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八十一章 世间不配那温柔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20-04-04 23:55:42 全文阅读

蝶衣抬起头看向那个白发男子,四目相对。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蝶衣轻声说道。

  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人有心事时常常会来的,在蝴蝶谷的一处十分隐蔽的地方。

  洛北在蝶衣旁边坐了下来,看着这个酒后面庞上有着丝丝陀红的女子。

  “我看到你匆匆从蝶府跑了出来,就跟了过来。”

  蝶衣看着面前这个男子,他与那些男人不同,他的眼睛很清澈,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讨厌。

  “你跟踪了我一路?”

  蝶衣眨了眨眼睛,看向洛北。

  “嗯。”洛北点点头。

  “那你就看着我喝酒?”蝶衣轻轻扭过头去。

  “很多人说喝酒忘不掉,但还是喝。喝酒追求的不是忘掉,而是一瞬间的解脱,有的时候酒真的能忘记一些事,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喝酒......”

  洛北伸出修长的手又是轻轻给蝶衣倒了一杯茶。

  冰冷的茶。

  蝶衣笑了起来,这一笑在惊艳了整片天地。

  “小乞子,你真有意思。”

  一瞬间的解脱吗?

  真的会有解脱吗?酒后除了头痛再没有其他感觉了。

  “其实你可以对我倾诉的。”

  洛北笑着望着蝶衣,轻轻说道。

  “倾诉吗?”

  蝶衣怔怔的望着杯中茶水上自己得倒影,喃喃道。

  房间内有些昏暗,烛火摇曳着,将两个人的身影拖得很长、

  “我美吗?”

  蝶衣突然抬起头望着洛北问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洛北端详着这张完美无瑕的面庞,每一寸的肌肤尽是如雪脂般晶莹,琼鼻,樱红色的小嘴。

  “美。”

  听得答案蝶衣轻轻低下头,叹了口气。

  “可是我宁愿没有这张容貌......”

  “爹爹要我嫁给花小桃。”

  听得蝶衣的话,洛北也是明白个大概了,虽然说自己失去了记忆,但是对于这种世家大族司空见惯的事亦是了解,无非便是牺牲一人成就整个家族。

  “可是我不想嫁给他,我很讨厌他,讨厌他色眯眯的眼神,讨厌他的轻浮......”

  “我知道总会嫁人的,可是我不想自己的一辈子就是这样,我不想!”

  蝶衣哽咽着,泪水沾湿了睫毛,流满了巴掌大的小脸。

  “所以你就跑了出来,赌气吗?”

  洛北淡淡的问道。

  蝶衣轻轻点点头,她知道自己就是在赌气,就是想要用行动挣扎着反抗一下那不能改变的命运。

  “到头来还是什么也没有改变,你还是你,蝶衣还是蝶衣,你还是会嫁给花小桃,一切并不会因为你而改变。”

  洛北望着蝶衣那微微有些红肿的眸子缓缓说道。

  这是事实,蝶衣清楚。

  “想哭就哭出来吧...”

  洛北叹了一口气,看着那个还在微微哽咽的女子。

  泪水肆无忌惮的流淌了出来,蝶衣转过身趴在洛北的胳膊上,放声的哭泣着,不知道多少年的积怨在这一刻释放了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蝶衣似乎是哭累了,又或者是泪水已经干涸了,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

  “你的衣袖湿了......”

  洛北轻轻收回衣袖。

  “小乞子,跟我去蝴蝶谷吧。”蝶衣眸子中透漏着坚定地神情。

  “爹爹总不能去蝴蝶谷把我抓回去,而且......”

  蝶衣有些嗫嚅着,对于洛北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敢告诉洛北。

  “我的身体我很清楚,我的寿元还有不到半年时间。”洛北声音中有一些无奈。

  “啊,你都知道了!”

  蝶衣美眸闪烁这,轻轻捂住了嘴巴,惊呼道。

  “小乞子,跟我去蝴蝶谷,我的师尊一定会有办法治疗你的身体的,你这么年轻!”

  蝶衣站了起来看着洛北。

  “花小桃我是不会嫁给他的,我一定要逃走,小乞子你能带我走吗!我们先去蝴蝶谷治好你的伤!”

  在蝶衣眼中,不知为何这个在河边捡来的那个重伤的青年,是这般的有安全感。

  洛北有些诧异的看着蝶衣,在自己看来,这个善良的女子最后一定会听从他父亲的命令,而后嫁给花小桃。

  虽然有些不解为何蝶衣性格突然就变化了,但是他支持蝶衣的一切决定,不为别的,只因为她救了自己一命,虽说也不过是多活半年而已。

  “好,都听你的。”

  洛北笑了笑,看着蝶衣。

  蝶衣也笑了,突然肚子中传来了咕噜的声音,而后有些尴尬的看着洛北。

  “我饿了,小乞子,有吃的吗?”

