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四章 是一壶无味青酒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494  |  更新时间:2020-03-04 15:05:16 全文阅读

洛北不顾一切的向前飞奔着,跑了不知多久,直到再也看不见那座山,直到眼前出现了那百丈之高的界碑,上面用鎏金撰写着庄严的两个大字,兖州。

  洛北无助的坐在地上,看着上官问道戒指中的法宝飞舟,沙哑着嗓子,喃喃自语道

“老头子,你还没告诉我这飞舟怎么启动呢...”

  洛北摇摇晃晃的起身,无力的向前飞奔,浑身上下的气机早已经枯竭,直到看见那道有些熟悉的青衣身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李子钰望着眼前的洛北,那满是泥泞的衣袍上有点点红梅点缀,他背起洛北,猛地一股血气涌了上来,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人便躺在地上。

  李子钰从储物袋中摸索出一物,捏碎后,眸子望着天幕,许久后,自语道

  “切莫小瞧天下散仙....”

  云山

  道仙人脸色铁青的看着浮尘下那浑身碎肉横飞,早已漏出森森白骨的瞎眼老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枷锁境的老头竟持剑,靠燃烧寿元生生将自己拦截了整整两个时辰。

  身后已经传来了洛阳军队的破空声音,自己不顾忘仙吕崇楼的警告,公然于中州阻击主仆二人,已经得罪了整个中州,绝对不能在节外生枝,想到这,道仙人也不管剑典的下落,转身消失在天幕中。

  瞎老黄倒在血泊中,面向兖州方向,随着修为与生机的流逝,突然久违的光明映入眼帘,那是青山绿树,蓝天白云,那是整整三百年于梦中窥见的世界。

  “想我黄...山海三十年筑基入觉醒,百年入枷锁...此后三百年便未见得一丝光明,瞎老黄这个名称仅仅被叫了十三年,却让我几乎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名字。”

  瞎老黄看着已经赶来的洛阳军队,为首的那名郎君红衣黑发,面若冠玉,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他眸子越来越无力,看向那红衣郎君,慢慢的便与印象中少主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他记起主人为少主开脉,得知少主自成剑骨时老主人的喜悦,记起了自己被少主炼筋练骨时抓破的胳膊,那天主人开天门,少主三花聚顶剑骨自成,主人兴奋地多喝二两青酒........

  入枷锁,有人终生为枷锁。初入枷锁境,失去五感其一,用以换取承天命的机遇,而后枷锁五重,一重则随机失去一感官。老黄枷锁五重境,每破一重,均失视觉,三百年不见日升日落,仙缘已尽。

老了,老了,修仙之路,可曾后悔?有风起,带起丝丝凉意。

  “后悔,悔在竟未曾见过少主模样....少主的话也会和这郎君一样俊美吧.......”

  老黄咧嘴一笑,吃力的漏出两颗大黄牙,贪婪的望着这缤纷的世界,眸子逐渐涣散....

  洛阳将士走上前,想要用手将老黄的眼眸合上,红衣郎君制止了他,转身擦掉眼泪,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就让他一直看着这个世界吧.....”

  夜幕,云山上立起一碑,瞎老黄就安睡在里面。

  碑上言“百年间,困于枷锁,细思往事慵言

  忘忧谷,断崖草堂,虹光面剑仙。

  真乐青锋为伴,忘尘世,了熬煎。

  逍遥好,蜕行真去,升入大罗天。

  世间最好为剑仙。”

  ----------------------------------------------

  洛北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一飞舟上,而旁边的除了李子钰,还有一名身穿黑色长衫的男子。男子看见洛北醒了,走了过来,微微一笑道“小师弟,欢迎回家....”

  李子钰看了看洛北,随即转过身去望向飞舟之外,淡淡介绍道

“君无邪,你五师兄。”

顺着李子钰的目光,洛北看见了一座山崖,山崖之巅,刺目的阳光映照于百丈高磅礴气势的白玉山门,上刻有九龙争珠,而那每条龙身皆为一柄绝世神剑,左五剑分别刻为承影,龙渊,太阿,赤霄,湛卢。右四剑为诛仙,戮仙,陷仙,绝仙。

  九剑熠熠生辉,夺目之日照射于“剑阁”的古墨大匾上,交织出一片绚丽光彩,一种剑仙自有的孤独,单调。

  飞舟缓缓降落在汉白玉铺砌的百里剑场,洛北看着广场上每隔数十丈便放置的青铜巨鼎,看着远处的九九八十一峰,莫名地想起了忘忧谷绝崖下的草堂,上官问道一边喝酒,一边挥舞着手中剑,口中嘟囔着

“纵有山百座,人生难再晨。”

  “小师弟,那座回燕峰,师尊亲自为你选下的这。令牌应该就在师傅的戒指里。”

  黑衣男子回头看着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小师弟,指向了远处,那座峰于群山中并不很显眼,惟一的区别可能是,山上遍布了高大乔木,所以显得格外葱绿。

  “洛北,去休息吧,明日我来找你”

李子钰淡淡道,随即便转身离去。君无邪对洛北道了一声别后,连忙追上前面的身影“哎我说,三哥,你走那么快干啥?我大老远的给你接回来,不道谢也就算了,还那么绝情,哎三哥.......”

  洛北看着离去的两人,挪动着步子向那座山走去。

  那座山上遍布着乔木,越往深处便越是葱郁,突然洛北怔住了,他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草堂,快步跑了过去,期待中的那把锁并没有出现,是的,这里并不是忘忧谷。

  洛北看着草堂旁的那窝燕子,听着满山的燕声,推开草堂,折一片叶子于嘴边,吹起了无名小调,不知多久,便闭上了眼眸,沉沉睡去,他太累了。

  一阵凄婉的琴声将洛北从梦中惊醒,洛北识得此曲,无悔。他看向衣着青衣的李子钰,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李子钰点了点头,手停音止,将两柄剑递给洛北。

  瞎老黄走了,理所当然却又始料不及。

  洛北从戒指中拿出一壶青酒,那是上官问道生前最喜欢的酒,仰头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刺激着味蕾,他举起酒壶缓缓洒下,看着青酒缓缓浇灌在了地上。

  洛北在谷中生活了十六年,第一次出谷看世界,便别了师傅老黄。他摸着这两柄剑,那是吕崇楼派人送来的,一柄是上官问道的,另一柄是瞎老黄的。

  洛北想起了师傅酩酊大醉之时的惆怅

  “无根树,花正幽,已入散仙不可修

  浮生事,苦海舟,荡去飘来不自由。”

  修仙为长生,一朝为散仙,一生为散仙,散仙无望长生,空余五千载寿元,此话不假,可世间又真正有几人突破枷锁窥得天命成忘仙?强如上官问道也摆脱不了黄土一抔,散仙可曾自由?

  开脉,养气,炼筋,练骨,升元,聚合,明府,承天命后方得筑基,而后感悟红尘世间寻找自己的仙路进入觉醒境。感悟红尘,留恋红尘,这便是仙缘。

仙路漫漫岂为长生?狂剑纵歌为红颜,大道无情,仙路无边,有人陪我共赏此间。散仙也好,忘仙也罢,只戏红尘,不再从前。这便是人生所追寻的道理,自由。

  洛北仰头猛灌一口青酒,这一口却是淡如水,只觉得明府内气机似有干涸之相,再饮,青酒已无味。

  人生难悟今已悟,大道难明今已明。

  见此情景,李子钰聚起四周气机,疯狂的涌入洛北体内。

  这日回雁峰有金光现,洛北一步入枷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