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踏天凌仙 > 第一卷 初下山、会天下英豪
第一章 冬雷花雨 痴生出生
作者:秋无忌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20-04-29 10:29:03 全文阅读

冷风如鞭,碎雪如刀。

冬日的严寒还未散尽,大地仍是一片死寂与银白。

忽然之间,一声惊雷,唤醒了九天雷动。瞬时,漫天银蛇飞舞、雷象奔腾。

本是严寒的冬日,此时却突然爆发出一股雷鸣,这无异于六月飞雪一般,让人对天道的莫测变化感到心生畏惧。

在那第一声雷鸣响起之时,坐在一棵遒劲的老槐树下的一个老道便睁开了眼睛。

那老道身穿一件朴素但却十分干净的青白色道袍,手执一柄拂尘,脸色红润,面貌庄严中又带着一股慈祥,双眼开合间,隐隐有着洞穿混沌的精光闪烁。

随着那道道雷霆游走,一声声炸响在这片深山之中回荡。无数的野兽不住的用蹄子刨着大地,发出了一阵阵不安的低吼。

亦有无算的毒蛇恶虫被这雷声惊醒,迷蒙间钻出大地,却又被那凛然寒风冻死在冰雪之中,埋尸于洁白之内。

“终于来了吗?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是了……唉!此番劫数全在于此了……”

随着那老道的阵阵低喃,他长身而起,身体如同清风一般,未见如何动作,却已经向着山脉里面走去。

只是,没人看见,那老道走后的地面上,那一层浅浅的薄雪,却未曾留下一个脚印。

不消说,这位老道长又是一个隐于世间的的高人!

山脉之中,本不适合人居住,但是仔细一看,却又惊奇的发现,树林掩映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院落,用一扇简单的木门封闭,以较为粗壮的木梁作为栅篱。

再往里面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年轻男人正蹲在墙角,倚靠着那间木屋。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在地上雪层上胡乱的划拉着什么,那随意而心不在焉的模样,内心显然是极为的焦躁。

听着屋内自己娘子那一声声痛苦的嚎叫,他也是束手无策,毕竟生孩子这种事,男子总是无法插手的。

向那男子看去,剑眉星目,相貌堂堂,猿臂蜂腰,丰神俊朗。即便身穿麻衣,仍然掩饰不住的英俊潇洒。只不过双眸之中,有着浓浓的担忧和一丝无法察觉的难过。

说起林墨,那也是有过一段佳话的少年公子。

林墨本是当朝状元郎,文武双全,前程似锦,风光无限。

但没奈何皇帝一意孤行,钦定他为驸马,要知道他本就已经和自己的青梅竹马暗订前身,待他衣锦归来,便是他俩成婚之时。

他虽然也与公主有过三两次的接触,尽管公主也是出了名的美人,但林墨也从来没想过成为驸马,当即便一口回绝了皇帝。

却没想到,皇帝自己感觉龙颜被触怒,老羞成怒,不仅废了他的功名,还给他安插上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下令追捕于他,干涉九族。

幸好他林墨本就是个孤儿,在道观长大,养他长大的老道也早就离世,林墨一人费尽千辛万苦逃出生天,也遭了公主不少的援手,这才成功逃走。

带着自己的心爱之人远离尘嚣,定居在这深山老林之中,也幸亏林墨自己在道观里面学了一些武功,可以对付这些山林猛兽,但这样总不是个办法。

这几日,林墨的娘子即将生产,但四处毫无人迹,上哪里去找个接生婆呢?

无奈之下,也只好听天由命。

就在今日,林墨娘子生产,林墨却只能站在门外,毫无办法,在加上此时天现异象,心下不由得十分烦躁。

忽然,那扇木门打开,从外面施施然进来了一个老道,向着他走去。

木门明明是从里面栓上的,这老道是怎么进来的?

林墨还没从这件事上回过神来,见那老道向自己走来,急忙起身,挡在木屋的门前,拱手向老道,说道:

“这位道长,可有指教?”

林墨自小在道观长大,虽然对于各种道人均是极为客气,但此时,他的话语之中,不免有一丝质问的语气。

“居士勿怒,老道只不过恰巧经过此地,见天现异象,我怕贵夫人生产会出现什么意外,因此前来……”

话未说完,只听见屋内一声痛苦的女声传出!

“啊!”

林墨和那老道面色同时大变,林墨一脸担忧,却又碍于老道在场,不便进入屋内查看。

正自焦急之时,只见那老道盘膝坐下,开始喃喃诵道:

“天苍茫兮地浩广,痴众生兮劫九回。

承天雷兮伴花雨,转为魔兮复成佛。

……”

随着话音落下,天上雷光滚滚而至,如同黑云一般,闪电开始奔驰,仿若暴雨来临的前兆。

那老道面色红润,宝相庄严。盘膝坐在门前,双目紧闭。

这时,屋内的沉寂被一声清脆的孩啼打破!

