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量子仙道 > 第一卷甘霖天境
第一百章 白发带花拜君师
作者:山风似繁星  |  字数:4248  |  更新时间:2020-06-02 19:59:40 全文阅读

不大一会,涂山沐的女婿和女儿着母亲吩咐带着一些物件回来了,汉子拿着大部分,另一只手还牵着个不大的小男孩。

涂山沐见他们回来,起身走上前去牵起小男孩,带着女婿女儿来到师傅面前,像是要给涂山砗介绍一番,但是却有些犹豫,涂山砗自然知道她的顾虑,对着涂山沐微微点头,又起身对着那两个年轻夫妇拱手笑了笑道:“先前唐突了。”

涂山沐还是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对着女儿女婿说道:“这位涂公子是我娘家来的亲戚,别看公子年轻,辈分却比我还要大一辈,你二人切不可唐突了。”又对着涂山砗介绍道:“涂叔叔,这是我的女婿,叫他家宝就行,是个老实善良的人。”

涂山砗脸上浮现些许笑意,道:“但是大家还是叫我涂公子罢。”那知道是丈母娘她娘家人后,叫家宝的汉子憨憨笑着抱拳道:“先前是我唐突了,望涂..涂公子海涵。”

涂山沐望着师父这一幕,眼神眼神温暖。而又接着道:“这是我的女儿,她叫涂...涂红尘。”涂山砗微微含笑点头,面前的女子与年轻时候的沐儿有七分相似,甚至令他有些许恍惚之感。

那叫涂红尘的女子施礼笑道:“先前的误会望公子不要介意,今晚给公子做几个拿手菜,权当给公子赔礼道歉。”

涂山砗微笑点头,道:“有酒否?”那叫家宝的汉子立马道:“有有有,虽不是什么好酒,但是味道颇醇,管够!”老妇人听闻微微犹豫,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欢声笑语中,涂山沐又介绍道:“这是我的外孙,叫涂山,山儿,叫叔爷爷。”大概八九岁的小男孩从刚才一直好奇的看着这个看上去像是从巨乔城里那些门口有大狮子的屋里走来的人,听闻阿奶让他叫叔爷爷顿时不乐意了,嘟囔着嘴说道:“阿奶,你眼睛花掉啦,这是个阿哥,顶多是个阿叔,可不能叫叔爷爷。”涂山沐气笑道:“你个混小子,阿奶让你叫你就叫。”

小男孩虎头虎脑的,也不怕生人,上前走近仔细看了几眼,转过头对着涂山沐说道:“阿奶,就是个阿叔。”

涂山砗笑道:“你就叫阿叔吧。”小男孩开心的转过来对着三个大人邀功道:“看吧,我说的没错是吧,哈哈哈。”

涂红尘一把揪住小男孩的耳朵,说道:“你现在怎的越来越没礼仪了!”小男孩捂着耳朵大喊着要撕掉啦要撕掉啦,孩子的父亲似乎是有些于心不忍想说点什么,但看了看自己的媳妇却将话硬是吞了回去,只是眼中有些担忧。

涂山砗哑然失笑,略一思量,手伸进怀中,拿出四个小巧的东西,分别是一只手镯、一块暖玉、一条吊坠、一支翠绿素雅的竹笔,不为人察觉地手指在四件物品上轻点,光华一闪而逝。道:“此来较急,没准备什么礼物,这几个小物品权当是见面礼。”

那对年轻夫妇急忙道使不得,那四件物品一看就是昂贵之物,可不敢收了这等贵重的礼品,而一向对此很谨慎的母亲却道:“收了吧,这是涂叔叔的一片心意。”

说着便将玉石、手镯、吊坠接了过来,对着涂山砗说道:“涂叔叔,其他物价我们收下,只是这支笔还请你收回去。”

不等涂山砗说什么,那小涂山从他父亲后面探出个脑袋,大声道:“阿奶,你怎么就光拿了贵重的物品,还看不上那支最不值钱的笔?你这叫没有礼仪。”

涂山沐被气笑了,道:“恰恰相反,这是最贵重的哦。”小涂山一脸的不信,又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最疼爱自己的阿奶,仿佛再说我已经长大了,阿奶你已经骗不了我咯。

小涂山看着那只其实早就一眼喜欢上的小笔,转了转眼珠子突然蹦出来,道:“叔叔,那这支笔是给我的吗?谢谢阿叔,说着就去拿,结果被他爹从后衣襟拉了回来。”