  .........................................

  蝶虎匆匆赶了回去,蝶衣一出门就像蝴蝶谷中奔去,见得蝶衣的去向后便赶忙回来。

  “爹,小妹应该是去蝴蝶谷那边了...”

  蝶战天冷着脸,而后开口道。

  “派人给我追回来,就算是绑也要给我绑回来!听见了没有!”

  “是!”

  蝶琴连忙在蝶战天背后轻轻捶着,声音软软的。

  “爹爹,别生气了嘛......”

  蝶虎出门见得蝶龙,均是从其眼中看出了一丝无奈。

  “怎么办,哥,难道还真要派人把小妹绑回来?”

  “爹都下令了,那必然要这么做!”

  蝶龙叹了一口气。

  “那便是派出二十个觉醒境的护卫?小妹应该跑不远,这大黑天的!”

  蝶虎问道。

  “行,就这样把!”蝶龙点点头。

  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二人,而后转身便消失不见。

  那道身影正是李战,被蝶衣救过的李战。

  李战匆匆回到住处,拿起了自己的刀,望着月光下刀身上所反射的凛然寒气,喃喃自语道。

  “小姐,李战这条命是你救得,今日希望你能够顺利逃走......”

  “我李战没什么本事,也没敢奢望能和小姐在一起,小姐这辈子若是顺心,我李战就是值得了。”

  李战傻傻的笑着,轻轻摸了摸手里的那个纱布。

  那是受伤的时候蝶衣给自己包扎的,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等漂亮的女孩,她就是自己心中的天使!

  那等温柔,世界不配拥有这么善良的女孩!

  “小姐,便让李战为你争取一点时间吧......”

  李战深呼了一口气,而后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饱了吗?”

  洛北看着蝶衣手中还剩下的一只没有吃掉的鸡腿。

  蝶衣轻轻擦了擦嘴角,不好意思的笑道。

  “饱了,我吃了这么多。你不吃吗?”

  洛北摇了摇头,谷中还是有野鸡的,随意抓来一只烤了也是一种美味。

  “咱们走吧,出来了这么长世间,爹一定会派人来抓我的!”

  蝶衣有些不舍的放下手中的鸡腿,看着洛北说道。

  洛北点了点头,二人立刻便是出发。

  月光下,两道身影在谷中穿梭着。

  “我们这样子,像不像书中说的那样,私奔?”

  蝶衣突然笑了起来,声音清伶如水,看向身旁的白发男子,说道。

  “不像。”

  洛北笑了笑说道。

  “你一点都不懂风趣!”

  蝶衣鼓起了一边的脸庞,只是余光偷偷瞄着洛北。

  一轮勾月,飞天,月光照在洛北脸上,神情幽远而淡然。

  好俊美得人!

  白发散落于身后,双眼则似点漆,中有一点星透。唇薄似纸,开合即剪。

  蝶衣不禁有些痴了。

  自己难道喜欢上他了?蝶衣又是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自己只是要带他去疗伤,而后让他带自己逃走,怎么能谈得上喜欢?自己才与他接触多久啊。

  突然洛北的表情有些凝重,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蝶衣也是停下脚步,不解的看向洛北。

  “有人来了......”

  洛北双眼微眯,这一瞬间周围至少有十几道气息。

  看样子都是冲着蝶衣来的。

  蝶衣脸色煞白,很明显洛北所说的人一定就是爹爹派人来抓自己回去的。

  自己果然还是难逃命运吗?早知道刚才便不吃那一只野鸡了!

  洛北伸出手将蝶衣护在身后,而后出声道。

  “出来吧!”

  下一刻,便是有十几道身影瞬间出现了二人面前。

  为首的那个人对着蝶衣便是单膝下跪,出声道。

  “见过小姐,奉家主之命将小姐带回府上。”

  蝶衣双手紧攥着,心地已经要接受这个事实了。

  果然自己就是这个命运吗!

  洛北脸色沉重,自从失忆后自己便是不记得半点功法,只有前几日刚刚学的太吾绘卷勉强可用,更何况自己现在有伤在身,虽说有枷锁境的实力,但是没有功法,面对十几个觉醒境修士也是十分棘手!

  倒也不是打不过十几个修士,只是打起来怕是伤到了蝶衣!

  就在这时,突然洛北目光又是一凝,远处一道森然的刀光闪过。

  “小白脸子,赶紧带小姐走,这里交给我了!”

  那道人影一瞬间落地,而后便是对着那十几名修士一道刀气劈过。

  洛北点了点头,带起蝶衣便是向远处跑去。

  “李战?怎么会是你!你不想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