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五章 白衣鹤氅少年郎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464  |  更新时间:2020-03-04 15:13:56 全文阅读

洛北睁开眼睛时,已近黄昏,他仔细抿了抿嘴,果然口中无半点滋味。他抬头,便看见李子钰仍在那里,而这次他的身边还多了两道身影。

一个便是那总是微笑浮于脸上的君无邪,而另一个身影衣着浅紫色长衫,留着两鬓的中年男子,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双眼眸,清亮有神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和之力。

“小师弟,这位大叔呢便是你的二师兄墨行简,同时也是咱们剑阁的掌门人。”君无邪半眯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笑着对洛北介绍道。

“洛北,你大师兄平生便喜欢云游四方,此刻不在宗门,你的四师兄,六师兄另有宗门任务在身,你是师尊的最后一个弟子,此后,便是我们的七师弟了。”墨行简如同看到了稀世珍宝一般上下打量着洛北,而后问道

“洛北,入枷锁失去的是哪一感官?”

洛北起身对着三人一一鞠躬而后看向墨行简,回答道

“多谢几位师兄为洛北护道,铭之失去的应该是味觉吧。”

墨行简摆摆手道,满是亲切

“客气什么,哎,自家师兄弟,这里就是你的家!失去了味觉,这可以说是枷锁境最好的待遇了,哈哈哈,当年你这几个师兄失去的不是视觉就是听觉,尝尽了仙路疾苦。不过,今晚的宗门宴会上的奇珍你怕是错过喽。子钰,无邪洛北的修行就交给你俩了,师兄就先走了”

说罢墨行简转身离开,自言自语道“十六岁的枷锁境界.....对如今的剑阁来说也不知是福是祸..”

洛北看着浅紫色身影的离开,突然自己脖子上就挂了一个什么东西。

君无邪跑过来一把搂住洛北的脖子,笑道“咱们剑阁最有名的宗门宴,十年才一回,你可是没有福气享用了,谁让你这么变态,连觉醒境界都不曾留恋一下,哪怕晚一天也好啊.....”

君无邪咂咂嘴“十六岁的觉醒境界,这怕是要震惊整个修仙界吧。。。百年前你那哑巴六师兄三十岁入枷锁,已经震惊一次,他是没回来,不然你们两个可以好好聊聊。”

对于忘忧谷中生活十六年的洛北从来没有接触过外界,自然也不知道目前自己的潜力实力处于一个什么水平。

“这个年纪入枷锁境界很难吗?”听到这,洛北问君无邪。

君无邪听到此话后,恨不得一巴掌对着洛北脑袋扇下去,他捂着脑袋,摇摇头。“师弟,你这天没法聊了,没法聊了,年前人,我劝你低调....”

“百花谷南乔仙子,十六岁筑基入觉醒,二十八岁入枷锁,现为修仙界最快修炼到枷锁境得修士。”

李子钰看着洛北,淡淡的陈述了一个事实。而后走至洛北身边,轻轻整理了一下洛北散乱的衣衫,将那被君无邪抓乱的长发梳拢在身后。

“宗门宴这等重要场合要注意仪表,收拾一下出发吧。”

....................................

“听说了没?新来了一个小师叔,太上掌门的亲传,十六岁一步入枷锁!甚为恐怖。”

“修仙讲究的是顺其自然,借助外物而提升反倒是毁坏了自身根基,十六岁入觉醒也并不是未曾听说,那百花谷南乔仙子不就.....等等,枷锁?怎么可能?十六岁哪来的时间悟仙路,得仙缘?”

“即便是顿悟,没有觉醒后再次承接的天命,只靠筑基阶段那寥寥无几的天命灵源,哪怕再天纵奇才也没有足够的积累吧!”

“诸位只是猜测,我曾经看过一本古籍,有大能者甚至可以劈开天门,强制引出天命,也许这小师叔便是太上掌门亲自三花聚顶的...那这根基岂不是....”

