握住戟身,挡在自己身前。这时,封牧歌才看清楚道人击发出来的是一个大火球。

火球遮住了封牧歌的时间,让封牧歌不知道后续还有什么样的追击。扎稳马步,封牧歌承受着道人的攻击。

火球撞击在戟身之上,如同风刃一般炸碎消散,同时也推动着封牧歌向刀客的方向靠近。

连续不断的火球冲击,让画戟的戟身也烫了起来,封牧歌都快有些拿不住了。

终于,退到了刀客的身边,封牧歌抓起龙雀环首刀,带着画戟,向一旁跑去,借着火光将自己隐在殿柱之后,换取片刻喘息的时间。

喘了口气,封牧歌将画戟靠在殿柱上,让画戟的温度降下来一些。看着承受了多次法术攻击仍然看不出什么缺损的画戟,封牧歌暗想:“这刀应该也能抗住几次攻击吧?”

斩断衣服下摆,撕成了几根布条,封牧歌将刀绑在了后背上。

摸了一摸画戟的温度,确定冷却的差不多了。封牧歌重新拿起画戟,长出一口气,提着画戟冲出了殿柱,穿梭在其他殿柱之间,向着道人方向冲来。

道人还站在原地,这些人好像都不会刻意移动位置进行追击,这也让封牧歌可以专心寻找自己的前进方向。

当封牧歌从殿柱后出来时,道人便将月刃扎在地中,伸出左手,对着封牧歌前进的方向,催动法术,颗颗火球随着道人左手的动作向封牧歌飞来。

火球或是轰击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大坑,或是轰击在殿柱之上,造成一个大洞,但因为封牧歌有意地躲避引导,没有一颗轰击在封牧歌身上。

终于,封牧歌冲到了道人身边二十步外的殿柱后。

“哈,哈!”封牧歌喘了两口气,调动自己的力量,从殿柱后向着道人冲来。

许是道人的法术已经结束,许是道人没有反应过来。

面对向自己冲来的封牧歌,道人依旧平举着左手,对着封牧歌,但没有火球飞出来。

封牧歌画戟摆在右侧,从右往左向道人拦腰砍来。

“喝啊!”

这一戟封牧歌用了极大的力道,像是要毕其功于一役般。

道人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左手握向戟身,将画戟禁锢住,挑衅的眼神看着封牧歌,像是在嘲讽封牧歌不自量力一般。

封牧歌没有理会道人的嘲讽,左手握着戟身,右手从左肩处握住绑在身后的刀柄,将那柄龙雀环首刀拔了出来,像是飞刀一般掷向道人的面门。

道人嘲讽的神色更甚,抬起右手,想用日刃阻拦封牧歌掷来的大刀。但将日刃挡在身前的同时,道人的手也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就是现在!

封牧歌放弃画戟,向着道人方向跑去。

封牧歌的速度极快,在大刀撞击在日刃之前便重新握住了大刀。

重新掌握大刀,冲到道人身前,封牧歌的大刀落在了道人左肩之上,锋利的大刀在封牧歌全力的砍击之下,直接切进了道人的身体,将道人的左臂斫下。

“啊!”

