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八十章 正如茶沁透肺腑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3156  |  更新时间:2020-04-03 23:52:18 全文阅读

浦州蝶府。

  “衣儿,听说你又救了一个年轻人?”

  一老者在房间内坐着,而他的对面则是坐着两男两女,从左至右分别是蝶龙,蝶虎,蝶琴,蝶衣。

  老者正是这蝶家的家主,散仙四转修为,蝶战天!

  “是的。”

  蝶衣抬起头看着蝶战天,轻声回道。

  蝶战天轻轻扶着胡子,笑着道。

  “嗯,不愧是我的孩子,这份善良,不过......”

  蝶战天话音一转看向蝶衣,出声道。

  “不过,我听说你将那个年轻人安置在了你的府邸内?这个不行啊......”

  “听琴儿说,那个小子不过是一个乞丐,爹并不是反对你救助乞丐,但是有的时候身份是应该分得清的,你也是老大不不小了,身为蝶家的小姐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来?”

  蝶衣低下头没有说话,眸子闪烁着。

  “嗯,念在你也是救人心切,这次就这样了,万万不能有下次听见没有!”

  蝶战天声音微微提高,对蝶衣说道。

  “知道了。”

  蝶衣说话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近几日好好打扮一些,花少可是要来了,花少看的上你,可真的是你的好福气啊,哈哈哈......”

  蝶战天摸着胡子大笑着看着蝶衣。

  “花少是什么人啊,那可是飞花门外门长老的嫡孙,没有想到我蝶战天也是能和飞花门攀上亲家的了,哈哈哈哈!”

  蝶琴也是捂嘴轻笑道:“是啊,四妹,做姐姐的可真是羡慕你呢,花少是谁啊,哎,嫁给花少以后可是要好好对人家......”

  蝶战天眯着眼睛,如果能通过花小桃结实了飞花门的外门长老,那莫说自己能求得一颗悟道丹,就是整个蝶家也会通过这一层关系水涨船高!

  到那时候,就不是什么蝴蝶谷四大家族了,蝶家一家独大!

  蝶龙也是点头道:“四妹,当哥的最大的愿望便是你能嫁得好,如今那花少看上你了,当哥哥得为你找到了一个好归宿,那也就放心了!”

  蝶虎接过话头也是看着蝶衣:“四妹,那花小桃可是正经的天才弟子啊,在年轻一辈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人家?不到三十岁的觉醒境界啊!正儿八经的天才,想当年你哥哥我入得觉醒境界都快五十了!哈哈哈.....”

  屋子内你一句我一句,充满着欢笑,蝶战天亦是高兴说道。

  “今个,咱们一家人便在一起吃个饭,咱蝶家人也是好久没有像这么聚在一起了!”

  蝶衣面无表情,手微微攥紧。

  她不喜欢那个花小桃,自始至终就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与其说不喜欢他,还不如说十分讨厌他,非常讨厌他!

  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嫁给那个花小桃?就凭他是飞花门外门长老的嫡孙吗?

  “衣儿?”

  蝶战天见得蝶衣一直没有说话,皱了皱眉头叫了一声。

  蝶衣听得父亲叫她,连忙抬起头,看向蝶战天。

  “怎么,父亲。”

  “为父说的你可记在了心里?近几日花少就要来上门提亲了!好好打扮听见没有!”

  蝶战天看着蝶衣面无表情的脸,语气稍微有些重。

  “父亲......女儿......女儿还不想嫁人......结婚的事能不能再等等?”

  蝶衣嗫嚅着轻轻说道。

  “嗯?还不想嫁人?”

  蝶战天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见此情景,蝶龙赶忙说道:“爹,四妹在和你说着玩呢,哈哈哈哈,花少哪个女孩子不想嫁给他?四妹这是害羞,女孩子嘛,害羞点很正常的!”

  “就是就是,爹,你还当真啦!”蝶虎也是笑着看着蝶战天。

  蝶战天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而后看着蝶衣又是说道。

  “都是一家人,衣儿这有什么害羞的,嗯,我这就叫人做一顿大餐,咱们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蝶琴亦是咯咯的笑着,轻轻起身,缓缓走近蝶战天,伸出玉手为他捏着后背。

  “爹爹,你也多休息休息,往后啊,咱们蝶家可就一飞冲天了,你这老骨头也该清闲清闲了,来女儿为你捏捏肩膀......”

  蝶战天眼睛微微眯着,享受着蝶琴的按摩,叹了口气道。

  “哎,琴儿还是你最懂我,我蝶战天这一辈子为了这蝶家,而如今终于咱们蝶家算是要崛起了,等爹这把老骨头彻底入土了,在下面对上列祖列宗也就有底气喽......”

  “爹,你说什么呢,到时候求得那悟道丹,爹突破到散仙五转,那就又多了几百年寿元,你正年轻着呢!”

