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量子仙道 > 第一卷甘霖天境
第一百零一章 妖族何难逆天为
作者:山风似繁星  |  字数:3172  |  更新时间:2020-06-03 19:20:23 全文阅读

九步成仙的倒数第二步,称之为大乘境界,之所以叫大乘境,据说到了此境,从第四步修到第八步的路已走尽了,到了极致,而这个路是指“道”路。

此时若想继续向前,必需要走入凡间,从凡间种种感悟大道,续上那无路可走的道,于是很多高阶修士便将此境戏称为搭桥,又或者修桥,既然无路,那便修桥,取此意。

但更多修士更认可将大乘境称作红尘境,可不简单的因为需要入那红尘,这只是浅层的意思。

从红尘中来,又红尘中去,才是此境真意,修士近乎都是从凡间而来,神仙眷侣所生养子嗣自然太少不算,所以这便是从红尘中来。

而红尘中去的说法却没那么美好了,虽然红尘境无上中下之分,但修士自踏入红尘境始,若三百年内未再上一层,轻则修为逝、大道崩、记忆消,重则落个半身不遂,甚至殒命。

而且处在红尘磨难多,各自接踵而来的劫难让人防不胜防,并且以心魔居多。

所以很多修士在化虚后期多年不敢破门而入,而越往后,破镜几率越小,甚至有些人不愿那辛苦千百年的修为付之一炬,而便在化虚后期赖到寿元将终才敢去破罐子破摔,那时若成功破镜那才见了鬼了。

修士在红尘境要前往凡间,多有修士会封灵而往,寻一座城,或一个村,度过一世,或者几世。多少修士被挡在红尘,多少早年惊才艳艳之辈在这里折戬沉沙,三百年,太短太短,多少风光秀丽之辈在红尘中了却了往日的繁华。

据说,一万化虚中有一人敢入红尘,而百万红尘之人有一人能从其中挣脱。

红尘为狱,十万八千仞,入之落凡,为石、为草、为溪流、为众也。

出者为佛、为仙、为妖魔、为独也。红尘境是九步成仙最大的磨难。

......

东方泛起了微微的鱼白,清晨的薄雾笼罩着祥和的小山村,人们还在和梦中的人作最后的道别。

可总有些人是被自己的梦惊醒的。

涂山沐早早往村口走,村口有两棵大槐树,其中一棵下面站着个人,涂山沐走近后稍显吃力的施了个万福,不知是清晨的薄雾为她染上了几缕白发,还是心头的素霜映到了脸颊,她显得比昨天更加老态

“师傅。”

涂山砗背对着她,轻轻点头,脚下生风,也托起了涂山沐,消失在远处的田野。

涂山砗带着她来到了之前自己所立的崖巅,崖外山风呼啸,崖内温暖如春。

涂山沐上前一步与师傅并立,看着她几乎不能看见的那座巨乔城,开口说道:“师傅您想必听过巨乔城狐仙恋凡的故事,您自然知道那个狐仙就是我。”

她的声音很慢,却很清楚。

稍沉默了一会,她便继续开口道:“三百零二年前师傅闭关,半年后我带着族领手信,乘坐跨洲渡船从我南阎浮洲小青丘出发,前往中部天洲道家学宫求取忘生符,可此符珍贵,我百般请求,道家依然不愿给,求符无果,我只好放弃,后来我想好好看看我们这座天下的七座大洲,然后回小青丘准备入红尘,便乘坐渡舟来到了这太阴月洲。”

“二百九十八年前,我在这太阴月洲一座小镇忽然就入了红尘,于是我便自封九灵,开始了我入世之路。

来到这巨乔城后,因为一些意外便无意闯入古树巨乔的地下内心,此地却有个逃避仇家追杀的养伤之人,他是炼神修士,可重伤之下最多发挥出聚灵的修为,他以为我是来害他性命便与我起了争执,那时我虽封了灵,但爆发之下堪比金丹,他自然奈何不了我,只是不打不相识,一来二去,我竟...喜欢上了他。”

“再后来我们辗转周折近百年,我助他将仇人杀死后,我和他便回到现在的狐儿镇隐居,我因之前动用了灵力怕破境失败便将灵力全封,与他说我灵脉已枯,可他丝毫不弃我,百般呵护我,再后来,我被他感动。

我当时觉得或许这是我红尘一劫。

再后来我们便结为道侣。就这样过去了一百三十一年,我甚至觉得红尘瓶颈已松动,我突然幸运之极的怀孕了。”

原本语气祥和的涂山沐稍稍一变,只是很快就调整了回来,继续道:“这里开始便和狐仙恋凡里的故事所讲相似了。第二年腊月,有一晚他突然重伤返回,竟然又被仇人找上了门,他因重伤无法调动灵力,如凡人般孱弱,我便竭力护他,只是那些追杀他的仇家有三人竟是化虚修士,我被逼上绝路之时解除了...自封,甚至显出了本体...”

