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踏天凌仙 > 第一卷 初下山、会天下英豪
第二章 清河河边 妖氛弥漫
作者:秋无忌  |  字数:3562  |  更新时间:2020-04-29 10:26:06 全文阅读

六年后,清河村。

清河河边的一座小木屋里,一个白衫女子手中一根木针,在织一件小孩穿的毛衣,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立于书桌旁边,静静看着书桌前的一个白胖小子在那纸上涂写。

那白胖小子也是极为认真,一双浓眉大眼极为精神,双眉之间一粒朱砂也是如同往日的鲜艳。一丝不苟地,拿着那支相对自己身子而言极为巨大的毛笔,在纸上慢慢写着:

“大道之始,在于天地;

大道之势,借于天地;

因故洪荒之为命,在于天地声息;

混沌之轮回,在于自然;

道之所在,为一、为二、为三、为万物;

天地之所生……”

“生儿你且先写着,我给你讲一下。

这本《大道经》你也已经滚瓜烂熟了。不过,其中道理,以你的年纪来说,尚还是囫囵吞枣。

等你长大了,也要记得这篇经文,这是你爹爹当年从道观中带出的唯一一本经文,也是代表了对当年养我成人的道长的感激。”

这幅教子图本来极为的安宁,但是,一切的静谧安然却突然被一声厉喝声打破!

“呔!奉傲来国主之命,追拿逃犯林墨,如有违者,格杀勿论!”

忽然听到这声大喝,屋内的中年男子恍若隔世。

粗略想来,大概有六年了吧!六年多以前自己被追杀,携妻子躲进深山,生下痴生。

并于那时遇见了一个老道,他言生儿六岁之时会有一祸。我自以为聪明,特地躲到这边缘小村,当一个赤脚医生,想要隐于此地!

这六年里也是一直相安无事,自己以为瞒天过海,躲过了一劫,甚有几分得意。

却没想到,终究是自己肉眼凡胎,不识真人,唉!如此岂不是连累了我的妻儿!

念及至此,不由得潸然泪下,那中年妇人也是一惊,不过当年早就料到有此一天,心内也并不十分恐惧,只是对自己儿子的深深愧疚。

“爹爹!爹爹!他们是来找你的吗?”

林墨苦笑一声,说道:

“生儿,他们是来抓爹爹的。”

“抓爹爹?为什么呀?爹爹做错事了吗?做错了就要改呀,那样才是好小孩!”

听到孩子如此天真的话语,林墨也是笑出了声音。虽然不知道爹爹为什么眼角含泪、为什么会发笑,但林痴生并没有在出言发问。一家三口依偎在一起,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然而,过了好大一会,也没见再有什么动静传出,林墨此时也心生诧异,难不成那些兵甲将士内里良心发现,放了自己一命不成?

内心疑虑之际,但却仍然不敢出去探查。一声瓮里瓮气的嗓音传来。

“那姓林的小子,抱着你家孩子出来,莫要耽误了爷爷们的正事儿!”

心里自知无法幸免,却也不知道屋外之人为何要特地点明自己的儿子。不过他也知道不能连累到自己的妻儿,自己这一出去,怕是会立刻抓走。

不过,心中虽然不舍,但也是毫不畏惧,大有慷慨赴死的壮烈!手中虽然没有长刀,但却有一本《大道经》代表着自己最后的尊严。

“三娘,我去了!你不要出去。”

“不!我要和你一起,生同穴,死同眠!”

林墨十分清楚自己娘子的脾气,苦笑一声:

“也罢也罢!今朝做一对黄泉夫妇罢了!”

两人一起,一人拉着林痴生一只小手,打开屋门向外走去。

定睛一看,林墨顿时面色狂变,背后瞬间渗满了冷汗,一时之间也忘记了将林痴生的双眼挡住。三娘也是“啊!”的一声尖叫。

林痴生小小年纪并无多少害怕,感觉到林墨的浑身颤抖,悄悄地从林墨的身后探出头去。

只见屋外草地之上横七竖八躺着几具尸体,看其穿着打扮,全是当地的将士衙役,那条一直澄清的清河也已经不再清澈,被血液染红。

这还不是最为吓人的!在那些尸体大的前面,站了三个“东西”!说是“东西”,只是因为他们并不是人类!

当先一人蟹面人身,挥舞两只深青色的大钳子,面容凶恶;左后一人,虾身人面,两只长须来回摆动,亦是有着两只深红色的铁钳;右后一人,却是一个乌贼身人面的妖怪,几只触手在地上来回摆弄,极为骇人。

任凭林墨再如何的见多识广,也终究只是个肉体凡胎,哪里见过这种妖面人身或是人面妖身的怪物。因此心下害怕也是极为正常。

林墨娘子也是一阵惊吓,身子一软,就倒在了林墨的怀里,昏迷了过去。

相比之下,却是林痴生比较镇定,毕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两个大眼咕噜噜的,搁那看个不停。

然而对于那三个妖怪身后的尸体,林痴生却没有什么过多的感觉。只是心里在奇怪,为什么有几个叔叔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可就是林墨?”