  蝶琴咯咯笑着,手稍微用了力气。

  “爹......女儿没有害羞的意思,女儿不想嫁人!”

  突然,蝶衣说了一句。

  整个屋子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蝶衣的身上。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蝶战天面无表情,看着蝶衣淡淡道。

  蝶衣倔强的仰起头,眸子中满是坚定得看着蝶战天,而后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道。

  “爹,女儿说,还不想嫁人!”

  蝶战天猛地站了起来,一只手狠狠地拍在了身边的楠木桌子上,瞬间楠木桌子便碎裂,发出了“轰”的一声。

  “混账!”

  蝶衣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望着蝶战天说道。

  “爹,女儿不想嫁人怎么就混账了,女儿就是不想嫁人,女儿不喜欢那个花少,女儿不想嫁给他......”

  “四妹!”

  蝶龙见此情景连忙轻轻碰了一下蝶衣,轻声说道,而后亦是站了起来走到蝶战天身边,缓缓说道。

  “爹,四妹几天一定是有什么没有想开的,你先消消气,啊,别气坏了身子,四妹还小,总是有想不开的时候......”

  蝶战天一把甩开了蝶龙,冷哼道。

  “还小?还任性?多大的人了,都是你们一个个惯着她,这家还有没有法了!”

  “今天我这句话就放在这,蝶衣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什么时候还要询问你的意见了?”

  蝶衣美眸中有泪水打转,看着蝶战天而后说道。

  “父亲,蝶衣从小到大也没有违抗过你的命令,你让我做什么,蝶衣便做什么,三十年了,如今女儿只想要自己选择一个夫婿都不行吗,就这一次,女儿就只有这一次......”

  “女儿真的不想嫁给那个花小桃,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学无术仗飞花门的这层身份为所欲为,说句心底话,若是这个花小桃不是飞花门外门长老的嫡孙,你还会让女儿嫁给他吗?”

  “女儿不是货物啊,女儿也想有自己的人生......女儿也想要自由......”

  蝶衣哽咽着看着蝶战天。

  “自由?你想要自由?”

  蝶战天冷冷的看了一眼蝶衣,眯着眼睛。

  “没错,就是因为他是飞花门外门长老的嫡孙,哪怕他是个傻子,那你也得嫁!”

  “这一切都是为了蝶家!”

  “你既然是我蝶战天的女儿,那就必须接受!”

  “这就是你的命!”

  蝶战天冷哼道。

  蝶衣攥着手,牙堂紧咬着,面色有些复杂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女儿只想问一句,到底是蝶家重要,还是女儿重要......”

  蝶战天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蝶衣见得蝶战天的样子,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颤抖着起身,笑了,梨花带雨。

  “明白了,父亲。”

  “父亲,既然在你心中,从来就没有我这个女儿,你眼中永远都是蝶家。父亲,原谅女儿的不孝。”

  蝶衣转身便跑了出去。

  身后便是蝶战天愤怒的咆哮声音:“今日你敢出这个门,便是将你绑了,也定要把你给花少!”

  蝶虎连忙起身,出去追赶蝶衣。

  “四妹!四妹!”

  蝶衣走出了家门,蝶龙和蝶琴连忙轻轻安慰着蝶战天。

  “爹,千万消消气,消消气,四妹不是那种任性的孩子,自己一个人想一想就明白了......”

  蝶战天坐在凳子上望着那没有关的门,面色有些复杂。

  为了蝶家,他愿意付出一切!

  这一辈,就是为了这个家!

  ...............................

  漆黑的夜空上,一弯弦月如玉钩。

  醉死过去许久的蝶衣缓缓的睁开眼睛,桌上的灯火跳动着,将她的身影照得忽明忽暗。

  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人,正如桌上那空空如也的酒坛,酒后脑袋有些头疼,揉了揉额头,这种似醉似醒的感觉!

  蝶衣轻轻叹息一声,她从小到大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男子,这些男子有好有坏,有正有邪,大多对她心怀别样心思,有的对她惊为天人,有的对她如痴如醉。

  她从未喜欢过一个人,那个花小桃,自己是对其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讨厌!

  喉咙有一种被火焰灼烧的感觉,蝶衣轻轻咳了一声,而后摇摇晃晃的起身,想要寻找一壶茶水解渴。

  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扶助了自己,蝶衣抬起头,朦胧中见得一个白发的男子,朱红的的灯火下,他的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很好看!

  蝶衣也不知道为何,任由男子扶着自己坐在椅子上,男子给自己准备好了一壶凉茶。

  听得茶水缓缓流淌进茶杯的声音,而后一只有力的大手端起这杯茶递向了自己。

  蝶衣接过那杯茶水,一气饮尽。

  江南的秋天,夜晚还是有一丝丝凉意,正如那凉凉的茶水入口,瞬间沁透肺腑。

  

  

  

 

  

欲望君子
作者的话

这个月有些忙,不过依然保障一天一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