“哇呜呜呜!”

“生了!”

那林墨暗叫一声,欣喜若狂。

也不知为何,刚刚还黑云滚滚,电闪雷鸣的天气,迅速改变,太阳再次露面,一阵阵花香袭来。

那老道起身,同林墨一起望向了这刚刚改变的天空已无雷电奔袭,却好像有东西飘落。

老道伸出手来,一片花瓣落至掌中。

“天雨曼陀罗花,看来真的,唉!

不知居士贵姓?”

“免贵姓林。”

“复问居士可曾为令郎起名?”

“未曾有思?”

“哦,不如就叫痴生吧。

痴非真痴,傻非真傻。

缘为痴生,因为痴生。”

到得此时,林墨哪里还看不出来这老道是一代奇人,也没问他如何知道生产下来的定是男孩,当下探首道:

“多谢道长赐名!”

“居士还是进去先看看母子两人吧,我在此还需叨扰几日,叮嘱一些事情,然后才可放心。”

林墨心里早就想要进去看看自己妻儿了,只是一只未曾表现出来,现在听见老道放话,告罪一声,便进入到了里屋之中。

那老道倒也没跟着进去,毕竟男女有别,就在门外仰望着天空,心里不知在琢磨着什么。只是眸子当中带着深深的担忧。

是夜,晚饭过后,林墨娘子怀着满身的疲倦沉沉睡去。林墨抱着刚刚出生的林痴生和那老道在桌边啜茶漫谈。

那老道率先开口道:

“不瞒居士所说,我与此痴儿有缘,意欲收他为徒,只是毕竟他年龄尚小,但料想六年之后,一切应该可以了。”

那林墨也知道这老道不是常人,也从今天的种种异象当中察觉到自己的儿子也必定不一般,但终归是父子情深,因此此时有些沉默。

“这样吧,我就实话实说了吧!”

林墨一听老道有所隐瞒,不由有些不悦,但还是很认真的听着老道所言。

“这孩子生来命格不同,一生挫折坎坷不断,极有可能中途夭折。六岁那年将有祸人寻到此间,那是第一大劫。

我让此子拜我为师,也是为了化解一些他命中的祸患,教他些许法术防身罢了。”

原本那林墨还以为这老道要说出什么惊天内幕来,要收自己儿子为徒,却没想到,所说之话与寻常算命先生骗取别人的话一模一样,心下不由得轻视了几分。

思虑半晌,开口说道:

“道长盛情,小生实在感激。只不过人生有命、祸福无依,孩子自己路上的坎坷磨难,还是让他自己去接受、感悟吧!”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以那老道的阅历经验,如何看不出林墨心中所想,当下也没答话,只是在那里轻轻饮着茶水。

……

翌日,林墨被自己怀里的挣扎吵醒,这林墨也是初为人父,在养孩子这种事情上实在是没有什么经验,一晚上呼呼大睡,而林墨娘子又十分疲倦,睡得也是很沉。

这就难为了小痴生了,本来就肥肥大大的,夜里被一泡尿憋醒,也没多说,直接撒在了林墨怀里。

这个时候又是冬季,一泡尿不一会就变得冰冰凉凉的,让小痴生十分不舒服,便伸开小腿小手,开始挣扎。

林墨睁眼,发觉了怀中的异常,一拍脑门、大呼惭愧,便开始整理小痴生的尿布。

一番忙碌过后,林墨却发现,在小痴生的眉心之间,出现了一个鲜艳红色砂记,林墨轻轻一擦,却没有丝毫的淡褪。

林墨也不敢多动,怕伤到小痴生。来到茶桌前,却发现上面有一张字笺。拾起一看,上面写道,

“林居士,非是老道诳言,实是此子命中多舛。既然如此,也罢也罢!

只不过在六岁之前,居士要教会此子读书识字,亦要让他强身健体。他眉心之上的保命朱砂乃是我亲手点上,可保六年无灾无祸。

哦,对了,居士切记:不要教给此子任何的修炼法门。切记切记!

祝居士同贵夫人天心圆满,永保康寿!”

林墨看完,未曾多言,站在桌边,良久良久。

……

就在小痴生出生的时候,在遥远遥远的黑暗之中,蓦然亮起两盏巨灯,细看之下,才发觉竟是一双眼睛睁开。

那昏昏沉沉的嗓音,仿佛无数年没有开口说话一般,初时还结结巴巴,后来却已经十分顺畅。

“是…是混沌的……的气息,是……是混沌……混沌天葫!

盘古老儿,还……还有鸿钧老儿,将我封印在此亿万劫,我终于……可以出来了!

哈哈哈哈!”

话音虽落,却还是有着无尽的回声在无际的黑暗中震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