只见在那三妖当中的那个蟹头人身的妖怪出声说道。

林墨微微点头,他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和诧异当中走了出来,毕竟读的书多,鬼怪志异一类的也不少,此时已经适应了这个与他而言已经完全不同的世界。

只是心中那一股读书人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他向着妖孽低下头去,于是他昂首言道:

“不错,我就是林墨!”

掷地有声,不愧是曾经的当朝驸马,毫不见初时的畏惧。

“好!

是林墨就好,那你们三个跟我走一趟吧。

不过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多出来一个娘们,反正也没有什么问题,一切带走就是了。”

前面那句话明显是对林墨说的,后面那一句则是螃蟹将军小声的在嘟囔着。

一听此话,林墨眉头一皱。他岂是那种苟延残喘、寄人篱下之人,当即厉声喝道:

“你们是哪里来的妖怪?找我们一家三口意欲何为?”

那个螃蟹将军明显是极为的不耐,待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小妖怪也是十分的生气,怒喝一声:

“龙宫办事,从来没有向别人解释的道理!”

林墨此时也是极为的硬气,开口说道:

“你不解释,那我们就不去。除非你把我们杀掉,带着我们的尸体回去。”

“呀呀呀!哇哇哇!”

那两个妖怪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每次一报出自己的来历名号,哪个人不是毕恭毕敬的。此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男子却不把他们放在心上,不由得气得浑身瑟瑟发抖,开口大喊大叫:

“杀了他!吃了他!……”

前面的螃蟹将军心里虽然是十分愤怒,但是,上头交代下来,只能抓活的,不能对他们有所伤害。

此时也是有气没处发,只好再次恭敬的说道:

“林墨先生,我们龙宫请三位过去,实在是有事情相商。还望先生赏脸一趟!”

这件事情本来就十分奇怪,三个妖怪组团来找一个凡人,还点明了着要自己和自己的儿子前去,分明是另有所图,再加上那螃蟹将军此时也是好言相劝,林墨此时心里更加疑惑和畏惧。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看起来这三个妖怪对自己好像是有着某种顾忌,并不敢真的出手伤人,于是心下胆气顿生。

“我们不去!三位请回吧。”

那螃蟹将军原本已经放下脸皮来相邀,此时却听见林墨仍然拒绝,不由得恼羞成怒。大钳子一挥,一股妖风袭来,向着那一家三口卷去,

“给脸不要脸,非要逼我动手,这样你们就舒服了吗?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螃蟹将军不屑的言道,这时那股妖风已经临近了林墨三人的身体,即将卷着他们带入水底。

林墨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坏了!这一下子自己妻儿三人恐怕要难逃毒手了。正当林墨心里在胡思乱想,那股妖风即将席卷到他们三人身上的时候。

令人更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道耀眼的红光,从小痴生的眉心处散发出来。红光如同和风一般轻轻覆盖在林墨三人身上。仿佛为他们三人穿上了一件红通通的嫁衣一般。

而在这股红光的保护下,那一股黑漆漆的、即将席卷到他们三人身上的妖风,也仿佛碰见了什么天敌一般的东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没剩下。

那螃蟹将军此时也已经懵了,虽然那股红光在林墨三人感觉十分舒适,但是在螃蟹将军三人眼中却是完全不同:

那股红光仿佛能够灭杀一切一样,光是那一股微微散发出来的气息,自己三个妖怪就感受到了如同山岳一般的巨大力量。当即跪下,开口说道:

“不知何方高人到此,还请出来一见!

我龙宫账下蟹暴王将军,奉龙王之命来此办事!”

螃蟹将军身后的两个妖怪,见到螃蟹将军如此说法,再看着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螃蟹将军,心里不由得更是畏惧!

扑通两声,跪倒在地,不住磕头。

林墨此时也是十分惊讶,以为有能人异士来此,将自己三人解救了下来。

然而过了一会儿,却是仍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林墨这才仔细观察自己身上这仿佛从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红光。却意外地发现,这红光的源泉都是小痴生眉心之处的那一块朱砂印记。

林墨这时候才明白,自己当初所遇见的那个老道士是如何神通广大。心里不由的默念感激,也有一丝淡淡的悔意。

跪在地上等了一会儿,却发现没有人回应自己。螃蟹将军内心的恐惧便如同无边的潮水一般袭来,心想龙王交代的事情怕是办不成了,凭借自己的微末法力。怕是被这红光一扫就要魂飞魄散了。还是回去向龙王禀报,请他再派高手前来吧!

“既然如此,那前辈请先休息,我们三人打扰了,这就告辞。”

头也不回,一个猛子扎进了清河,当真也不顾那血水的污浊。后面两个妖怪一看,也是拔腿就跑。顿时,三个妖怪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墨此时并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他们离去。心里在暗暗叹息,自己为自己的儿子推掉了一桩天大的机缘,肉眼凡胎不识仙!这是何等的可悲可叹啊。

没在说话,林没带着此时满小脑袋疑惑的小痴生,扶着自己的妻子回到房中,准备收拾东西离开,并没有和小痴生多说什么。

然而,那从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红光,却一直未曾消散,林墨也无可奈何,只好任由它亮着。

不一会儿就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林墨一叹,这种居无定所的日子何时结束?而自己一家三口,又该到何处去?

却在这时,房门处再次传来了 “咚咚”的敲门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