剑阁大殿上无数剑阁内门弟子聚于此地,举杯畅饮,不同以往的宗门宴,这次的话题竟是比较固定的,而话题内的人物也只有一个,上官问道的亲传弟子,洛北,这个十六岁入枷锁的传言究竟是不是真的。

“洛北,十六岁得枷锁境,有意思,消息准确吗?”角落一华服男子,轻轻摇晃着手中酒杯,轻轻舒展了一下眉头,问向身边的男子。

“千真万确,墨行简亲自为他护道。”那名男子低下头轻轻回答。

男子沉思了一会,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挥了挥手让男子退下,望向大殿之外群峰,喃喃自语“也难怪上官问道传他剑典.....”

突然喧嚣的大殿内无了动静,男子转身望向殿内。

一少年翩翩而入,白衣鹤氅长衫,脚踩云履,披散的长发被一白丝带轻轻梳搂在身后,清秀俊逸的面庞上有一丝从容的轻笑,腰间斜跨一白玉剑匣,手扶剑首,正是洛北。

“是个美少年...”

黄昏至,起灯,满殿染尽朱云。

殿正中早已架起观演台,环绕四侧的则是数不尽的剑阁子弟,身着月色剑阁长衫,层层叠叠犹如月光浮云。琳琅满目的吃食堆积如山,美酒,笙歌,鹤舞。

十年一度的剑阁宗门盛宴!

观演台上有高台,摆着一面丈许大鼓,这便是击鼓挑战,有此人登台击鼓指明挑战台下一人,台下人自选择是否应战,胜者自有宗门奖励。当然挑战双方自然实力相差不多,否则必遭同门唾弃。

“好一个俊俏郎君....”大殿中的女弟子,看着洛北步履姗姗而至,脸上升起两片红云。翩翩如鹤,身形飘然如仙,少年郎的风姿!

墨行简走上高台,击鼓,那双清亮的眸子环绕着四周,台下喧嚣声归静于无,沉声道

“太上掌门,剑仙上官问道仙逝了。而今十载,聚起剑阁子弟大殿宗门宴,此等盛世,理应举起杯中浊酒祭奠....”

“咚咚咚”

墨行简沉重之声落地,猛挥锤三下,将大鼓通擂三响,雄浑厚重的鼓音寰荡于大殿之中。

“剑阁弟子恭送剑仙!”

无数月袍举起手中酒挥洒于天际,殿外便是群峰,夕阳下,天际中无数青酒成一片水幕,映射出一道虹桥。剑鸣声响,洗剑池上空有道道剑影,自成剑幕,这时洛北感到剑匣异动,随即便有一剑影飞出,直至那道剑幕 ,剑气魂归洗剑池。

剑修养气,不看剑的品质而见所养剑气,每个人的剑气都不同,剑气附于物,物便可剑气伤人。而上官问道的剑气附于洛北剑匣中,受洗剑池所召唤存于剑池中,洗剑池养育了历代剑魂,每一道剑气皆是剑阁底牌,而这也是剑阁立于庐州几万载不衰的原因。

“宗门宴,正式开始!”

就在墨行简话音刚落时,便有一人起身缓步走向观演台,拿锤击鼓。

“咚咚咚”

底下人顿时熙熙攘攘起来。

“那不是内门的刘长青吗?他想挑战谁?”

“他进入枷锁境得有快三十年了吧,这番底蕴在枷锁境也是不弱的。”

“内门榜排行第四十八,觉醒期时便悟出一身钢剑气,剑法刚猛颇为难缠,而且此人心机非常重,是个真小人!”

刘长青放下锤,缓缓抽出剑,顿时钢剑气大盛。他环向四周,目光锁定在了那道白衣鹤氅的美少年郎身上。

“刘某不才,闻得小师叔年仅十六一步入枷锁,特来指教。。。”

此语一出,满座晔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