道人发出一声痛呼,脸上嘲讽的神色已然不再,失去左臂的他踉跄了一下,短暂失去了平衡。

封牧歌把握这一时机,丢掉大刀,重新拿去先前被道人左臂制住的画戟,将戟刃插进道人体内,一脚踢在道人前胸。

遭遇突然一击,失去平衡的道人再也站立不住,被封牧歌这一脚踢了出去。

封牧歌握住戟身后段,大声喝喊着向左侧推动,戟刃更加深入道人的身体。

道人被封牧歌带着往左侧移动了几步,将日刃插进地中,强行止住了去势,但也让戟刃再次向里推进了几分。

道人拔起日刃,向画戟砍去,想要让画戟脱离自己的身体。

感受到来自道人的强大力道,封牧歌知道对方马上就能挣脱,将画戟前后一拉,扩大了伤势,才在道人的推动下,将画戟从道人体内脱离了出来。

画戟虽然离身,但伤势却是真实的,道人半跪在了地上,用日刃撑着才没直接倒在地上。

生死之战,封牧歌自然不会在道人受伤之后便就收手,画戟高抬,向着道人砍来。

道人只得重新举起日刃,格住画戟,但只剩下了一只手,而且身受重伤,道人抵挡得非常吃力。

封牧歌一边用画戟牵制住道人,一边用右脚将落在地上的龙雀环首刀挑在空中。

一脚踢在刀柄之上,大刀洞穿了道人的身体,道人的力气随着鲜血一同流逝,再也无法挡住画戟。

画戟落在道人身上,斩进了道人的身体将近一半,道人眼看是活不成了。

封牧歌吐出憋在胸口的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地上,不断地喘着气,与道人的战斗不管是精力还是体力,消耗的都太大了。

片刻之后,封牧歌气息已经平稳,坐了起来。

看着高坐在龙椅之上的最后一人,封牧歌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这个人的气息之强,是封牧歌从未感受过的。

最后一人身着一身玄袍,上绣金龙、十二章纹,头戴十二旒平天冠,冕旒遮住了面貌,看不清楚样子,从装扮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帝王。

他就那样靠坐在龙椅之上,左手撑着头,像是在小憩,也像是一直在看着封牧歌他们表演一般。

封牧歌原地调息了一个时辰,确保自己恢复到正常状态,将画戟重新提了起来,向御阶上走去。

就在封牧歌走到御阶前时,帝王开口了:“你不必上来,就站在那里即可,只要你能接寡人三掌,便算你胜。”

帝王的声音带有十足的威严,封牧歌停下了将要踏上御阶的脚步,站在御阶前,抬头看着帝王,他还是那副模样。

目光挪转到龙椅扶手上的那把剑上,封牧歌知道对方这明显是在让着自己,有剑不用,转而用掌,而且只要自己接三掌。这也说明对方有着十足的信心,他觉得对付自己只需要三掌。

虽然被对方小看了,但是封牧歌并不失落,也不觉得生气,反而有些天真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极具威严的声音再次传来:“君无戏言,自然是真的。”

封牧歌稍微想了一下道:“好,可以,不过我能不能往后站站?”

指了指身后道人尸体的位置,封牧歌想要再争取一些利益。

“当然可以,你有充足的时间准备,直到你说准备好了。当然, 如果你离开大殿,那寡人就会认为你放弃了。”帝王满不在乎,给了封牧歌无限长的时间去准备,只要他不出大殿。

封牧歌并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也不会走出大殿。他只是退到了道人尸体旁边,拔出了那把刀。

站到没有血迹的地方,将画戟插在身边,封牧歌扎稳马步,右手紧握大刀道:“准备好了。”

说完,封牧歌严阵以待,等待着对方的第一次攻击。

帝王在封牧歌说准备好了之后,便轻轻抬起了右手,向着封牧歌方向轻轻推了一下。

就这么轻飘飘的两个动作,让封牧歌如临大敌。

在帝王的右手推出来时,封牧歌仿佛觉得自己面前的空气都被抽干了一般,完全无法呼吸,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同时,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封牧歌知道对方的第一掌到了。

强行将大刀抬起来,左臂抵在刀刃上,封牧歌抵挡着帝王第一掌的冲击。

仿佛是一座大山撞击了上来,封牧歌感受到了极强的冲击力,大刀被这股力量顶着向自己撞来,虽然封牧歌全力抵挡,但还是被推动着向后退去,两脚在地上犁出了两道沟。

直到沟壑撞到了腘窝,封牧歌才停止了后退,那股压力也渐渐消失。

在第一掌的气息完全结束之后,封牧歌终于能够呼吸,大大喘了一口气,封牧歌的眼前有些发白。

放下大刀,一屁股坐了下来,封牧歌发现自己被推出来了二十步之远,如果不是沟壑抵挡,怕是还要更远。

看到手上的大刀已经变形,封牧歌随手将大刀扔在了一旁,缓了缓,重新走到刚开始的位置。

将画戟往地面中再多扎深一些,封牧歌抵住戟身道:“可以发出第二掌了。”