“再后来,我虽然打杀了仇人,可也受伤不轻,因强行解封,我爆伤了灵脉,虚境残破,金丹皲裂,如同四面漏水的水坝,灵力开始逐渐消散,我知道我的红尘破境已无望了。

后来他因伤势太重死了,我生下了红尘,用所剩不多的灵力封住了她的灵脉,又用最后剩下不多的灵钱向族内求助,求来一颗化形丹...”

“师傅,弟子让您失望了。”

涂山砗不言,只是静静看着远处。

涂山沐抬起头时,看到了一幅自己没想到的画面,一向风淡云轻的师傅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看着她,悲伤这种情绪满满的写在了他的脸上。

师傅的这种悲伤她曾只见过一次,很早之前师傅与她一同去往东毗提诃洲,途径一地时看见一只开脉期的狐狸,它以破庙为家,师傅不知为何竟不急赶路看了几天,短短几天它便三次救人于危难,善心昭然可见。

只是有次它用粗浅的障眼法逗弄一个书生,自然无害人之心,只是吓他离开,却惹来了杀生之祸,想必是书生回去后说到了自己的遭遇。

妖,人人得而诛之。

一位热心的下山历练子弟前去为民除害,狐狸极力引其离开破庙,逃脱无果后狐狸的苦苦哀求,可那人却依然无半点怜悯便一剑削去它的头颅。

人何等聪明?

他又返回破庙,找到了那藏于庙深处的吃奶的小狐,一剑串成糖葫芦,挑在剑上伴随着小狐微弱的惨叫离去,却也不与民众说,颇有事了拂衣去的潇洒做派。

只是师傅那怕看到也定然不会去救,师傅说过妖吃人与人杀妖是一个道理,猛兽杀人与人捕小兽也是一个道理。

当时师傅摄来其魂,问道:“你可后悔曾救那些凡人?”可令自己没想到的是那狐狸回答的不是恨,也不是不恨,只是那狐狸看着师傅身后那条狐尾,发了一会楞,又忽然哈哈大笑,恶狠狠地盯着师傅,眼中恨意之极犹甚于对害其性命那人。

“你为我狐族大能为何不出手救我!?你再看看杀我之人,我可曾害那书生性命了?若今日是我追杀于他,遇见个人族大修士会不会立马出手救他?妖族为妖,下贱的妖!”

师傅只是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转身带自己离开。

可坐在灵舟前方的师傅背影萧索,她感觉的出来,师傅其实难过极了,但自己不知道师傅在难过什么。

那狐狸母子很可怜,可这不是师傅难过的理由,若说那狐狸的责怪之言,自己觉得其实也没多少道理,照它那么说,人族还互相残杀呢,比起妖族的互相残杀要残忍狡诈的多。

后来师傅说了句她到现在都不曾明白的话语,“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

涂苏沐的思绪回到崖巅,见自己师父手里拿着一只透彻的白玉盏,声音稍有沙哑但坚决异常,道:“师傅助你渡这红尘。”

涂山沐眼睛微红,轻轻抓住涂山砗抓着白玉盏的手,轻笑道:“师傅,已经晚啦。”

“总要试试。”

“师傅...”

涂山砗一手挥起,早已准备好的一座阵盘光芒万盛,旋空而上,法柱落地生根,涂山沐已在阵中。

以九尊琉璃盏为主阵眼,其他三十六件奇异之物为副阵眼,数不清的各种灵材灵物漫天飘飞,繁杂之极的道道灵痕相应成辉,形成一个立体的光阵。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巨乔城多处地方忽然发出光芒,又快速升空而起,勾连之间也同样形成一座巨阵,与远处崖巅光阵遥相呼应。

光华照耀中的涂山沐不知道自己的师傅从一出关就想尽办法想搭救她,终于在付出一定代价后找到了方法,后又四处奔波为自己寻找灵材灵物,一路奔波至此,突然得到消息说天洲许家大少爷许凤得到了九尊琉璃盏,便顺便借来一用。

此物是地玄兵,但对于一些需要的人来说却比一般的天玄兵还要珍贵,拿它对敌自然可以,毕竟一开始它也只是一个对敌法器,可此物竟然有着其他的功效,或许连那打造此物者都不知道,这件东西后来被人们发现竟然可聚神凝魂,修补虚境。

其实也没有那么神异,略微有用而已,但也十分珍贵了,尤其是此时作为阵眼可实在太好不过。

涂山沐不想白费师傅苦心,运转起法门开始修补起来,可涂山沐惊喜之极的发现,师傅不知用了何法何物,自己这万不可能修复的残破身体竟然开始恢复,时间缓缓流淌,涂山沐脸上的皱纹都有些许飞抚平。

七日后,涂山沐看起来就像五十多岁的妇人般,似乎成功修缮虚境只是时间问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