涂山砗轻轻一抛,将那笔丢给了小涂山,又对着众人笑道:“送出的礼物岂有收回去的道理?收下吧。”涂山沐犹豫道:“可是这...”,看了看师傅又看了看小涂山,只好道:“谢过师...涂叔叔。”

随后,母女二人去厨房忙活,汉子家宝便在屋中陪着涂山砗,汉子家宝想说点什么缓解氛围,但是挠头苦思也觉得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皱着眉头的时候,小涂山拿着一张宣纸和那本就送给他的竹笔来找他们。

小涂山看了看自己的爹,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又跑道涂山砗面前,问道:“阿叔,你会画画吗?”涂山砗点点头,道:“稍微会画一些。”

小涂山顿时来了兴致,说道:“夫子给我们布置了一个课业,让我们画自己的家,我画不来,阿叔你教我呗,提前声明哦,我要那种画的很好看的,比其他人更厉害的哦。”

汉子家宝道:“等会找你娘去,不要打扰涂公子。”

涂山砗却道:“无妨,走吧。”小孩开心的一把拉住涂山砗的袖襟,带着他去外面,嘴里说着:“走,我带你去前前后后的看看我的家。”

涂山砗便跟着他一起出了门,汉子家宝也亦步亦趋的跟了出去,三人走走转转,围着小屋看来看去,又走远了些后挑了个位置,小涂山觉得这个位置的家最好看,于是汉子家宝便回家搬了两只椅子和桌子。

小涂山坐在主位皱着眉头比划,涂山砗在旁悉心指导,家宝站在后方看看小涂山的画,又看看远处不远处的房屋,反正他不太懂,就当在陪孩子和客人。

日头快要落下去的时候,小涂山终于满意地画好了画,已经做好了饭菜的涂红尘已在门口招呼大家过来。

一片其乐融融中,夜幕降临,不怎么会劝酒的家宝已经喝的满脸通红,一向不喝酒的涂红尘也喝了几杯,原名涂山沐,后改涂青丘的老人喝了很多,挡都挡不住。

小涂山偷偷喝了一杯后小脸成了苦瓜,被他娘发现后还硬着头皮说好喝,硬生生咽了下去,于是不多时便睡去了,涂山砗看起来和没喝酒一个样,哪怕是没有用灵气震散丝毫酒气。

涂山砗被安排到了一间屋子,只是他并没有睡,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轻轻飘到了屋顶,看着天上的那轮太阴月,拿出一个折子,又拿出一壶酒,其实他一直不喜喝酒。

另一间房子窗户边一直坐着个人,从这里正好能看到涂山砗的房间,是眼角湿润的涂山沐。

明天很快到了,只是或许现在的她年事已高,又或是不胜酒力,不久便爬在桌子上睡着了,涂山砗手轻轻一招,一丝光华笼罩在那老人身上。

那仙宫参将送过来的折子在手,涂山砗却没有翻看,盯着那折子半响,眼神逐渐失神追忆起来。

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那大雪天。

一个银装素裹的平和山村里,炊烟袅袅,家家户户忙活张罗着丰盛的晚饭,村东头有个茅草房,一个生的俊俏却满脸胡茬,衣服上尽是破洞的年轻人正蜷缩着身子,围着一个小炭炉瑟瑟发抖。

屋子里很冷,除了小火炉外还有一个案几一个放着瓶罐的简陋架子和用一些石头和黄草搭起来的床,其上有着一洗的很干净,却满是破洞的被子。

年轻人伸出手来哈了哈气,将手再次藏到袖子里去,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年轻人瞧了眼已没有半点米粒的小瓦缸,叹了口气。

不多时,村里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年轻人叹气道:“又至年关除夕夜了啊。”

村里最中央有个大火堆,火里的竹子正被烧的噼啪作响,小孩子们穿着新衣服围着火堆蹦跳,身后的爷奶连忙对自家娃子喊着别把衣服烧着的话语,男人们贴着对联门神,妇人们还在厨房忙活。

年轻人从窗户里望着远处的张灯结彩,羡慕不已,一阵冷风袭来,年轻人打了哆嗦,提着小碳炉来到床边,准备上床捂着。

忽然敲门声响起,年轻人连忙去开门,门外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手中跨着一个小篮子,上面盖着白布,小娃后头还有个壮硕汉子,那小娃说道:“娘娘蛋,这是阿妈让我带给你的年夜饭,有包子哦!快拿去!”年轻人盯着那篮子吞了吞口水,却没有接过来,道:“我吃过了,谢谢你们的好意。”