帝王再次抬起左手,手背向着封牧歌,像是抽巴掌一样,向着封牧歌挥出了第二掌。

如果说第一掌是高山的话,那第二掌就是洪水。

封牧歌感受到强大的气息一浪接着一浪向自己冲来,自己就像是大海汪洋中的一叶扁舟,在海浪尖上不断飘动,随时都可能被巨浪吞噬。

画戟在第二掌的冲击之下开始变形,向着封牧歌胸前压来。

封牧歌只能用力伸直双臂,让自己身体往后退,让画戟承受最前线的冲击。

终于,画戟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直接断裂。

而最后一波的冲击,则由封牧歌自己承担了下来。

封牧歌被重重击飞,飞起了两丈之高,摔倒在地。口鼻中溢出鲜血,但是他却没有觉得自己的骨骼出现什么问题。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应该是画戟的功劳吧。

看着承受了道人数十次法术冲击都没问题,却在承受帝王的第二掌时便宣告断裂的画戟,封牧歌苦笑了一下,这下没有武器法宝了,第三掌怎么办?

缓和了一下气息,封牧歌再次回到最初的位置,哪怕没有武器法宝,也不能就此认输。

活动了一下筋骨,封牧歌调动起全身的灵力真元,将双臂交叉护在身前,低下头道:“来吧,第三掌。”

帝王也不墨迹,举起左手,指尖朝下,往上一抬,打出了第三掌。

封牧歌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这一掌直接拍飞,两臂骨骼断裂,胸前肋骨也断裂大半。

摔落在地,封牧歌吐出一大口鲜血,鲜血卡在嗓子眼,又咳嗽了两下,咳出大量鲜血。

虽然看起来很是凄惨,但封牧歌知道,对方手下留情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对方确实手下留情了。

帝王收回左手,闭上了双眼道:“接下寡人三掌不死,你胜了。”

听到帝王威严的声音宣布自己胜利,封牧歌笑了起来,被鲜血呛到,又咳了起来,边咳边笑,像是疯了一般。

心魔出现,看着躺在地上边咳边笑,缩成了一个虾米样的封牧歌道:“你要是再这么咳下去,会死的。”

封牧歌躺正了身体,嘴角犹带笑意,看着心魔道:“你听到了,他说我胜了,我挡住了五轮进攻,是我胜了。”

心魔瞟了一眼坐在龙椅上的帝王,咂么了一下嘴,但是没有说帝王什么坏话,而是对封牧歌道:“听到了听到了,放心吧,我会遵守约定将你送出去的。”

将白色丹药塞进封牧歌嘴里,心魔再次消失,但声音留在了殿中:“起身调息吧,等你伤好了,自然就出去了。”

丹药入肚,封牧歌感到伤势在不断修复,爬起身来,盘坐在原地,封牧歌开始了调息疗伤。

再次睁开眼,封牧歌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小院中,回头看了看,院门的样式很像是紫竹居的二道门,看来自己是成功通过了那一关,就是不知道这里是二进院,还是三进院。

左右看了看,封牧歌发现沈从容就在自己身边,紧闭着双眼,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像是沉浸在幻境之中。

封牧歌推了推沈从容道:“先生?”

沈从容并没有什么反应。

封牧歌只能坐在旁边,等待着沈从容醒来。

棱光镜前,韩渠看着率先从幻境中闯出的封牧歌长大了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指着封牧歌道:“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呢?先生比他先试探心魔,怎么是他先闯出来呢?”

胡柳瞥了一眼韩渠道:“试探心魔只能说是发现了什么不对,但想要破解心魔环境,不只是试探就可以的,要有果决的心,合适的时机,精细的布局。”

韩渠质疑道:“你是说你说的那些东西,先生不如封牧歌?”

胡柳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只是封牧歌更像他的先祖,做事非常直接果断,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所以他的速度要快一些也很正常。”

韩渠咬着牙嘟哝了两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胡柳道:“你说什么?哦对了,你别忘了我们的赌约,你的那根灵竹可输给我了。”

韩渠堆笑道:“打个商量呗,那根灵竹还是我的,我亲自给你建祠如何?我可是韩国丞相之子,玄贞观首徒,还从来没给人建过祠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