汉子叹气道:“拿着吧,大过年的。”那年轻人有些犹豫,但依然拒绝了这顿美餐,汉子再劝,年轻人却作揖施礼后退回了屋子里。

汉子摇摇头,带着自家娃离开了。

又两波人来到年轻人所在茅草屋,如之前般带着丰盛的年夜饭,其中一波人还带了一张兽皮,让他盖在被子上驱寒,年轻人依然没有接。

被年轻人拒绝后的一对父女走在村里的小路上,红着脸蛋的小女孩问道:“阿爹,娘娘蛋为啥不要我们给他的好吃的呢?方才明明肚子都叫了。”

那汉子摇头道:“他太要面子了,要不是经常教你们一些字,帮你阿妈一些忙,我都不想给他送吃食,饿都饿死了,还要学那书上的文人气度,活受罪,我看啊,这读书也没啥好的。”

小女孩哼道:“读书那里不好了?那些当大官的那个不是读书人,阿爹你不懂的。”汉子笑道:“得得得,我不懂,来到阿爹脖子上来。”汉子一边说着一边蹲下,小女孩耶着骑上了汉子的脖子,汉子学着马儿一叫,飞奔回家。

半夜,呼喝声将年轻人吵醒,他起身从窗户望去,只见村里一片火光连天,他连忙穿好衣服来到村中,却见不知从哪里来的山贼在此肆虐,那之前来过的汉子抱着自己的女儿冲过来,一把将那小女孩和一个小包裹交给他,喊道:“快跑!带着娟娟快跑!”

两名山贼已呼喊着追来,年轻人似是吓得愣住了,脚步一动不动,汉子狠狠一推他,朝着那两个山贼而去,年轻人这才后知后觉,连忙抱着小女孩飞奔起来,他的耳中已听不到小女孩撕心裂肺发哭声,只求快速逃离此地。

但还没跑到村口,就被山贼拦了下来,那几个山贼也没着急痛下杀手,而是围而不攻,年轻人忐忑不已,也不敢有多余动作。

没一会,一个似是山贼头头的人骑马而来,身后是被山贼押着的众多村民,多是妇孺,年轻人忽然脸色一变,他识得此人,他是前两天来过此地收兽皮的商人。

那人驭马来到年轻人前,笑道:“将那包裹和手中孩子放下,我不杀你。”年轻人害怕至极,瞧了眼怀中的小女孩,颤颤巍巍的问道:“你们只求财,为何要孩子?”

那人继续笑着,道:“我来此地时发现了一件趣事,据说村口的年轻人十分热衷于帮助村民,口碑极好,但却从不受他人半点恩惠,今日我想试试。”

年轻人先是疑惑,但瞬间脸色大变。

那人哈哈大笑,道:“没错,你若放下那女孩,她必死,你自然可活,但可不就算承情活命了?自然打破了你那无聊的底线原则,可你若不放,我可以答应你,只死你一个,身后这些人也能活一半,选吧!”

年轻人的身体糟糠似的抖动起来,脸色逐渐犹豫且狰狞,对面的山贼哈哈大笑,身后的村民大骂出声,骂他为什么犹豫!骂他怎么不去死!

小女孩呜哇哭着,紧紧抓着他的衣领,年轻人的脸色从狰狞犹豫到逐渐茫然无助,甚至满脸泪水。

他似是终于下了决定,坚定不移地将女孩缓缓放下,女孩落地的刹那,一道箭矢飞射而来,瞄准的是那小女孩的胸口。

忽然,一道黑色影子一闪而逝,将那箭矢击飞,护在两人身前,是一个穿着黑衣的老妪,手里捏着个红色小狐,年轻人从未见过此人。

那老妪回头望着那小女孩道:“我可救你们全部,但你需得敬献于我,你愿意吗?”小女孩闪着泪光看了看人群中的阿妈,点了点头。

老妪嘿嘿一笑,整个人化作一道黑烟笼罩向那群已然惊恐的山贼众人,黑烟一散,留下满地的枯骨,老妪擦去嘴边血迹,瞧了眼瑟瑟发抖的村民,扑向小女孩。

那年轻人身上玄妙气息一闪而逝,脸色淡漠,轻轻挥手,那黑烟没发出半点声音便飘散了。

那年轻人轻声道:“终渡红尘。”

又最后看了眼这片小山村,从雪地上拿起气息微弱微弱,跪在眼前的红色小狐,一闪而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